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普通同事

嘉世HE线,比赛偷了个小懒,雷雷雷

论坛里有很垃圾的后续……

@小黑鱼 

-----

  苏沐秋第一次说要退役的时候,陶轩只当他是在开玩笑,二十五岁的年纪不算年轻,但是距离退役还能有一点距离。

  彼时嘉世刚获得决赛主场胜利,陶轩心潮澎湃请客吃饭以鼓舞士气,职业选手滴酒不沾,整桌人只有陶轩一个喝酒的,他自娱自乐也把自己灌得半醉,晃着瓶底那点白酒说别开玩笑。

  后来嘉世夺冠,庆功宴上苏沐秋再次提出要退役,陶轩没来得及喝点酒装醉,苏沐秋便给自己倒了小半杯,敬陶轩说谢谢他这么多年的照拂,一口闷之后就倒在了酒桌上。

  陶轩被这接二连三的变故吓懵了,无助地看向其他人,他人都回以同样无助的眼神。叶修无奈地把自己的衣角从对方屁股下拉出来,说:“喝醉了。”

  听到叶修的话陶轩心半安,他们两个人总是很了解对方的,想必也最知道对方真正心思:“是真想退役?”

  叶修点点头,说恐怕是真的。这事苏沐秋没有私下跟他提过,但是职业选手不喝酒,从前他好奇得不行也没有碰过一滴,这回终于尝了酒味,说明是真的下了决心。

  陶轩有些茫然,苏沐秋真要退役他也不能强留,只是退役来得太突然,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战队人员来来去去是常事,但这两人一直是战队的基石,他从没想过他们的离开,又想到叶修好像是跟苏沐秋一样的年纪,他想开口问问叶修的意思又怕得到不想要的答案。

  “我还没到退役的时候。”叶修说。

  

  “总要给新人留点上升的空间。”

  这是苏沐秋醒来之后给的理由,其他人当然尊重他的决定,安排好新的副队长之后陶轩又给他搞了场欢送会,排场不大但心意足够。欢送会上陶轩悄悄问他要不要留在战队,做做银武或者管管公会都行,工资比其他地方开得高,职位也清闲。其实这对于退役选手来说是个相当不错的差事,他们中的很多人也只有游戏这个一技之长,能有份工作养活自己再好不过。陶轩是出于好心,可苏沐秋还是拒绝了,不过也是意料之中,像苏沐秋这样从小就靠自己养活自己的人生存能力是无需质疑的,更何况此时比起过去的一穷二白好上太多。

  虽然早在接下第一份代言时就付了首付拥有了自己的房子,但是大部分时候他都和叶修一起住在战队的宿舍,这样训练起来比较方便。很多东西堆在床下,搬出来的时候灰尘大多,苏沐秋打了几个喷嚏,泪眼朦胧中看见一个人走了进来。

  叶修叼着烟双手拆在口袋里踱过苏沐秋身边,绕了他一圈后坐在对面自己的床上。苏沐秋无语地看他那没有一点要帮忙意思的表情,说:“不训练干吗呢?”即使是夏休期,叶修也会泡在训练室不出来,这个点回来有些奇怪。

  “不干吗,看你干什么。”叶修低头注视着蹲在地上看他的青年。

  “怎么,舍不得啊?”苏沐秋的心微妙地颤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是啊,舍不得。”叶修竟点了点头,苏沐秋原本只是打趣他结果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就转了个话题让他来帮忙,谁知叶修却摇摇头说:“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苏沐秋气死了,从前有队员退役时叶修还会帮忙收拾点东西,作为队长十分和蔼可亲,怎么轮到他的时候就甩手看着,他们可是当了近十年的室友,真是没有一点友情。苏沐秋本想暴起去踹他一脚,但忽然失了力气只觉得累,于是自己默默转身去把最里面的几本书拖出来。

  “你都没跟我说过,没给一点准备还想让我帮忙。”叶修走过来在他身边蹲下,轻哼了一声,状似不经意地抱怨。

  苏沐秋再次无言以对,退役这事说是思考了许久,却又是临时起意,他一向做事洒脱,话出口之后便坚定了信念,但对战队来说是有些突然。他也有些愧疚于是诚恳道歉,叶修却用更加复杂的眼神看了他许久,然后叹着气说:“别担心,刘皓当副队长不会有问题。”

