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全职同人本】http://v.cvz5.com/h.G7yrF3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打开;或复制这条信息¥carK0UKyYz2¥后打开👉手机淘宝👈

价格瞎定的…朋友代发,估计下周一晚上or周二早上发货
无套是指 没套子
盈利应该会考虑为cp21约个图什么的
瑕疵版要找一找
慎拍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27c00f3arHmlpc&id=559882144305

清仓大甩卖


还剩 有瑕疵的一程风雪,血与花,棉花糖,十年修得同船渡 50r一套


散的2016 佳偶天成 柳暗花明 均无套,有人要再说吧


瑕疵版还有一两套,无偿,不包邮

两分钟起飞还要占位
这个多
我昏厥

嘉木

4-5


苏沐秋工作起来有多专注,叶修是等到自己饿得有些头晕时才真切体会到,而工作台上的那人却压根没有感受到饥饿一般还在忙活,灵活的手指熟练地挑起需要的工具,从一开始叶修看得懂的拆卸维护,到更深层次的他看不懂的改造,时间从那人的手指间匆匆流泻,而那人压根就没想过挽留。

原本说要喊主人吃饭的家用机器人秋木苏也忘记时间,他呆呆地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忧郁——如今机器人的仿真度很高,可真能表现出人类复杂面部表情的其实不多,叶修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你怎么了?”他问道。

“你知道吗,”秋木苏回过神来,冲叶修露出一个严肃的表情,“每一个家用机器人都有一个机甲梦。”

叶修失笑。

家用机器人的梦想,这倒是个十分新鲜的说法。

“这么说,你也有机甲梦?”叶修忍不住逗他,这张脸太真实,总让他觉得是在对一个人类说话。

可是家用机器人,

“曾经有过。”秋木苏说道。

叶修突然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明明秋木苏的语气和表情都没有太大变化,可他却感受到一丝委屈和不甘心,家用机器人的仿真度也太高了,连人类那种细微而奇妙的情绪变化都能表现出来,苏沐秋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制造师。

“对不起。”

叶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机器人道歉,听起来就很可笑,兴许是那张和苏沐秋有七八分像的脸,倔强地不肯承认自己不高兴,故作坚强地表示不在意,让他有些心疼了,他又重复了一遍对不起,比起之前更加诚恳。

秋木苏这才看了叶修一眼,眼中有几分好奇:“你真可爱,居然跟机器人道谦。”

“我让你不高兴了,不是吗?”虽然有种被调侃的感觉,叶修却并不生气,秋木苏并没有恶意,更何况是他有错在先。

任何人,甚至机器,都可以有梦想,家用机器人想做一架威风凛凛的机甲又有什么不对呢?

“难怪他会喜欢你。”秋木苏笑了笑。

叶修莫名愉悦起来:“喜欢什么?”

“喜欢,你呀。”秋木苏说,“你看他又忘记吃饭,可真让人操心。”

“我上去喊他。”叶修说。

“他现在什么都听不到,必须的时候可以采取特殊手段。”秋木苏说道。

“比如?”叶修脚步一停,回头问。

“公主抱什么的。”秋木苏微笑。

“……”怎么感觉这个机器人偶像剧看多了,叶修汗颜,“你都这么叫他吃饭的?”

“怎么可能?”秋木苏惊讶脸,“我这么瘦小,他那么胖!”

看不太出来,叶修又看了在工作台上的苏沐秋一眼想,单从偶然露出来的腰线看,苏沐秋真算不上胖,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是个非常优秀的Omega——这么优秀,居然能单身到现在。

意识到自己想岔了,他略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那为什么要我这么叫他?”

“因为浪漫啊!”秋木苏说着,眼露自豪,“为了培养他的恋爱细胞,我做了很多攻略!”

“……”


叶修自己维修的时候也上过工作台,不过是借的学院工作室的,跟苏沐秋家里的这台还不一样,苏沐秋家的东西更高科技一下,他找了半天才找到关闭勿扰模式下防护墙的方法。

苏沐秋察觉到周围有人,看也没看一眼就说:“再一下,马上就好!”

