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怀孕73天

08

Rendezvous此摊除了摊主啥都能卖!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吃完苏沐秋都没能从暗无天日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叶修喂他吃他就吃,跟他说吃完了他就站起来,两人在前台站了两分钟,苏沐秋还处在神游状态,请客自然不了了之,叶修只好掏出自己的钱包刷卡买单。

收钱的正是为他们下单的小姑娘,她用纸质菜单挡住红彤彤的半张脸,用以掩饰快咧到耳后的笑容,目光灼灼地看眼前这位帅气的Alpha拿出一张金卡递给她,然后这个优质多金的Alpha趁打发票的时间,又亲呢地给身边的男朋友擦了擦不知道是辣肿还是亲肿的嘴唇,小妹心里炸开一朵朵五彩斑斓的璀璨烟火,漫天的狗粮随着烟火流星倾盆而下,随着波涛汹涌的感动之潮澎湃决堤。

“祝你们幸福!”小妹眼含热泪,无比诚恳地说道。

叶修不明所以,随手把递过来的卡装进皮夹,心里想的却是苏沐秋这副三魂不见了七魄的样子走出去,碰到粉丝可怎么办。要知道这方面苏沐秋跟陶轩特别契合,不说刻意讨好粉丝,但是在外维持好的形象是他所谓的“职业道德”,能为练出一个如沐春风的微笑在厕所对着镜子照上一个小时的男人有多么可怕,彼时厕所外的叶修已经痛苦地领教过一次,绝对不想再来一次。

苏沐秋一路魂不守舍,几次三番快要撞到树,叶修只好牵住他的手,领着他过马路,等红绿灯的时候旁边过来一队放学回家的小学生,打头的小男生举着旗子,脖子上鲜艳的红领巾格外耀眼,小大人一般看了看身后的小萝卜头,满脸严肃地说:“过马路的时候不要讲小话,要看左右的车!”

叶修连连点头,捏了捏苏沐秋的手小声复述:“听见没有,要看左右的车!”

苏沐秋不为所动,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之中。

正是七夕,满大街都是甜蜜蜜的情侣,他们俩牵着手走在大街上不惹眼,为了方便,过完马路叶修也没放开手,一直牵到小区门口,苏沐秋才如梦初醒:“这不科学。”

“怎么了?”叶修对看门的大爷致以温柔和善的微笑,一路上遇到熟悉他俩的叔叔阿姨都得微笑回应他们或讶异或欣慰的眼神,他脸都要僵了。

“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我觉得作案凶手再怎么也应该……”苏沐秋瞅了瞅叶修的小身板,“壮实一点,至少得跟老韩那样。”

“老韩也没有多壮实吧,”话说得有些酸溜溜的,叶修浑然不觉,“原来你对韩文清有绮念啊。”

“他不壮,可他凶啊,超凶!”苏沐秋说着,比划出掏钱包的姿势,“而且你根本打不过我,怎么可能是你!”

“我们俩打架至少六四开吧。”叶修说道。

“没错,我六你四。”苏沐秋迅速接上。

叶修心道你翻翻自己的小本子看看再吹牛,不过也知道此时不该跟苏沐秋纠缠这个问题:“你想了一路,想清楚没?”

苏沐秋摇摇头:“就跟失忆了似的,完全想不起来那天是怎样的情形。”

“谁问你这个了,两个多月前的事想得起来才有鬼吧。”叶修无语。

苏沐秋困惑:“那你问什么?”

“我说你想找对象的话,觉得我怎么样?”叶修索性开门见山了。

“我觉得……”苏沐秋看苍天,“我觉得不行。”

“为什么?”叶修没想到会被这么直接拒绝,“我觉得Okay啊。”

“我们都是Alpha,”苏沐秋顿了顿,“这算是同性恋吧?”

同性恋如此古老又苍白的词汇都被翻出来,叶修一时接不上话,愣愣地盯着苏沐秋。

“而且我一直觉得,”苏沐秋又继续了,“你应该找一个Omega。”

叶修正准备反驳他,苏沐秋就信誓旦旦地添上一个附加条件:“那个Omega的信息素应该是三文鱼味的。”

叶修觉得自己差不多要食言了,实在忍不住想揍旁边这家伙了,他究竟是多想不开在一个小时前想跟这个说着“那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一定很好吃”的人谈恋爱?

