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瞎写,529就不更了哈……

————————

  “你们俩就不能给我一点成就感吗?”才埋伏过来两天就被敲开了门,张佳乐的心情很是忧郁。

  就叶修那锲而不舍的劲头,张佳乐生怕他真如苏沐秋所说喊出个“张佳乐你有本事偷窥,你有本事开门”来,还好还好,这不是叶修风格,他不用丢一整栋楼的人。

  “早啊,吃了没?”

  叶修笑得阳光灿烂,张佳乐只觉得心很累。早,早你个头!知道你没吃来蹭饭的,目的性太强了让人不爽。

  “没吃,带你去吃,给你十分钟换衣服门口见。”张佳乐说完迅速关了门,给苏沐秋回了条信息就去换衣服。

  他搬到苏沐秋家对面属于半自愿行为,可是好奇也好,担忧也好,责任也好,在面对他们俩本人的时候都被抛到了脑后,就像是从前住在宿舍里的时候是对门的时候一样,你蹭蹭我的饭我蹭蹭你的网,也挺好的。

  

  在外面的小店炒了两荤一素三个菜,两个人吃居然还不够,张佳乐吃下一碗就饱了,看着叶修狼吞虎咽有点目瞪口呆,这家伙是饿死鬼投胎吗?

  同是Alpha,叶修如今的食量比他可大多了。

  “苏沐秋虐待你,不给饭吃?”张佳乐好奇。

  叶修埋头苦干边吃边说:“不是,我食量就是大。”苏沐秋准备的倒是刚刚好的样子。

  张佳乐打量着这位老朋友,七八年没见,说没变化也确实没变多少,说有变化也算是有变化,不止食量,个头、身材都不大一样了,最清楚他哪里变了的应该是苏沐秋。

  想到苏沐秋,张佳乐心里又涌起些奇怪的情绪。

  

  他们跟苏沐秋只有几年的同窗友情,如果苏沐秋不是叶修的Omega,他可能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同学,跟战场上过命的战友绝对不能等同。

  当时他们甚至是有些鄙视苏沐秋的选择的,毕竟他可是军校常驻的前十,居然去当了什么纺织厂的管理层,对着几百块的月薪沾沾自喜,倒真和他入学时说的一样,“不要当个死在战场上的籍籍无名的小兵”。

  苏沐秋是个Omega,而国家不能逼迫Omega参军,就算其他人再不耻,也没有人能阻止他。

  后来叶修死了,他们这些朋友自然担负起了照顾叶修家属的责任。从前说他“临阵脱逃”的那些人也都渐渐沉默,死亡对他们来说不再那么遥不可及,对于他人求生的本能他们也不再去做出什么评价。

  谁不想活着呢?

  而且就算是苏沐秋这样一个贪生怕死的Omega,也在战事最紧急的那年选择把孩子生下来,还得了一个“英雄Omega”奖,虽然他转身就把奖牌熔了拿去卖钱。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发自内心地感激苏沐秋的这个选择,并为这个孩子的诞生感到高兴。

  可是叶修回来之后,如果两人起了冲突,即便是现在和苏沐秋相熟的黄少天,也不会站在他这边,张佳乐也一样。

      å¼ ä½³ä¹çœ‹åˆ°è‹æ²ç§‹çš„资料的时候简直怒火中烧,冷静下来之后也无法原谅,始终觉得苏沐秋又要对叶修不利,对他充满敌意。再后来张佳乐设身处地地想了一个星期,发现即使他处在苏沐秋的位子,也不确定能不能做到更好,那个决定应该是比退出百花加入霸图更艰难的选择,带来的后果也更加的残酷,至少他敢去做,并且并没有后悔。

  如果换做是他,还能不能这么淡定,至少表面上这么淡定,可以吗?

  张佳乐的心里甚至生出一种隐隐的怜惜。

  叶修的父母拒绝他俩的关系的时候,苏沐秋十分配合地去销掉了所有记录,他在尝试着弥补别人,可他自己也是受害者,没有人会去弥补他。

  “老叶,苏沐秋是害你受这么多年苦的罪魁祸首,他现在和你没有关系,你可以尽情寻找新的真爱了。”张佳乐本想这么告诉叶修,可他一句都说不出口。

  苏沐秋的资料只有薄薄的三张纸,他把它们放到叶修的档案旁边,或许就是等着有一天叶修回来自己看到事实,那样就不必亲口说出来。

  说什么偷到了设计图,明明整栋楼都是他设计的,没人比他更清楚如何关掉机关,还假惺惺地作出那么小心翼翼的样子,张佳乐想到两人偷偷摸摸跑进档案室时的情景,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叶修抬头奇怪地望着他。

  张佳乐正了正表情,说:“你这身衣服真合身。”

  “我自己的拿去洗了,就穿了沐秋的。”叶修答。

  “哦。”你现在还爱他吗?张佳乐想问这个问题,可最终只说:“赶紧换一身吧!”