“……”

于是叶修坐在一旁等他,苏沐秋的一下不知是多久,总之等到叶修的胃开始造反,叶修撑着脑袋的手都酸了,他换了只手,问道:“你不饿吗?”

苏沐秋干脆不理他了。

叶修无奈地默数了两分钟,站起身来拍拍坐得发皱的裤子,决定采纳秋木苏的建议,他比划了一阵子,正准备动手的时候苏沐秋突然看了过来:“你想干什么?”

“让你去吃饭。”面对防备的神情,叶修很无辜。

“吃饭就吃饭,”苏沐秋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怎么像是要来抱我的样子,真可怕。”

叶修心想这你都能看出来,回道:“你的家用机器人教的。”

“他最近中毒了!不行,我一定要先揍他一顿!”

说着苏沐秋麻利地回到地面,先弹了秋木苏的脑门一下,然后一人一机说了几句悄悄话,叶修下来的时候正听他说道:“傻儿子,全宇宙老爸最疼你,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秋木苏委屈地撇了撇嘴:“你不要安慰我。”

苏沐秋拍拍秋木苏的肩膀:“相信我啊。”

看来是没教训,他俩就和解了。

叶修等他们说完,才插进话来:“你们聊完没?聊完就去吃饭吧。”


翩翩

苏沐秋认识叶修是在随缘论坛。

那时还没有什么荣耀文学世界,嘉世、霸图、蓝雨、微草这些名字不曾出现在创始人的脑海之中,电子计算机尚未在中国大陆普及,宽带拨号网络与信号只能二选其一,只有少部分幸运儿能瞥见互联网的一隅。

网友是个新鲜词汇,可也正因为新鲜,没有人怀疑这种关系的危险性。认识半年多,尚未满十六岁的叶修便趁国庆假期一个人背包坐车到杭州,而苏沐秋也热情地邀请他住到自己家里,两个少年躺在床上聊了七个晚上,后来再看到对方昵称的时候,脑海里总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些夜晚,他们在一片未知的神奇大陆上探险,尽管周围是黑黢黢的,可他们并不害怕,因为和对方一起,一抬手便能有光。

彼时苏沐秋也不是个纯读者,而是随缘论坛里小有人气的作者,昵称是秋木苏,十五六岁的年纪,写出的作品能让些大人自愧不如,稍显稚嫩的文字中流露出的灵气令人惊叹,深刻感受到天分两个字确实是羡慕不来。

而叶修则来得稍晚,不过他一来,便顶着一叶知秋的名号一战成名。

那是随缘论坛举办的第一届征文大赛,奖金不多,一等奖也就百来块钱,不过是个彩头。那年头家里有台电脑的,多半生活优渥,哪一个会在乎这点小钱?但秋木苏不一样,他还只是个学生,又父母双亡,家里还有些积蓄,可供着两个孩子拮据了些,于是知道情况的网友便私人增加奖金,希望在不伤害这个孩子自尊心的前提下,多少帮衬一点。

人们常说文人相轻,实际上却又不都是这样,有人会因嫉妒而出言诋毁同行,也有人分外惜才,不忍心看有才华的新星过早陨落,有时也会慷慨解囊,这便是这个世界的美妙之处。

征文大赛分为三步,初选半决赛和决赛,当时流程定得随意,只有决赛才有专业的评委,七位评委本着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选出第一届随缘杯一等奖获得者。

因为一些原因,有竞争力的几个人实在抽不出时间,参赛人员中没有人能跟秋木苏抗衡,一等奖几乎可以说是内定,其他几个跟秋木苏关系不错的人才私人性质地把奖金加到一千。

秋木苏果然不负众望杀入决赛,结果决赛第一场的获胜者却是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叫做一叶知秋的新人。一叶知秋在那之前从未在随缘论坛发表过文章,账号的注册时间甚至是征文大赛发布前的一周,他也只在参赛的时候登陆几分钟,从没跟其他人交流过。

难道是哪个说好不参加的家伙披着马甲来了?

