👀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

给一多夕的大电影排雷repo


叶叶可甜可盐可帅可美,一眼荡魂,就算只当去看个会动的美颜叶叶也可以!

这个大电影比预期要好很多,我是冲着口罩叶看的,对剧情要求比较低。

全场最令人迷惑伞伞,开场二十多分钟下线,台风天非要回去拿身份证,这个设定还不如就交通事故车祸得了,不会让人觉得一言难尽,这里的铺垫没做好导致后面的情感也有些突兀,这是第一个尬点;叶秋突然出现买下直播权且脸为第二个尬点。除此以外都还行。

橙太幼了,我怀疑没人知道橙十四五岁了,伞又相当老成,他俩真的不是父女吗()本电影伞唯一让我惊叹的地方,就是他的设计图画得蛮好的,不打游戏以后可以去搞设计。叶与我脑中的叶修也有一定差距,主要是在第一赛季他一个意气风发横扫对手的小队长,剧情要强行凹成豪门皇风草根嘉世就不得不让他快速成长起来,几乎是一个人担负整支队伍的重量,陶老板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安心当个护手宝不好吗(?)吴雪峰的作用也没有完全表现出来,于是就感觉像第二个第十赛季……真的很想帮暗无天日画全眉毛,我怀疑他私下里是美妆达人自己剃了眉毛然后比赛太忙没画!双花出现了几秒,百花缭乱粉毛帅哥我喜,索克萨尔疑似出场几秒,没啥印象。

一叶之秋,帅!七阶斗者意志叶,美!许个愿让叶叶多联动出点周边,这是这么久以来我最喜欢的叶的形象,就是纯看脸也可!

剧情上的确没有什么起伏,但是没有烂到我中途离开,也不影响我欣赏美颜。全职全文我看过很多遍,自动填补了剧情细节,两处泪点也是我联想原著脑补出来的,不清楚对路人友不友好,我看下来是没啥看不懂的地方,基本满意,如果有20的票考虑二刷。

对了,还有bgm,其实几首剧情歌插入得都还不错,但是最终战的bgm不够燃,明明打得热火朝天配乐却很平淡,算是一个遗憾点吧。

总之推荐我们多看看,打斗做的不错,阿叶的落花掌真的美,相信你看到美颜叶叶也能得到简单的快乐!本来以为打字能让我停止吹美颜,但是并没有,看来这个叶叶脸我是真的很喜欢!

本来说要是大电影票价超过40就不看,刚刚去看了一下预告,还不错的样子,想到“草根”原因之一是没有替补突然难过。

本来+10没有碾压获胜就是魔改,但是电影嘛总要制造起剧情起伏,希望主要篇幅在讲我们一叶酷炫狂霸拽,让我不要看一半愤然离场!

前两天看了哪吒,幻想巅峰荣耀能有这质量……算了,还是许愿我cp剧情多点吧

三天三夜

心思迥异的二人相安无事到了晚上,叶修主动负起寻找食物的重任,而苏沐秋同学则在“你可能会碍事”的眼神中心安理得地呆在小屋里当米虫。

“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苏沐秋撸着猫自言自语道,心里生出微妙的不满,他突然抱起一叶之秋与它平视,“你的主人叫什么?”

一叶之秋:“喵?”

“为什么他可以有任务机会?”苏沐秋又问。

“喵喵喵喵?”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苏沐秋喃喃道。

“喵呜?”

“为什么我没有回去……”

的确是位身手不凡的向导,从他离开木屋的利落动作就能看出来这人并非普通的体弱向导,能获得独立任务的机会,想来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否则老冯也不可能同意让他独自外出。

不过此时也不算独自,尽管这人根本就不需要哨兵。

那,为什么要留下来呢?

一个控制不住自己的哨兵,就是一枚定时炸弹,向导不会不懂这个道理,果真只是怕他碍事?

