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联盟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在他不请自来后的第十天,联盟以最华丽的阵容将他再次请到总部大楼,当然这次参观的是审讯室。


张佳乐按响警报后会议室里蠢蠢欲动的一帮人纷纷主动请缨,互不相让,不过不久他又给张新杰发了条信息说等我上来说,众人扼腕叹息,江波涛建议,为了保险起见大家还是四处看看,得到广泛好评,于是最终会议室留下五个人,其他人去各个楼层巡视,无特殊情况半小时后继续开会。

懒得跟他们挤电梯的楚云秀和苏沐橙选择走楼梯,两位姑娘好久不见边走边聊心情愉快,正讲到最近更新的肥皂剧,忽然就看到以诡异姿势倒在墙边的黄少天。

“黄少天?”楚云秀走了过去。

“是他。”苏沐橙答。

“活的,”楚云秀蹲下,在他颈部试了试,接着检查各处要害,“好像只是睡着了,喻文州不是说他在和你哥叙旧?”

“我哪知道,晚上急着赶回来开会还没联系我哥呢。”苏沐橙说着,也蹲了下来,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脸颊,梦中的黄少天不自觉地咂咂嘴。

“那我们把他弄上去?”检查完没有伤口后楚云秀说,两个女A扛一个成年男性没有问题。

“还是算了吧,他醒了要是知道是我们俩把他弄上去的肯定觉得还不如在这儿躺到自然醒。”苏沐橙说。

“就这样会感冒的,”楚云秀捏了一下他的鼻子,“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还不错嘛,长得像《明明很爱你》的男主。”

苏沐橙笑了,“还真有点像。”

“那就扔这儿?良心不安哪。”楚云秀站起来,低头看着这个睡得一脸香甜的同事,抽了抽嘴角。

苏沐橙想了想,说:“打电话给喻文州,让他下来带回去。”

“好主意,”楚云秀说,她抱着手臂,看向苏沐橙,“你打吧。”

苏沐橙掏出手机拨号,看着屏幕随口问:“怎么,你没他手机号?”

“长途加漫游,话费太贵,烟雨不给报销啊。”楚云秀摇摇头说。

苏沐橙:……


喻文州下来得很快,他先粗略检查了一遍,然后把黄少天抱回了会议室,轻轻放在一旁的沙发上。

四处闲逛的人也陆陆续续回来了。

“什么都没有,该不会是张佳乐上厕所没带纸啊?”门外传来交谈的声音。

“不会吧,肯定有什么事,说起来他该回来了吧?打他手机也关机。”另一个人说,声音里透着关切。

而喻文州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言不发,右手无意识地捏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这时他思考的习惯,开会之前黄少天给他发过消息说要和苏沐秋聊聊,那时候因为快开会了他就没有给他打电话,现在想想是有些奇怪,黄少天一向喜欢打电话而非发消息,是他忽略了……

“黄少怎么在这里睡了?”李轩走进来就看到躺在沙发的上的黄少天,好奇问道。

“他倒在楼梯间。”苏沐橙说。

“可能,有人潜入了总部。”楚云秀接着说道。

众人的脸色凝重起来,纷纷去看喻文州的脸色,而喻文州依然面无表情。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张新杰问。

“没看到有人。”

“什么情况都没有。”

“我在档案室边捡到一个东西。”肖时钦走上前来,把一个面具放到桌中央。

大家站起来看了看,而周泽楷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尴尬。

这是周泽楷的面具,仿真度极高,连他右眼边的那颗小痣都做上去了。

战中为了鼓舞士气,联盟就一直试图将周泽楷捧为新的联盟第一人,他们成功了。几次战败让士兵们很是萎靡了一段时间,尤其是叶修牺牲之后军心涣散,不过还好周泽楷的强大让大家吃了定心丸。即使停战之后,周泽楷也保持了极高的人气,这样的面具大街小巷都有的卖。

“只能等张佳乐回来了。”一个人叹了口气说。

此时张佳乐恰好推开虚掩的门,几十道目光离开齐刷刷地扫射过去,他茫然地眨了眨眼,问:“怎么了?都看着我……”

“发生了点事。”

“你按警报干什么?”

“有人潜入了吗?”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喻文州示意他们安静下来,说:“听他说。”

张佳乐抓住几个重点词,仔细思考了十几秒,沉声道:“有人潜入档案室偷了点东西,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是叶修回来了。”


黄少天醒来之后喋喋不休地抱怨联盟应该把卖军方将领面具的人统统抓起来,他假装晕倒想看那人的脸却看到周泽楷的假脸时简直要吐血,不过机智的剑圣还在那人身上粘了个小礼物,通过它就能找到那个混蛋了。

然而他们只在那里找到了黄少天的手机,里面还存着一条信息:后会有期。

太嚣张了。

同时,黄少天还回忆到那人的身上有股酒味,难闻得很,说着喝醉了还来总部撒野不要命了抓到了一定要好好给他个教训。

张佳乐也想起档案室的酒香。

喻文州的食指在桌上敲了敲,说:“或许不是喝醉了,而是信息素的味道。”

叶修不喝酒,但他的信息素是酒味,从前他们没少拿这个开玩笑。

或许真是叶修。

就算是敌国,身手比张佳乐和黄少天好的也不超过十个人,如果叶修没死,自然在此之列。


原本以为逮叶修是个棘手的任务,联盟不仅派出了周泽楷、江波涛、喻文州和黄少天,原本该回微草处理人员调动的王杰希也留了下来,结果叶修却出乎意料地完全放弃抵抗,被抓住时还惊讶地问:“少天,好久不见了就这样招呼我啊?”

一脸的无辜,似乎真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五人也有点迷惑,不过还是先决定把他带回总部关着。

叶修能认出在场的大部分人,解释他是被好心的路人救了,在某个地方养了几年伤,最近才回来,进城不久就见到他们他高兴极了,被总部的怀疑他能理解,从前的程序尽管走一遍,随便问他都会如实回答。

解释得没有什么大破绽,也没有证据,态度良好,只有一点奇怪,他坚称自己叫“叶秋”。

他们没有放过这个疑点,对眼前这位叶秋的说辞并不全然信任。


叶修在军校的时候就是全科满分的天才,当然也包括反审讯这一科,几天下来,几位审讯高手没有得到一点有价值的信息,很是挫败。

他们发现这个人只是把资料上的信息背了下来,但更私人的关系他都一无所知,疑虑加深,却别无他法。

进展缓慢让他们苦恼,没有充足的证据能证明失窃的资料在叶修身上,况且血液鉴定过后确认这人就是叶修,他们根本没法对他用更激烈的逼供手段。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张新杰忽然说:“我想到一个人。”

喻文州和肖时钦一愣,显然也是想到了那个人。

那个人的审讯课分数也相当可观,更重要的是他对叶修的了解远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多,要审问叶修他绝对是最合适的人选,只是……

“反对。”

第一个反对的却不是苏沐橙,而是张佳乐,这几天他一直旁观他们审讯,此时表情严肃,眉头紧锁。

“我也不同意,”跟了几天的苏沐橙也说,“哥哥已经完全退出了,他不会想搀和到这件事里来的。”

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真的叶修,与其见了白高兴一场,不如一开始就不见。

于是提议不了了之。

而一旁的刘皓听到这话,心里暗暗下了决定。


评论(3)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