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day3


  叶修认为自己确实就是从前的那个斗神,但也确实不叫叶秋而叫叶修,只不过叶秋是变怎么变成叶修就是一个谜了,资料里也没有提过。

  叶秋的资料上写着,苏沐秋是他学生时代的好友,不过战争开始之后,资料里就没有再提过这个名字了,想必是没有参战,叶修对他只是有点印象,那天见到这个人他才想起来这回事,后来回忆很久也没有更多的信息。

  什么都不记得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更恐怖的是,有个人能精准地读出你所有的想法,他能洞悉你的一切想法,你却对他一无所知。

  那么跑还是不跑,这是一个问题。

  近三个小时的车程中叶修考虑了这个问题有八次,前三次司机先生都友好地出言提醒,中间三次司机先生只对他展示了极为友善的笑容,后两次司机先生只用一个眼神就让他自觉打住胡思乱想,眼看着近了小区还是没有做出决定。

  虽然还不清楚苏沐秋的实力,但是只要叶修想走没人能拦住他,他毕竟是个改造人,和普通人比是有些胜之不武,何况还是一个Beta,只是逃跑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点小麻烦,甚至伤到人,那样就不大友好了。

  不过如果挟持后面那个小鬼,再拿到千机伞,小麻烦也……

  苏沐秋猛地踩下刹车,在副驾和后座的两人冷不防被吓了一跳,司机先生却毫无歉意,淡定倒到一个车位停稳熄火:“你最好不要把你脑子里的想法付诸实践。”

  “……”

  “也不要再这么想,”苏沐秋解开安全带拔出钥匙,“我家在四楼。”

  叶修看着苏沐秋若无其事地下车关上车门,到后面去拿了些东西,再把儿子牵住,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多看他一眼,他就生出些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忽然决定留下多玩几天。

  反正,还有几个月可以挥霍。

  没有记忆的人既无所畏惧,也十分任性,而他有任性的资本。

  苏沐秋倒没有叶修这样丰富的心理活动,他左手牵着儿子,右手像拎白菜一样拎着千机伞,打开楼栋的门禁后就一直等在门外,见叶修在神游,于是做出一个十分绅士动作并出声提醒:“请。”

  “……”


  苏沐秋的家装修得很精致,整体风格是很温馨的,从体贴的小细节就能看出来主人是有花了心思的。唯一的缺点是墙面非常不和谐,刷得异常糟糕,有些格格不入,一道道扭曲的白痕还残留在墙上,强迫症看见肯定受不了。

  叶修不是强迫症,但他也有点受不了,有种自己动手帮他再刷一遍的冲动。

  笑笑一进门就自觉地进屋写作业,苏沐秋随手把千机伞塞进鞋柜边的柜子里,给叶修拿了双拖鞋让他换上,自己径直进了厨房。

  叶修在客厅转了几分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于是也跑到厨房倚着门框站着。苏沐秋脱了外套套着围裙正切肉,他拿刀的手十分稳,肉片厚薄均匀,刀功好的人厨艺大概也不错。

  叶修对晚餐有了些期待,审讯室里的饭菜不是很合胃口,而且进到这个屋子让他的精神放松了许多,之前被监视器对着无论如何也放松不下来,或许理想中的到家的感觉就是像现在这样。    

  “你干什么?”苏沐秋忽然抬眼问他。

  他的目光并不刺目,不像刚刚在车里那样锋利,叶修甚至觉得他的眼里是有着柔和的笑意的。在这注视中叶修下意识站直了身体,他走进厨房左右看看,厨具和橱柜都很干净让人觉得很舒服,不像其他的厨房那么油油腻腻的,他站到锅边问:“要帮忙吗?”

  “你会?”苏沐秋笑。

  叶修脸热了一秒,这个他是真不会,或许从前是会的,现在也全忘了,说要帮忙只是客气客气。而苏沐秋根本没指望他帮忙,打发他出去看电视。

  叶修却没有动作,他看着苏沐秋不太想走,有很多问题想问,只是问了也……

  “叶小朋友,是不会用摇控器吗?”苏沐秋似笑非笑地说。

  “......”

  “去啊,别在这里看着我,压力很大。”

  苏沐秋不再看他,专心对付砧板上的那块肉,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叶修的口味变了没,再见的第一次吃饭总想做得好一些,留个好印象,被盯着确实让他有点紧张。

  紧张,苏沐秋握紧了刀柄,这种情绪对他来说有些陌生,而且对着的是叶修,这情绪来得莫名其妙又是理所当然,如果叶修问起过去他该如何回答,独自思考了几天都没有答案,叶修失去记忆很是坦荡,但是他并没有失忆。

  “你不生气了?”叶修开口。

  “我生气了?”苏沐秋一怔。

  “……”

  明明生气了,至少生气过,叶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笃定,也不知道自己在在意什么,就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相信苏沐秋,会按照他给的信息推翻白纸黑字上写着的东西。

  苏沐秋说没有,叶修便不再继续追问,闷闷地走回客厅打开电视机。里面正放着一部战争剧,看得人意兴阑珊,战争带走的东西太多了,即使这个故事的结局是美好的,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还有无数没有结局的故事。

  当初叶修从沉睡中苏醒时,见到的全是穿白大褂戴着帽子的医生,那时他的脑子里除了战术和战斗技巧空白一片,别人都叫他AY他就以为那是他的名字,后来发现这只是一个代号。

  什么样的人会连名字都没有呢?