“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意识到自己在跟无法对话的精神体讲话,苏沐秋笑了起来。

知道名字如何,不知道名字又如何,瞥到蹲在角落里恹恹的秋木苏,苏沐秋放下了陌生向导的精神体,把脑袋埋在臂弯里,似乎这样就能够逃离令人讨厌的现实。

耳畔回荡起某个向导的声音来:“你的戒备心为什么这么强?我又不会伤害你。”

带着困惑与无奈的声音一直深深地留在苏沐秋的脑海中,那是位厉害的向导,在联盟中也极具声誉,可是再强大也无法帮助他,他的神游越来越严重,不堪重负的身体需要借助外物达到暂时的平静,可这样的平静也逐渐无法维持。

至少现在还有点用吧,苏沐秋乐观地给自己打气。

那家伙出去太久,让人有些担心了,隐隐约约听到什么熟悉的声音,苏沐秋抬起头望向声音来源方向,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摘掉白噪声耳塞。

——保护你的向导。

他不知道这是否是哨兵都具有的本能,尽管懵懵懂懂地发觉这种想法在面对这位陌生向导时强烈得不正常,他还是从来没有违背这一本能,明知危机在前,依旧奋不顾身。

一阵熟悉的尖锐声音瞬间刺入耳膜,绝不是自然的噪声,苏沐秋警觉地想要将注意力从听觉上移开,可本就是为哨兵准备的攻击性噪音不会给他留下逃离的机会,几乎是摘下耳机的同一时刻,他坠入无边的黑暗,在剧烈的撕扯和飞快的下坠中,早已被遗忘的画面不断在眼前闪现。


看出哨兵的味蕾十分娇贵,叶修决定精心挑选晚餐的食物,不得不承认,将人骗到这荒郊野外他心底里还是有小小的愧疚的,于是就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他发现了目标的侦察兵。

看起来是两个向导,叶修伏在草堆中暗中观察,他们手中提着改良型的干扰器,作为先遣队伍来排除林中潜伏的哨兵。叶修心道老冯还真是找对人了,面对可能对精神造成极大损伤的干扰器,哨兵们可能连普通人都不如,想到哨兵,他突然又生出些许不安,屋里那家伙应该不会受到影响吧?

弱小也有弱小的好处,这让向导都有些不舒服的声音大概影响不到远处小屋中的哨兵,叶修试图宽慰自己,可始终无法驱散那阵不安。

他决定转移战场,与其守株待兔,不如跟着这两人直接去端了他们的老巢,可惜这想法并没能付诸现实。

哨兵出事了。

侦查到异常精神波动的向导迅速进入战斗状态,在林中搜寻哨兵的位置,以判断是要后撤还是追击,两人显然乱了阵脚,叶修却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返程。


墙角的精神体呈半透明体,一叶之秋焦躁地围着它转来转去,自责的情绪在精神体和向导之间传导,叶修拾起落到地上的白噪声耳机,再次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抬起哨兵的手摸索片刻不意外撕下薄如蝉翼的防护膜。

“太任性了。”叶修看着失去意识的哨兵道,也不知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一叶之秋,又或许是在评价借助外力封闭五感的哨兵。

这些东西在学院里是绝对的禁制品,叶修相信这位同学并不是想当黑暗哨兵而剑走偏锋,不过他的这番行为实在会给向导造成误解,让人产生错误判断,以为那几乎发觉不了的精神屏障不存在。

看起来就像是敞开大门欢迎任何人的到来,叶修却不敢贸然让自己的精神触丝继续向前,只能小心翼翼地探索这片看起来空旷无害的区域,他顾不上外界的危险,耐心地分辨出那一道道极细却又极其坚韧的屏障,慢慢慢慢地进入那片未知的精神领域。

这样精神屏障,似乎有些熟悉,叶修不由晃了晃神。


Belle

一发完。

神奇生物 æ··æ²Œç”Ÿç‰©x吸血鬼

【叶苏】Oh! you pretty thing ã€å¶è‹ã€‘Velvet goldmine I’m addicted to you I’m going slightly mad