所有人都十分好奇,到底是谁能以五比二的绝对优势赢过秋木苏,被点名的几位嫌疑人不得不出示照片自证清白,接着群内才又轰轰烈烈地讨论起这匹黑马,顺便嘲笑一下平常嚣张得欠揍的秋木苏。

苏沐秋心里也很不服气,可当他看过对方的作品之后,也不得不承认,因为胜券在握而有些敷衍的文章,无法跟对方的相提并论。

几位相熟的朋友在群里起完哄,还特地来私聊他给他分析这篇小说的缺点,苏沐秋一一虚心接受,端正态度才开始准备第二场比赛。

第二场是苏沐秋获得胜利,同样的五比二,报了一箭之仇,可苏沐秋看着评委组发布的结果,并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他点开贴子里上传的一叶知秋的参赛作品,再一次近距离地观察这个首次碰面就让他摔了一跟头的劲敌。

第三场比赛则让评委们十分为难,秋木苏的文字灵动华丽,有时又显得冒失了些,而一叶知秋的文字成熟老练,故事却没有秋木苏的那么新鲜有趣,他们迟迟下不了决定,便把两人的文章提前放出,让坛友们投票决定,票数一度呈胶着状态,最后一叶知秋以微弱的优势获得胜利。

从不发言的一叶知秋最后也出现在论坛中,在投票的贴子里留下八个字:“写得不错,继续加油。”

然后把票投给了自己。

本来想矜持着等待结果的苏沐秋看了那句话,也恶狠狠地给自己投了一票。

写得不错,继续加油。

虽然没有说明是让谁加油,可此时此刻,在这个贴子下,一叶知秋的留言,还能说给谁呢?

苏沐秋虽然年纪很小,可从没有人用这种类似于长辈的语气跟他说过话,一来是秋木苏平时虽然狂了点,但他有狂的资本,文章写得确实好,二来则是,其他人有自知,在嘴炮上他们是比不过脑子转得飞快的这小机灵鬼的。

他回了六个点还不满意,又加了一句彼此彼此,可惜一开始的省略号在气势上就输人一筹。头一回看到秋木苏只能用省略号表达自己的意思,围观群众纷纷表示一叶干得漂亮,于是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八个字都是调侃秋木苏的利器。

提及奖金,一叶知秋表示自己不需要,一百多人的投票,两票之差根本不算什么,可苏沐秋也很有骨气,表示输了就是输了,他绝不能拿奖金。

主办方很无奈,钱都没人要了,最后协商许久,决定把奖金按照票数比例发给两位,两位骄傲的少年才收下这钱。

也是那时候,苏沐秋加了叶修的QQ。

QQ的名字也是一叶知秋,不像后来,为了掩饰自己文化水平的倒退,把QQ名也改成有错别字的“一叶之秋”,此时的叶修也是备战高考大军中的一员,还没有出国留学的打算。

主人很懒,头像都是系统默认的那只笨笨的企鹅,说话也很简洁,每句不超过八个字,就像是特地数过字数一样。两人礼节性地聊了十分钟,苏沐秋才忍不住问叶修他写的那个荣耀大陆是什么东西,接着打开话匣子的两人才真正成为朋友。

后来,叶修出国留学,去了大洋彼岸的美国,他们隔着十二小时的时差,通过一根网线继续构筑属于他们的神之领域,也有除了文学以外的话题,早上五六点起来通过QQ指挥叶修做饭,就这样暧昧地将自己融入对方的生活中,可那时他懵懵懂懂,并没有概念,只觉得跟叶修一起好像什么都是理所当然。

再后来,做项目的路上出了车祸,醒过来的时候QQ号被盗几个月,复健完成重新开始又花了不少时间,想起申请新号后想加叶修,可那个人却已经关闭好友申请。

也对,叶修是嘉世文学城冉冉升起的新人,众星拱月一般,受到成千上万粉丝的喜爱,那么懒惰的人,不如关掉提醒,一劳永逸。

而他呢?只不过是一颗几近湮灭的星星,美丽的天幕中已经无法注意到他的光芒,费力凑到月亮身边去自讨没趣,又想干什么呢?





翩翩

要什么虚假繁荣,敢于直面月球表面!

-------------


苏沐橙端着牛奶和水果进房间的时候,苏沐秋正对着电脑抓耳挠腮,直到他妹那声带着不悦的“哥——”钻进耳朵里,他才发现屋里多了一个人。

“又在给一叶之秋写长评啊?”苏沐橙把餐盘放到键盘前的空余处,弯腰去看屏幕上的文档,却发现往常该是秘密麻麻的页面里空白一片,“咦,今天不写了?”

