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你曾是少年

01

别打脸,我们tag这么惨why不救救它QAQ其实小鸟补了有2000字吧,一种莫名的责任感督促着我orz

=====

  学生会部长竞选一结束苏沐秋就不见了人影,溜得比谁都快,这样的前会长也是没谁了。

  “真的卸任啦?”孙悦来问他。

  “是啊!”苏沐秋伸了个懒腰,他上任上得早,也应该退得早一些。

  这一届的孩子们都能力很强,选出一个新的学生会长有点难抉择,不过好歹是卸任成功了,苏沐秋对自己对工作效率感到非常满意。

  “那下学期准备干什么?”孙悦干脆坐了下来,平时也挺忙,她都好久没碰上苏沐秋两个人好好聊聊了。

  “还能干什么?实习、毕设、工作。”苏沐秋在收拾东西,他平时就很注意收捡,现在很快就收完,倒有点没事做了。

  不该回来这么早的,他想。

  看着这个教室里的一切,苏沐秋长长舒了一口气,在独立的学生会办公室工作快两年,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就是能说放下就放下,说卸任就卸任。

  虽然留了足够的交接的时间,成员们仍然感觉猝不及防压力山大,各种保住大腿让他不要走,只不过苏沐秋去意已决,其他人根本改变不了他的决定。被勉强得太多,如今的苏沐秋不再是会为其他事妥协的少年,接下来的路,他都要紧紧地抓在自己的手里。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苏沐秋。”孙悦走到苏沐秋桌子前。

  “我怎么了?”苏沐秋抬头看她,很是不解。

  “书呆子!无趣!无聊!”孙悦撅着嘴,为发小的无趣感到十分悲哀。

  “好好好,你有趣有聊。”苏沐秋懒得理她,成天说他无趣无聊,但是提不起兴趣怪他啊?

  “恋爱呢?喜欢你的Alpha、Beta、Omega都能绕学校一圈了!”

  “我们学校这——么小。”

  苏沐秋比划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其实你不必有压力,要勇敢追求新的感情嘛。”孙悦劝说着,她不忍心看他浪费生命中最美好的十年。

  “压力?你说叶修?”苏沐秋不甚在意,他打了个呵欠,想起自己名义上的丈夫,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倒不是因为他,关键是没找到有感觉的。”

  “三年里一个都没有?”孙悦不相信。

  苏沐秋认真地思考起来,他回忆着这三年发生的故事、遇到的人,然后无奈地发现确实没有能让他动心的人,再也没有人能给他那样舒服的感觉,就连不聊天的时候气氛都那么自然,对他来说,那个人就是空气一般的存在,是他的朋友,是他的亲人,本来还能成为他的恋人。

  孙悦了解苏沐秋,从他的表情她就能看出来,他并没有说谎,她忽然想起之前那个网友:“你……还喜欢那个人?”

  苏沐秋垂下眼帘,低声说:“我不知道。”

  孙悦真的愣住,她以为他早就忘了那个人,苏沐秋都没有去参加那个职业联赛——他从前提过那个网友是要成为职业选手的——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赛季就小火了一把,她这个游戏白痴都听说了,去年她堂弟还辍学去Q市和人组了个战队,家里又狠狠闹了一通。

  “还喜欢就去表白啊!”孙悦都快被急死了。

  “只过了三年,还剩七年呢,说不定他早就和别人结婚了。”苏沐秋笑了笑,把自己的东西放到桌子底下,拉起孙悦的胳膊,“等下再来收吧,走,请你吃雪糕。”

  十年,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他又有什么资格让人等他十年呢?三年前以为是因为寄人篱下才要向现实低头,越长大越发现,身不由己的理由很多,多到他记不下来避免不了。

  孙悦知道他不想提这个话题,故后退两步作大惊状:“天哪铁公鸡要请客,下红雨了吗?”

  苏沐秋无奈地转身等她,这姑娘还真是戏多,“不不不,你弄错了,是我请客你付钱。”

  孙悦立马冲过去要打他,他笑着再次拉过她的手:“想吃什么,哥哥今天心情好,说请客就请客。”

  “要吃哈根达斯!”

  “做梦吗你?”

  “苏沐秋你这么抠难怪没人跟你谈恋爱!”