  “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魔镜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人挺身而立,逆着阳光,暂时只能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剪影,苏沐秋不断默念传说的咒语,希望能在魔镜之中一睹最美之人的倾世风彩。
  究竟怎样一张脸能美得不可方物,配得上最美二字?
  大概是心诚则灵,镜中的剪影逐渐变得清晰,轮廓亦分明起来,只见那人宽肩窄腰,圣骑士袍将他的身姿称得格外挺拔,显得风度翩翩,尽管面目尚未完全出现,此人腰间配剑上镶有的红宝石却让苏沐秋生出不详的预感。
  先是一双狭长的凤眼,琥珀色的眸子能让王国里无数少女尖叫,接着是挺拔的鼻梁,薄唇勾起的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人有些牙痒痒,服饰的圣洁与与生俱来的邪气交织在一起居然有种诡异的和谐。
  “……我不相信!”苏沐秋一拍桌子,质问正坐在一旁的摇椅上打盹儿的叶修,“这是你的恶作剧吗?”
  叶修盖在脸上的《黑暗世界二三事》啪的一声落在地上,他茫然地看着吵醒他美梦的同伴,不明白好端端的这人怎么就朝着自己发脾气了。
  “魔镜被掉包了?”
  “你看见什么了?”
  “你。”
  “我?”
  “准确来说是一个圣骑士款的你,你居然把红月镶在一柄普普通通的剑上!”
  “你知道,我擅长的是战矛。”叶修表示自己非常无辜,倒不是说他不会用剑,只不过苏沐秋看起来愤怒到失控,他得撇清关系。
  在收集这些奇珍异宝的问题上,苏沐秋可是任性得很,又蛮不讲理,叶修可不想被卷入相关的风波。
  “是不是恰好照到你了。”苏沐秋摆弄着从烟雨王国“借”来的魔镜,试图换个角度见试那最美之人。
  “那可照得够远的。”叶修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毫无诚意地附和道,要知道他几乎是背对着那面华丽的魔镜,能被照到才是有鬼了。
  “你怎么会去穿上圣骑士服呢,”苏沐秋仍在兀自纳闷,“要不你来试试?”
  叶修无可奈何地坐直身体接过苏沐秋递来的魔镜,尽管对最美之人没有兴趣,还是认命地默念起那段咒语来,他本是不相信这种魔法,在镜面中的人影越来越清晰后他却不由得皱起眉来。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见叶修脸色大变,苏沐秋兴冲冲地问道。
  叶修沉默许久,瞥了兴致勃勃的苏沐秋一眼,缓缓道:“我看到了你。”
  “我?”
  “对。”叶修把镜子放下,揉了揉眉心,“大概是咒语出了错吧。”
  苏沐秋脸上写满不甘心,看样子是很想回烟雨王国弄清宝物的真相了。
  “我们已经快到微草了,”叶修提醒道,“折回去就看不到王杰希的加冕典礼了。”
  “等回程……”思量半天,苏沐秋只好悻悻道,看热闹也是他一大爱好,宝物可以改日再试,热闹却是过了这村便没有这店了。
  “等回程,”叶修点点头,“顺便地城堡里那套丝绒睡衣处理掉吧。”
  镜中的画面仍在他的脑海中没有散去,苍白的面庞被深红色的睡衣衬出令人惊心的死亡气息,苏沐秋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副镶满金玫瑰的华贵棺木之中,如同一块雪白的冰雕,手执的血红玫瑰已显出凋零之意,正如棺中人正在逝去的生命。
  一想到这双清澈灵动眼睛再也不会睁开,叶修不由感到一阵心悸,他从来不是不理智的人,此时却迁怒起一件衣服来。
  苏沐秋没理会叶修少见的无理取闹,叨念起讲起最近听说的微草秘辛来。
  
  烟雨王国。
  “云秀,你这样耍哥哥他们真的好吗?”
  屏风后的苏沐橙抿嘴偷笑。
  “似乎是不太好,那你要告诉他们吗?”楚云秀亦笑道,真实之镜本就是预便送给两位的礼品,若二位正常拜访,她自然会告诉他们此镜真正的用途,至于故意散播的谣言,不过是他们偷偷潜入的小小赠品罢了。
  最美之人只是一张美丽的脸蛋,心底里潜藏最深的欲望及其未来,对人们来说才是真正价值连城的东西,这也是这面镜子贵重的真正原因。
  “当然不要,谁让他俩丢下我自己出来玩!”
  苏沐橙嘟起嘴巴,她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吸血鬼,做出这样的表情格外惹人怜爱。
  “你不是也趁机来找我了?”楚云秀道。
  苏沐橙偷笑:“不知道他们能看见谁。”
  “期待未来的嫂子们?”云秀笑。
  “会不会有还是问题呢。”苏沐橙摇头叹息。
  
