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本来是和某朋友换更,5000换5000,结果最后我只有这么点她销号跑路了😂
  ---------
  监视器前的三人尴尬地移开了视线,虽说都是成年人,但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跟同事一起看前同事的小黄片也怪不好意思的。
  张佳乐盯着花掉的屏幕足足有半分钟,忽然转身跑了出去,皮鞋的嗒嗒声回荡在空阔的长廊里,留下的两人面面相觑,犹豫了有三分钟才决定一起跟过去。
  “所以我们是去干什么?”王杰希边走边问,这发展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
  “不知道。”喻文州步子优雅,答得非常坦荡。
  二人走出楼梯间不久,就看见张佳乐举着枪对着审讯室的门口,而被枪指着的苏沐秋缓解蹲下,把手里的枪滑到一旁才举起双手起身,等他完全站定,黑洞洞的枪口终于彻底转向地面。
  “你在紧张什么?”苏沐秋问。
  “我没有紧张,”张佳乐面部肌肉紧绷,“是你违规持枪。”
  “那你抓我啊?”苏沐秋开玩笑地把双手送到他跟前。
  张佳乐没有回应这个玩笑,他一言不发,眼中的警惕丝毫没有卸下,仿佛他面对的不是同窗多年的老友,而是敌国安插来的间谍。
  对峙许久苏沐秋才意识到他并没有在开玩笑,于是也渐渐敛起了笑容,他拍了拍两只袖子然后把手插进口袋,淡淡地说:“不过根据刚刚那张纸,我有在影楼持枪的权限,包括开火的权限。”
  “而你目前的级别,也无权干涉我。”苏沐秋并不打算计较张佳乐用枪指着他,只是也不打算继续这样被指着,他看了愣在一旁的两人一眼继续说,“你们要进去吗?我先出去走走了。”
  用过的抑制剂容器需要回收,苏沐秋把空的针管扔给张佳乐,在路过喻文州和王杰希时只冲他们点点头,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些话让张佳乐有一瞬间的茫然,左手还是先于理智接住了抛来的东西,他心情复杂地看着手里的三根空空的针管,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算是在担心哪一个。
  诡异的沉默笼罩着这条走㾿,喻、王二人在等张佳乐给个前情提要,而张佳乐忙着思考星星月亮和人生哲学。
  “喂,你把苏沐秋弄走了,谁准备带我回家?”
  叶修开口打破沉默,话里是满满的笑意。
  张佳乐抬头,看着审讯室里一脸这戏有意思快再来一出的某人,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多管闲事!
  
  叶修同志表示自己年纪大了,对如今的联盟形式不了解,所以只敢等着大家把苏沐秋找来再表明自己真名,既然苏沐秋来了,那么真相大白,他就是第一代斗神叶秋无误。
  审讯又持续了几天,除了这说辞之外便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实际上已经没人再怀疑叶修的身份,被标记的Omega只可能对给予标记的Alpha发情,苏沐秋就是叶修的人形探测器,只是众人依旧有些迟疑。
  期间苏沐秋又来过三次,不过从没有见过叶修,像完成任务一样晃一圈走人,绝不多留一分钟。
  上交报告前两天,苏沐秋又来报道了,恰好碰上冯宪君到影楼开会,他便直接去找了冯宪君,也没人拦他。后来不知他汇报了些什么,开完会两人单独聊了一个多小时,冯主席直接宣布叶修就是叶秋不必再怀疑,于是紧接着几个负责人又在会议室商量叶修的安置方法。
  会议室里一共有七个人,冯宪君坐在首位,其他人则坐得很随意,毕竟叶修这事并不是正事,严格来说他们抓捕叶修都是没有道理的,不需要在意坐次细节。
  几个负责人都不大想继续和叶修纠缠,纷纷表示放了好早该放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再好不过,苏沐秋在旁边瞧了一会儿耸耸肩,表示大概没他事了他可要回家做饭,冯宪君却开口留下了他,让他把叶修也一起带回去。
  “为什么?”苏沐秋问,像是真的十分不解。
  其余人的视线唰唰扫过去,苏沐秋自岿然不动,黄少天正想说什么被喻文州打了个眼色也就闭上了嘴。
  “既然他没问题,那就该回家了吧。”冯主席耐心地解答,就当他是真的不明白。
  “我也觉得他应该回家,”苏沐秋点点头,“回他自己的家。”
  冯宪君皱起眉,又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叹气:“你是在怪我们吗?”
  “当然没有,”苏沐秋迅速回答,“不过您知道,现在我和他没有一点关系,而我对联盟也没有义务。”
  “我们刚刚……”
  “说的是让他回家不是吗?”苏沐秋打断他,完全没有退让的意思,“还是说比起叶家,我家有些什么,更安全?”
  冯宪君别开视线,有些话实在无法拿到台面上讲,他的食指在桌面上敲了了又敲,敲了又敲,终于问:“你究竟想怎么样?”
  这件事他们终究是有愧,只不过以此要求让叶修直接回到叶家也是天方夜谭,军部根本不可能同意。
  苏沐秋微笑,说:“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对我的名誉也是影响很不好的。”
  冯宪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什么名誉不名誉,你苏沐秋根本不是在意这东西的人,这就是明摆着要好处了。不过也只能由着他,冯宪君也微笑说:“即便我同意,上头也不会同意,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双倍工资,一辆车。”苏沐秋不再装腔作势,报出了自己的要求。
  冯宪君略作思考便拍板答应,像是生怕苏沐秋反悔,答应完就说有事要飞去S市此事就这么决定了。黄少天简直惊呆,要知道联盟一向抠门得多吃一两饭都要自己掏钱,转眼这么大方直接白给工资还配车?
  剩下的人大眼瞪小眼也没什么好聊的,隐私的不隐私的都不好问,冯主席一走他们也就散了。苏沐橙本来是得跟楚云秀一起去一趟烟雨的,因为叶修的事折腾了近一个月此时事情解决她也得动身,跟苏沐秋说了几句悄悄话就走了。
  黄少天八卦之心不减,苏沐橙离开后就凑到苏沐秋身边调侃:“你说你们没有关系是什么意思也太无情了吧?”
  “你猜?”苏沐秋笑笑,拢了拢外套。
  黄少天正要说什么,喻文州捏了下他的手心,微笑着加入对话:“要去见见叶修吗?”
  “不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苏沐秋颇为严肃地回道,见黄少天目瞪口呆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开个玩笑,以后得天天对着也不急于一时,今天是真得回家了。”
  待苏沐秋走远后,黄少天才扭头看喻文州:“队长你知道什么内幕?”
  “他们确实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喻文州答。
  “怎么可能,我看着他俩登记的!”
  喻文州只和了句“是啊”。
  配偶死亡后生存的那方是可以解除婚姻关系的,当然也能选择保留,联盟是很鼓励解除关系寻找第二春的,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一份证明是除了标记之外同死人之人唯一的联系,于是国家也没有作硬性规定。
  是苏沐秋主动解除了这关系?这念头一出来就被否决,那家伙敢在战时生孩子,连标记都不愿意抹掉,怎么会独独把结婚证给销了呢?
  黄少天其实非常聪明,只不过平时心思没放在这些事上,联系着刚刚提到的东西,他心里也有了模糊的答案,虽然暂停还找不到理由。
  “不管怎么样,叶修活着回来真是太好了。”黄少天感慨,“他们能团聚真好。”
  “不一定,”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还不能掉以轻心。”
  “你是说......”
  “如果我失去了记忆,也背叛了联盟,甚至不记得你,你还会想要保护我吗?”喻文州转了话题。
  “当......”当然了,黄少天一愣,猛然想起其实他们之前怀疑叶修的记忆出现了问题,“你的意思是......”
  “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只是觉得我们对苏沐秋并不了解,”喻文州拉着黄少天的手,两人十指紧扣,手掌传来温暖的触感,让他有种幸福的感觉,“刘皓的水平在联盟也能算是上等,苏沐秋却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到他的配枪,并且进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发现他身上有武器。或许是我多心了,这些天他总在刻意引导我们,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这个人是不是叶修上。这段时间才想到,他这个人从前也是不知不觉消失,再不知不觉出现。有些内幕是我们不能了解的,冯主席应该是有所考虑的。”
  不是不了解,只是即便了解也不能说出口,不能说了解。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盯着洁白的地板,好像找到了些线索。
  
