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佩佩佩佩妮阿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复健试试

星辰深处

  曼达星球的白昼很短,一星年中白天较长的时候也不过只有七八个星时,更多时候这座星球上的居民只能享受四个星时的阳光,不过他们早已习惯漫长的黑夜,甚至把星球上丰富的夜生活发展成一种特殊的旅游文化,以此吸引了不少游客。
  “今晚皇宫里要举办舞会,”陈设向不远处沐浴在夕阳中的皇宫投过羡慕的眼神,“要是我们也能去就好了!”
  “舞会季不是才过去不久吗?”苏沐秋懒洋洋地说道,他的双眼同样注视着窗外,不过眼中却是还没有散尽的落日余晖——皇帝陛下规定舞会季于最长白昼那天开始,于最长黑夜那天结束。
  “听说是为了感谢嘉世舰队打败哥布林星际海盗团,还把能源石还给皇帝陛下了。”陈设认真地回答,语气中满是崇拜,随即又向往地看着窗外,“总有一天,我也要参加舞会季。”
  苏沐秋笑了笑。
  “你笑什么?”陈设脸红了红,想嘴硬一把,可他也很清楚,像他这样的底层居民想要获得舞会季的资格恐怕要等上几十年,到那时候他还会想要去舞会吗?少年有些沮丧地垂下头。
  苏沐秋收起笑容,拍拍陈设的肩膀:“要我帮忙吗?”
  曼达星球是积分制的,积分可以转让,苏沐秋并不介意身份,当星际清洁工也没什么不好。
  陈设却毫不犹豫地摇摇头:“我才不要当沈天聿那些的人!”
  “天聿怎么了?”苏沐秋好奇,“你们不是最要好的好朋友吗?”
  陈设欲言又止看了苏沐秋几次,许久才别别扭扭地说:“那天的事我都看到了,处理那枚轰炸蛋的,明明是你才对,他却冒充你……”
  “不是的,我前几天身体不舒服,天聿才替我过去的,那傻小子去的时候还以为我犯了什么错呢。”苏沐秋笑道。
  “可是他不仅领了你的奖金,进行高级模拟飞行测试,还代替你参加了舞会!”陈设有些愤愤。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苏沐秋说着,故意打趣道:“难怪别扭了几天,原来是想参加舞会,下次有机会一定让给你。”
  “你明知道不是这样!”陈设生气地撇开脸。
  “好吧好吧,我知道,谢谢你了。但是我真的只想安安稳稳过完下半辈子,当个普通的清洁工,这样的荣誉我并不想要。”苏沐秋认真地说道,“希望你也能替我保守秘密。”
  陈设沉默片刻才轻不可见地点点头,接着又不死心追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能是什么人,普通的清洁工罢了。”
  “我才不信。”
  “你不信也没办法。”
  “……你真的不想去看看?那可是斗神一叶之秋,荣耀教科书,让星际海盗闻风丧胆,名誉整个银河系的大英雄!”
  “你的大英雄差点毁了你的家乡。”
  “什么?”
  苏沐秋放松身体倒在床上,将双手枕在脑后,安然地闭上双眼:“好不容易能休息,你就少说两句吧。”
  “你就知道睡觉!”
  苏沐秋没再理他,默默翻了个身,像是已经熟睡了一般,远处传来昭示着狂欢开始的烟花声,暗下来的天幕被五光十色的光芒映得如同白昼一样,不过那些热闹都已经跟他无关。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