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点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翩翩

要什么虚假繁荣,敢于直面月球表面!

-------------


苏沐橙端着牛奶和水果进房间的时候,苏沐秋正对着电脑抓耳挠腮,直到他妹那声带着不悦的“哥——”钻进耳朵里,他才发现屋里多了一个人。

“又在给一叶之秋写长评啊?”苏沐橙把餐盘放到键盘前的空余处,弯腰去看屏幕上的文档,却发现往常该是秘密麻麻的页面里空白一片,“咦,今天不写了?”

苏沐秋是一叶之秋的忠实粉丝,平时的评论打赏不说,一叶之秋每完结一部作品他都会写一篇长评,尽管他的评论永远都被淹没在其它叶粉的真情流露之下,从没被一叶之秋翻过牌子,五年来连一本签名书都没有抽到过,他还是满怀激情地分析一叶之秋这部作品的优点缺点,以及文笔构思进步之处,鸡血起来甚至发过万字长评,惹得评论区争相膜拜。

“写了三千字又删了,”苏沐秋也苦恼地挠挠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苏沐橙闻言脸色一沉,“啪”地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合上,虎着脸说今晚不许写了。

苏沐秋被那动静吓了一跳,妹妹表情严肃,俨然一副大家长的模样,可他还想再挣扎一下,说长评还没开始写,不写上几句他没法安心睡觉,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沐橙瞪了一眼,自知理亏他也不再辩解,老实地端起牛奶小口小口喝起来,看来妹妹今晚心情不大好,牛奶都比平时烫些。

苏沐橙本来也不是这么凶,毕竟苏沐秋才是哥哥,长幼有序她还是懂的,可她这个哥哥实在没有什么自控能力,在对待自己的时候永远只顾一时爽而不去想后果,逼得她不得不担起监督的重任。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

“不严重——是谁的手疼得话都说不出来?”

苏沐秋之前经历过一场车祸,说严重不严重,说不严重却又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昏迷了几个月才清醒过来,只是他的右手受伤,再也不能长时间打字,于是怀着一颗写作梦的他只好先把梦想搁一搁,找了份工作赚钱还医药费,之后和几个同事一起创业,小有所成后又想开始写作,却怎么也找不回之前的感觉。

灵感这种东西总是稍纵即逝,如果不很快抓住它,那么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抓住它,苏沐秋也曾经尝试过超越自己,把自己的思想一次记录下来,但是后果是接下来的几天右手完全不受控制,连张纸都拿不住,还酸疼得让人想把它锯下来。

“是我是我,”苏沐秋赔着笑脸,“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

“本来准备睡了,更新完发现一叶之秋又完结了,我就来看看。”

苏沐橙一脸就知道你在这里写长评的头痛模样,苏沐秋也没再跟她争辩,装傻充愣说等你完结我也给你写,苏沐橙连连摇头说不用,我就希望你自己爱护自己的双手,珍惜生命少打字,见苏沐秋低头不语,她又放软了口气说你想写什么让秘书帮你写,或者我来帮你写,苏沐秋却摇摇头说那不一样。

写小说三年有余,苏沐秋口中的不一样,他的遗憾,苏沐橙多少也能够想象,就像一只被挂在树枝上的笼中之鸟,明明其它什么都是一样的,却怎么也飞不出去,只能对着高远的天空哀啼。

一开始写小说就是为了替哥哥圆梦,苏沐橙想当苏沐秋的手,直到现在她也不介意充当打字员的角色,她自己可以少更新一些,只要哥哥能高兴起来就什么都好。但苏沐秋却从没有将苏沐橙视作自己的工具,在苏沐橙写处女作《吞日》之初给过些许建议,后面便任由她自由成长,只在完本后给她评论——就如他所说,有些弯路只有自己走过后才能更深的体会。

苏沐秋在某些方面总是有自己的想法,并且格外固执。

“好吧,”苏沐橙不忍心看苏沐秋这么沮丧的样子,又替他打开笔记本电脑,“今天可以再写五百字,写完必须休息。”

苏沐秋却主动合上屏幕:“不了,感觉不对,还是过两天重看一遍再写吧。”

“也好,”苏沐橙故作大方地说道,“既然你不想写,那就休息一晚。”

妹妹开心的小表情没能逃过苏沐秋的视线,他失笑点头说对的是我不想写,苏沐橙被弄得不好意思,小声嗔怪道:“一叶之秋又不看评论,你干吗每次都给他写那么长?”

“这个嘛……”苏沐秋的笑容浅淡了几分,“他看不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写。”

毕竟,现在只能以这种方式继续跟叶修交流,就算是单方面的,也像是回到了从前一样。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