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点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请与废柴的我谈恋爱

12

苏沐秋没有跟苏沐橙聊太久,苏沐橙到底是嘉世俱乐部的职业选手,不可能一早上不见人影,尽管已经下定决心合约到期后就离开,可表面上他们并没有撕破脸。

苏沐橙倒是觉得无所谓,在苏沐秋的坚持下才不情不愿地离开,他们交换了电话和账号约好在游戏里见才分头回去。

苏沐秋考虑得多,沐橙一个人在嘉世,身边又没有人照顾,如果情况真如她描述的那样,那么嘉世俱乐部里其他人对她肯定会有猜忌,还是小心些为好,大事小事不出毛病就没人能找她麻烦,也就不会受委屈。

想到嘉世,他就不免想到陶轩,签合同那天陶轩激动的笑容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这个人会不顾战队成绩,纵容甚至是暗示队员不听指挥,以达到把叶修扫地出门的目的。

当陪练或者退役,哪一条对叶修来说都是死路,陶轩这事做得太绝,太不厚道,苏沐秋很不赞同,可心里还是犹豫,一边是对他照顾颇多的朋友,一边是他朝夕相处的兄弟,他不清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尽管内心的天平已经有所倾斜,他还是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下决心。

苏沐秋慢慢走着,麦当劳里的暖气在清凉的空气中被带走,一阵风吹来,他冷得打了个激灵,抬头便看到嘉世俱乐部的招牌,这几个字在这样的冬日里突然显得有些萧索。


回到兴欣的时候叶修还没有去睡觉,正操作着寒烟柔练级,瞧见苏沐秋过来也只微微抬了抬眼皮,嘴里的烟头都没有动一丝一毫,苏沐秋站在他旁边,忍不住盯着烟头燃尽的灰想看它什么时候落到键盘上,结果那截烟灰刚微微一动,那人就分出一只手把烟灰抖落在屏幕边的烟灰缸里。

那动作干净利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也没耽误寒烟柔打怪的进度,显然是业务熟练的老烟枪,这套动作做成了习惯,唯手熟耳。

“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叶修笑着发问。

看你长得帅气逼人吧,苏沐秋心里想。

早上人来得不多,叶修身边还有空位,苏沐秋胳膊一伸给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用右手撑着脑袋脚点地,漫不经心地问:“你怎么想的?”

“嗯?”叶修手上的动作仍旧不徐不疾,没有把视线从屏幕移开半分。

“想再拿个冠军?”苏沐秋大致能猜到叶修对苏沐橙说的那句“休息一年,然后回来”是什么意思,可是如今叶修已经二十五岁,本来就处于职业暮年,这种时候退役再回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过,说出这话的人是叶修,天方夜谭又似乎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没有人比叶修更爱这个游戏了,苏沐秋能感受到他对荣耀的热爱,那份专注太有感染力,即便是低级的副本他也能全身心地投入其中,而且他不仅热爱竞技,同样也享受网游。

叶修是发自内心地享受着这一切。

“嗯。”叶修的表情淡淡的,好像这个问题完全不需要思考,也不需要解释。

苏沐秋确实不是会质疑这一决定的人,他沉默片刻,只问:“需要帮忙吗?”

如果没有发生意外,此时的他是会在嘉世,还是会站在这个人身边呢?苏沐秋刚刚走在路上的时候还在好奇,可坐在叶修身边时之前那些微妙又略显沉重的情绪又全都变得轻快起来,他自己的答案突然也不那么重要了,倒是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会怎么回答让他更感兴趣些。

“这个嘛,”叶修终于抬起头看了苏沐秋一眼,不过也仅仅是一眼,嘴角的微笑一闪而过,“要看你是想出道就夺冠,还是想出师不利,一出道就被我打败了。”

“……”苏沐秋气绝,深深觉得暗暗期待叶修求自己入伙的他简直就是个傻蛋。

“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你还在就好了,我很高兴。”

叶修脸上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他的语速很慢,声音很轻,可这句话却还是以雷霆之势直击苏沐秋的心脏,势如破竹,近了却又化作春风,轻轻拂在他的心坎,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暖意,在心尖尖那样一扫,顿时让过去半年尝过的百般滋味又再重演一遍。

只是这一遍之后,苏沐秋不再觉得这偌大的世界里唯他一人是株无依无靠的浮萍,他安安稳稳结结实实地落到了地上,从此之后有他们俩在的地方便是归处。

“不是吧,这就感动到要哭了?”见他半晌没有回话,叶修故意逗他,可看到苏沐秋泛红的眼眶,更多打趣的话便堵在喉间,再说不出笑话他的话来,只能用夹着烟的手去摸摸他的头发,,安慰一般的动作,做起来还有些不习惯。

“撸狗呢你!”苏沐秋不满地躲开,趁机别过脸掩饰自己有些狼狈的表情,又忍不住小声抱怨:“我还以为你早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一句话不说,光往我跟前一站,我要怎么认你?”

“难道我的脸不是最简洁有力的证据?”

