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点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暗香


  塔楼在老城区,距离市中心挺远,那地方本来就人烟稀少,战后重建也马马虎虎,只有老人会留在那块区域,所以到了晚上七八点钟街道上就空荡荡的。
  叶修把车停在市中心附近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门前,进去买了两瓶水便从通向步行街的门走出去,坐上去往塔楼的公交车。车上只有五个人,三个老太太一个老头,零散地坐在靠后的座位,还有个十来岁的孩子一个人坐在前门旁边,叶修选了中间靠走道的地方,避免被看到的可能,尽管他不认为有人能从摄像视频里的车窗看到什么。
  一路上车里都很安静,老人们一言不发,那个孩子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只有电子女声报站时车厢里才有了点人烟味。尽管马路上没什么车,司机也没有特意加快速度,有条不紊地按照既定的路线行驶。
  照这样的速度,到塔楼的时间恐怕会迟上十分钟,不过叶修并不着急,车钥匙都在他手上,苏沐秋不会一个人离开,现在的苏沐秋也不可能徒步离开。
  地点从市中心改到塔楼,叶修没有质疑,苏沐秋原本是打算甩掉他还是另有安排他也不在意,只要结果还是按照他的想法来就好。
  不能再随随便便被牵动情绪了,叶修闭了闭眼,再次告诫自己,要冷静。
  窗外渐渐只剩下路灯跟零星车灯的光芒,两个老太太在叶修之前下了车,叶修在塔楼附近那站下,往里走了几分钟便看见一个人影依靠在一辆车边,地上扔着个背包,他突然松了口气,脚步轻快地朝苏沐秋的方向走去。
  “你迟到了,”苏沐秋站直了身体,对叶修伸出手,“钥匙给我。”
  叶修边把钥匙递给他边说:“我来开吧。”
  “你知道路?”苏沐秋笑着问,显然没把叶修这建议听进去。
  “你可以给我指路。”叶修说着,拿钥匙的手毫不放松。
  苏沐秋抽了几次没抽出来,索性就让这家伙当司机好了,他自觉地拎起包走到副驾,见叶修愣着便敲了两下车窗:“开门啊司机先生?”
  “……”
  总觉得有些滑稽,叶修默默想着,按了下钥匙开了门,如愿坐上驾驶座后又觉得很不对劲,他扭头看一旁的苏沐秋,那家伙正笑得开怀,完全没有被钳制的郁闷。
  “闹不了了很失望,叶宝宝?”苏沐秋说道,刚刚叶修的表情太有趣,生动形象地展现“都听我的不然我要闹了”和“快别听我的想吵架”,让人回味无穷。
  “……”叶修扯扯嘴角,“就靠你,导航仪。”
  “先出城。”导航仪这样指示说。
  
  一路上畅通无阻,应该还没有人发现苏沐秋消失,到收费站时都很顺利。上了高速之后,苏沐秋告诉他下高速的地点便开始闭目养神,平时这时候他都已经入睡,此时不用集中注意就容易犯困。
  叶修也是想让他休息,把车窗摇上后便注意前面的路,思绪勉勉强强地留在车里。
  也不知道出了多久的神,苏沐秋冷不丁地说了一句该右转了叶修才回过神,方向盘利落地打了个转,上了右边那条路,事后还补上一句我知道。
  苏沐秋才不相信,问他:“想什么呢?困了换我来。”
  “在想……”叶修慢慢组织语言,“过来的时候,在车上看到一个孩子,一个人,看起来挺可怜的。”
  苏沐秋半天没有回话,叶修也只是有点在意,并不是想谴责什么,也不打算再说些什么。
  几分钟后,苏沐秋才说:“战后多了很多孤儿,小点的都被送到孤儿院,也有懂了点事的不愿意离开家,坚持一个人生活,旁人也不会强求。”
  叶修轻轻嗯了一声。
  “至于笑笑,”苏沐秋又顿了顿,“是没办法带他走,只能以后再回来找他,或者等他找过来。”
  苏笑不上学,大部分时间都是跟家人在一起,即使苏沐橙有任务联盟也会派其他人陪他,不会孤单一人,但也没有机会带他走。
  叶修想起之前那通电话,笑着说:“你们父子俩还真是心有灵犀。”说完便又想到游乐场那天,苏笑反复提到的离别,到底,是默契还是潜移默化?
  “也不算心有灵犀吧,”苏沐秋也勾了勾唇角,“毕竟从我知道你没死那天起,就想到可能会有今天了。”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