  “嗯。”苏沐秋低低地应了一声算作答复,此时此刻和叶修共处一室让他觉得胸有些闷。

  “有打算了?”任何场合下叶修都是和苏沐秋同座的,那天陶轩的提议、苏沐秋的拒绝他也都听到了,只是那时不方便问,现在才找到机会。

  苏沐秋对叶修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说自己打算在市中心盘个小门面自己当老板,叶修一听乐了:“真要开泡面展啊?”这显然是句玩笑话,来源于七八年前,那会儿他们还得靠代练过活,有时候没接到单只能吃泡面,有一回吃了一周泡面的苏沐秋恨恨地说自己以后要开个泡面展。

  “笑什么笑,”苏沐秋已经不记得这回事了,他白了叶修一眼,对对方的小瞧很是不满,“开个书店或者小咖啡馆吧。”

  “那挺好的。”

  

  苏沐秋在步行街开了间书店,装修独具一格,环境优良适合读书,店里还有特别供应的咖啡和甜品。最开始都是他的粉来捧捧场或者近距离看看偶像,后来店有了自己的名气,专门为它而来的也大有人在。唯一与读书氛围不太相合的只有里面那个大投影,每到比赛日都会直播嘉世的比赛,不过也可以理解,嘉世对于H市、对于书店老板本人都有着重要意义。

  闲的时候苏沐秋就坐在前台打荣耀,还有人特地来书店找他PK,他通常都来者不拒,不过输了就得到他店里打一天工,书店里各色各样的小哥也成了它的一大亮点。

  有时也重操旧业做代练,从前是迫于生计,现在是纯粹好玩。苏沐秋对游戏一直充满了感激,也一直喜欢着荣耀,但是退役之后目的性少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只有在看着嘉世比赛的时候才觉得心里满了一点。不过苏沐秋并没有为退役而感到后悔,他自己很清楚,这一步迟早要走。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唯一的缺憾是没有一个知心人在身边,至于这份缺憾一直都没有将其弥补的想法。

  

  第九赛季结束之后,荣耀大boss叶秋仍旧没有退役的打算,甚至还在第十赛季搞了个大新闻。不过从上个赛季的出场安排可以看到,嘉世一直在为应对叶秋的离开而做准备,邱非上场次数的增加和叶秋上场次数的减少都表明他们在提前适应一个没有斗神的嘉世。到了第十赛季,一叶之秋便彻底退出了职业比赛的舞台,被视作斗神接班人的邱非坚持用自己的战斗格式出赛,而叶秋也换了一张崭新的账号卡一一君莫笑。

  对职业选手们来说,君莫笑是谜一样的存在,无论是其操作者诡谲的技、战术,还是那把如同bug一样的银武千机伞,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他们眼前,打得他们措手不及。老一辈的玩家都知道,在荣耀前期还有一个存在于传说中的职业,散人,那时神之领域还没有开放,很多玩家都设想着全系精通的可能性,然而在真正的散人出现在玩家们的视野之前它存在的意义就被抹杀,后来它便从人们的视野中淡去。

  至到今天,叶秋将散人带到了世人眼前。

  君莫笑的出现不仅给其他选手带来了不小的挑战,还给评论界出了一道巨大的难题,凡是解说过嘉世战队比赛的评论员都忘不了那被变幻莫测的君莫笑支配的恐惧。后来一次节目中叶秋才提到他有退役的打算,不过在此之想要让大家见识一下君莫笑这个天才之作,所以本赛季才选择用散人上场,老板也很赞同他的选择。

  在苏沐秋店里听直播的小粉丝问苏沐叶神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苏神你,苏沐秋咬牙切齿地呵呵了一声,在心里冲叶修比了无数个中指。全中国荣耀迷都知道叶秋那个退役的银武天才朋友是苏沐秋,而叶修仍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聊那个朋友的糗事,甚至提起他们的胜负记录,苏沐秋实在听不下去了只好跑到外面去做咖啡。端着咖啡走回来的时候叶修刚好说完上一段正把什么东西塞回钱包,他一进来小粉丝便回头眼睛亮晶晶地跟他说苏神你那张照片现在网上还能卖几千呢要是叶神嫌弃就出给我吧保证不倒卖,苏沐秋听得一头雾水也无从问起于是忽略过去。刚才还满面笑容的小粉丝尝了口咖啡立刻皱起了脸呸呸呸几声说好苦,原本还在发愣的苏沐秋自己也尝了一口确实是苦的,刚才神游得太厉害忘了小粉丝喜欢甜食,于是苏沐秋满脸抱歉地出去给他重做。