  “有什么关系。”叶修漫不经心地答。

  这些资料阴差阳错落到了张佳乐的手上,他不知道应不应该把它们交给叶修,被叶修拿走和由他交给叶修,意义是完全不同的——要是他那天没有出来上厕所,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

  张佳乐悔得肠子都青了。

  

  吃完结账,张佳乐拿好小票准备回去找苏沐秋报销,两人正要打道回府,叶修再拍拍口袋,表示自己忘了带钥匙。

  “那就去逛逛,”张佳乐瞥了一眼他这身性感的紧身衣,觉得实在有碍观瞻,“顺便去买身衣服。”

  “我没钱。”叶修摸着口袋说。

  “苏沐秋有!”张佳乐气结,难道买衣服还要他付钱??

  “他的钱又不是我的。”叶修耸耸肩。

  “……”张佳乐的心咯噔一下,“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亲兄弟明算帐啊。”叶修说。

  “那倒是,”张佳乐觉得这话很像是苏沐秋会说出来的,包括手头这张小票搞不好都要AA,他忍不住吐槽:“苏沐秋是真的很抠门。”

  “哈哈,我也觉得。”

  

  两个Alpha去逛商场,买衣服什么的都十分简单粗暴,只要合身就去刷卡,半个小时拎了几个袋子出来。

  张佳乐让叶修打电话给苏沐秋讲报销,叶修盯着手机干巴巴地说:“要不不买了去退了吧。”

  “……”张佳乐拨好号,手机塞给叶修:“说话。”

  叶修跟苏沐秋不着边际地聊了五分钟,而且没有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张佳乐心疼自己的话费,接过电话开门见山。

  “这么贵?不至于吧。”

  “我陪他逛商场总该给点服务费吧?”

  苏沐秋说得特别理直气壮:“你不是闲吗?”

  张佳乐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的任务是来看看这两个家伙有没有背地里干什么不好的事,怎么能说是闲?

  “那不还是闲?”苏沐秋反问。

  好吧,是挺闲的,闲得出来陪叶修逛商场。

  “好吧,你什么时候回家,老叶没带钥匙。”

  “我下午五点才下班。”苏沐秋说。

  “那怎么办?我并不想收留他。”张佳乐说。

  “逛到晚餐时间再回来吧,晚上到我家吃饭,辛苦了。”苏沐秋说完就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

  

  好在半路遇上了刚到不久的韩文清和张新杰,不用跟叶修逛一下午的商场,张佳乐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冲了过去,决定跟队长混一下午。

  一阵寒暄过后,张新杰不太赞同地看着叶修的衣着。

  “他们俩的情趣我也不是很能懂。”张佳乐吐槽。

  韩文清点点头,然后问叶修:“那要不去练练?”

  “行啊。”叶修欣然接受。

  

  韩文清和叶修是打出来的交情,两人从前就经常聚在一起“打架”,苏沐秋是这么形容的。

  碰上韩文清是最舒服的事,只需要打就行,刚好叶修很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也想试试现在的他在联盟里的战力如何。

  一个小时下来两人都大汗淋漓,韩文清又一次把叶修放倒之后,他忽然皱眉说:“别给我手下留情。”

  叶修其实也渐渐激起战意,索性不再留力,于是五五分的战局渐渐变成了一方压倒性的胜利。

  最后一下制住韩文清之后,叶修忽然对坐在场边和张新杰聊天的张佳乐招了招手。

  张佳乐走过去,捂住鼻子:“收收你的闻道,难闻死了。”

  叶修无辜:“这个我真控制不了,现在还只是开始,等下会更浓。”

  “……你这样会引起骚乱的好吗?”张佳乐无语,把他拉起来问:“怎么回事?”

  “后遗症,回去吧,饿死了。”叶修说。

  “……那我们先走了。”

  张佳乐跟韩文清说了一声,又冲张新杰做了个道别的手势,带叶修离开。


  两人走远之后,张新杰拿着电话走过来,韩文清闭了闭眼接下:“如果他全力以赴,我没有什么胜算。”

  报告完就挂断了电话,韩文清还是坐在场边没有起来,显然是有些挫败。

  张新杰扔给他一条干净的毛巾,在他身边坐下:“成功的只是个例,你很强。”

  韩文清把毛巾搭在脸上,没有说话。

  

  韩文清的报告在会议室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们首先是沉默,然后开始争执。

  陶轩喝了口茶,静静看他们一个个争得面红耳赤,显得非常淡定。

  有人认为G国也应该进行人体实验,叶修正好是个绝佳的实验参照;有人认为人体实验不重要,重要的是叶修会不会对他们造成威胁;有人认为……

  他们各执己见,最后转向同一个问题:“苏沐秋可靠吗?”

  众人的视线望向陶轩。

  陶轩曾经是最了解苏沐秋的人,即便他们决裂之后,他也是整个会议室里最了解的苏沐秋的人。

  苏沐秋可靠吗?陶轩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要是当初没有让他离开联盟,那苏沐秋绝对是可靠的,现在去要求一个高中数学老师对联盟的忠诚,不是可笑是什么。

  而且即使他说苏沐秋不可靠又能怎么样,他们就能除掉他吗?就能神不知鬼不觉除掉叶修吗?有能力做到这件事的人多多少少跟他们俩都有关系,没有确凿的证据就除掉他们俩,其他人会怎么想?

  陶轩不想负这个责任,把球踢给冯宪君。

  冯宪君只揉了揉太阳穴:“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评论(1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