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Belle

一发完。

神奇生物 æ··æ²Œç”Ÿç‰©x吸血鬼

【叶苏】Oh! you pretty thing ã€å¶è‹ã€‘Velvet goldmine I’m addicted to you I’m going slightly mad

  “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魔镜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人挺身而立,逆着阳光,暂时只能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剪影,苏沐秋不断默念传说的咒语,希望能在魔镜之中一睹最美之人的倾世风彩。
  究竟怎样一张脸能美得不可方物,配得上最美二字?
  大概是心诚则灵,镜中的剪影逐渐变得清晰,轮廓亦分明起来,只见那人宽肩窄腰,圣骑士袍将他的身姿称得格外挺拔,显得风度翩翩,尽管面目尚未完全出现,此人腰间配剑上镶有的红宝石却让苏沐秋生出不详的预感。
  先是一双狭长的凤眼,琥珀色的眸子能让王国里无数少女尖叫,接着是挺拔的鼻梁,薄唇勾起的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人有些牙痒痒,服饰的圣洁与与生俱来的邪气交织在一起居然有种诡异的和谐。
  “……我不相信!”苏沐秋一拍桌子,质问正坐在一旁的摇椅上打盹儿的叶修,“这是你的恶作剧吗?”
  叶修盖在脸上的《黑暗世界二三事》啪的一声落在地上,他茫然地看着吵醒他美梦的同伴,不明白好端端的这人怎么就朝着自己发脾气了。
  “魔镜被掉包了?”
  “你看见什么了?”
  “你。”
  “我?”
  “准确来说是一个圣骑士款的你,你居然把红月镶在一柄普普通通的剑上!”
  “你知道,我擅长的是战矛。”叶修表示自己非常无辜,倒不是说他不会用剑,只不过苏沐秋看起来愤怒到失控,他得撇清关系。
  在收集这些奇珍异宝的问题上,苏沐秋可是任性得很,又蛮不讲理,叶修可不想被卷入相关的风波。
  “是不是恰好照到你了。”苏沐秋摆弄着从烟雨王国“借”来的魔镜,试图换个角度见试那最美之人。
  “那可照得够远的。”叶修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毫无诚意地附和道,要知道他几乎是背对着那面华丽的魔镜,能被照到才是有鬼了。
  “你怎么会去穿上圣骑士服呢,”苏沐秋仍在兀自纳闷,“要不你来试试?”
  叶修无可奈何地坐直身体接过苏沐秋递来的魔镜,尽管对最美之人没有兴趣,还是认命地默念起那段咒语来,他本是不相信这种魔法,在镜面中的人影越来越清晰后他却不由得皱起眉来。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见叶修脸色大变,苏沐秋兴冲冲地问道。
  叶修沉默许久,瞥了兴致勃勃的苏沐秋一眼,缓缓道:“我看到了你。”
  “我?”
  “对。”叶修把镜子放下,揉了揉眉心,“大概是咒语出了错吧。”
  苏沐秋脸上写满不甘心,看样子是很想回烟雨王国弄清宝物的真相了。
  “我们已经快到微草了,”叶修提醒道,“折回去就看不到王杰希的加冕典礼了。”
  “等回程……”思量半天,苏沐秋只好悻悻道,看热闹也是他一大爱好,宝物可以改日再试,热闹却是过了这村便没有这店了。
  “等回程,”叶修点点头,“顺便地城堡里那套丝绒睡衣处理掉吧。”
  镜中的画面仍在他的脑海中没有散去,苍白的面庞被深红色的睡衣衬出令人惊心的死亡气息,苏沐秋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副镶满金玫瑰的华贵棺木之中,如同一块雪白的冰雕,手执的血红玫瑰已显出凋零之意,正如棺中人正在逝去的生命。
  一想到这双清澈灵动眼睛再也不会睁开,叶修不由感到一阵心悸,他从来不是不理智的人,此时却迁怒起一件衣服来。
  苏沐秋没理会叶修少见的无理取闹,叨念起讲起最近听说的微草秘辛来。
  
  烟雨王国。
  “云秀,你这样耍哥哥他们真的好吗?”
  屏风后的苏沐橙抿嘴偷笑。
  “似乎是不太好,那你要告诉他们吗?”楚云秀亦笑道,真实之镜本就是预便送给两位的礼品,若二位正常拜访,她自然会告诉他们此镜真正的用途,至于故意散播的谣言,不过是他们偷偷潜入的小小赠品罢了。
  最美之人只是一张美丽的脸蛋,心底里潜藏最深的欲望及其未来,对人们来说才是真正价值连城的东西,这也是这面镜子贵重的真正原因。
  “当然不要,谁让他俩丢下我自己出来玩!”
  苏沐橙嘟起嘴巴,她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吸血鬼,做出这样的表情格外惹人怜爱。
  “你不是也趁机来找我了?”楚云秀道。
  苏沐橙偷笑:“不知道他们能看见谁。”
  “期待未来的嫂子们?”云秀笑。
  “会不会有还是问题呢。”苏沐橙摇头叹息。
  
  
  

评论(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