  身体无意识地重复那些做过无数次的动作,脑子里侃侃而谈的叶修的脸却挥之不去。听到透过屏幕发来的挑战苏沐秋不得不承认他无法如之前所说的那样洒脱,叶修的声音像是落入水面的一粒小石子在他的心湖中掀起圈圈涟漪,但这涟漪究竟会止于平静还是会引发漩涡他无从得知。


  考虑到霸图几位老将已经时日不多,本次全明星周末的承办交给了霸图战队主场。恰逢荣耀职业联赛第十年,联盟也打算在此次全明星周末加入追忆这一主题,而与过往活动不同的是,此次主题更关注组合而非个人。十年荣耀,选手与角色都在传承,而一支又一支的战队也将其精神一代代延续。然而有两个人,他们真真正正坚持了十年,那是斗神叶秋与拳皇韩文清;而也有一队组合,他们真真正正并肩十年,那是大漠孤烟和石不转。他们将作为此次全明星开场的重点。再考虑到叶秋之前提到的退役想法,策划组还为他想了一个特别项目,并且提前几个星期去邀请他们的特别嘉宾。

  “和一叶之秋搭档的是沐雨橙风。”听完策划组成员来意之后的苏沐秋这样提醒道,言下之意是现在他已经退役不是沐雨橙风的操作者,已经没有去参加全明星的道理,即使要搞纪念活动出席的也轮不到他出席。

  苏沐秋已经退役了,这一点他们当然清楚,每一个人都无比清楚,但是作为斗神一叶之秋的最佳搭档,苏沐秋操作的沐雨橙风给一众玩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他们对这位选手所取得的成就都是十分佩服的。而且苏沐秋本身也是第一赛季出道的选手,无论出于事实考虑还是出于情怀考虑他都很合适,策划组这才派人来邀请他,没想到会被这么坚定地拒绝。

  “除了你我们还会联系一些第一赛季的选手……”来人继续试图继续游说。

  “我劝你别想太多,叶秋都还没答应吧?而且你们想想今年全明星主场在哪,给叶秋一个人这么多时间会被观众打死吧。”苏沐秋似乎确实完全退出了这个圈子,他在研究新的饮料品种,桌前放了一堆小杯子,正专心致志地分辨不同的味道,完全没有要给来人倒杯水的意思。做到这样已经相当于在赶客了,可来人并不死心,甚至想了个激将法:“你和叶神是至交,这点面子都不给,看来......”

  结果话还没说完便被苏沐秋打断:“算不上什么好友,顶多是普通同事吧。”

  那人彻底无语。

  苏沐秋只笑笑。这三年来叶修还从没有主动拜访过,就连以前年年一起过的春节他都宁愿一个人窝在宿舍里。第一年他等着叶修求他“救济”,第二年他气第一年的群发信息,第三年已经没有理由再邀请对方,于是他想那就这样吧。

  什么至交只不过是外人的看法,他们的关系就是同事,可能连朋友都算不上,仅仅是普通的同事关系。

  看苏沐秋这样子是绝不会答应的,上头给的任务没完成这个月又得扣奖金,来人苦了脸可还是不甘心,又想到个曲线救国的方法:“那你会去全明星吗,毕竟本赛季结束叶神就要退役了,正好我这里有VIP的票。”

  苏沐秋直摇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什么主意,让我当观众然后抽我上台?再说了,真的是最近有些忙走不开,我走了谁帮我看店……”

  

  虽然拒绝了全明星的邀请,苏沐秋还是看了那天的直播。不得不说这次全明星确实办得很用心,很有情怀,君莫笑和沐雨橙风,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还有其他战队的各种组合,直到最后的大漠孤烟和石不转,满满的回忆让人又是感动又是感慨。苏沐秋看着屏幕里的韩文清和张新杰在万众瞩目之下紧紧地握手和拥抱,不由得也眼眶湿润,又想到如果他没有退役,此刻他和叶秋也会这样一同站在那个舞台上。

  可是他更清楚,即便并肩十年也没有意义,对叶修来说他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存在,不可能是他想要的那种特殊存在,这也是他毫不留恋地退役的原因之一。但是全明星的气氛太能感染人,而苏沐秋的心也不像他自己表现出的那样坚硬,所以后来有人邀请他去解说总决赛他并没有拒绝。

