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Sail away sweet sister

这首歌真的挺好听的////

棉花糖番外,明天应该能全部搞定放出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年多了,大部分是从前写的,黑历史,希望补药嫌弃,过几天补tag😘

----

  第十三赛季,兴欣战队终于再一次站在了总决赛的舞台上,对手是蓝雨战队,双方打得难舍难分,第三轮的支持率竟然达到了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这是第十赛季之后兴欣第一次拿到这样高的支持率。

  虽然清明已经来过一回,但是这场比赛作为苏沐橙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场比赛,无论是对苏沐橙本人还是对苏沐秋与叶修都极为重要,这样重要的场合他们必然不会缺席。

  发布会过后,叶修就在老地方等着。

  “你准备怎么跟她说?”

  叶修靠着墙壁抽烟,苏沐秋难得的没有想起他俩的禁烟约定,只顾着低头看脚尖,仿佛这样盯着就能长出什么似的。

  还没等到苏沐秋的回答,苏沐橙就从通道溜了出来,那微带着笑容的俏皮表情和从前一模一样,叶修走到垃圾桶边把烟碾灭,问:“事情都处理完了?”

  “嗯。”苏沐橙伸了个懒腰,冲叶修点点头。

  “打得不错。”叶修说,这话倒不纯是安慰,兴欣的表现确实值得肯定。

  “可是还是输了呀。”苏沐橙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不过很快就换作轻松的表情,“果果说要给我办欢送会,你来吗?”

  “当然。”叶修笑,瞥了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苏沐秋,他稍稍往旁边退了一步,说:“嗯,对了,他有点话跟你说,我……”

  苏沐橙这才看向叶修身边的这位小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在下意识地回避着他的眼睛。

  叶修准备把空间留给兄妹俩,没想到却被人扯住了衣角,只见苏沐秋仰着头看着苏沐橙,一派纯真无邪的样子,他说:“沐橙姐姐别难过,我会帮你把冠军夺回来的!”

  他的声音认真而坚定,让苏沐橙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眼前这个人特别可靠,就像、就像……不过她很快就回了神,继而笑着摸摸苏沐秋的头顶,问:“你也喜欢荣耀吗?”

  “嗯。”苏沐秋重重地点头。

  “那我等你帮我,”苏沐橙顿了顿,“拿个冠军。”

  听到“姐姐”二字时,叶修只是惊讶地挑了挑眉,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到底是他们兄妹俩的事,关系再亲密,也不该由他擅自做决定。

  三人又小聊了一会儿才一同去订好的饭店里参加欢送会。

  欢送会不是什么大阵仗,不过是队员们一起吃顿饭,苏沐橙作为欢送会的中心人物并没有太多的悲伤,倒是老板娘心情颇有些低落,她一向感情丰富,这几年也没有改变。

  酒足饭饱之后,叶修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苏沐橙垂下眼帘,右手摩挲着茶杯:“我考虑过了,我想留在H市。”

  如果是三年前,她多半会毫不犹豫地跟着叶修去B市,但是当了三年兴欣队长,她放不下这支战队,更何况这里是她的家乡,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老板娘闻言眼睛一亮,却又不好意思将惊喜表现得太明显,只用余光偷偷瞄着她,眼里的热情就快溢出来了。

  叶修又问:“留在兴欣?”

  “嗯,有这个想法,就看果果……”说着,苏沐橙看向陈果。

  “没问题没问题。”陈果急忙说。

  叶修点点头,没再多问。

  

  周末过后,叶修带着苏沐秋飞回B市,苏沐橙送他们去机场,三人在安检前道了别,他们没聊太多,十几年的默契足够让一切尽在不言中。

  排着队过安检,苏沐秋原本跟着人群慢吞吞地挪动,离安检口还有三个人的时候,他忽然一个转身,冲站在门口送他们的苏沐橙挥挥手喊:“保持联系。”

  苏沐橙一愣,不过很快微笑着点点头:“好。”

  

  “不是说等这个赛季完了就说?”上了飞机后叶修忍不问他。

  苏沐秋把娄子里的杂志抽出来翻看,只感慨:“沐橙长大了。”

  “可不是,比你还大。”叶修说,“别转移话题,怎么忽然不说了?”

