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佩佩佩佩妮阿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野火

03

-----

“不会不会,我随便说说,你不要当真,”苏沐秋哈哈一笑,接着右手扶着山壁,用指腹感受从山体深处传来的讯息,“马上就能出去了,你坚持一下。”

叶修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好笑,苏沐橙请他来照顾苏沐秋,结果是苏沐秋对他说出这种类似于鼓励的话,可此时他笑不出来,准确来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身体的温度慢慢下降,某个瞬间就像穿越到极地,冻到人连步子都迈不开,不可思议,可他真的怀疑自己下一秒就会成为这大山上的一尊冰雕。

而苏沐秋却依旧健步如飞,直到叶修跟不上他的速度他才扭过头来,牵住的手没有放开,苏沐秋用另一只手托住叶修的后脑——原本已经神志迷糊的叶修突然被唇上传来的热度惊醒,惊讶还未能传达到脸上,苏沐秋说了声加油便继续拉着他往前走起来。

不需要询问,不需要解释,只要往前走,走出去就好。

此时叶修的脑海里只剩下“前进”两个字。


不知过了多久,浅灰色的天幕终于出现一点点亮光,那是希望的光芒,看到曙光的二人不约而同地舒了口气,举目望去还能看到不远处农家做饭升起的袅袅炊烟,灰白色的烟气缓缓上升与空中的云朵融为一体。

多么宁静,多么安详,叶修终于放松了一路紧绷的神经,一下午加一整夜的路程,不免让人生出疲惫,即使是叶修松懈下来之后都有些困倦。

兴许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日出让山里的温度有所回升,叶修身上暖和了不少,行动也不像之前那样滞涩,等他们彻底走出那座大山,叶修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了一眼,雾霭之下黑黝黝的山体就像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巨兽,静静等待自投罗网的猎物毫不留情地将之吞噬。

叶修不明白自己为何会产生这样的联想,他从来不信风水鬼神这些东西,可刚才的经历实在不同寻常,不过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决定先放下这桩怪事。揣着心事,叶修沫沫往大野村的方向走出十几远,往边上一看才发觉苏沐秋并没有跟上来,那人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山的方向,只呈给他一个与山色融为一体的背影。

“看什么呢?”叶修按捺住心中的疑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前面不远应该就是大野村了,走吧。”

苏沐秋回神,不好意思冲叶修笑了一下,边摸出耳钉戴上边跟着叶修走,没走几步他又有些犹豫,看看前面的人,这人是沐橙的好朋友,是一直以来对她多有照顾的上司,可身后的机会不知何时才能再遇上,内心天人交战一番,苏沐秋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才加快步伐走到叶修身边。

“你……”叶修琢磨着如何开口,他想问发生了什么,想问夜里那个吻,可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闭上了嘴。

虽然不清楚事情的经过,但是他模糊知道苏沐秋只是想要帮他,而且他们才刚见面,问太多只会让两个人都尴尬。

“怎么了?”苏沐秋发觉了叶修怪异的神色,“我?”

“我是想说谢谢你,”叶修思量再三,还是没有直接提夜里的事,“沐橙让我好好照顾你,结果是你照顾我。”

“这样啊,”苏沐秋沉吟片刻,“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其实应该算是我连累了你,一时没注意就走得太深了。”

这人说话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叶修想着,悄悄打量苏沐秋的侧脸,皮肤真的白,似乎比昨天还要更苍白一些,左耳的耳钉倒为他增添了几分生气,柔软的、活泼的,而不是同周围世界割裂的。

“看我干什么?”苏沐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耳垂,“我很好看?”

“好看。”叶修下意识回了一句,说完他就后悔了,这是说的什么没水平的话,像是调戏人家似的。

苏沐秋也不介意,反倒愉快地笑了笑说:“谢谢,很多人都这么说。”

“你很自信啊。”叶修也笑了。

“那当然,从前我可也算是荣耀一枝花呢。”苏沐秋微微眯起眼,提起过去他脸上出现了些许怀念,还有一瞬即止的忧郁。

“荣耀?”叶修敏感地找出关键词,荣耀是他的母校,可他在校期间包括后来回校演讲都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人,“你也是荣耀的?哪一届的?”

“没能毕业,”苏沐秋也无意隐瞒,说到是那一届,他玩味地看向叶修,“跟你一届的,你没听说过我,可叶神的名字在学生间可是广为流传啊。”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叶修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就算是无心之失,揭人伤疤这事可不好。

“没关系,都过去了,”苏沐秋并不介意,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我进校第二年出了一场车祸,后来就退学了。如果你还有印象,那年实战比赛最后一轮你的对手没到场……”

“是你?”叶修接下话,他当然记得这事,当时的对手可以说是一匹黑马,之前实战成绩并不出众,那时不战而胜他还遗憾了一段时间,后来也没机会再遇到这个人,实力强劲的对手很多,他也没有再深究这未能到场的对手,没想到事情是这样。

“是我。”苏沐秋点点头,“车祸之后一直不太好,就没能再回去。”

是没能回去,而不是不想回去,即便他脸上还带着笑意,叶修还是能感受到淡淡的遗憾,不过他知道苏沐秋不需要安慰,叶修沉默良久才说:“你从前一定很厉害。”

“我现在也很厉害,只是……”苏沐秋没有说完。

“只是什么?”叶修问道。

“只是现在厄运缠身,不适合从事高危职业。”说着,苏沐秋还冲叶修眨眨眼。

“……”开始胡说八道了,叶修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肌肉抽搐,“看来你很享受现在的专业。”几分钟之内又显神棍本质,这大概就是真爱。

“行吧,我的自我介绍提问环节结束,”苏沐秋自然知道叶修压根不相信他的话,他身上的经历若不是亲身体验他也不会相信,懒得再多解释,他把话题转到叶修身上:“你呢,不自我介绍一下?”

“我?”太长时间没做过除出示警员证外的介绍,叶修还好好想了想,“荣耀毕业之后在其他局干了一段时间,现在是兴欣警局的一员。”

“就这?你的光荣事迹呢,我可都听了一箩筐,能讲上三个小时不重复的。”苏沐秋觉得叶修大概是不想跟他交朋友。

叶修乐了:“沐橙说的?”

“有一部分是吧,”苏沐秋说着,不满地抱起手臂“我说叶警官,你这自我介绍太敷衍了啊!”

“对不起对不起,”叶修虚心表示是自己不对,“下面还有自由提问环节,我保证知无不答。”

“知无不答是吧,”苏沐秋略作思索,“你有女朋友没有?”

“……没有。”叶修答。

“那沐橙有男朋友没?”苏沐秋继续问。

叶修汗颜:“这……我只能说我自己的事,沐橙的你还是自己去问她吧。”

“你这个表情,也就有咯?”苏沐秋追问,脸上立刻换了个表情。

“没有我也是这样的表情,”叶修坚持原则,“这我真不能说。”

“紧张什么,我还能吃了他不成?”苏沐秋嗤笑一声,“都跟着你去兴欣了,本来以为是你,居然不是……”

“我真没谈恋爱。”突然有了种见亲家的滑稽错觉,叶修觉得自己大概是一夜没睡脑子转不过来了。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确定他是“知无不答”才说:“我不反对沐橙谈恋爱,再说有个人以后照顾她我也放心,前提是那个人可靠。”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