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暗香

短,洗完澡出来就困了,先消灭七月零更新……


  叶修跟着苏沐秋走到负一层,看他熟练地从雪柜里拿出一个背包,里头有几把小刀和一些用途不明的工具,又在其他地方摸出个黑匣子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准备可比自己充分多了。

  叶修深深觉得自己这趟多半是多此一举了。

  

  苏沐秋也策划着离开,如果叶修没有出现,再过几天他也会自己溜出去,毕竟他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尽管有些意外,苏沐秋并没有拒绝叶修“私奔”的邀请,此时他的优先任务是逃跑,能得到叶修的帮助整个过程会轻松许多,他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医院的警戒并不森严,联盟专门为看管苏沐秋组建的临时小组里都是群草包,大概是觉得有叶修跟苏笑作为人质,苏沐秋只能妥协,根本不必再调派精英费心看着他。苏沐秋到联盟自首的时候并没打算反抗,可是后来牵涉到孩子,他就不得不调换优先级——如果一定得生下来,他不想他跟叶修的孩子出生便是孤儿,作为实验品或者人型兵器一辈子活在监视器下。

  至少要让他自由地来到这个世界,无需背负任何不属于他的枷锁,这是作为父亲的责任。

  有沐橙和联盟的老友在,苏笑未来的生活不会太糟糕;至于叶修,为联盟鞠躬尽瘁的前荣耀第一人,有清清白白的过去,又处在家人的庇护之下,已经不属于他该操心的范畴了。

  在医院比在影楼的机会多太多,苏沐秋上个月便策划好逃跑的路线,需要的东西也已经送来藏在医院太平间,只等那个喜欢在监视器前跟男朋友煲电话粥的笨蛋上班的那一天。

  

  “愣着干嘛,”苏沐秋给自己变完妆之后示意叶修过来,把匣子递给他,“还记得怎么用吗?”

  叶修看着一瞬间变得陌生的脸生出一言难尽的感觉,五官分开来看还是那样,但是组合起来配上特意加上的表情和畏畏缩缩的动作,多出一股子猥琐的气质,难以直视。

  “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苏沐秋注意到那异样的眼神有些无语,想到没外人在,不用演得这么专注,腰背便又挺直了——叶修好像是不用这东西比较好,苏沐秋便把匣子收进背包里问:“对了,值班那家伙怎么处理的?”

  “打晕了,估计过两个小时才能醒吧。”叶修说。

  “靠!你不早说,”苏沐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们每两个小时要向总部提交报告,你怎么就简单粗暴地打晕了!”

  叶修耸耸肩,表示自己十分无辜,这是慎重考虑之后得出的最方便快捷安全性高的方案,他原本想的是搬个人下去最多也就十分钟的事,谁知道苏沐秋还要跑到太平间来换装?

  苏沐秋看了眼时间,迅速拟出接下来的计划:“时间有些紧,我们分头走,你从大门出去,我们市中心见。”

  叶修却不同意:“我开车来的, 你跟着我直接走就行了。”

  苏沐秋刚说出一句不行,叶修便微笑着打断他:“我来的时候没有刻意避开摄像头,他们能看到我进来,不用费力气洗脱嫌疑,从犯就是我没错。”

  “好歹留条后路吧?”

  苏沐秋试图劝服叶修,就算被拍到进了医院,也有只过来看看的可能,万一倒霉没跑出去,也能有洗白的理由。可叶修并不买账,不跟苏沐秋争辩,行动上也不配合,苏沐秋唱了几分钟独角戏,最后不得不翻了着白眼从包里掏出车钥匙扔到叶修手里:“放心了吧,可以走了吗?”

  叶修看起来还是不太满意,但是苏沐秋一脸再不同意直接拆伙的表情,他把车钥匙抛了抛,问:“你就准备了一辆车?”

  “……”苏沐秋瞪了他十几秒,只好又把包里的另一把车钥匙找出来递给他,“就俩,不相信你再搜搜?”

  苏沐秋是有备用计划,但是并不会刻意摆脱叶修,看来叶修并不准备接受这种可能性,苏沐秋只好退一步,假意把背包往叶修那边送,叶修没接,故作惊讶地说:“这是干什么,我当然相信你。”

  相信两个字咬得略重,苏沐秋装作没听懂,催着出发:“就这样,十点钟塔楼下见。”


评论(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