  
  

三天三夜

很久前的那篇向哨,未完结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我的心中满是伤痕,对面的哨兵看过来,铁窗泪,三天三夜

  不仅如此,同为单身狗,这人能有额外任务获得进入联盟的机会,而他却还在为进联盟而发愁,他能确定导师的拒绝是认真的,老冯也不可能允许这种事发生,事实上他自己都不那么有底气,一定要进不过是嘴上逞强而已。
  唉,苏同学重重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毕业即失业,说的就是他本人了。
  可太惨了!
  “你可是哨兵,”只是闭目养神的校友懒洋洋地张嘴,“哨兵出了问题可不仅会伤害自己,失去理智伤害队友的机率大于80%,越强大的哨兵破坏力越大。”
  不过你应该没有这种困扰,叶修自认体贴地隐去了这句对苏沐秋实力的评价,大多数哨兵的弱小并非源于懒惰,而是源于天份欠佳。叶修不免对此感到有些许遗憾,不幸之中的万幸是他能力够强,一拖二大约也不会吃力,况且联盟也有后勤保障工作,能保证这位小同学一个在家的时光不那么无聊。
  “你怎么知道我……”苏沐秋先是一愣,后惊道,“不对你不是睡着了?”
  “碎碎念那么大声,我耳朵都要出血了。”
  叶修干脆睁开眼睛,坐起身来——他把人勾引过来可不是晾着玩的,最好趁机培养培养感情,让这人好好记住自己。
  “我在说话?”苏沐秋迷惑,他明明只是在脑内想想,可被叶修这么一说又有一丝不确定,他最近失控的频率越来越高,一时失神也属正常。
  叶修用明知故问的眼神回看他。
  “好吧,”苏沐秋抽抽嘴角,“我觉得你说得对,为了不伤害年轻有为联盟未来花朵的向导同学,也不打扰花朵重要的入联盟计划损伤他娇贵的耳朵,我马上就回去了。”
  计划被变化打乱的向导同学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缺乏恋爱经验的他也想不出该如何追求一名哨兵,一名明明见过他很多次却从未记住他连他名字都懒得问的哨兵。
  小叶同学不得不承认,他感到有些挫败。
  就在叶修试图在脑海中找到吴雪峰同学给他灌输的恋爱教程时,行动力极强的苏沐秋同学已经收拾好果核整装待发,他其实早就准备好说这句话了吧!
  “等等!”叶修确定他要是再不说话,这哨兵会立刻离开守林人的屋子,要知道这人根本没有在征询他的意见,而是兴高采烈地通知他。哨兵凭着那与自身实力不符的速度,的确能够不被任何人发觉很快回到学校。
  “怎么?”苏沐秋一脚踩在木窗延上,回头挑眉看向发声人。
  “你知道,我是个向导,而你是个哨兵……”叶修只能打直球,他斟酌着如何能把“既然这么巧不如谈个恋爱”说得不那么直白突兀,苏沐秋“啊”了一声,很是困扰地皱起眉头,叶修干脆什么也不说等他反应。
  “我明白了,”苏沐秋内心打了半天架,把踏出去半只的脚收了回来,“这几天我会保护你的。”他许下承诺,向导的身体素质不如哨兵,作为哨兵“保护自己的向导”这条法则是从觉醒那一刻起就受到的教育,尽管素不相识,苏沐秋骨子里的哨兵风度还是让他做下留下来的决定。
  叶修直觉这人误会了什么,可实在想不出留人理由的他只好沉默下去。
  苏沐秋回到椅子边,低头跟叶修大眼瞪小。
  “你……”两人异口同声。
  “你先吧。”两道声音又是同时响起。
  苏沐秋咳了两声掩饰在向导目光下莫名其妙的不好意思,那边叶修没再客气:“你要不要清理一下你的精神图景?”
  “不了吧,你还有任务。”苏沐秋想起从前试图为他梳理精神图景而受伤的向导,拒绝了叶修的好意,不过叶修能有这心意,他也感到十分感激。
  “好吧。”叶修没有强求,尽管苏沐秋的状态看起来非常糟糕,但是他也不想强行为对方做决定,况且未得对方允许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不仅仅是礼貌的问题,还可能产生极大的危险,“你刚刚想说什么?”
  “我想问,我能摸摸它吗?”苏沐秋指了指正在被秋木苏舔毛舒服得打呼噜的小猫。
  叶修笑了笑:“当然没问题,它很喜欢你的精神体。”
  “我们也很喜欢它,真是奇怪。”苏沐秋蹲下去给小猫顺毛,小猫喵了两声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指腹被柔软温热的舌尖碰触时激起一阵微弱的触电感,有点麻,有点痒。
  “怎么奇怪?”叶修问。
  “这家伙很少这么主动接近其他人。”苏沐秋无奈道,要不是如此,他也不至于单身到毕业。
  “是吗?”叶修突然开心起来,他把它归结为是一叶之秋的开心投射到自己身上了。
  “是的,”苏沐秋肯定道,“说起来你看上去还挺眼熟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呵呵。”叶修干笑一声。
  该怎么说,我家猫中意你家狗,所以我也跟着每天去买你兼职店里一点也不合口味的奶茶?
  以为冒犯了向导的苏沐秋很快解释道:“你别介意哈,我这人见谁都眼睛,天生一双熟人眼。”
  “……”
  


