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怀孕73天

短,未完结

----------

“六月一号,”陶轩很快想起那天,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们应该是前一天晚上喝的。”


说起剩下的那点茅台,陶轩可真是印象深刻。

即便身为豪门战队的老板,茅台这样的酒陶轩也不常喝,而且他们当时买的还是传说中的足球纪念酒,价值8888元人民币,陶轩没扛住酩礼居服务生的强力推荐,嘴巴一张钱就从口袋里飞走,还得打肿脸充胖子问队员们要几瓶,幸好他们喝得不多,只拿了一瓶。

职业选手们酒量不好,大多一杯倒,也就抿一口尝尝味道。十来个人一桌一瓶酒最后还剩下一指节那么多,也没人想把酒带回去,陶轩看着心里肉疼,他又不想显得自己抠门,就悄悄拿了个农夫山泉的空瓶子把酒倒进去,才跟众人勾肩搭背一起俱乐部。

回头酒放在公共冰箱里,陶轩还没来得及品尝他为发财买来的佳酿,就被正副队一起找上门兴师问罪起来,说酒精影响操作,把白酒放农夫山泉里是欺骗消费者,把这东西放冰箱里更是居心不良,要动摇嘉世站队的军心。

本以为苏沐秋靠谱些,陶轩向副队投去求救的眼神,谁知这小子更了不得,自己得了痔疮也赖在酒上,陶轩都要给跪了,想高喊“放过茅台茅台只是个孩子”。

两人一唱一和,险些把陶轩给绕懵过去,都怀疑起自己是被霸图收买来祸害嘉世战队的,努力不被他俩带跑,陶轩才知道这两个家伙不过是喝了一口就断片,失手把剩下的都倒床上了,为避免陶轩过来问,他俩索性先发制人。

叶修估计是夜里醉得迷迷糊糊,一不小心翻下床掉到地上摔得鼻青脸肿,看起来就怪可怜的;苏沐秋虽然好好地在床上躺着,但夜里也发了酒疯,醒来全身酸痛跟被坦克碾过似的不说,还得了痔疮。

两个人确实都很惨。

可陶轩听了心里直冷笑,还暗暗骂了一句:该!


吐槽完之后,陶轩又疑惑,那么久之前的事怎么突然又提起来,便问:“怎么了?”

“没什么。”叶修说着,把日历翻回到今年五月。

“哦,沐秋的病是什么情况?”陶轩又问,比起叶修这没头没脑的问题,他显然更在乎自家站队副队的身体健康。

叶修顿了顿,还是觉得应该让苏沐秋自己跟陶轩讲,于是以“过几天还要去复诊,目前也不太清楚”来回复。

陶轩嗯了一声,有些担忧地问道:“严重吗?”

叶修挠了挠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想想还是给了个比较能让陶轩放心的答案,两人又寒暄几句,聊了下回俱乐部的时间便挂断电话。

搞清楚时间线,叶修觉得自己的猜想似乎变得有理有据起来。

他昨天夜里做了个梦,具体是什么场景记不太清,就记得自己迷迷糊糊地跟一个人接吻,然后理所当然地继续更深入流程。男人做个不纯洁的梦很正常,不正常的是等他们满屋子搞了个遍,他才发现自己的视线不再模糊,眼前赫然是好兄弟苏沐秋的脸。

这就有点可怕了,叶修就被吓醒了,一睁眼又看见苏沐秋站在床边,梦境跟现实便有那么一瞬间的重合,模糊的画面再次在脑海中闪现过去。

五月三十一号,距离现在两个半月,时间上说得过去。那天早上他究竟是从自己床上掉下去的,还是……从苏沐秋床上掉下去的?痔疮什么的,是巧合还是苏沐秋那笨蛋没文化?但是两个人都喝醉了,怎么会这么凑巧一起滚到床上去做那么高难度的运动去了?

虽然苏沐秋说自己没有跟任何人交往也没人对他有意思,可是他今天也说的是出去谈事而不是约会,并不觉得人家助教想泡他,谁知道他那几天有没有跟其他人去“谈事”。

所以,到底是还是不是?

叶修二十多年来,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大够用,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是想要“是”还是“不是”。


评论(24)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