  苏沐秋办好手续带走叶修是两天后的一个下午,他开着联盟给的那辆二手车离开了鸟不生蛋的郊区。
  车开得非常平稳,驾驶员显然很有水准,也有职业道德,他目不斜视,专心致志。
  温暖的阳光给他整个人打上柔光,叶修看着这清秀的侧脸入了神。
  那天这个人强吻他之后,只来得及说几句话就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他匆忙交待了些琐事,开门前故意扯开自己的衣服搓红自己的脸,叶修却默许了其他人的误会,并配合地改口说自己叫“叶修”,按照他说的做。
  就是莫名其妙地相信他,只因为他说了一句:
  “我带你出去。”
  苏沐秋并没有食言,最后是他把他带出了影楼。
  其实叶修自己也有能力离开,呆了这么久,逃跑的路线已经计划好,成功率有七成。但就是鬼使神差一般的,叶修眼看着机会从眼前溜走,他留了下来,想看看苏沐秋是不是真的会来。
  叶修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想要得到的结果也得到了,他竟然真的跟苏沐秋坐上车,还坐了有十几分钟,都忘了之前是打算一出来就跑的。
  “不建议你这时候逃跑,”敬业的司机先生忽然开口,“我们附近至少有三辆车跟着,如果你不成功就再也没人能带你出来了。”  
  “你想多了,”叶修眨眨眼,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副墨镜戴上,“我们现在去哪儿?” 
  “接我儿子。”
  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地方,那个小名叫笑笑小家伙像跟苏沐秋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十分乖巧地站在校门口。
  叶修看得五味杂陈,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堵得慌。
  “爸爸!”小家伙非常开心,小炮弹一样冲进他爹怀里。
  不如趁这机会溜吧,这念头刚冒出来几秒,手就被苏沐秋抓住,只听他给笑笑介绍:“这是叶叔叔,咱们家的房客。”
  拜之前的经历所赐,笑笑对陌生人很有些戒备,喊了声叶叔叔就爬上车自己玩去了。
  两位大人都不介意。苏沐秋牵着叶修的手把他送上副座,不仅绅士风度地为他开门,还温柔友好地为他系上安全带才关上车门。

  “咦这是什么?”
  笑笑哼哧哼哧把那东西举起来,叶修从后视镜看过去,黑线:“这是我的吧?”那小家伙从后箱掏出把伞,正是他之前用的那把。
  苏沐秋面不改色地发动汽车,说:“你误会了,这只是一把普通的雨伞。”
  “这是我的。”叶修不理睁眼说瞎话的人强调道。
  “千机伞是我的发明,上面写着呢,SMQ,意思是苏沐秋,朋友你瞎吗?”
  “那上面还刻着YX两个字母呢,叶修,是我的。”
  “哦,你不是说你叫叶秋吗?”苏沐秋冷笑。
  叶修嘴唇抖了抖,竟无言以对。

评论(29)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