——————


我们笑笑真是个精致男孩,小披风都能动,头发还是渐变的!可可爱爱两个宝宝呜呜呜呜麻麻融化了

笑笑正在预售哦~朋友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宝宝生日快乐

想看三体paro呜呜呜呜呜,在游戏中相遇的十五岁叶苏,面壁者叶叶,双面间谍破壁人伞伞,想看😭😭

怀孕73天

15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休假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尽管叶苏二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宅在家里,不过就是换个地方打荣耀而已,苏沐秋还是感到无比不舍。
  “真不想回去啊。”苏沐秋叹息道。
  叶修环视屋子一周,发觉实在没有什么东西要带,便把手又插回裤兜里:“你要是舍不得,迟一天回去老陶也不会介意的。”
  不过苏沐橙都出发去外地念大学了,到底有什么值得恋恋不舍,硬是在门口磨蹭了五分钟的?叶修疑惑地看着神情忧郁的男朋友。
  “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苏沐秋强调。
  “那是什么的问题?”叶修问。
  “我想到老陶那张哀怨的脸……”苏沐秋光是想想就头皮发麻,摇摇头只想把脑中的影像和关榕飞没凭没据的遐想通通格式化。
  
  半个多月前,关榕飞突然有个关于一叶之秋银装的新点子,嘉世战队的门面账号卡有新的强化方案,两人便回到训练基地,激情澎湃的讨论过后,关榕飞同志突然冷不丁问他俩:“你们在一起了?”
  苏沐秋愣住,叶修倒很淡定地点头,答:“是的。”
  “那陶老板怎么办?”
  这回叶修也反应不过来了。
  此时话题的中心人物突然推门而入,面对齐刷刷的三双眼睛,陶轩不自在地笑了笑,又摸了摸鼻子:“怎么了,谈完了吗?”
  陶轩对装备编辑器了解得不多,其实运营起战队后连玩荣耀的时间都少了许多,三个人讨论银装他也插不上嘴,索性出去溜达了一圈,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才回来,没想到一进来气氛就变得有些诡异,三个人三种眼神,叫人捉摸不透。
  关榕飞嘴里小声念叨着修罗场,又把视线投到正在展示却邪的装备编辑器上,八卦和装备,后者要有吸引力得多。
  叶修看看已进入工作状态的关榕飞,又看看几乎石化的苏沐秋,贴心地充当起小明白的角色:“应该是谈完了。”
  “哦,这方案能不能行?”陶轩关心地问。
  “只要几个稀有材料到位,新赛季开始前完成升级问题不大。”叶修想想,答道。
  “那就好。”陶轩的心稍微安定了些。
  想到新赛季陶轩又想起苏沐秋怀孕的事来。
  本以为吴雪峰的退役就是下赛季最大的挑战,青训营和转会窗虽然有新鲜血液的流入,可磨合的效果还有相当的差距,再加上其他几个战队吸收了些天才新人,苏沐秋这边又出了问题,嘉世战队面临的威胁不可谓不小。
  陶老板要愁白了头,偏偏又不能表现出来,免得给队员增加压力。
  “苏沐秋,你跟我来一下。”陶轩说,虽然未来打算都已经商量好了,他还怀着一线希望。
  苏沐秋心里打着鼓,生怕陶轩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好在陶轩只是把之前谈过的计划又问了一遍,他才放下心来。可一回家,关榕飞的那句话几乎成了一个魔咒,时时在他脑中回响,配上陶轩满面的愁容,那滋味实在无法为外人道。
  
