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不知道写了什么,还是没有见面

趁 @强行起飞 è¿˜æ²¡é—­å…³å‘出来,答应的巴蒂脑洞还没写QAQ,先祝好运

--

苏沐秋这些天睡得不太好,夜夜做梦,梦到的都是那个死去多年的人,梦的内容一点都不煽情,没有泪流满面的“对不起”或者热泪盈眶的“我回来了”,全是各种姿势的床上运动。

不忍直视。

幸好醒来之后没有发情期的迹象,这让他少了不少麻烦,不过下身粘糊糊湿答答的一片也让人怪尴尬的,洗内裤时都得骂骂叶修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因为车厢里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苏沐秋还为叶修渐渐从他生命中剥离而伤感过,恍惚之中接电话都以为听到的是叶修的声音。结果没忧郁几天,苏沐秋就发现那家伙压根不会离开,他就一直在他的心里,时不时彰显自己的存在,梦里都不安分。

不过说实话,他并不真的讨厌,毕竟梦里的触感、喜悦的感觉都那么真实,而现实中已经不会再有了。


苏沐秋是市高中的数学老师,两年前为了涨工资主动当起了班主任,早上就得早起到教室陪学生早读,这几天他都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到教室,脸上写满了困倦,走几步就要打一个呵欠。

睡得不好,但负责任的苏老师依然保持不迟到早退的好习惯,爱岗敬业,尽职尽责,周五大扫除都没提前走。

上完课后,苏沐秋慢悠悠地晃到教室,学生们已经自发分配任务,班长就他来了,赶紧跑过来,满脸关切地说老师您先回家吧我和同学们会负责把教室弄得干干净净的周末在家好好休息,一番话说得又顺又溜快极了完全不给人拒绝的机会,苏沐秋就分了一下神就被他的好班长给赶了出来。

这不是学生们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苏沐秋仍然不太习惯。

孩子们对他总是非常体贴,好像他是个需要他们照顾的内心忧郁的Omega一样,但实际他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脆弱,不过他们的好意也让人无法拒绝。

去年有段时间,语文课学到《长恨歌》,早晨常常听学生们朗诵“汉皇重色思倾国”,这首诗苏沐秋也学过,就着朗朗读书声他回忆起自己的校园生活。诗也能记起来大半,奇怪的是学生们好像一直没学完这首诗一样,总是只被一半。

某天早读结束回到办公室他还纳闷,正好里面有几位老师,语文组的教学组长也在,他就问道:“你们《长恨歌》要教很久吗?”

那老师说:“这首诗不难,顺一遍就行了,按年级的进度应该讲完了。”

“那我们班学生怎么还只背前半段啊?”苏沐秋思索着,特别不解。

另一位语文老师A想了想,说:“诶,苏老师你想想后面是什么呀?”

“后面……”这么突然一问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了,苏沐秋挠了后脑。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英语老师B声情并茂地背道。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数学老师C补上。

语文老师A看着苏沐秋疑惑的脸不禁摇头感慨:“苏老师真是一点文艺细胞都没有,心思也不细腻,根本不必担心呀。”

“有这几句,所以不用学吗?”苏沐秋犹豫着问,他并不能懂其中的逻辑。

其他四位老师无语地看着这人,真是大写的粗神经,还是体贴的同组老师C给他了答案:“苏老师,你们班孩子体贴,不想让你闻诗思人,你就别辜负了他们的心意呀。”

苏沐秋有点哭笑不得,一向平静的心却不免起了一丝涟漪。


虽然不至于“魂魄不曾来入梦”,但实际上在此之前梦到叶修的次数确实不多。

战争最后两年每一天都过得像在钢丝上跳舞,精神紧绷,不能出一丝差错,一旦失败,付出的一切都没有变得没有意义,包括叶修的死。

没有时间做梦,没有时间痛苦,又或者是为了让自己不那么痛苦拼命用工作麻痹自己,苏沐秋已经不记清自己那时的想法,不过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后来战争结束,他花了几个月才把自己从那种节奏里拉出来。

再次漫步在熟悉的城市里,从前繁华的商铺如今淹没在断壁残垣之间,工人们在处理碎裂的建筑残骸,不久之后这里将会重建,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可能会有崭新的电影院,干干净净的厕所,一切都会新生。

不知不觉中又走到两人牵着手走过无数次的小巷子,巷子尽头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酒吧,如今酒吧的门牌碎了一半,摇摇欲坠,牌面布满了暗黄的尘土,不知印着谁的手印。

老板坐在吧台抽烟,看他进来冲他微笑,点了个头,没有说话。

苏沐秋找了个地方坐下。

孩子们在外面玩耍,你追我赶,清脆的笑声回荡在耳边,苏沐秋抬眼,窗外天空蔚蓝、云朵洁白,不知过了多久,苏沐秋忽然生出了离开联盟的心,他燃尽了自己,是时候该重建了。

以苏沐秋的身份,不可能彻底脱离联盟,即使在外也会受到监视,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也没有抱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苏沐秋辞职后就把笑笑从叶家接回来,安安分分在这个城市找了工作重新开始。


虽然嘴上保证了联盟需要他的时候一定会鞠躬尽瘁,但是当苏沐秋真的看见刘皓把手搭在自家儿子肩膀上冲他走过来时,心里还是起了一把无名火。

“刘……刘先生,真巧。”苏沐秋笑笑,他想叫刘皓原来的职位,又觉得不合适,像刘皓这种精于算计的人五年多半早就升职了,苏沐秋估计不出他现在的职位,偏偏刘皓又是极为在意职位称呼的人,苏沐秋只好这么叫,总归不会错。

刘皓假惺惺寒暄几句就直奔主题,说是总部最近抓到了一个间谍希望他能去帮忙审问。

苏沐秋敷衍着回了几句,委婉地表示自己多年没碰这个帮不了他们,然而刘皓也不理他这个软钉子,言语中渐渐带上了威胁的意味。

“总有人比我能力强。”苏沐秋有些不耐烦了。

“你是最合适的。”刘皓说着,表情很是微妙。

苏沐秋愣了几秒,刘皓的表情带着一种熟悉的恶意,让他很不舒服,像是被毒蛇盯上,他皱眉,“如果我说我不想去呢?”

刘皓只是微笑。

“笑笑,过来,跟刘叔叔说再见。”苏沐秋冲笑笑伸手。

笑笑想走过来,却被刘皓抱了起来,死死钳住。七岁多一点的孩子根本不是成年Alpha的对手,小家伙这点挣扎在刘皓面前完全不够看,但还是不死心地扑腾来扑腾去看得苏沐秋心疼了。

苏沐秋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稍微冷静一点,他并不想再和联盟扯上任何关系,尽管他现在就想不顾被联盟带走的风险暴打刘皓一顿,“刘皓,你不要太过分了。”

“苏沐秋,你真的觉得你走得掉吗?”

“呵呵,”苏沐秋冷笑,“你车呢,早去早回,等下要是晚了还劳烦你送我们回家。”

“当然当然。”

即使叶秋不是间谍,这个人根本不认识你了,甚至明显对别人有意思,不知道到时候你还能不能维持这份镇定自若的样子呢?

一定会是一场好戏,刘皓的心情好极了。


评论(9)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