苏沐秋是一叶之秋的忠实粉丝,平时的评论打赏不说,一叶之秋每完结一部作品他都会写一篇长评,尽管他的评论永远都被淹没在其它叶粉的真情流露之下,从没被一叶之秋翻过牌子,五年来连一本签名书都没有抽到过,他还是满怀激情地分析一叶之秋这部作品的优点缺点,以及文笔构思进步之处,鸡血起来甚至发过万字长评,惹得评论区争相膜拜。

“写了三千字又删了,”苏沐秋也苦恼地挠挠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苏沐橙闻言脸色一沉,“啪”地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合上,虎着脸说今晚不许写了。

苏沐秋被那动静吓了一跳,妹妹表情严肃,俨然一副大家长的模样,可他还想再挣扎一下,说长评还没开始写,不写上几句他没法安心睡觉,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沐橙瞪了一眼,自知理亏他也不再辩解,老实地端起牛奶小口小口喝起来,看来妹妹今晚心情不大好,牛奶都比平时烫些。

苏沐橙本来也不是这么凶,毕竟苏沐秋才是哥哥,长幼有序她还是懂的,可她这个哥哥实在没有什么自控能力,在对待自己的时候永远只顾一时爽而不去想后果,逼得她不得不担起监督的重任。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

“不严重——是谁的手疼得话都说不出来?”

苏沐秋之前经历过一场车祸,说严重不严重,说不严重却又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昏迷了几个月才清醒过来,只是他的右手受伤,再也不能长时间打字,于是怀着一颗写作梦的他只好先把梦想搁一搁,找了份工作赚钱还医药费,之后和几个同事一起创业,小有所成后又想开始写作,却怎么也找不回之前的感觉。

灵感这种东西总是稍纵即逝,如果不很快抓住它,那么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抓住它,苏沐秋也曾经尝试过超越自己,把自己的思想一次记录下来,但是后果是接下来的几天右手完全不受控制,连张纸都拿不住,还酸疼得让人想把它锯下来。

“是我是我,”苏沐秋赔着笑脸,“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

“本来准备睡了,更新完发现一叶之秋又完结了,我就来看看。”

苏沐橙一脸就知道你在这里写长评的头痛模样,苏沐秋也没再跟她争辩,装傻充愣说等你完结我也给你写,苏沐橙连连摇头说不用,我就希望你自己爱护自己的双手,珍惜生命少打字,见苏沐秋低头不语,她又放软了口气说你想写什么让秘书帮你写,或者我来帮你写,苏沐秋却摇摇头说那不一样。

写小说三年有余,苏沐秋口中的不一样,他的遗憾,苏沐橙多少也能够想象,就像一只被挂在树枝上的笼中之鸟,明明其它什么都是一样的,却怎么也飞不出去,只能对着高远的天空哀啼。

一开始写小说就是为了替哥哥圆梦,苏沐橙想当苏沐秋的手,直到现在她也不介意充当打字员的角色,她自己可以少更新一些,只要哥哥能高兴起来就什么都好。但苏沐秋却从没有将苏沐橙视作自己的工具,在苏沐橙写处女作《吞日》之初给过些许建议,后面便任由她自由成长,只在完本后给她评论——就如他所说,有些弯路只有自己走过后才能更深的体会。

苏沐秋在某些方面总是有自己的想法,并且格外固执。

“好吧,”苏沐橙不忍心看苏沐秋这么沮丧的样子,又替他打开笔记本电脑,“今天可以再写五百字,写完必须休息。”

苏沐秋却主动合上屏幕:“不了,感觉不对,还是过两天重看一遍再写吧。”

“也好,”苏沐橙故作大方地说道,“既然你不想写,那就休息一晚。”

妹妹开心的小表情没能逃过苏沐秋的视线,他失笑点头说对的是我不想写,苏沐橙被弄得不好意思,小声嗔怪道:“一叶之秋又不看评论,你干吗每次都给他写那么长?”