  “你又在瞎想什么?”看着表情变幻莫测的苏沐秋,叶修顿时警惕起来。
  一周前苏沐秋突然的那句“我怀疑老陶喜欢你”可是把他吓得手抖,一世英名差点就交待在一个三十级的副本里头。
  为嘉世战队殚精竭虑掉了不少头发的陶老板要是知道让他操心了一整个夏休期的家伙整天想些有的没的怕是要吐血三升。
  “你说老陶为什么还没对象?”苏沐秋这次没再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了。
  “忙着赚钱?”叶修当机立断搂住苏沐秋的肩膀把人带出门,“行了,你要真想知道直接去问他。”
  “以我的恋爱雷达……”
  “你的恋爱雷达就是个山寨品。”
  叶修不客气地打断苏沐秋。
  “你这是人身攻击!”
  “我实话实说。”
  苏沐秋这人厉害得不得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苏沐橙助教看上的是他,唯独他一心觉得助教妹子喜欢的是苏沐橙,脱单之后还能跟暗恋者单独见面,要不是他俩之间没有秘密出门见谁都提前报备,叶修还真觉得有点微妙。
  “你又好得到哪里去?”苏沐秋哼哼两声,很不服气。
  连醋都不会吃的叶队的确也没什么资格数落别人,他便识相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回到嘉世战队时大部分队员都到了,叶苏二人推门进来的时候大家正撺掇着陶老板请客,陶老板不堪其扰只好答应下来,权当是欢迎新加入的几个小朋友。
  “去哪吃?”一位队员问道。
  “酩礼居吧。”陶轩想了想道。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去下馆子。
  这次服务生再推销酒品时,叶修跟苏沐秋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极力反对,一唱一和说得人服务生都不好意思,陶老板顺水推舟就没要酒,吃吃喝喝一顿八点多就回了宿舍。
  新赛季即将开始,不过也没必要太紧张,晚上剩下的时间就自由活动了。
  “老陶是不是拿了酩礼居的回扣?”苏沐秋走进房间,“上次送老吴也是在那里……”
  想起吴雪峰,苏沐秋心里又有些异样,即使是现在想起来,还是无法释怀,他经历过许许多多的离别,可是总是不能习惯这样的感觉,还好……
  电光火石之间,某些画面在脑中闪现。
  “他就是喜欢那个两米多的门,显得有排场。”叶修随口道。
  苏沐秋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叶修。
  “怎么了?”叶修不明所以,“我先进去洗澡了?”
  “万万没想到,居然是我先动的手……”苏沐秋扶额。
  “你在说什么?”叶修疑惑。
  “不,没什么,你去洗澡吧。”苏沐秋把叶修推进厕所,关上门。
  心态略崩的苏沐秋靠在厕所门边,喝醉后画面一幕幕闪现,不连贯但也足够让他明白事情的经过,也许的确如叶修说的那样,搞不好他是真的喜欢叶修很久了,而这些小意外让他们提前发现了自己的心意。
  “等等,我衣服还没拿呢?”
  “你先洗着!”
  “……”
  “喂,告诉你一个秘密。”
  “啊?”
  “我喜欢你很久了。”
  “???”


———

End


xjb写完了

怀孕73天

14

“如果早知道他俩要搞同性恋,我当初就不该同意他们住一间宿舍!”陶轩悲愤地喝着肥宅快乐水说道。

“你不是说宿舍不够?”老板叨叨半天,饶是技术宅如关榕飞也不得不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应上两句。

陶轩皱眉:“只要他们俩分开就行!让叶秋跟吴雪峰一间。”

想想这事早就现出端倪,开始不谈,后来宿舍不紧张的时候让他俩分开住得舒服些,这俩家伙还不乐意,一个说搬家麻烦一个说串门麻烦,麻溜地给拒绝了,当初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就是不在一间宿舍也不能阻止他们跟连体婴似的粘在一起。”关榕飞眼含怜悯,一语道破天机。

陶老板一时无法反驳。

“说起来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关榕飞抬头盯着浑身透露着不对劲的老板,“不就是谈个恋爱?”

