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我们分手吧

第三章

五月底答辩异常顺利,苏沐秋出来的时候导师悄悄给他竖了个大拇指,他心里一阵轻松,总算是完成这一阶段的任务能享受几天悠闲时光,他给导师回了个微笑,脚步轻快地离开教室。

不过愉快的心情没有持续太久,苏沐秋一拿出手机就看见十几个未接来电,是个陌生号码,本地的,苏沐秋正疑惑忽然翻到那人发来的信息。

“叶秋出事了,看到给我回个电话。——小青”

小青是叶修的助理,只有她知道苏沐秋的存在——不知道叶修有没有跟她提过他们结束的事情——看她这么着急,苏沐秋没多想就回了个电话过去,几声忙音之后熟悉的女声出现在听筒里,第一句话就是问知不知道叶秋在哪里。

“我不知道,”苏沐秋犹豫了几秒,“发生什么了吗?”

“公司里出了点事,他现在发着高烧,一个人出去就不见了。”

苏沐秋不自觉地收紧了拿着手机的手,他想具体问问发生了些什么,可是思考过后又发觉,他其实不应该再掺和进叶修的事里,当断则断,怎么还放不下呢?

“这样啊,”苏沐秋咬了咬下唇,干脆一鼓作气,“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要不你再问问别人吧。”

那边沉默几秒,叹了口气说:“那好吧,我再找找。”

苏沐秋挂断电话,却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样能轻松地忘掉这件事,他走在校园林间的小径上,和过往的学弟学妹们擦肩而过,他们目标明确,步伐轻快,脸上洋溢着青春纯真的笑容,享受追寻的过程,可他自己却越走脚步越沉重,越活胆子越小,只想缩在壳里,保护自己。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苏沐秋不解,也不甘心,他停下脚步,抬头看向湛蓝如洗的天空,明媚的阳光从凌乱的树影间洒下来,要眯起眼才能缓解眼睛的刺痛,可又舍不得阳光带来的温暖——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原本答辩完是准备去枫园小食吃一顿,毕竟马上毕业,以后恐怕是不会特意回来吃饭,苏沐秋一直挺喜欢宿舍附近这家店,想犒劳自己的时候就会过来吃饭,点上一份沔阳三蒸,再来一份红豆饼,就能吃得很满足。

路过枫园小食的时候苏沐秋没有停下来,倒是看着简陋的牌子想起叶修的调侃,说请他吃饭居然选在学校食堂,当时不服气,觉得自己给出的虽然不是最贵的但却是最好的,现在想想叶秋说得很有道理,心意和诚意是两码子事。

分手不是变成敌人,关心朋友的安全是人之常情,苏沐秋用手机叫了辆滴滴,径直往北门走去——只可惜好不容易能放松下来的几天假期估计又得泡汤了。


公寓的钥匙一直带在身上,倒不是怀念跟叶修在一起的日子,只是单纯想下次碰到,叶修问他要起来,他就能马上把钥匙还给对方。

到公寓门口的时候苏沐秋又犹豫起来,他按了两下门铃,忽然想到,要是来开门的是陌生人该怎么办?或者更尴尬一点,叶修正和一个陌生人酝酿着某种和谐暧昧的气氛,而他突然造访,就算说是之前的房客也没有什么说服力,坏了他人的好事。

幸好,并没有人来应门,苏沐秋又暗了几下门铃,边说“我进来了”边掏出钥匙打开公寓大门,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闷闷的,是长时间没有通风产生的味道。门口的地毯上没有换下来的鞋,双人拖鞋还跟他上次离开时一样安静地待在鞋柜前面,看来清明之后便没有人来过。

苏沐秋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摆设,往卧室走去,果然在床上看到让阿青担心了一个早上的家伙,开着空调盖棉被,鞋都没脱在床上缩成一团,呼吸声很重,估计睡得也不是很安稳。他先是“喂”了一声,又喊了两下叶修的名字,对方完全没有反应,他才走过去,把那人的脑袋从被子里挖出来。

“怎么搞成这样……”苏沐秋用手背探过烫得吓人的额头,把空调给关了,看到遥控器上显示的十八度就头疼,他拍拍叶修的脸颊试图唤醒对方,“喂,你怎么样了?”