  晚上八点半比赛准时开始,第十届荣耀职业联盟比赛,比赛开始之前解说员大声介绍着今天的解说嘉宾:苏沐秋。

  苏沐秋虽然已经淡出人们视线三年之久,但是荣耀的老玩家肯定都没有忘记他,在提到他的名字的那一刻会场里甚至出现一阵惊呼,潘林笑着调侃说他很有人气,苏沐秋把这话当作赞美欣然接受。接着潘林继续解说这场比赛的对战双方,嘉世战队与轮回战队,都是大家的老朋友,不需要说太多,他只简单回顾了前两场比赛的战况就投入到对这场比赛的预测中来:“季后赛以来一直是君莫笑打头阵,是想通过连胜事先给对方造成心里压力吗?”

  “我觉得嘉世主要不是这打算。”苏沐秋看着场上的叶修说。

  现场的电子屏幕上也亮出了两队擂台赛的出赛阵容,轮回战队首轮出战的周泽楷也从队伍中走了出来,此时场中也响起了一片惊讶的叫声。潘林也对轮回这样的安排感到惊讶,他分析着两队安排的用意和这场对决的意义,说了一大堆才发现嘉宾一只没有说话,于是问了个问题把话头抛给苏沐秋:“苏指导觉得这场比赛谁会赢?”

  “这是问理智上还是情感上?”苏沐秋回问。

  潘林自认领会了苏沐秋的意思,说:“哈哈,苏指导作为叶秋七年的老搭档跟叶秋感情深厚,情感上自然希望叶秋能赢。说起叶秋……”

  苏沐秋一脸无所谓地听他狂吹叶修和周泽楷,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比赛场上,直到他说到“所以尽管感情上不服,理智上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场比赛小周获胜的可能性更大”时才出言打断:“理智上我也认为叶秋赢的可能性更大。”

  潘林嘴巴一僵,忽然无比怀念李艺博,他在心里吐槽今天的嘉宾难搞,面上还是要保持微笑,和颜悦色地问他为什么这么想。

  “嘉世曾有过神级的神枪手,轮回可没有过神级的散人。”

  潘林这才想起来身边坐的这位可是嘉世的前副队长,其嘴炮和打脸能力可是不逊色与队长叶秋的,再加上这是嘉世对轮回的总决赛,他对嘉世有偏爱是不言而喻的,于是心里再次吐槽邀请的嘉宾没有经验不懂解说的职业道德。此时恰好地图载入完毕,潘林拍了苏沐秋一句马屁就把话题转回到比赛:“石钟林洞,这地图里的钟乳石并不真如树林那样密集,枪系也还是比较有发挥空间的……”

  苏沐秋是第一次当嘉宾,不过他没有要在解说界发展的意图,因此很少主动搭话,只有在潘林出现一些明显的错误时出言纠正。比赛开始已有三分多钟,君莫笑和一枪穿云还是没有相遇,潘林却一个人毫不停歇地解说了整整三分钟,他显然也有些无话可说,只好干巴巴地总结:“或许是地图并不太熟,君莫笑一直走得十分小心,幸运的是两人到现在还没有相遇。”

  “不仅仅是幸运,还是有意为之。叶秋在可以回避,他最终的站位就在那个挡避视角的最佳位置,周泽楷想要发现君莫笑必须要到恰好走到某个特定的位子,叶秋当然也知道那几个地点,所以他一直在调整君莫笑的位置。”苏沐秋开口。

  经苏沐秋提醒,潘林才注意到这一点,不过他们做解说的,被打脸的次数数不胜数,这点小问题没注意到很正常,他很自然地接话:“哦,原来如此,那他这样回避又有什么意图呢?”

  “是心理战术。”

  潘林会想起周泽楷上场时轮回战队高涨的士气,现在看来场上的气氛着实冷却了几分。苏沐秋没有多说潘林却要负责把他的意思传达给观众,毕竟大部分的观众是无法想到这一层面的,他们只觉得这前三分钟漫长到无聊。