“这个嘛……”苏沐秋的笑容浅淡了几分,“他看不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写。”

毕竟,现在只能以这种方式继续跟叶修交流,就算是单方面的,也像是回到了从前一样。


这对引路人有毒

  根据我的神之第六感,我离脱离苦海顺利升天的日子不远了,在这最后几天里我一定要来吐槽一下这对引路人,麻烦版主给加个精!
  新人们,首先我作为前辈对你们的意外身亡表示深切的遗憾,如果你们遇到的引路人是叶修跟苏沐秋,我衷心地告诫你们,千万不要对他俩有任何幻想,一丝一毫,都!不!要!有!千万别签约!去找金主席要求换人!
  这两个人就是剧毒!剧毒!
  
  这才几天,小可爱新鬼就能升天了?
  
  是啊,按我说,就不该搞什么引路制,摇号多好,要是摇号说不定我早投胎了😭
  
  你这种上世纪的疑案怕是永远破不了了,老实跟我一起留在人间界晃悠吧
  说起来叶修和苏沐秋这俩名字耳生,是新人吗
  
  不知道,搜了一下,就前几天我们的楼主小鲜肉小乌鸡瑟瑟发抖地发的新人贴里提到了,可能还是新手
  
  我只知道最近Q市出来个姓韩的,年纪挺小但能力杠杠的,看来联盟是要年轻化
  
  那可不是杠杠的,把鬼都吓到,还不什么都老老实实交代了
  
  年轻化多好,对着一群老头子我心态都老了
  
  您都三百多岁了能不老吗
  
  可我心态年轻啊!
  
  别叫我小乌鸡!我很生气!我又不是故意被晒成碳的!那两个家伙真的太气人了呜呜呜呜呜呜
  我去问过了,别的引路人对新鬼都是温柔以待悉心呵护的,就他们俩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就在第一天,他们不好好工作,当着我的面打情骂俏,我不能忍说你俩当我死的吗,结果他俩对着我异口同声地说:“你本来就是死的啊。”呜呜呜呜呜呜哪有对刚苏醒的鬼这么说话的
  
  我怎么觉得,说的是实话?
  
  老王八别这样,刚死不久的心都还是玻璃做的,是易碎品
  
  其实你这也不算什么,隔壁那个贴里的喵喵可是直接把老爸老妈刚烧的法拉利双手献给韩文清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尴尬,那法拉利小韩又不能用,贿赂不是这么给的,现在的年轻人啊
  
  不不不,不是贿赂,就是太害怕了,小韩的脸就比较……嗯,你想想判官骂你的样子,感受一下
  
  判官……那老头怎么还不退休!
  
  他俩真的很过分!说好带我去找线索,结果叶修随随便便就拿了把伞把我转进去了,我淋了整整一夜的🌧️我泪如泉涌,他们还嫌弃我!
  苏沐秋:喂,这是我的伞!
  叶修:我知道。
  苏沐秋:你放只鬼在我头上很不吉利!
  叶修:你不要迷信。
  我大喊放我出去他俩装没听到,走岔路的时候倒是听得见我说话
  苏沐秋:好像确实走错了
  叶修:好像是,你怎么不看着点?
  苏沐秋:我不是在搜集竞争对手情报吗我!
  叶修:放轻松,聊得再多你也比不过我
  接着他们就旁若无人地继续往错误的方向走,我怎么说都没用,你们评评理,有这样的引路人吗?
  
  现在引路人能组队了?
  
  说是竞争对手
  
  我刚去查了一下,引路人名单没这俩人啊,小乌鸡你是不是被骗了?
  
  可是骗鬼有什么好处吗
  
  好像确实没有
  
  可能小乌鸡的灵魂格外肥美,就跟乌鸡汤一样,吃了能长生不老
  
  可第一天他们就自我介绍了,说是意外身亡的人灵魂在死后会飘荡在人界,需要一个人引路,所以有了他们这种眼睛能通阴阳的人维持两界秩序,他们是来帮助我的
  你们说的,我有点怕怕的……
  