  叶修后来才知道,他躺了几年醒过来,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实验体。本来混杂在一堆尸体中要被处理掉,中途被不明人士拉回了医院,身份牌明显是被换过的,救他的人早已离开了研究所,再没有人知道他是谁,都只当他是个普通的士兵。

  但是叶修自己知道,他并不普通,他的身体机能比一般的Alpha还要强上许多,五感发达,肌肉更加强健,反应更加敏捷,唯一的问题是信息素非常不稳定。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也本能地懂得自我保护,掩饰自己的与众不同,其他人并没有给他过多的关注。

  人体试验应该是被是禁止的,可是如果面对敌国就不存在人道不人道到问题了,当然叶修只是猜测,搞不好他从前是个爱国青年脑子一热就决定为国捐躯了呢?直到他潜进研究所,偶然翻到研究员的笔记,才渐渐确认他并不是F国人,或许还是G国人。

  笔记里记录了叶秋被俘后经历的一切,实验最终结果是死亡,但是笔记的主人并不相信这个结果,他坚信他的实验不可能失败,所以这个战后本应该被销毁的笔记,被他偷偷留在了研究所,最终到了叶修手上。

  叶修知道联盟的人并没有对他下重手,不及F国百分之一,连吐真剂都没有用到,没有拷打,战胜国的审讯水平不可能只有这种程度,那么只有可能是他赌得没错,这群人至少比写笔记的人更像他的朋友。

  可是,也无法排除这一切都是虚假的的可能性。

  而苏沐秋在这一切中又扮演着怎样一个角色呢?


  苏沐秋做的菜色香味具全,叶修食指大动吃了两碗,吃完自觉承担了洗碗和打扫的任务。饭后洗了盘水果,三个人一起在客厅看电视。说是三个人一起看也不太准确,苏沐秋蜷在沙发上看书,叶修托着腮看苏沐秋,只有笑笑专心致志地看科技频道。

  一个多小时过去,苏沐秋合上书看了下时间,对笑笑说:“去洗澡。”

  这个节目还有十几分钟才结束,笑笑拖拖拉拉地不肯动,眼看着苏沐秋开始皱眉了,笑笑非常机智地说:“叔叔是客人,让叔叔先洗。”

  叶修:“……”

  苏沐秋想想也很有道理,便问叶修要不要去洗澡,叶修自然答应。 

  前几天去逛了超市,给叶修买了崭新的睡衣和毛巾,都洗好晾着,苏沐秋起身走到阳台摸了下,应该干透了,他把衣服毛巾收下来,带叶修往浴室走。

  “左边是热水,右边是凉水,这个灰色的是洗发露,粉色的是沐浴露……”

  叶修心想我认识字,不过还是默默等着他说完。

  “吹风机在柜子里,有事喊我。”苏沐秋说完便带上浴室的门。

  家里只有两间卧室,苏沐秋让洗完澡的叶修先进主卧休息,自己则到把浴室里的脏衣服收拾起来,也洗了个澡换上睡衣。

  进房间时叶修不知在哪里找了条毯子打了个地铺,苏沐秋挑眉看他,叶修觉得有点不自在,“你家地板挺干净的。”

  “是啊。”苏沐秋没再说什么,转身关了灯。

  窗帘没有拉上,叶修一抬眼就能看到窗外皎洁的月亮,远远地挂在蓝宝石一样的天空中,这座城市环境很好,还能看到星星,这个夜晚是这样宁静、安详。

  叶修翻了个身,正好对上一双眼睛,眼睛里闪烁着星光。

  “睡不着?”

  “嗯,不舒服。”

  在地铁里被信息素诱惑之后,叶修的信息素就开始不安分,反反复复的,因为他不想和来历不明的Omega做()爱,易感期通常需要更长时间度过,期间会焦虑、不安、失眠甚至会感到疼痛,但并不是不能忍耐。

  “地板太硬了?上来吧,”苏沐秋说,“本来就没想让你睡地上。”

  “对我这么放心啊。”叶修没推脱卷着被子站了起来。

  苏沐秋轻轻笑了一声,又往旁边挪动,低声说:“你能对我做什么呢?”

  我可以打晕你逃走啊,叶修边想着边在床上躺下,他陷在一片温暖的凹陷中像被人拥抱着,睡意也渐渐涌上,可他并不想就这样睡着:

  “我是不是应该认识你?”

  



评论(10)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