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噢!乖

3

---

  苏沐秋此人爱财爱收藏,这些年走南闯北也敛下不少好东西,嘉世某处某个山洞便是他私人的藏宝阁,洞前布下奇异的阵法,寻常人是进不去的,进得去的非寻常人如叶修却是不可能主动靠近,安全得很。

  在正式和叶修乱搞的第三天,他便去藏宝阁取了三样东西,某药王那搜刮来的膏药,某青楼里借来的小黄册子,某好友处顺来的水火不侵的衣服,从此闭关不出。

  自打认真研究起春宫图,密室里就日日春宵夜夜春宵白日宣淫,一干长老快把门给敲破了也不见那门移动分毫。有长老表示要血谏,找个人撞死在密室门前让教主和护法尝尝厉害,于是他们一致投票选出德高望重的陶长老去以头撞门,陶轩简直气哭。

  苏沐秋的良心随着羞耻心一起泯灭,沉腻于肉欲与研究肉欲之中,完全无暇顾及外面的人怎么想,只想让叶修早日成为房事高手,好少受些皮肉之苦。又一次寻欢作乐之后,苏沐秋枕着叶修的手臂,觉得应该给辛勤学习的教主大人一点鼓励:“进步神速值得嘉奖,做完之后也没从前那么难受了。”

  “嗯,那是因为我技术好,你都被我肏熟了。”叶修遍览春宫图,这些诨话记下不少,随口就能甩出个名句。

  “喂,我在认真地表扬你。”苏沐秋确实精神不错,心情大好,懒得跟他斗嘴,过了一会儿他便思索着说:“感觉内力也大有长进。”

  “......你这样信我我倒有些受宠若惊。”这种事本不该轻易告诉别人,他却总这么轻易地说出来,叶修也不知自己是喜是忧。

  “我自然清楚什么人能说什么人不能说,”苏沐秋有些漫不经心,“我只跟你说。”此话既是表明心迹,又是在试探,他隐约觉得叶修的态度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只是尚不敢肯定。

  叶修也不接话,撩着他的长发细细把玩。苏沐秋的头发又细又软,跟他这人性格倒很是不同。相识已近二十年,苏沐秋虽然看起来温柔和气,骨子里是十分倔犟,又争强好胜,却在合宜处十分识大体,平日里哄得长辈们心花怒放,只道他是千载难逢的良婿,私下里是怎么个模样,知道的人却不多。

  这些年克制疏远,叶修总还是忍不住悄悄关注。知他嗜财如命,三年前去和魏琛拼酒喝得吐了一地,只为赢一双价值连城的龙璧,转身却又把龙璧摔了逗青楼姑娘开心。这样的关注,苏沐秋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或是早已心照不宣才在他面前毫不迟疑地摔了龙璧博美人一笑。

  不肯多说一句,关系便自然远了淡了断了。叶修原本是这么打算的,可一个在得知自己筋脉尽断后还说“不过是从头再来”的人,却在他这里碰了无数次壁都不曾回头。

  原本以为避一避就能不背诺,却不想中了这风月宝鉴,阴差阳错之间有了这样一层关系。

  他肯回来,叶修心情里确实是有些感动的。

  “你说这东西是不是用来双修的?”苏沐秋忽然灵光一闪,把玩着叶修的手说。

  “异想天开。”叶修笑笑。

  苏沐秋懂的东西很多,很多是精通,不过仍有一些只是略知皮毛,风月宝鉴便是其中之一。这药有点像采补之术,再如何改也逃不脱色欲二字,中毒之人在交合之中渐渐失去内力最终吸尽阳气而亡。忍不住欲望便晚点死,忍得住欲望就早点死,横竖都是一个死字,无药可解。

  陶轩他们选择这药怕只是想在他死前凌辱一番,看他为欲望所奴役的样子,但他有自己的骄傲,纵然中了这毒也不愿意和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交合,只可怜那女子最后还是被陶轩他们杀死。

  后来苏沐秋出现,叶修看出他百般纠结终究还是为他妥协,一晌贪欢。

  叶修不知自己为何会贪恋这一时的欢愉,不过这一点也不重要,能这样无所顾忌地拥抱他。

  “这药总不会就这一种用途吧,实在有负盛名。”苏沐秋摇头叹息。

  “想那么多干什么。”叶修侧过去又亲了他一下。

  看着苏沐秋的侧脸,叶修忽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初见时便觉得这瓷娃娃长得粉雕玉琢,很是可爱,如今这人就在他怀里,暖暖的。