  别听他们瞎说,灵魂是不能吃的,引路人是来帮助你找到自己的死因,去除怨气才能走过阴界那道门

天凉好个秋

断章混更,写的想自杀,请跳跳鱼自己脑补一下==


且说三人正骑马赶往承熙的彻丹山庄,苏沐橙不堪旅途劳顿在苏沐秋怀中小憩,叶修瞧着她一时间不会醒来,方低声问询:“你们……”一语未了,只见苏沐秋抬眼,眼神凌厉如刀似剑,饶是叶修一时也只能闭了嘴。

三人同行已有一年余,苏沐秋所到之处看似杂乱无章,实则目的明确,叶修不似苏沐橙天真烂漫,自然早就看出些端倪,而苏沐秋这一路曲曲折折想必是为了瞒住苏沐橙。彻丹山庄与京城相距甚远,走向更是南辕北辙,叶修没料到即便苏沐橙睡着,苏沐秋也不愿在她面前谈论此事,眼中漠然的警告着实让人心寒。

叶修心中郁闷,不再言语。苏沐秋低头看着苏沐橙的睡颜,右手替她拨开额上碎发,才低声解释:“彻丹山庄秘境中有奇宝。”

苏沐秋不再多说,叶修亦不再多问,一阵无话。

又行了几日,三人于城外弃马,便有彻丹山庄童子于城门处候着,苏沐秋拿出帖子,小童双手接下,细细查看良久方领着三人进城。

此前叶修曾听苏沐秋说过,这承熙城与别处不同,其中并无官府,是完全为彻丹山庄所有。进城以来,目及皆是其乐融融之相,城中街市繁华、人烟兴盛竟与京城无二。

苏沐秋将苏沐橙安置在城中客栈,苏沐橙虽是精神不济,却不愿离开兄长;奈何苏沐秋此次执意留下她,且说:“这彻丹山庄,我与叶修二人尚不知能否自保,更何况带你?你在这里住几日,总归能让我安心些。”

叶修心下奇怪,苏沐橙断不是这般不懂事的人,苏沐秋从前亦不会将妹妹一人留下,或许那彻丹山庄真的危机重重,一时间闪过无数念头,只是这兄妹二人的事他不好多干预,终究未开口。

苏沐橙死活不肯松手,脸上早已泪痕斑驳,苏沐秋轻声安慰许久又千般嘱咐才狠心离开。日后想来,苏沐秋此番已有诀别之意,胞妹是预感到此次一别或将无再见之日才作此形状。

苏、叶二人随小童前往彻丹山庄,苏沐秋心事重重,叶修则一路打量街边人情风土。行了一会子,前方行人渐少,不久便见街尾立着两尊石像,一尊手持书卷儒雅端方,一尊手握长枪威武不凡。正门上挂着块匾,匾上“彻丹山庄”四个大字龙飞凤舞,并非出自名家之手,却是别样的恣意风流。

小童请二人在门口稍等,请示了主人便将二人由正门带入。近日庄里有大事,已有十余位英雄豪杰登门拜访,他早已习惯,只是这两位来得这样晚,年纪又这样轻,让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明日便是秘境开启的日子,众人已聚在厅内等候多时,唯此二人到得晚不提,面色亦与他人不同,像是仅是来此地玩乐一般。小童将二人带到庭前便停下,叶修仰首念出门斗上悬着的“醉月居”三个字,那字似是与正门匾上“彻丹山庄”出自同一人之手,他细细端详一番方问小童:“就是这里了?”

小童答是,俯身退下。

苏沐秋推开门,只见四四方方一个厅,三面墙各有一个漆红雕花木门,门上各贴着一幅字,分别是“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下山猛虎”,厅内仅有一张檀木桌横在正中,再无其他。

“这庄主真是抠门。”叶修说道。一路过来,亭台楼阁皆是雕梁画栋,山石草木亦都精巧别致,就连那台矶上刻的鸟雀都栩栩如生,尽显主人之情趣,可接待客人的醉月居却如此简陋。苏沐秋原想提醒叶修慎言,却听身后传来一阵笑声,说:“诸位远道而来,褚某本应好好招待,只是我彻丹山庄从不接待无用之人,若有人能过了我这酒色财气四关,褚某必定奉作上宾。”



机械追踪太好看了呜呜呜呜强势打call
呜呜呜呜呜呜呜和气生财老师,人间的瑰宝呜呜呜黑漆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