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点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神奇生物

我资道没人记得前文了:段子段子段子

R

物种不同,恋爱观也不同,有误会再正常不过。

叶修想了很久,才让自己不再为了那一两句无心之语而耿耿于怀。

在人鱼世界里,苏沐秋还没有成年,就算他表面上同十五六岁的少年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在心理上这家伙就是个没开窍的小鬼——即便十五岁莫名其妙勾引他滚到床上,也只是因为苏沐秋不小心进的网页里有不良影片的推送,看过霸道总裁小娇妻内容的A字开头的片,产生某种错觉。

但是叶修也无比确定他们俩的感情并不是错觉,在最初一见钟情后,是细水长流的感情积累,他不太懂,苏沐秋也不太懂,可这也不重要,他们能够慢慢地摸索,只是苏沐秋走得比较慢,这也没关系,他可以牵着他的手,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行。

实岁也未满十八其实同样是个幼稚鬼的叶修队长,突然感受到一种年纪上阅历上的优越感,并产生一种无比伟岸的责任感——作为兄长,忍受弟弟的无理取闹是应该的,要用爱与包容感化无知的弟弟,让他感受到春风般的友爱。

从未感受过兄长春风般的友爱还被偷了行李的真弟弟叶秋在遥远的别墅里打了个喷嚏,莫名有一丝丝悲伤涌上心头。


S

苏沐秋丝毫没有理会叶修突然的自我,毕竟在他看来这属于复杂的人类的通病,他一条人鱼没有必要学会这样的陋习。

自从他学会走路之后,世界都变得大起来,他能自由地去他想去的地方,对人类世界也更快地熟悉起来,某些微妙的习惯他也能体会出来,例如合适该用“呵呵”何时该用“哈哈”。

除了网络流行语,苏沐秋学得最多的是叶修的说话方式。

从前他的人类语也有一部分是跟叶修学的,不过因为没有练习对象,没能学到精髓,现在他常出去溜达,和人聊天的机会更多,渐渐便能活学活用。

但是,这对于除了叶苏二人之外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噩梦。

对于嘉世战队的选手们来说,训练室不是一个能随意聊天的地方了;对于嘉世战队的对手们来说,在路上偶遇嘉世队长的讨厌程度呈指数级增长。


T

比赛进入季后赛阶段之后胜利就不如之前那样来得轻松,遇上厉害对手的频率越发高,战队里不免多了点紧张气氛,部分队员开始游戏亚历山大。

不过即使面对之前的对手,叶修和苏沐秋也从不曾掉以轻心,面对比赛时两人都心无旁骛,态度严肃认真,他俩身上的变化倒不明显。

比起遇上强队带来的焦虑,老板陶轩显然更关注两位年轻人之间的矛盾因素——他对叶苏二人的实力很有信心,二人不和才会对战队有毁灭性的打击。

虽说两人已经和好,但是为了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陶老板还是在危机解除后状似无意地问起冷战的原因。

叶队长想了想,说是物种差异。

苏副队长想了想,答说因为爱情。

陶轩老板想了想,决定以后还是随他俩去吧,年轻人的世界他这愚蠢的中年人不懂。


U

拿下冠军的那晚陶轩请客,所有队员一起下馆子。

陶老板一个兴起时点了瓶洋酒,酒精会影响反应能力,职业选手一般都不喝,陶轩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他就是高兴。

原本也只打算一人饮酒醉,可从没喝过酒的苏沐秋从服务员进门开始,眼睛便直勾勾地盯着酒瓶。

陶轩扛不住那可怜兮兮的眼神主动问小苏要不要尝一点。

苏沐秋露出几颗白牙小鸡啄米一般点头。

叶修提醒他不要乱喝东西,苏沐秋冲叶修眨眨眼,说喝陶哥的东西怎么能叫乱喝东西,叶修为人实诚,可也不会当着陶轩面说就是乱喝东西,这下他也没辙,扔给苏沐秋一个后果自负的眼神。

苏沐秋才不理他,兴致勃勃地结果陶轩给他倒的酒,喝了一小口,发现不难喝,便一口气把剩下的一起喝了下去,陶轩都来不及阻止——不说这么一口气咽下浪费了好酒,苏沐秋头一回喝酒他还真怕给喝出什么毛病来。

众人小心翼翼地观察苏沐秋十几秒,发现他除了脸红了些再没有异样,才放心地聊起总决赛和夏休期的打算。

五分钟后,只听咚的一声,什么东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聊得正酣的餐桌一瞬间安静下来,半晌才有队员小声问副队这是怎么了,叶修瞧了瞧,镇定地说应该是喝多了。

众人无语。

吴雪峰提议先把苏沐秋送回去,反正吃饭的地方离住的宾馆不远,他们可以把苏沐秋送回去再继续吃,叶修也同意——他跟苏沐秋住一间,房卡在他手里。



评论(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