“真不是。”

叶修很委屈,脸固然能说明些什么,可是那年苏沐秋车祸身亡对他来说才是不可辩驳的事实,已故的朋友顶着跟八年前几乎没有变化的一张脸站在他跟前,他倒是心里默默地怀疑了一下,可再怀疑他能去认吗?“朋友,你跟我一个去世了的朋友长得很像”,这话无论怎么说都会被揍吧!

“那我还能怎么办?”

苏沐秋也很气,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因为些过时的想法被骂过几次神经病了,他为自己不曾存在过担心忧虑大半年,结果再遇见好友的时候对方看着自己这张脸也只当他是客人,连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表现出来,他才会畏畏缩缩不敢挑明真相。

两人相互指责了半天也没能研究出究竟是谁的错,等叶修反应过来他俩正进行着的对话毫无意义的时候老板娘陈果走了过来。

“嗨,老板早啊……”叶修跟陈果打了个招呼。

“你们俩在吵什么?”陈果问道。

“有人无理取闹。”叶修说。

“谁无力取闹了?”苏沐秋不满。

“我。”叶修目不斜视。

“……”苏沐秋接不下去了。

“莫名其妙。”陈果无语地看着两人。

“算了,我去送东西。”苏沐秋也意识到斗嘴他是很难占上风的,便主动站起来给客人送薯片。

陈果看着苏沐秋有些气恼地往C区走去,边走还边念叨着什么,问叶修:“他这是怎么了?”

“心情太激动了吧。”叶修笑道。

陈果愣了一下,她好像还是头一次在这家伙脸上看到这种开怀的、轻快的笑容,这种能感染其他人的喜悦让她都想笑一笑了。

“真是搞不懂你们。”陈果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懂他们的世界。


苏沐秋给客人送完薯片就找了台电脑坐下练级,叶修上了一晚上夜班还那么努力,他总不好偷懒,拖队伍后腿,毕竟是白手起家,什么都得自己来,他们背后连个像样的公会都没有,面对已经发展成熟的各大开荒部队,即便技术能碾压,还是有不少压力的。

叶修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他,可苏沐秋已经找到了答案。

不过就算叶修回答不需要,苏沐秋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询问别人的意见不过是让自己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而已。

嘉世是现成的豪门,即使近几年没落了,也比此时一无所有八字还没一撇的战队强太多,苏沐秋倒不是害怕嘉世复杂的人际关系,毕竟他面前的远不止嘉世一个选择,他的水平足以去任何一个战队,而他的能力亦能让他所在的战队有夺冠的希望,做出这样的决定不过是因为他觉得这样会比较有趣。

是的,有趣——站在巨人的肩膀固然能更轻松摘得奖杯,可也失去了慢慢探索慢慢前进的乐趣,这是他本该体验却因意外没能体验的乐趣。

当然,他也不想否认自己有私心,尽管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它究竟是什么。

低等级的升级任务对苏沐秋来说毫无难度,他从前就是职业代练,该如何快速升级他烂熟于心,边练级边开小差一点压力都没有,他并不需要跟唐柔一样彻底了解这个游戏。

苏沐秋一边操纵着秋木苏做任务,一边给未来的自己制定训练计划,不必把心思放在出风头上他便轻松了许多,能够好好考虑如何熟悉55级后的技能,了解职业圈已经成型的操作技巧。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苏沐秋才再跟叶修说起话来,两人捧着盒饭蹲在角落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你跟老板娘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那她为什么过来问我激动什么?”

“哈哈,你怎么说的?”

“我说我今天去见沐橙了——我跟老板娘说过我是苏沐橙她哥。”

“然后呢?”

“她不信啊,说我做了一上午白日梦。”

“这个,其实我也说过我是叶秋。”

“哦,那她怎么说?”

“她说她是苏沐橙。”叶修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汗颜。

苏沐秋忍不住扑哧一笑,说:“真期待她知道真相的那天。”

叶修也含笑点头,过了一会儿,问:“你究竟怎么打算?”

“怎么,担心我成为你的对手打得你落花流水?”

叶修啧了一声,笑而不语。

“这样吧,你求我我就考虑考虑。”苏沐秋说。

“还用得着考虑?跟着哥冠军在手。”

“你还真是自信。”

“打比赛不得冠军,难道去体验生活?”

“你说得有道理,我就勉勉强强加入你好了。”

“而且你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叶修冷静说道。

苏沐秋刚想争辩自己还是青葱水嫩的奔二少年,叶修便继续分析:“你的身份证上应该已经25岁了,就是再天才,大龄新人也很难被接纳,唯有自己组一个新战队,而在我的战队,是你赚了。”他对苏沐秋有信心,技术上的差距必定只是一时的,年纪才是苏沐秋进入联盟的最大障碍。

“……”苏沐秋可气死了,说得好像他没叶修不行似的,这怎么能忍?可叶修确实句句在理,他也反驳不了。

“我看联盟最大龄新人冠军这个记录就是你的了。”

“……”

“叫声哥就带你飞。”

“滚吧你!”

苏沐秋忍无可忍地离开了角落,留叶修一人笑得肩膀颤抖。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