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点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燕尾蝶

金丝雀后文,坑。

----------

国庆节之后天气依旧十分炎热,人在外头走上十来分钟便能将衣衫湿透,可就是在这种天气,也有人穿着深色的西装走在室外,好像唯独他一个人是走在另一个季节一样。

“老大,要不我们去百余坐坐吧?”

杠子抹着头上的汗说道,他用手掌当扇子给自己扇了两下,这点凉意就是杯水车薪,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成了颗太阳,灼热的气息由内而外发散开来,分不清是自己在发烫还是皮肤被太阳晒得发烫。

他的老大,几个月前空降到这片区域来的神秘人,脸上却连滴汗珠子都没有,杠子不由自主地在心里说了句怪物,那人却像能读心似地似笑非笑地看了过来,杠子暗道不好,忙赔着笑脸说:“不去、不去也可以!”


这位老大姓苏名沐秋,人长得同他的名字一般秀气,刚来的时候皮肤白得像雪一样,好像下一秒就要融化在太阳光底下化成一滩水似的,现在也只比刚来的时候好一点,看起来还是弱不禁风的,可杠子清楚这人跟“弱不禁风”四个字没有丝毫关系。

就算是秦老大亲自指派的,底下的人也都不服气,虽说他们这里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可是也犯不着找个女人似的家伙来当老大。这苏沐秋看着比自己壮个两三倍的人围在身边也毫不发咻,打了个电话给秦老大,秦老大让他自己的人自己调教,他也就没客气好好调教了下他们,自此之后他手下的人无不对他唯命是从。

不过能治服百余这一块的混混也算不得大本事,他们但凡有点志气也不至于只混得到个温保水平,杠子可不是这群废物之一,他是秦老大专门派来给苏沐秋当助手的,说穿了就是监视的,原本觉得这差事简单,后来才发觉这事根本就不好做。

苏沐秋是秦老大从监狱里接出来的,听说他为之前那段暗潮汹涌的夺权中起了很大作用,具体是怎么回事杠子不清楚,后来的事倒让他对苏沐秋忌惮不已。听说苏沐秋毕业于一所非常有名的警校,因为被同事陷害入狱,是秦老大救他出来,他也投入秦老大麾下,回来便直接点出来嘉世安插进来的卧底,还亲自押着那两个卧底去嘉世警局走了一遭,面上是处理之前的关系,其实说是报复示威更为恰当。

很厉害,也很记仇,这样的人还是少惹为妙。

苏沐秋的武器也很特殊,是一把伞,能作枪刀棍棒的伞,秦老大曾经让杠子去试试那把神奇的伞,还没碰到伞柄,太阳穴附近便传来凉凉的触感,本应该喝多睡着的苏沐秋眼中一丝醉意也没有。

“里面装的是子弹可不是麻醉针。”

杠子光是回忆就后背发凉,他没什么文化,十几岁就当来个小混混,还是第一次被枪顶着脑袋——他不过是想赚点小钱,又不是想丢条小命,从此他的态度就毕恭毕敬起来。

“老大想看就拿去大大方方问我拿,做些偷鸡摸狗的事很难看。”

苏沐秋无所谓地把那把伞递给秦老大,在秦老大尴尬地伸手去拿时又玩笑似地举起伞,用枪口对着老大,看得杠子冷汗直冒,后在后来他主动给了台阶,秦老大把玩一番后便顺着他的意思揭过这茬。


“心静,自然凉。”苏沐秋一点也不觉得热。

这个人奇怪的地方有很多,不怕冷也不怕人,很少用互联网和手机,就像是块石头。苏沐秋不进去,杠子也不能把老大一个人晾在外头,他使劲地用手扇风,边跟苏沐秋搭话:“老大,你在看什么?”

“服气了?”苏沐秋睨他一眼。

杠子之前不服气,都用“喂”来称呼苏沐秋,苏沐秋不计较,听到今天这几声老大还打趣了杠子一番。杠子嘿嘿一笑,连声说说服了服了,怕苏沐秋不相信他,他还拍着胸口狂吹苏沐秋一通,表示以后就跟着苏老大混,抛头颅洒热血不在话下。

“真的什么事都能作?”苏沐秋若有所思地打量者杠子。

突然想到苏老大的某个爱好,杠子面露难色——他是可以为老大赴汤蹈火,可是要、要贡献自己的屁股,这就太为难人了吧……

苏沐秋笑笑敲了下杠子的头:“想什么呢,我是那么没节操的人吗?”

看中的不是自己那就好说了,杠子恢复元气毛遂自荐:“苏老大你看上了谁,我去给你弄过来。”

“那边那个……”苏沐秋勾起唇角,指了指树边那辆黑色的车,“你去给我弄过来?”

“……”

“走吧,过去会会他们。”

苏沐秋独自往那边走去,走了半天发现杠子没跟过来,他转过头,示意杠子跟上。

“这不太好吧,那是警局的车吧。”杠子磨磨蹭蹭地过去。

这辆车跟了他们几天,是兴欣警局的人,听说上面坐的都是警局的精英,不过精英归精英,在苏沐秋面前似乎都不大够看,前几天跟了没多久就被发现,此时还能跟着他们,与其说是他们跟得牢,不如说是苏沐秋闲着无聊,想逗逗他们。

混混逗警察,听起来好像位置颠倒了,但在苏沐秋这里还真有可能发生——

“你老大我一个人去闯了嘉世警局,这草根警局算什么?”

苏沐秋无所谓地说道。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