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三天三夜

心思迥异的二人相安无事到了晚上,叶修主动负起寻找食物的重任,而苏沐秋同学则在“你可能会碍事”的眼神中心安理得地呆在小屋里当米虫。

“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苏沐秋撸着猫自言自语道,心里生出微妙的不满,他突然抱起一叶之秋与它平视,“你的主人叫什么?”

一叶之秋:“喵?”

“为什么他可以有任务机会?”苏沐秋又问。

“喵喵喵喵?”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苏沐秋喃喃道。

“喵呜?”

“为什么我没有回去……”

的确是位身手不凡的向导,从他离开木屋的利落动作就能看出来这人并非普通的体弱向导,能获得独立任务的机会,想来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否则老冯也不可能同意让他独自外出。

不过此时也不算独自,尽管这人根本就不需要哨兵。

那,为什么要留下来呢?

一个控制不住自己的哨兵,就是一枚定时炸弹,向导不会不懂这个道理,果真只是怕他碍事?

“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意识到自己在跟无法对话的精神体讲话,苏沐秋笑了起来。

知道名字如何,不知道名字又如何,瞥到蹲在角落里恹恹的秋木苏,苏沐秋放下了陌生向导的精神体,把脑袋埋在臂弯里,似乎这样就能够逃离令人讨厌的现实。

耳畔回荡起某个向导的声音来:“你的戒备心为什么这么强?我又不会伤害你。”

带着困惑与无奈的声音一直深深地留在苏沐秋的脑海中,那是位厉害的向导,在联盟中也极具声誉,可是再强大也无法帮助他,他的神游越来越严重,不堪重负的身体需要借助外物达到暂时的平静,可这样的平静也逐渐无法维持。

至少现在还有点用吧,苏沐秋乐观地给自己打气。

那家伙出去太久,让人有些担心了,隐隐约约听到什么熟悉的声音,苏沐秋抬起头望向声音来源方向,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摘掉白噪声耳塞。

——保护你的向导。

他不知道这是否是哨兵都具有的本能,尽管懵懵懂懂地发觉这种想法在面对这位陌生向导时强烈得不正常,他还是从来没有违背这一本能,明知危机在前,依旧奋不顾身。

一阵熟悉的尖锐声音瞬间刺入耳膜,绝不是自然的噪声,苏沐秋警觉地想要将注意力从听觉上移开,可本就是为哨兵准备的攻击性噪音不会给他留下逃离的机会,几乎是摘下耳机的同一时刻,他坠入无边的黑暗,在剧烈的撕扯和飞快的下坠中,早已被遗忘的画面不断在眼前闪现。


看出哨兵的味蕾十分娇贵,叶修决定精心挑选晚餐的食物,不得不承认,将人骗到这荒郊野外他心底里还是有小小的愧疚的,于是就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他发现了目标的侦察兵。

看起来是两个向导,叶修伏在草堆中暗中观察,他们手中提着改良型的干扰器,作为先遣队伍来排除林中潜伏的哨兵。叶修心道老冯还真是找对人了,面对可能对精神造成极大损伤的干扰器,哨兵们可能连普通人都不如,想到哨兵,他突然又生出些许不安,屋里那家伙应该不会受到影响吧?

弱小也有弱小的好处,这让向导都有些不舒服的声音大概影响不到远处小屋中的哨兵,叶修试图宽慰自己,可始终无法驱散那阵不安。

他决定转移战场,与其守株待兔,不如跟着这两人直接去端了他们的老巢,可惜这想法并没能付诸现实。

哨兵出事了。

侦查到异常精神波动的向导迅速进入战斗状态,在林中搜寻哨兵的位置,以判断是要后撤还是追击,两人显然乱了阵脚,叶修却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返程。


墙角的精神体呈半透明体,一叶之秋焦躁地围着它转来转去,自责的情绪在精神体和向导之间传导,叶修拾起落到地上的白噪声耳机,再次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抬起哨兵的手摸索片刻不意外撕下薄如蝉翼的防护膜。

“太任性了。”叶修看着失去意识的哨兵道,也不知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一叶之秋,又或许是在评价借助外力封闭五感的哨兵。

这些东西在学院里是绝对的禁制品,叶修相信这位同学并不是想当黑暗哨兵而剑走偏锋,不过他的这番行为实在会给向导造成误解,让人产生错误判断,以为那几乎发觉不了的精神屏障不存在。

看起来就像是敞开大门欢迎任何人的到来,叶修却不敢贸然让自己的精神触丝继续向前,只能小心翼翼地探索这片看起来空旷无害的区域,他顾不上外界的危险,耐心地分辨出那一道道极细却又极其坚韧的屏障,慢慢慢慢地进入那片未知的精神领域。

这样精神屏障,似乎有些熟悉,叶修不由晃了晃神。


评论(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