  解说和嘉宾的分工不同,解说多是介绍,嘉宾多是点评,但是苏沐秋却和其他嘉宾不同,他的话不多,却往往直指核心,潘林出了要把阶段性的进展告诉大家,还要对苏沐秋的发言加以扩展。潘林深深觉得这次的嘉宾确实和其他人不一样,就算同是退役选手的李艺博也无法像苏沐秋这样准确预测到比赛的走向,或许因为他从前就是嘉世的枪系选手,对叶秋和周泽楷的了解都更加深刻。就连潘林都有点动摇,也许真的叶秋的赢面更大?不过很快潘林也镇定下来,甩掉脑子里那不靠谱的想法,周泽楷可是现任的荣耀第一人,其意识、技术都已到达不输与叶秋的水准,而且他还正处于当打之年,看看之前的巴雷特狙击再看看两人的血量,他怎么可能输给叶秋呢?即便已经被君莫笑近身,一枪穿云仍然没有慌乱,君莫笑的近身没有完全控制住场面,荒火和碎爽不断射出的子弹仍然精准地落到对手身上。

  拥有这样精准到极致的控制力,拥有这样已经几乎是体术的射术,怎么可能会输呢?

  潘林已经顾不上旁边苏沐秋的看法,他控制不住地为周泽楷惊人的技术而呐喊,“太厉害了”、“太精彩了”、“太不可思议了”这几个词不断出现在他的口中,此刻他已经说不出别的词汇,俨然已经是周泽楷的脑残粉。

  所有人都折服于周泽楷的实力,苏沐秋却笑了:“枪体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神枪手在近战时的劣势,但是不可能完全消除,面对叶秋这种级别的选手,单靠枪体术是无法扭转局势的,情况对小周来说还是不太乐观。”

  所有人都只当他是在为嘉世为君莫笑挽尊,他们沉浸在周泽楷获胜新老荣耀第一人正式交接的喜悦之中,直到血花中的君莫笑一记锁喉死死卡住一枪穿云的喉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过短暂的呆滞之后他们又重拾信心,毕竟这不影响一枪穿云的攻击,而且两人的血量还有差异。只是君莫笑接下来一系列的攻击完全打破了神枪手那犀利的射术,一套20级以下的技能组合无情地戳破了观众的幻想,他们的赞叹还没有落下就见场上的情势发生了改变。

  饶是身经百战如潘林,还是止不住脸颊发热,作为解说他应该是公平公正的,而他刚刚的发言完全算是失态了,只是在那一瞬间他确实是那么想的,全场观众都是那么想的,只除了苏沐秋。经过这样一次打脸,潘林还是觉得周泽楷能赢,要知道君莫笑的血量还差着一枪穿云一大截,不过此刻他也不敢再那么斩钉截铁:“周泽楷的情况,看起来不大乐观啊……”

  苏沐秋点点头:“神枪手被近身是不利,不过血量上还是占着优势。”

  “不过君莫笑能给自己刷血。”

  “也不一定会刷血。”

  场上的比赛依旧很激烈,一枪穿云凭借其血量优势于君莫笑强攻,而君莫笑却也在强攻,眼看着两人的血量渐渐下降,众人都期待着君莫笑刷血,他却一直没有如人所愿,而是不断用低级技能夺取一枪穿云的生命,直到最后一击瞬身刺送对手下场。

  观众还有些恍惚,潘林已经开始就千机伞最后一瞬的变化开始讲解,最后随口感慨了一句:“看来苏指导的预测不是仅仅源于多年感情啊。”

  “那当然,我可是很公正的。”苏沐秋说。

  “万一输了呢?”潘林问道,毕竟比赛结果是无法预料的,苏沐秋就这么信任叶秋?

  “输了那他还是早点退役吧。”

  苏沐秋的话引来一阵哗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潘林笑着接话:“苏指导对叶秋还真是毫不留情啊。”不过这玩笑开得也太严重了吧,要知道对职业选手来说退役可是件大事,结果过了几秒他就想起不管这场比赛是输是赢叶秋都打算今年退役了,苏沐秋这么说话完全是没有问题,不得不感慨这人说话也是很有水平。

  

  第十赛季冠军被嘉世战队收入囊中,苏沐秋的讲解也是本场比赛的亮点之一,很多没有听转播的都特地去网上找来听,节目组有人提要他和他们节目长期合作,苏沐秋当然拒绝。他很感谢节目组给他这个能参与这场比赛的一个机会,不过确实没有当解说的意愿,潘林默默松了一口气。

  嘉世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叶秋退役的消息,这次已经有过预告,再考虑到叶秋的年纪,大家都比较平静地接受了并且衷心地祝福他。苏沐秋魂不守舍地在店里蹲了两天,还是给陶轩打了电话问他叶秋走没走,陶轩说他明天坐飞机离开H市,又开始数落苏沐秋欢送会那天不来,苏沐秋听着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都退役三年了还去什么欢送会多尴尬,在陶轩喝水的空隙他让陶轩叫叶秋过来接下电话。

