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总有刁民想害朕

未完结
__________


  “因为我喜欢你啊,我的陛下。”
  叶修回答得很直白,他的心意十分敞亮,不需要遮遮掩掩,用这样平淡的语气,仿佛喜欢男人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我也喜欢你。”
  苏沐秋同样并不吝啬于表达喜爱的心意,他的喜欢简简单单,也确实发自肺腑,不仅是被困深宫不自觉地信任与依赖,他有时也想,若在宫外遇到叶修他也会对这人产生好感,或许他们能成为真正的好友。

  不过,喜欢是个需要人细细琢磨的词,一不小心就会会错意表错情,两人的喜欢可能并非是同样的意思。

  叶修并不着急,此时还未看信的他以为他们还有很多时间,足够让感情发酵成一坛香醇的佳酿。
  身后人的呼吸浅浅地抚着脖颈的皮肤,两人以一种极其亲昵的姿势靠在一起,叶修走在花园的小径中,明明该往寝殿方向去,可他暂时不想回到那空寂压抑的宫殿。
  “你当真懂什么是喜欢?”叶修轻声问道。
  “我怎么不懂得?”苏沐秋反问。
  叶修沉吟片刻,坦荡地表示自己对皇帝是夫妻间的喜欢,本以为小皇帝会恼羞成怒,可除了蓦然收紧的手,小皇帝总没有做出其他反应,气氛陡然沉寂下来,万物都死一般寂静。
  过了许久,苏沐秋才缓缓说道:“我要立后。”
  叶修不免脚步一滞。
  皇后同后宫嫔妃不同,叶修可以使些小伎俩让皇帝不碰嫔妃,却不可能让皇帝皇后不同房,更何况皇后是皇帝一生的伴侣,生同衾,死同穴。
  “母后说要尽快,这事就交给你办了。”
  叶修看不见小皇帝的表情,单凭那人的声音已经分辨不出他的真实情绪,那种皇帝突然长大的感觉又再度袭来,他有了天子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臣服于他听凭吩咐。
  立后这事,叶修没有资格反对,可这事要他操办未免也太强人所难。
  “是太后要你立后,还是你自己想立后?”
  叶修本以为自己至少能维持住表面的淡定,可说话时才发觉喉头干涩,声音嘶哑难听。
  “有区别吗?”苏沐秋轻声问。
  有,当然有。
  叶修却没说话,脚步生风,三两下甩掉身边暗卫,又七拐八拐到一座无人的宫殿,大大方方从被杂草缠绕掩盖的宫门走出去。
  “你倒是比我还熟。”
  苏沐秋虽然嘴上这么说,却也没有唤侍卫来拦住叶修,也没有放开环在叶修身上的手。
  “陛下日理万机,还要捕蝶斗虫,自然有些不知道的事。”
  “你要带我去哪?”
  “出城,”叶修放缓了步子,“你不是一直想看看我的家乡么?我带你去一一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就可以离开。”
  “你放我下来。”
  叶修深深叹了口气,眉间尽是无奈与懊恼,若叶秋看了必要大惊,居然有人能让一向沉静稳重的兄长露出这样的表情,也算奇事一桩。
  他太过自以为是,错估了小皇帝的意愿,做天子总归是比做普通百姓要舒服,叶修虽然喜欢小皇帝,却也不会死缠烂打勉强心上人,他在偏僻的角落停下,双手一松,小皇帝便不再伏在他身后,踏踏实实站在地上了。
  苏沐秋笑着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我自己走吧,背着累。”
  “……”
  
  两人这么跑出来,身上一点银子都没带,想买干粮都没钱,更别提买那些零嘴。
  皇帝自己老跑到偏僻的地方玩,暗卫常常找不到人,此时大概也以为两人是在宫内乱逛,暂时没有追兵,他俩也自在,逛起集市。苏沐秋不饿,就是馋,什么都想尝尝,叶修只冷冰冰回两个字,没钱。
  “小叶子,出了宫你对我越发不好了,”苏沐秋哭诉道,“一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满足我。”
  耀国王爷叶修差点想说你跟我回家我家要什么有什么了,但他理智尚存,还在荣国的地盘,谨慎为妙。
  “你不是喜欢身上藏点值钱的东西吗,先当了救个急。”叶修说。
  苏沐秋难以置信地看着叶修:“我没有。”
  “以后再赎回来就是。”叶修劝道,他可不相信,苏沐秋的小金库怕是比太后的收藏还要令人眼花缭乱,人又喜欢显摆,到哪儿都带着一两件,每天不重样。
  “真没带。”苏沐秋也后悔,但见太后不能太嚣张,他只能朴朴素素当个小可怜。
  “真的?”叶修仍在怀疑。
  “真的,”苏沐秋点点头,突然又想到什么,在颈后摸索片刻,拉出一条红线,“就带了这个,当铺在哪?”
  叶修定睛一看,这不是这人死乞白赖讨去的玉佩吗?
  眼巴巴地盯着路边的糖串儿,口水都要滴下来,这人真是想把这玉佩当了换吃的。
  叶修有点气,他呵呵一笑,说:“这可是我家的传家之宝,本来是留给我未来媳妇儿的。”
  听了这话,苏沐秋也有些苦恼,他的拇指不舍地摩挲着玉佩,小心翼翼地看叶修的神色,半晌才小声说:“你不是都没了那根,就……”就不会有媳妇儿,不如去换点吃的。
  叶修听出苏沐秋的言外之意,生生被气笑了。

评论(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