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叶苏】Oh! you pretty thing

  “哥哥,仪态,注意仪态!”耳边又回荡起自家妹妹清亮的声音,旁边那个该死的侍卫长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不得不抬头挺胸面带微笑。

  好生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他向仰慕者们投去一个略显羞涩的笑容,然后提着裙摆走出宴会厅。

  这条裙子又厚又重,缀满无用的珍珠与亮片,腰部收得特别紧——据说显得这样比较美——即使这些年的沉睡让苏沐秋瘦了不少,这纤细的腰身还是让他吃不太消。

  至少比上一次好,苏沐秋安慰自己,上一次他都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于窒息——不过还是得出去转转,大厅里无数灼热的视线既让他怒火中烧又让他感到无所适从。

  “尊贵的公主殿下,您要到哪里去,外面可不安全,请让我陪伴您吧!”

  一只手臂横在他的面前,透过网纱看见的是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比他见过的所有人都更为俊俏。年轻有为的侍卫长言辞恳切,汹涌的爱意无法抑制地从那琥珀色的眼眸中流泄而出,他的眼神是那样热烈而直白,像是夏日午后的阳光,烤得苏沐秋的脸颊发热。

  好在黑色的网纱和精致的妆容能帮他掩饰一二,苏沐秋暗自安抚躁动不安的心,轻轻摇了摇头拒绝,越过侍卫长走到阳台。

  夜凉如水,黑暗广阔而辽远,幽幽地通向无尽的远方,天幕如同巨大的蓝宝石,神秘至极,而漫天繁星无怨无悔地追逐着的唯一的月亮,正高高地挂在空中,透着微妙的红光。

  “真美啊!”随着他走出来的侍卫长感叹道,“就像是从坟墓里复活的女人,就像是具行尸走肉,你能想象她的外表居然充满了死亡的意味吗?”

  苏沐秋忍不住偏过头去细细打量他,比从前的个子还要高一点,皮肤白皙,睫毛很长。那双眼睛,那双见证过一切却又如初生一般单纯的眼睛,他有些着迷地看着他的脸,眉毛、鼻梁、眼睛、嘴唇……

  想咬他。

  “我亲爱的公主殿下,”侍卫长注意到他炽热的目光,微微勾起唇角,“您要亲吻我的嘴吗?”

  “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您要亲吻我的嘴吗?”

  “可我不会跳舞。”

  “我也不是先知。”

  和幼年期完全不同,那时还算作雌雄莫辨的年纪,如今低沉的嗓音却足以明显地表明他的性别。在城堡跳了一个月的舞,苏沐秋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他戴着金色的假发,从来不吃不喝不与人攀谈,只是跳舞,人们都说他比精灵还要美丽,与已经销声匿迹的嘉世女神有七八分像。

  不过,今天他却一反常态地和人聊得热火朝天,笑靥如花。或许是侍卫长温文尔雅,俘获了美人的芳心,他邀请他跳一支舞,两人便加入了舞池。其他侍卫不免有些羡慕,心想不愧是侍卫长啊……

  “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只是想起我的恋人……”侍卫长笑起来,却又与之前不同,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提起心上人来神采飞扬,眼神是那样温柔致密,像是流淌的水银。

  他从没有过这样的眼神。

  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攫住,大脑供血严重不足,一曲就要终了,苏沐秋踩着尾音转了个圈,准备去寻找下一个舞伴,却被他强行拉住往怀里带,还得再跳一支。

  “这不合规矩。”一支舞一个舞伴,况且他才不想听这人讲他的恋人。

  侍卫长却自顾自地继续道:“第一次见面时他坐在我对面,安安静静地低着头,像个可爱的洋娃娃,父亲说要我选一个新娘,看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显然他也是这么想的,他主动拉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在森林里漫步。”

  “……”

  “他咬了我,我们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接着度过了……嗯疯狂而美妙的一个夜晚,然后情不自禁的,我跟他私奔到了他的城堡。”

  “你够了吧,明明是借机离家出走——堂堂王子如今沦落到当侍卫长?”

