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天凉好个秋

断章混更,写的想自杀,请跳跳鱼自己脑补一下==


且说三人正骑马赶往承熙的彻丹山庄,苏沐橙不堪旅途劳顿在苏沐秋怀中小憩,叶修瞧着她一时间不会醒来,方低声问询:“你们……”一语未了,只见苏沐秋抬眼,眼神凌厉如刀似剑,饶是叶修一时也只能闭了嘴。

三人同行已有一年余,苏沐秋所到之处看似杂乱无章,实则目的明确,叶修不似苏沐橙天真烂漫,自然早就看出些端倪,而苏沐秋这一路曲曲折折想必是为了瞒住苏沐橙。彻丹山庄与京城相距甚远,走向更是南辕北辙,叶修没料到即便苏沐橙睡着,苏沐秋也不愿在她面前谈论此事,眼中漠然的警告着实让人心寒。

叶修心中郁闷,不再言语。苏沐秋低头看着苏沐橙的睡颜,右手替她拨开额上碎发,才低声解释:“彻丹山庄秘境中有奇宝。”

苏沐秋不再多说,叶修亦不再多问,一阵无话。

又行了几日,三人于城外弃马,便有彻丹山庄童子于城门处候着,苏沐秋拿出帖子,小童双手接下,细细查看良久方领着三人进城。

此前叶修曾听苏沐秋说过,这承熙城与别处不同,其中并无官府,是完全为彻丹山庄所有。进城以来,目及皆是其乐融融之相,城中街市繁华、人烟兴盛竟与京城无二。

苏沐秋将苏沐橙安置在城中客栈,苏沐橙虽是精神不济,却不愿离开兄长;奈何苏沐秋此次执意留下她,且说:“这彻丹山庄,我与叶修二人尚不知能否自保,更何况带你?你在这里住几日,总归能让我安心些。”

叶修心下奇怪,苏沐橙断不是这般不懂事的人,苏沐秋从前亦不会将妹妹一人留下,或许那彻丹山庄真的危机重重,一时间闪过无数念头,只是这兄妹二人的事他不好多干预,终究未开口。

苏沐橙死活不肯松手,脸上早已泪痕斑驳,苏沐秋轻声安慰许久又千般嘱咐才狠心离开。日后想来,苏沐秋此番已有诀别之意,胞妹是预感到此次一别或将无再见之日才作此形状。

苏、叶二人随小童前往彻丹山庄,苏沐秋心事重重,叶修则一路打量街边人情风土。行了一会子,前方行人渐少,不久便见街尾立着两尊石像,一尊手持书卷儒雅端方,一尊手握长枪威武不凡。正门上挂着块匾,匾上“彻丹山庄”四个大字龙飞凤舞,并非出自名家之手,却是别样的恣意风流。

小童请二人在门口稍等,请示了主人便将二人由正门带入。近日庄里有大事,已有十余位英雄豪杰登门拜访,他早已习惯,只是这两位来得这样晚,年纪又这样轻,让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明日便是秘境开启的日子,众人已聚在厅内等候多时,唯此二人到得晚不提,面色亦与他人不同,像是仅是来此地玩乐一般。小童将二人带到庭前便停下,叶修仰首念出门斗上悬着的“醉月居”三个字,那字似是与正门匾上“彻丹山庄”出自同一人之手,他细细端详一番方问小童:“就是这里了?”

小童答是,俯身退下。

苏沐秋推开门,只见四四方方一个厅,三面墙各有一个漆红雕花木门,门上各贴着一幅字,分别是“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下山猛虎”,厅内仅有一张檀木桌横在正中,再无其他。

“这庄主真是抠门。”叶修说道。一路过来,亭台楼阁皆是雕梁画栋,山石草木亦都精巧别致,就连那台矶上刻的鸟雀都栩栩如生,尽显主人之情趣,可接待客人的醉月居却如此简陋。苏沐秋原想提醒叶修慎言,却听身后传来一阵笑声,说:“诸位远道而来,褚某本应好好招待,只是我彻丹山庄从不接待无用之人,若有人能过了我这酒色财气四关,褚某必定奉作上宾。”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