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强行起飞 çžŽå†™çš„,见谅

张佳乐用左手撑着下巴,过了两分钟又百无聊赖地换到右手,灵活的食指有节奏地轻轻拍打自己的脸颊,微微眯着眼睛打了个呵欠,接着继续双眼无神直视前方。

二十四人会议每季度一次,每个片区派出一位代表到总部参加,韩文清、王杰希、黄少天、周泽楷所在的片区可以多派一人,总共二十四人。会议的流程已经固定,首先各个区汇报状况,再针对近期出现的问题进行讨论,最后就上层的决议进行投票,会议结束。

韩文清在任务中,正好张佳乐这几个月在B区,霸图就让张佳乐和张新杰一起参加此次会议。此时正在讲话的就是张新杰,内容听了无数遍,有一部分还是张佳乐给交的材料,现在听汇报实在无聊得很,可他又不能不捧自家副队的场,只好坐地端端正正目不斜视地听。

耐着性子又听了三分钟,张佳乐忍不住开始用余光观察其他人,与会人员神色出奇的一致,大多都是面无表情眼神空洞,他在心里叹气,果然大家都觉得很无聊,要不下次提议把这个流程省了直接进入正题……

一个一个人看过去,张佳乐的目光瞟过喻文州身边的空位,心里又是一阵遗憾。黄少天还没来,早知道他就自己去给苏沐秋送抑制剂了,回来晚点,最好等霸图部分结束再回来,省得坐这儿浪费时间。

想到苏沐秋,张佳乐又想起今天下午那顿饭。估计最近盐价大跌,食堂师傅放起来跟不要钱似的,他下午在食堂吃了一顿,回头喝了三大瓶水才缓过来。这会儿开了半个多小时会,尿意就涌上来,他不太舒服地换了个姿势,过十几秒再换一个,正在汇报的张新杰顿住看了他一眼,他赶紧挺直坐正,再过了一会儿,他实在憋得慌,于是小声对他身边的同僚交代了声悄悄摸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外的空气都清新许多,张佳乐伸了懒腰,慢吞吞地往楼下走,他准备溜达到下面去上厕所——能在外面呆久点是一点,里头太难熬了。

不知不觉走到档案室附近,里面传来若有若无的酒味,张佳乐在门口勾着头朝里面看了看,很快就打消了进去看看的念头。

这地方虽然看起来朴素,实际上可是有不少的机关,普通人进去走不到十步就会触发警报,即使是如今的第一人周泽楷偶然进去都很难迅速到达档案室的禁区,不过张佳乐倒是悄悄摸进去一次,苏沐秋带的。

那时苏沐秋说要进去放点东西,让张佳乐给他把风,他不知道在哪里搞到了这地方的图纸,半夜拉着张佳乐一起违纪。越靠近禁区机关越多,每一步都要细细斟酌,张佳乐懒得一直绷紧神经小心翼翼地走,就停在外面看他一步步走到禁区,最后扔了个亮亮的东西到一个档案袋里。

如今想起来还有点后悔,后来就再没有机会偷偷进去看看了。

生理需求不断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张佳乐摸摸鼻子,正准备离开找这层的洗手间来解决解决,就听到了点不同寻常的声音,像是什么人在翻动纸张。

很轻微,但是绝不是风吹的声音,张佳乐紧张起来,摸着腰侧的枪蹑手蹑脚走到旁边。

过了不久,果然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抱着堆纸从里面走出来,左手还拎着把奇怪的雨伞。

档案室的资料不允许取出,而且涂有特殊涂料的档案袋都没了,这人绝对有问题。

张佳乐想都没想直接开火,那人却像早有准备一般后退几步打开雨伞,巨大的伞面将他整个人遮住,子弹打到上面竟像是碰到了铜墙铁壁一般无力地落下。

那人迅速把伞收起来,砰砰砰三声,三枚子弹从中空的伞尾射出,张佳乐一惊,下意识地左跨两步,子弹堪堪划过他的右肩,他顺手按下墙上的警报再集中精力和入侵者周旋。

那人听到警报声也不着急,仍然不紧不慢地向出口移动,以防守为主。

伞面大得惊人,撑开后张佳乐的攻击完全没有效果,他想了想决定放弃用枪改近战格斗,那人一手还抱着资料并不方便,张佳乐趁着他撑伞的时间迅速前进,等他收起伞一个膝撞一个左勾拳过去,颇有点同队林敬言的风范。

张佳乐也没想现在就抓住这人,他就一直盯着那叠机密文件,想方设法要把它们抢回来,至于人嘛,看清脸以后再抓也不迟。二人在走廊里过了十几招,张佳乐趁着他捡东西的时候拿回了几张纸,同时掐掉了他那种可笑的面具。

看清这人的真脸后张佳乐却差点握不住枪。

那人就抓住这机会迅速从窗口跳了出去,伞骨旋转着像是机械旋翼。

张佳乐此时也没法去追,他转身决定去继续上厕所,边走边喃喃道:“卧槽,我这是见了鬼了吧?”


叶修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前台空无一人,钥匙串放在编好号的小方格里,他自己换了钥匙,坐电梯上到十七楼。从电梯出来后右转,拐过两株盆栽,穿过铺着红毯的长廊,走到尽头就是他的房间。

把伞挂在门把上,千辛万苦偷出来的文件就随随便便地扔在床头柜上,几张纸滑落到地上他也懒得管。叶修懒懒地躺倒在床上,全身肌肉放松下来,腰侧穿来微微的刺痛,是刚刚缠斗中留下的伤口,这点小伤对他来说不碍事,放着也能自己好,倒是脑子里和颈部的疼痛让他觉得格外烦躁。

他闭着眼睛,回忆起今天那个让他极为舒心的味道,轻轻的、柔柔的,牵引着他进入一个雾气蒙蒙的街道,一步一步,眼前出现一扇木门,熟悉的声音从门内穿出来,他伸出手推开那扇门,一个模糊的背影就出现在眼前……

“叮——”

叶修睁开眼,起身把掉到地上的指环捡了起来。

他用拇指拂去上面的灰尘,好奇地对着光研究起这个平淡无奇的小东西,上面光秃秃的一片,没有任何花纹,看起来并不值钱——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它,在战斗中都不由自主地去把它捡起来。

不知名的金属反射着灯光的颜色,是暖洋洋的橙色,好像有种特殊的魔力。

他久久地凝视着这枚指环,脑子放空,鬼使神差一般地,他忽然想试试它的温度,看看是不是也和看起来一样温暖。叶修犹豫着,把指环放到唇边,闭着眼轻轻吻了一下,竟然真的像是感受到了人嘴唇的温度,躁动不安的心渐渐安宁下来,

还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与此同时,几个街区外失眠的苏沐秋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唇,他站在窗前看着天空中那轮圆月,过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


评论(1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