  欢爱过后的耳朵红通通的,只让人觉得煞是可爱,喜欢一个人便是打从心底里觉得他每一寸都可爱到了极点,想一口一口吞下让他与自己融为一体。

  “不要动手动脚的。”苏沐秋有些恼怒,更多的是惶恐,其实心里十分欢喜,不过还是只能假咳一声背过身去。

  叶修却愈发得寸进尺地揽住他的腰,更将头放在他的肩上,如情人一般依偎。


  厮混了三个多月,冬去春就要来,长老们终于逮着一个机会截下苏沐秋,那时他正生无可恋地端着一盘葡萄在密室前进退不得,见着他们仿佛见过了救星,欢欢喜喜地迎过去,倒把长老们吓了一跳以为他又出了什么坏主意。

  苏沐秋这次倒是真没有想什么法子折腾长老们,还主动揽起把教主喊出来的任务。

  叶修出来得很是及时,像是早料到如此,衣着发饰都无任何不妥,儒雅端方,很有教主的风范。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议事厅走去,苏沐秋走在前面,和李长老说着什么,叶修则跟在最后,仍旧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

  陶轩一直暗暗关注着叶修,故意放慢步子退到叶修身侧。

  “我倒没想到你们……”陶轩笑笑,笑意却未达眼底,只让人遍体生寒。

  “你向来想得太多。”叶修的语气温温和和,视线一直远远落在苏沐秋的身上。

  “他愿意雌伏,待你这么好,想必你也会给他留一条生路。”陶轩说。

  “不劳费心。”叶修面上仍是平平淡淡。

  陶轩心里恼怒,面上还要维持着和和气气的样子,算算日子,叶修也嚣张不了多久,他便再忍些时日便是。

  叶修却不管陶轩如何想,远远喊了一声“苏沐秋”,苏沐秋闻声回头,只见叶修招招手,苏沐秋脸上尴尬,却还是慢慢往回走走到他身边。

  看在陶轩眼里却如示威一样,陶轩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苏沐秋不情不愿靠近了,叶修只笑,凑到苏沐秋耳边说:“愿赌服输啊苏护法。”

  苏沐秋脸一阵红一阵白,剥了颗葡萄塞进叶修嘴里,恶狠狠地说:“吃你的葡萄!”

  叶修笑眯眯地吃着酸酸甜甜的葡萄,他悄悄拉起苏沐秋的手,宽大的衣袖之间十指相扣,光天化日之下,也有莫名的满足感。

  苏沐秋先是愣住,然后面无表情目不斜视,正直非常,手却是回握了回去。

  “说是要为你求药。”苏沐秋轻声说。

  叶修“嗯”了一声。

  “你可有信任的人?”苏沐秋满面忧虑,随即又说:“不如我去?”

  叶修捏了一下他的手心:“不用太过忧心。”

  怎么能不忧心?苏沐秋扭头瞪着叶修,这人好像从来没有担心过,是真的有办法解还是……如果真的没有大碍,其实一直这样也挺不错的,掌心的温度刚刚好,既不太热也不凉。

  苏沐秋偷偷瞟了叶修一眼,正好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心脏骤然缩成一团。

  

  到了议事厅,众长老纷纷表示嘉世不可一日无主,总是这样闭关不是办法,恰好陶长老听说轮回有一奇药能解百毒,希望苏护法能去替教主求药。

  苏沐秋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轮回和嘉世没有半点关系,这样贸然去求药多半无功而返,而且他虽是护法,大多数人却也知道他这护法名不副实,为何都让他去?

  苏沐秋不愿让人以为他对叶修有什么意见,只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叶修,那人却没有看他,只问他去不去。

  去,当然去,苏沐秋答。

  那便早去早回,明日启程,叶修说。

  

  第二日一早,苏沐秋启程去轮回,叶修送他出行。

  “葡萄下次回来再吃。”

  “……我走了,”苏沐秋于马上回头,“会尽快回来的,等我。”

  叶修笑笑摆手,示意他快走快走,一人一马消失在众人视线。

  

  不知何时,刘皓走到叶修身边,一拱手:“教主,请吧?”

  


评论(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