陶轩嗫嚅半天,似乎也找不出自己如此气愤的理由。

与其说是气愤,倒不如说是别扭,可是我在别扭些什么呢?陶轩也困惑了。

那头关榕飞却仿佛看破真相,叹息道:“唉,太可怜了,三个人的友谊真的使我困惑。”

陶轩:“???”


“换作以前,要是有人跟我说有一天你看着叶秋会心跳加速,我一定会觉得是被你气的。”苏沐秋偷瞄了眼叶修的屏幕,默默加快手上动作。

叶修啧了一声,同样加快敲击键盘和鼠标的速度:“半个月没训练,连技能CD都不记得了?”

“靠!打个隐藏boss还要记你用了多少技能?”苏沐秋怒道。

“要是你不想着最后一击,倒也不用搞得这么严肃,”叶修说完,扭头朝苏沐秋一笑,“看吧,又是我的了。”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决定不理这人。

“你那个本子呢?”叶修笑得更开心了,“说起来这么多年了,你有超过过我吗?”

苏沐秋难以置信地瞪了叶修一眼,发现对方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对,顿时对这家伙的自恋程度感到无语:“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我一定是瞎了眼了,刚刚居然觉得……”

居然觉得叶修笑起来还挺可爱的。

不过忽略掉这家伙说出来的话,的确是挺可爱的。

可爱这词就很暧昧了,轻而易举就能跳到心动的味道,心里痒痒的,还有点甜,天知道认识这么多年,这张几乎能看到腻的脸有朝一日会让他觉得可爱,这莫非就是恋爱的滤镜?觉得可爱是真的,心跳加速也是真的,苏沐秋漫无边际地想着,突然觉得有个对象也蛮不错。

而对象却十分不解风情:“现在比分是多少?”

被残酷无情的现实打醒的苏沐秋腾地站起来,冷冷道:“我迟早被你气死!”

叶队长无辜地眨眨眼。

苏沐秋冷漠不下去了,强忍住勾起的嘴角,坐下:“叶修,我们是在谈恋爱吗?”

“不是吗?”叶修反问。

“现在跟之前有什么区别?”苏沐秋问道,他没有恋爱经验,可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怎么会还跟是朋友的时候一样呢?

叶修思考片刻:“应该会有什么区别,你举个例子?”

“一般来说,要表白。”苏沐秋说得有些犹豫。

“我表白了,你不是拒绝了吗?”叶修答道,明明表白被拒的是他,还要被控诉没有表白,可太惨了。

“……”苏沐秋回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可他还不甘心,又举例道,“比如应该要约会?”

“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下埋骨之地的本?”叶修把掉落的材料给秋木苏,“喏,你想要的骨锥。”

“不是,你管这叫约会?”苏沐秋凌乱了,更可怕的是理智上他不认同这是约会的说法,情感上却不得不赞同这一说法。

“难道不是?”叶修说,“牵手、接吻早就做过了,更特别的事嗯……”

他没说得太直白。

苏沐秋绞尽脑汁还是十分词穷:“可是总要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吧?怎么能和之前完全一样呢?”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名侦探叶修突然灵光一闪,“我们早就喜欢上对方了。”

“……”苏沐秋无言以对。

“我应该是喜欢你很久了。”叶修总结道。

叶修从来都顺从本能,极少勉强自己违背本心,此时分析自己的心路历程,才更加确认喜欢的情感并不参杂其他因素,就是简简单单的喜欢而已——要是换作别人,不管是Alpha、Beta还是Omega,因为情人节打折这种无聊的原因接吻,怎么想他都不可能答应,也就是对方是苏沐秋,他才能配合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还觉得特别有趣。

苏沐秋不自在地摸摸鼻子,又摸摸耳朵。

这种直球他实在招架不住。

“你的脸好红。”叶修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你赢了,别说话别摸我!”苏副队超凶。

叶队意犹未尽,可惜被瞪着不得不缩回手:“那谈不谈恋爱的区别?”

“我们之间不需要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