  “你懂什么?”苏沐秋白了叶修一眼,把杂志摊在脸上,“我先睡会儿。”

  既然他不想说,叶修也不强求,把杂志拿到自己手上。

  两个人回家之后就该各自干自己的事,叶修看苏沐秋心事重重地径直回了房间又觉得有些奇怪,喊他:“写完作业记得做晚饭啊。”

  “妈蛋,你要不要脸?”隔壁房间里传来一阵怒吼。

  “小孩子不要骂人。”叶修懒懒地回答,这么有精力的样子应该没有大问题。

  苏沐秋这个人,现在就是心思太细腻了点,明明从前都不是这样的,从前他对苏沐橙甚至有些大条,现在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可能是因为太过在乎。

  叶修隐约能体会他的心情,但是终究不是本人,苏沐秋究竟是怎么想的他无从得知,因此也不会随意发表意见。

  

  又过了几年,叶修一直没有回家住,他和苏沐秋两人住在租的公寓里,倒也轻松自在。

  只不过每年过年回家,总免不了被催一催婚。叶秋去年结了婚,于是叶修这边的压力就小了点,更好胡乱搪塞过去——他家里本来就不是很开明,同性恋这种事必然是接受不了的,何况还是跟“养子”,能拖一时是一时。

  苏沐秋不在意这些,他相信叶修,况且他现在一玩起游戏就什么都忘了,叶修每天回家都能看见他和兴欣工会的人一起抢boss,俨然一副网瘾少年的样子。

  他们和苏沐橙的联系不多,但也不少。工作都忙,一年见不了几面,多是网络上联系,苏沐橙常和叶修讲些电视剧,跟苏沐秋就是像个亲切的长辈问问女朋友、学习之类的事,每每这时叶修就坐在苏沐秋身边笑到发抖。

  苏沐秋一直没有跟苏沐橙提起之前的记忆,完全以全新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叶修觉得这人特别奇怪,明明关心得要命还装,苏沐秋却说她现在过得好就行了,他尊重苏沐秋的决定,直到苏沐橙恋爱的消息传来。

  “这事你听了多半要哭,要不给你十秒先做个心理建设吧。”叶修严肃地说。

  “滚!”苏沐秋在心里给他比了个中指。

  自从回复记忆以来,他真的很少哭了,就算从前喜欢哭,那也是因为不懂事,而且要求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承受生离死别的痛苦,那要求也太高了。

  叶修把苏沐橙有男朋友的消息告诉苏沐秋之后,苏沐秋眼睛都没有离开屏幕:“哦。”十分冷静。

  “看来是真的很喜欢,不然不会让我有时间去H市看看。”叶修看似感慨,实则在试探苏沐秋的态度,他并不觉得苏沐秋真的会对妹妹的无动于衷。

  “嗯,你什么时候去?”苏沐秋很给面子地问出了叶修想说的问题。

  “下周吧,你呢?”

  “我?”

  “你不去?”

  “不去,要考试。”苏沐秋拒绝。

  这是叶修常拿来逗他的话,什么学习为重考试重要,如今真被苏沐秋自己用来当借口搪塞他,叶修着实被噎住。

  苏沐秋明白叶修的心思,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叹了口气,直视叶修的眼睛:“我知道我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

  “你也知道啊。”叶修笑。

  “况且我也没照顾她多久,根本没有尽到哥哥的责任,”苏沐秋垂眸,“所以也没有资格……”

  叶修也不知道该回他什么。


  叶修最终一个人来到H市,苏沐橙接到他还好奇地朝他身后望了望。

  “这次没来。”叶修无奈地笑。

  “怎么了?”

  “要考试了。”

  苏沐橙点点头:“考试重要。”

  约的是下午在咖啡厅见面,苏沐橙没开车来,拉着叶修叫了个的士过去。

  之前在网上简单聊起过,那人也是个荣耀迷,喜欢苏沐橙很久了,隔了几年还能认出女神,主动来搭讪,一来二去就产生了感情。那人长得不错,算得上一表人才,  é™¤äº†åˆšè¿›é—¨è§åˆ°å¶ä¿®æ¿€åŠ¨äº†äº›ï¼ŒåŽé¢è¡¨çŽ°éƒ½è¿˜æ¯”较正常。

  三个人点了些饮料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来那人公司有事,苏沐橙体贴地让他先回去,他面脸歉意,当着叶修有点不好意思,只让苏沐橙到家后给他发信息。

  “怎么样?”苏沐橙低着头轻轻问叶修,漂亮的手指有些不安地摩挲玻璃杯。

  “很喜欢?”叶修笑。

  苏沐橙迟疑了几秒,又觉得在叶修面前不需要这样,干脆地点点头:“他对我挺好的。”

  “你喜欢就好。”叶修喝了口水,答。

  见叶修的红茶已经快见底,她叫住服务员又点了杯水。叶修看着她自如地和人交谈,脸上淡淡的笑容多了幸福的味道,也感觉到欣慰。从前那个俯在他肩头哭的女孩确实不一样了,她离开荣耀后在社会上也游刃有余,如今已经有了心仪的人,或许不久之后就要组建自己的家庭了。

  这感觉很奇妙,叶修下意识往边上看寻找另一个人的身影,却只看到空空的座位。

  叶修叹了口气,犹豫着:“沐橙……”

  “嗯?”