  “……”

  

  哄完孙悦,苏沐秋回到宿舍,边心不在焉地打开游戏,边思索起自己的未来。

  父亲希望他或者沐橙有一个人能继承公司,他是不太想接受那间公司的,尽管对很多人来说这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拒绝简直是不识抬举,可是心底里的那点骄傲一直叫嚣着不要接受。

  他对父亲母亲的感情始终有些复杂,养育之恩不敢相忘,但是被迫和一个陌生人结婚的痛苦也深深地烙印在他的灵魂里。到如今那些许恨意随着时间消散,但是他们都知道不可能回到过去了,苏沐秋再也不可能像苏沐橙一样对父母撒娇、发脾气,他对着父亲母亲客气体贴,周到到不像是一家人,而像是客人。

  并不是故意让人难堪,只是还没有成熟到妥帖地处理这样的关系。

  至于神说要有光,苏沐秋还是会时常想起,开始不敢再上秋木苏的号,现在也是习惯性地不上,可他从没有忘记过这个人。

  苏沐秋故意把秋木苏的账号卡留在家里,到学校后重新练了一张叫沐雨橙风的枪炮师账号,决定彻底和过去道别。

  不过并没有真正和过去一刀两断,巧合的是,他的新号加了从前的大客户一叶之秋的好友,还进了他们的工会嘉王朝,兜兜转转还是和一些老朋友联系上,不过他并没有告诉他们他就是秋木苏,而是以一个崭新的形象站在他们面前。

  除了神说要有光。

  苏沐秋再也没见过这个人,可能是因为和秋木苏的决裂打击太大,他似乎连职业联赛都没有参加,苏沐秋说不清自己完完整整看完第一赛季每一个视频之后发现这人压根没来时是什么心情,失落或者是懊恼,或许后悔更多,他不应该把话说得那么绝。

  不过再后悔也没有用,人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

  倒是一叶之秋那家伙在荣耀里混得风生水起的,他所在的嘉世战队连着得了两届冠军,今年也很有冠军相。第三赛季已经进入季后赛,嘉王朝士气高涨,俨然一副三连冠王者登顶的模样,每天上线公会里都涌动着某种莫名的喜庆气氛。

  “要不要来见证我们嘉世创造奇迹的时刻?”一叶之秋对沐雨橙风说。

  沐雨橙风很强,说是职业选手的水平也不会夸大,一叶之秋一直有拉他进战队的想法,只是苏沐秋之前学生会的事很忙,每次都婉言拒绝,这次他却想去看看,见证嘉世三连冠的瞬间。

  想想都觉得激动人心,三连冠,都得归功于却邪,苏沐秋有些自豪,他确实想去看看他制造的这把银武是怎样在战场上披荆斩棘的。

  “吃住你包?”

  他随口调笑,没想到一叶之秋立刻应承下来,还说亲自去机场接他,于是苏沐秋脑子发热一时嘴快答应下来。

  不过没必要反悔,正好学生会的事告一段落,他有时间去一趟H市。

  “只看一场,你肯定就舍不得走了,一顿吃住算什么。”一叶之秋信誓旦旦地说。

        想得倒是很美,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拉进战队?

  苏沐秋只在心里笑,没去反驳。


  苏沐秋不喜欢飞机,他有点恐高,于是定了周一的火车票去到H市。

  出发前联系了一叶之秋,他原本以为说包吃住接送是闹着玩的,一叶之秋却很爽快地问他几点到他亲自去接。离总决赛没几天,苏沐秋就说不用了你告诉我怎么走我自己过去,一叶之秋却坚持,苏沐秋无法只得告诉他自己到的时间。

  不得不承认,这份诚意确实很感人。

  一叶之秋让他发张照片过去方便接人,苏沐秋便在自己的相册里找了张近期的照片发过去,结果那边像是掉线了一样没了反应。

  难道发了张一张奇丑无比的照片过去?不应该啊……

  “这是你啊?”一叶之秋忽然这么开口。

  “是啊,怎么?”

  “没什么,到时候我在出站口等你。”他说。

  “等等,你的照片呢?”苏沐秋问。

  “不用了吧,我能认出你。”

  “……”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不过他这么大人了,一叶之秋又算是个公众人物,不至于被拐卖了,苏沐秋胆子颇大地收拾东西一个人出发去了H市。

  

  在车上睡了一路,随着人群出站的时候苏沐秋都有点摸不清东南西北,迟钝的大脑正缓缓地思考是谁要来接自己的时候,就有人拉住了他的左手。

  苏沐秋看着眼前这张脸,一瞬间清醒起来——叶修???

  好巧啊,苏沐秋正想摆出个官方的八齿笑容跟叶修打个招呼,然后转身往回走假装他是在H市旅完游赶火车回B市,叶修就放开了他的手,然后指着自己说:“一叶之秋。”

  WTF?!

  苏沐秋算是明白了他看到照片后那诡异的沉默是怎么回事了,他心情复杂地看着这人伸出的右手,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伸出了手:“沐雨橙风。”

  叶修自然地接过他的背包,带他往坐出租车的地方走,边走边说:“他们估计要失望了。”

  “失望什么?”苏沐秋随口问。

  “都以为来的是妹子。”叶修笑。

  苏沐秋也笑了:“说了很多次了,我不是妹子。”

  叶修耸肩:“他们觉得妹子比较害羞。”

  苏沐秋笑着摇头。

  “不管怎么样,欢迎来到H市,”叶修说,“欢迎来到嘉世。”

  苏沐秋一时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好。

  


评论(9)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