“你的脑子里除了吃还有别的东西吗?”叶修问。

苏沐秋犹豫了一下:“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该不会暗恋我很久了吧?”脑补叶修苦恋自己不得,他多少有些于心不忍。

“不多不少,刚好一个下午,并且已经于半分钟前结束。”叶修面无表情地说道。

苏沐秋面上不满,心底里却暗暗舒了口气,觉得自己十分机智——叶修的好意他很感激,却也只能心领,这是他一个人的问题,总不能自己出事就让好朋友来当隔壁老王头顶青青草原吧?这样不厚道的事他可干不出来,坑谁都行,坑这么个为自己着想的真心朋友,他做不到。

这事就轻飘飘揭过去,两个人也都没有再提,晚上打了几把游戏就还是躺一张床上睡觉,没有任何变化。

本来定好第二天复诊,结果天还没亮苏沐秋就被有一阵没一阵的信息素给弄醒了,这次要命的不是一身烟味的叶修,而是住在附近的某位信息素是鳗鱼饭味的Omega,苏沐秋半梦半醒之间想找抑制剂,黑灯瞎火里只找到被叶修用完的空罐子,他只好到厕所去先解决了一把生理需求,难受着等到天亮再去买新的新的抑制剂。

情况比他略好一点的叶修自然承担出门买药的任务,苏沐秋瘫在床上,收到了来自医院的电话,问他怎么不去复诊,几位老专家专门为了他这个案例等着他,苏沐秋一想到爷爷奶奶们眼泪汪汪让他帮助完成科学实验就心里烦,搪塞几句说身体好了不用去医院便挂断电话。

叶修买完抑制剂回来,苏沐秋给自己喷了喷倒头补觉,结果没过一个小时就被痒醒,全身上下的皮肤起了细小的红色疹子,怎么挠都还是痒得受不了,叶修听他翻来覆去不对劲,回头一看本应该睡着的人正在床上瞎蹭。

“我是不是要死了?”苏沐秋红着眼睛,眼巴巴地望着叶修。

叶修听得心里一软,也没顾上笑话他,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脸:“怎么了?”

“不知道,全身都痒。”苏沐秋说。

“该不是过敏了吧?”可是这抑制剂是他们从前用的牌子,苏沐秋之前不会过敏的,叶修思考几秒,“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可能最近你体质有变化,这个抑制剂不能用。”

苏沐秋哼了几声,叶修赶紧叫了台车送他去医院。专门等着看他的老专家还没走,苏沐秋一上门便被那群人簇拥着推小黑屋里去了,叶修看着一哄而过的人群,突然有点明白苏沐秋一直拖延着不想来医院了——任谁被这样研究也不会舒服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黑屋里才走出一位戴着口罩的老医生,左右看看,便将视线对准了坐在长椅上等消息的叶修:“你就是他男朋友吧?”

说是也不对,说不是吧,也好像不太对,叶修沉默,老医生就当他是默认,让他跟进去,边走边跟他嘱咐一些注意事项,比如这段时间不能用抑味产品要让他保持心平气和等等,叶修听着一一记下,末了问道:“他真的是怀孕吗?”

老医生答道:“上次就说是真的怀孕了,他自己不信,又做了一堆检查,千真万确是怀孕了。”

“那,”叶修犹豫几秒,“可不可以不要?”

老医生有些责备地看着叶修:“现在年轻人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就算还不到三个月,手术也是很危险的。”

接着老医生又跟他讲了许多专业的东西,叶修没太听进去,只知道事实不如苏沐秋所说,是医生想要研究才不让他拿掉孩子,更多的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走到输液室,那人正趁打针靠着椅背闭目养神,看起来应该是比之前好了许多。

叶修走到苏沐秋身边坐下,问他好点了没有,苏沐秋眼也没睁,嗯了一声,接着两个人没有聊天,一个闭着眼睡觉,一个睁着眼发呆。


评论(17)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