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怀孕73天

今天无敌短,没完结

———————

手上拎的两个塑料袋卷在一起,血液流通不畅指尖胀得发紫,苏沐秋手忙脚乱弄了半天没能解开,叶修又坐在沙发上示意他赶紧来接电话,他干脆先用脚把鞋给脱了,提着袋子走到沙发扶手的地方坐下。

接电话前苏沐秋用口型问叶修是谁啊,叶修眉毛一挑,用口型回他说不知道。

看叶修那表情就知道他哪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说,搞什么神神秘秘的,苏沐秋有点无语,他把手上那俩快报废的购物袋放叶修腿上,左手接过听筒,一听声音就分辩出来是苏沐橙高三数学补习班的助教。

苏沐橙学习还行,但高三大家都在外补习,如今家里有条件,自然不会在这方面让苏沐橙输在起跑线上。助教是个Omega,H市知名大学的数学系学生,在补习机构打工赚零花钱,人长得甜美,性格又十分温良,对苏沐橙颇多照顾,苏沐秋都差点放弃原则想要是她喜欢沐橙早恋也没什么不好。

不过苏沐秋几次试探,她都把自己的心意隐藏得很好,让苏沐秋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高考之后她与苏沐橙也有几次联系,苏沐秋也跟她聊过几次择校方面的事情,苏沐秋自己没高考过,她给苏沐秋提了不少建议,这些信息了解了解没什么不好,不过最终的决定权是在苏沐橙自己手上,苏沐秋不会过多干涉。

上个星期就能查分,这次她打来多半也是谈填报志愿的事,可怎么聊到明天下午去她学校边的奶茶店面谈苏沐秋就不太明白了,不过人家一片好心,还是要客客气气应下,苏沐秋没拒绝。

叶修给苏沐秋解开缠在指头上的塑料袋后从里头摸了瓶黄桃罐头,“啵”的一声打开瓶盖,又把苏沐秋买的果冻包装拆了,偷了个透明小勺,边吃边光明正大地听苏沐秋讲电话。

手指勒得太久血液流通不畅,解开后还有些麻,苏沐秋余光瞥见叶修偷了自己果冻的小勺,瞪了他一眼,把还红着的指尖抬到叶修眼前,叶修先很是敷衍地给他捏了两下,瞧见小气鬼苏沐秋正盯着透明勺子才给他好好揉了一会儿,谁知这家伙完全不知满足,竟然还打起黄桃罐头的主意。

电话里跟人约着明天下午一点半学校门口见喝咖啡吃刨冰,电话外头还要人喂他吃黄桃罐头,苏沐秋也太过分了吧?

叶修不为所动,继续吃自己的。

挂断电话之后,苏沐秋开始兴师问罪:“叶修,这是我买的。”

“你别忘了,今天我付的钱。”叶修底气十足。

“那是因为上次我付的,”苏沐秋说,“而且你偷了我的勺子。”

“一个透明勺子你也计较,下次给你买一袋回来。”叶修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大度了。

“……你给不给?”苏沐秋目露凶光。

“给给给,”叶修忍不住笑了,用勺子戳了块黄桃送到苏沐秋嘴边,“宝宝乖,张嘴,啊——”

苏沐秋给他一计“你有病”的眼神,满意地叼走黄桃,边吃还边口齿不清地评价:“不甜。”

“罐头嘛。”叶修倒觉得甜度恰到好处,他俩口味上一直有些差异,喜欢的零食也不大一样,不过抢对方的食物一直是爱好。

苏沐秋从扶手上滑下去,叶修被他挤到一边,还没来得及抱怨苏沐秋就自顾自地开始分析起搞大他肚子的元凶来,一条一条有理有据,分析得头头是道——都是陶轩把之前剩下的茅台酒装在农夫山泉里的锅,苏沐秋一没注意喝了一口就断片,肯定是有人趁人之危。

分析完一干可能暗恋自己的嫌疑人之后,苏沐秋盯上了队长叶修。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自恋?”见目光扫射到自己身上,叶修忙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无辜,“中招的不止是你,我也断片了,不关我的事。”

“谁说你了,我是让你帮我想想,”苏沐秋又想起自己刚刚的种种猜测,无论是谁都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他搓了搓自己的手臂,“这还不如孤A生殖呢。”

还不如孤A生殖,叶修心里竟产生一丝赞同。



评论(12)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