叶修哼了两声,可还是闭着眼睛,也不知道醒了没有,

苏沐秋去翻药箱,他俩平时都不怎么生病,里头的退烧药都过期了,这么高的温度光是敷冷毛巾也没用,他又回到床边说:“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听到医院两个字,叶修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沙哑着嗓子说不去。

那声音听起来跟用手指刮黑板似的,苏沐秋听得都起了鸡皮疙瘩,他抱着手臂看床上的人,又无奈又有些生气:“干什么跟自己过不去?你又没做哪些事,躲记者干什么?”来的路上苏沐秋在查了一下,扫过个标题就大致明白发生什么,没有细看,应该是出了什么丑闻记者正堵在医院,叶修就用上厕所这老到掉牙的借口跑了。

叶修心累,翻了个身:“吵。”

也不知道是在说他吵还是在说记者吵,苏沐秋单方面认为说的是记者,继续劝他去医院,不去大医院就到附近的小诊所打个退烧针也成,叶修背对着他,等他絮絮叨叨说完才冷不丁地甩出一句:“关你什么事?”

苏沐秋愣住,他无话可说,默默离开房间。

听到那地板都跟着一震的关门声,叶修掀开被子,睁大双眼看了半晌天花板上的灯,实在数不出灯罩上有多少花才又闭眼休息。他不是怕记者,只是觉得麻烦,这段时间太累,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休息一下,睡一觉,天塌下来也等睡醒再说,也不是故意要气苏沐秋,就是生着病自控力下降,没过脑子话就说出口,也没力气解释。

不知过了多久,开门的声音再次响起,叶修想看看是谁过来了,可头疼得厉害,动一动就发晕。

苏沐秋买了退烧药,又在旁边的店里打包了一份青菜粥,两手满满地回了公寓。出门前烧的水还有烫着,他倒出半杯放在泡毛巾的冰水里晾一会儿,端着粥进去卧室,叶修还在睡觉,苏沐秋把粥放在一边,先扶着他坐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叶修顺从地靠在床上,苏沐秋给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给他喂粥,他抬手叶修就张嘴,两人都没有说话,配合得却很默契,不过叶修胃口不大好,吃了小半碗就停下。苏沐秋把冰好的毛巾拧干给叶修擦了擦脸,喂他吃完药又量过体温才放他躺下,说道:“过两个小时要是体温再降不下来就去医院吧。”

整个下午两人都没有太多交流,叶修躺在床上昏昏欲睡,苏沐秋坐在床角打游戏,时不时给叶修换条毛巾,重新量一下体温,运气不太好也碰上几个挂机队友,他一个人不可能带飞全场,只能尽力而为,倒是其他人在局内骂翻了天,苏沐秋看着被和谐得支离破碎的句子,有些不明所以,游戏不过是娱乐,何必这么较真呢?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叶修的体温终于降到正常水平,苏沐秋舒了口气,拿着温热的毛巾走到浴室,肚子适时地叫唤了两声,他才意识到自己光顾着叶修中午也没吃上饭,此时饿得前胸贴后背,他掏出手机点外卖又帮叶修叫了份白粥才回到房间。

叶修已经睡醒,坐起来背靠着床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见苏沐秋走进来无神的双眼才缓缓挪到他身上。

苏沐秋定了定神,走过去重新给他敷上毛巾:“好点了吗?我叫了外卖,应该过半个小时就能吃饭……”

叶修突然抓住他的手腕,苏沐秋本以为叶修是有话要说,可那人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苏沐秋的目光闪了闪,避开他的视线,起身说:“你渴不渴?我去倒杯水。”

叶修没说话,看着有些离开得有些急促的背影发起呆。

苏沐秋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完,还从冰箱里拿出一支可爱多让自己冷静一下不要怂,再回到房间里时叶修还维持着刚才的动作靠在床上,苏沐秋把水递过去说:“温的,现在能喝。”

叶修看了杯子一眼,没有接下来:“没力气。”

没力气,这个借口听起来不太有说服力,苏沐秋还是坐到床边给他喂水,病人总有任性的权利,而且长得帅的人干什么都是对的——

“为什么要分手?”

迟到一两个月的质问也还在有效期之内。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