  “你……”叶修仍在迟疑,“你想沐秋吗?”

  “你是说哥哥?”

  “嗯。”

  苏沐橙一愣,眼睛里染上回忆的味道,轻轻点头:“嗯。”

  “如果我告诉你他回来了……”

  苏沐橙眨眨眼,然后把实现移到远处:“我当然也希望他回来,但是当时我们都亲眼看到……”

  叶修深深吸了口气,问:“你相信转世吗?”

  “……什么意思?”

  “这个故事很不科学,我开始也不相信,但是可能真的有转世轮回这种事,我不知道沐秋为什么一直没有告诉你……”

  叶修讲起那个神奇的早晨,讲起从前的故事,讲起后来的故事,苏沐橙一直安安静静地听着,等他说完服务员正好端上两杯饮料,冰块在水边浮浮沉沉,杯子外面聚集起水汽,像泪珠一样滑落下来。

  “可是,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呢?”苏沐橙轻声问。

  叶修沉默了几秒,“本来是准备你退役那年说的,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变卦了。”

  “那你现在告诉我干什么呢?”

  “沐橙……”

  “他不想我知道,那我就继续不知道好了。”苏沐橙继续,“在你们心里我永远只是个小姑娘,永远没办法帮到你们。我想起些事,先回去了。”

  苏沐橙飞快离开咖啡厅,脑子里一团乱麻,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冲叶修发脾气,但是听着他们没有她的生活忍不住难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叶修说的事很玄乎,但是她相信了,不仅是信任叶修,更主要的是那张脸,太像了,像到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孩子,怎么会这么巧?

  每一个节日,每一年生日,他都会寄来一张明信片,熟悉的字体写着些幼稚的祝福,她的心态微妙,总是敷衍过去,下次却还会收到不一样的卡片。

  苏沐橙怀疑过,又觉得自己是白日做梦。

  而且如果真的是他,怎么可能不告诉她呢?


  苏沐橙确定婚期之后,提前通知了叶修。

  苏沐秋自从知道叶修跟苏沐橙在聊天后就荣耀也不打了,一直在床上打滚,叶修给他直播聊天记录。

  “对方父母很好。”

  “准备了房子,让我们放心。”

  ……

  “5月20号。”

  叶修用余光瞟了一下在床上瞎扑腾的人:“要帮你问一句吗?”

  苏沐秋抱着枕头趴在床上,闷闷地说:“不了。”

  叶修回来之后把沐橙的反应跟他简单讲了一下,苏沐秋幽怨地瞪了他两天,然后索性放弃治疗破罐子破摔,就像现在这样,装得云淡风轻,其实心里纠结死。

  苏沐橙没跟他们多聊,要准备的事太多,她也忙,不久就下了。

  叶修撑着脑袋看苏沐秋在床上画圈圈,然后走过去揉揉他的头发:“想什么呢?”

  “唉,沐橙生气了吧。”

  “所以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苏沐秋翻了个身,用脚尖碰了下叶修的肚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不说话。

  叶修抓住他的脚,让他往旁边挪一点,自己也躺下来:“你自己告诉她的话她会很开心的吧。”

  “……”

  “你在犹豫什么?”

  “……”苏沐秋勾着叶修的小拇指,轻声说:“我不想成为你没的负担。”

  “笨蛋,”叶修侧身亲了亲笨蛋的嘴唇,把他揽进怀里,“不要想太多,有我们呢。”

    

  苏沐橙是孤儿,不过她这些年作为职业选手,电竞圈的朋友来的不少,何况有黄少天这个话唠,婚礼也一点不冷清。

  牵起她的手的人是叶修,但是叶修牵着她的手是将她交给另一个人,这让联盟不少人都心情复杂,他们一直以为他们是一对。

  她结婚了,新郎不是他,而他似乎不为所动。

  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苏沐橙走了两步,忽然就回了头,看着宾客席的某个方向。众人惊,难道还有人要抢婚?

  只有叶修明白她的意思,他冲坐在人堆里的苏沐秋说:“过来啊,看新郎都等不及了。”

  

  没有人知道他是以什么身份站在新娘的身边,没人能准确地定义他们的关系,但是他们三人知道,从十几年前的那个夏天开始,他们就是一家人,永永远远的一家人。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