  “怎么了?”叶修问他。

  各种句子在他的舌尖转了一圈又一圈,他说:“那天真的有事没赶到,今天请你吃饭,明天飞机就不送你了。”找了个不错的理由,苏沐秋心惊胆战地等着叶修的回复,既怕他拒绝又怕他接受。

  “啧,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叶修说。

  苏沐秋立刻觉得一阵鼻酸,被接受会紧张,被拒绝却会伤心。只听叶修继续说:“不过你这么抠门的人要请我吃饭,我当然不会拒绝啦。”

  “……你这家伙说话还大喘气,”苏沐秋说,“那今天下午五点xx路见。”

  其实一起吃饭不像苏沐秋想的那样尴尬,他们仍然有很多话题,一顿饭从六点吃到近九点完全停不下来。令苏沐秋惊讶的是,叶修居然在宿舍听了他的解说,还调侃他说:“对我这么自信啊?”

  苏沐秋扔过去两个白眼,说:“我好歹是嘉世的前队长,再怎么样也要给嘉世面子吧!”

  “就只是给嘉世面子,不是真的觉得我厉害?”叶修笑。

  苏沐秋坚定地否认,叶修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不过很快就被别的什么掩饰过去,他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换了一个话题:“平常都避着我,怎么忽然想起要请我吃饭?”

  “你……”苏沐秋有点委屈,明明不联系的是叶修,这人却说得像是他的错一样,不过想要继续当朋友有些话还是得藏在肚子里,他说:“你这不是要回家了,来H市的第一顿吃我的,最后一顿也吃我的,也算是个比较完美的结局吧。”

  叶修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苏沐秋在心里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说:“不早了,明早的飞机你今晚好好休息,我去结账。”

  “一起去吧。”叶修也站身起来。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能在叶修离开前再见一面苏沐秋已经很满足了,也没有必要再说些什么。苏沐秋有些走神,拿钱的时候一张纸从钱包里掉了出来,他没注意到,叶修却弯下腰把那张纸捡了起来。叶修看了一会儿,苏沐秋心里一阵紧张,又想到那张纸上如今已经是空白一片,心里才稍微安稳一点,正想说一张废纸扔掉吧,叶修便把那张纸递给他。两人心思各异地走到电梯前,苏沐秋正庆幸着还好他没仍不然还得回来翻垃圾桶,进了电梯后叶修忽然问起:“那是《十三年》的电影票,对吧?”

  好像是藏了几年秘密被戳穿,一瞬间天崩地裂让人站都站不稳。

  十三年是几年前上映的一部文艺片,也是苏沐秋和叶修一起去看的最后一部电影。剧情很简单,讲的是一女两男的故事,不过并不是三角恋的狗血片,主要是讲亲情的故事,唯一类似的爱情还是发生在两位男主身上,就是那部片子让苏沐秋突然开窍明白了他对叶修的心思。算算时间,如今他和叶修相识也有十三年,原本以为会是印在对方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一笔,至少白纸黑字无可抵赖,不想现实却如这电影票一样渐渐褪去颜色。苏沐秋退役之后两人真的很少再联系,从前他觉得他就算不能是叶修的恋人也会是他最好的朋友,后来他想他们应该是朋友,再后来他发现他们之前只是普通同事,以后可能只是“记得名字的人”这样而已。

  离开三年,仍然忍不住关注叶修的一举一动,苏沐秋原本打算把决赛解说当作他们之间的句号,可是想到叶修回到B市后就再也见不了面,还是忍不住请他吃了这顿饭。发现还能和从前一样聊天苏沐秋是非常高兴的,如果这张电影票没有掉出来这将是一顿完美的晚餐。

  苏沐秋没有去想叶修为什么会知道这是《十三年》的电影票,他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只是大脑一片空白。直到电梯门打开一阵热浪袭来他才回过神来,宝蓝色的夜空点着几颗星星,H市的夜晚还很热闹,年轻人们勾肩搭背聊着天,就像他们很多年前溜出来吃宵夜一样。不管他到底知不知道,都不是很重要了,苏沐秋仰头看了一会儿天空,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说:“那祝你明天旅途顺利,再见。”

  

  END

  

  



  

评论(24)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