  “彼此彼此。”叶修很没诚意地说,“你又怎么穿成这样在这里陪人跳舞,苏沐秋殿下?”

  “你能想象一觉醒来发现被偷得连条内裤都不剩了,而楼上正在开舞会,所有人都拥有能杀死我的凶器时我的心情吗?”苏沐秋目露凶光,“你把我家卖了?”

  “咳是租借,”叶修望天干咳一声,“沐橙想的点子。从前的协议上写明了不能在城堡里使用银器的,一直没回来,抱歉。”

  “算了,我也只是……想跳舞了。”才怪。

  苏沐秋醒来的时候可气坏了,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楼上倒是热闹极了,夜夜笙歌,舞会每晚都开到了半夜,而他连件穿得出去的衣服都没有,只有和叶修第二次见面时穿的裙子,他用了点小伎俩让自己的裙子看起来干净点。

  不过在这点小伎俩是瞒不过叶修的眼睛的,在他眼里他现在比灰姑娘还不如吧,苏沐秋想。

  “亲爱的,在我眼中你永远是最美的。”叶修抱着他转了一圈,又在他耳边这么说:“当然,什么都不穿的时候更美。”

  “……”这种程度的调笑苏沐秋根本懒得回应,他看着叶修的脸:“你还好吗?”

  “还不错吧,除了你一言不合就睡觉这事让我有点措手不及之外,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我听说嘉世在通缉你,也是掌握之中?”

  “你的消息可真灵通,不过这也差不多在掌握之中。”

  “包括今晚再逃跑?”

  “是再次私奔。”

  “可我一点也不想跟你一起跑路。”

  “你别无选择,毕竟我是你唯一的口粮,不是吗?”叶修微笑。

  “你别说了,我实在很想咬你,现在,立刻,马上。”苏沐秋别过脸。

  “我真诚地建议你换一个时间地点和场合,毕竟你也不想做到一半被人用网子套起来吧?”叶修很没诚意地说着,门口的侍卫们窃窃私语,用羡慕嫉妒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人,这让叶修的心情格外好。

  苏沐秋无奈地点点头:“红月在这里,我感觉到了,偷出来我们就走,找个地方让我吃一顿,我要饿死了。”

  “找个安全的地方,你可以尽情地……”叶修说,“顺便你的过敏反应真让我高兴。”

  “有时候我真希望我是一只普通的、平凡的吸血鬼,”苏沐秋扫了周围一眼,“而不是只能进食会让我过敏的食物的可怜虫。”

  “可能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注定了,”叶修说,“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我咬你的时候你可没说过你的血有毒,”苏沐秋说,“赌什么?”

  “谁先拿到红月就可以获得一个要求。”

  “你太无聊了。”

  “你害怕了?”

  “赌就赌呗。”

  

  摆脱掉跟在他身后的众人,苏沐秋觉得自己简直是脑子秀逗了,叶修作为侍卫长轻而易举就能接近红月,他到底为什么要打赌?

  走进展览室时就闻到了叶修的香味,他藏在某处。苏沐秋一步步靠近那颗放着他一半生命里的小东西,就在他的手指要碰到那枚如月亮光一般美丽的石头的一瞬间,果然——

  “妈蛋,叶修你快放手。”

  “是你放手才对吧。”叶修一只手搂着自己的爱人,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战利品。

  “哦,我们继续这样僵持,然后一起死吧。”苏沐秋抓着他的手腕凉凉地说。

  “算我赢。”

  苏沐秋继续凉凉地看他。

  “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从前可没有这么输不唔……”

  苏沐秋堵住那张聒噪得不同寻常的嘴,轻而易举地从石化的那人手中把红月夺了回来藏到身上,然后得意洋洋地冲那人一笑:“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是我赢。”

  叶修弯弯眼睛,又凑上去亲了他一下。

  “是你赢——我很想你。”

  “我也是。”



评论(9)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