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三天三夜

很久前的那篇向哨,未完结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我的心中满是伤痕,对面的哨兵看过来,铁窗泪,三天三夜

  不仅如此,同为单身狗,这人能有额外任务获得进入联盟的机会,而他却还在为进联盟而发愁,他能确定导师的拒绝是认真的,老冯也不可能允许这种事发生,事实上他自己都不那么有底气,一定要进不过是嘴上逞强而已。
  唉,苏同学重重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毕业即失业,说的就是他本人了。
  可太惨了!
  “你可是哨兵,”只是闭目养神的校友懒洋洋地张嘴,“哨兵出了问题可不仅会伤害自己,失去理智伤害队友的机率大于80%,越强大的哨兵破坏力越大。”
  不过你应该没有这种困扰,叶修自认体贴地隐去了这句对苏沐秋实力的评价,大多数哨兵的弱小并非源于懒惰,而是源于天份欠佳。叶修不免对此感到有些许遗憾,不幸之中的万幸是他能力够强,一拖二大约也不会吃力,况且联盟也有后勤保障工作,能保证这位小同学一个在家的时光不那么无聊。
  “你怎么知道我……”苏沐秋先是一愣,后惊道,“不对你不是睡着了?”
  “碎碎念那么大声,我耳朵都要出血了。”
  叶修干脆睁开眼睛,坐起身来——他把人勾引过来可不是晾着玩的,最好趁机培养培养感情,让这人好好记住自己。
  “我在说话?”苏沐秋迷惑,他明明只是在脑内想想,可被叶修这么一说又有一丝不确定,他最近失控的频率越来越高,一时失神也属正常。
  叶修用明知故问的眼神回看他。
  “好吧,”苏沐秋抽抽嘴角,“我觉得你说得对,为了不伤害年轻有为联盟未来花朵的向导同学,也不打扰花朵重要的入联盟计划损伤他娇贵的耳朵,我马上就回去了。”
  计划被变化打乱的向导同学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缺乏恋爱经验的他也想不出该如何追求一名哨兵,一名明明见过他很多次却从未记住他连他名字都懒得问的哨兵。
  小叶同学不得不承认,他感到有些挫败。
  就在叶修试图在脑海中找到吴雪峰同学给他灌输的恋爱教程时,行动力极强的苏沐秋同学已经收拾好果核整装待发,他其实早就准备好说这句话了吧!
  “等等!”叶修确定他要是再不说话,这哨兵会立刻离开守林人的屋子,要知道这人根本没有在征询他的意见,而是兴高采烈地通知他。哨兵凭着那与自身实力不符的速度,的确能够不被任何人发觉很快回到学校。
  “怎么?”苏沐秋一脚踩在木窗延上,回头挑眉看向发声人。
  “你知道,我是个向导,而你是个哨兵……”叶修只能打直球,他斟酌着如何能把“既然这么巧不如谈个恋爱”说得不那么直白突兀,苏沐秋“啊”了一声,很是困扰地皱起眉头,叶修干脆什么也不说等他反应。
  “我明白了,”苏沐秋内心打了半天架,把踏出去半只的脚收了回来,“这几天我会保护你的。”他许下承诺,向导的身体素质不如哨兵,作为哨兵“保护自己的向导”这条法则是从觉醒那一刻起就受到的教育,尽管素不相识,苏沐秋骨子里的哨兵风度还是让他做下留下来的决定。
  叶修直觉这人误会了什么,可实在想不出留人理由的他只好沉默下去。
  苏沐秋回到椅子边,低头跟叶修大眼瞪小。
  “你……”两人异口同声。
  “你先吧。”两道声音又是同时响起。
  苏沐秋咳了两声掩饰在向导目光下莫名其妙的不好意思,那边叶修没再客气:“你要不要清理一下你的精神图景?”
  “不了吧,你还有任务。”苏沐秋想起从前试图为他梳理精神图景而受伤的向导,拒绝了叶修的好意,不过叶修能有这心意,他也感到十分感激。
  “好吧。”叶修没有强求,尽管苏沐秋的状态看起来非常糟糕,但是他也不想强行为对方做决定,况且未得对方允许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不仅仅是礼貌的问题,还可能产生极大的危险,“你刚刚想说什么?”
  “我想问,我能摸摸它吗?”苏沐秋指了指正在被秋木苏舔毛舒服得打呼噜的小猫。
  叶修笑了笑:“当然没问题,它很喜欢你的精神体。”
  “我们也很喜欢它,真是奇怪。”苏沐秋蹲下去给小猫顺毛,小猫喵了两声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指腹被柔软温热的舌尖碰触时激起一阵微弱的触电感,有点麻,有点痒。
  “怎么奇怪?”叶修问。
  “这家伙很少这么主动接近其他人。”苏沐秋无奈道,要不是如此,他也不至于单身到毕业。
  “是吗?”叶修突然开心起来,他把它归结为是一叶之秋的开心投射到自己身上了。
  “是的,”苏沐秋肯定道,“说起来你看上去还挺眼熟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呵呵。”叶修干笑一声。
  该怎么说,我家猫中意你家狗,所以我也跟着每天去买你兼职店里一点也不合口味的奶茶?
  以为冒犯了向导的苏沐秋很快解释道:“你别介意哈,我这人见谁都眼睛,天生一双熟人眼。”
  “……”
  


——————


评论(7)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