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请与废柴的我谈恋爱

     03

      晚上只是飘了点雪,清晨便放晴了,不过一晚上下来也铺了薄薄一层,放眼望去天地尽是白茫茫的一片。

  盯了一夜的屏幕,苏沐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才感觉头昏脑涨,仿佛变成了一只见光就死的妖精,往外面看一眼都受不了,现在只想蒙住脑袋倒头就睡。

  雪后空气清新,吸进去沁人的凉气让苏沐秋稍微清醒了一点,他边看风景边不紧不慢地走到车站等车,手指摩挲着口袋里的账号卡。

  目前秋木苏已经升到了十三级,前面有一溜人。本来以苏沐秋的实力争取进个等级榜前五是没问题的,只是他看到君莫笑这个名字想起散人的可能性激动不已,中途跑去网盘找千机伞的资料,折腾一个多小时再回来上榜这事就彻底和他绝缘了。

  其实千机伞需要的材料包括五十级前的升级方案都完完整整地刻在他脑子里,去网盘看看只不过是为了保险,毕竟现在各大公会势大,如今也没有一叶之秋这个好帮手,抢材料总要难一些。

  幸好网盘不像其他账号需要注册的手机验证才能进,输入密码就能登录着实让苏沐秋松了口气,滑着鼠标浏览了一会儿他发现好像有人还在用这个网盘,最新一个文件的上传日期是半年前,文件名就是当天日期。

  是叶修还是沐橙?

  苏沐秋激动,赶紧把文档下载下来,点开一看却有些无语,再打开看其他文档,要不就是材料用法构想,要不就是战术设计,共同点就是可行性不明,外加规规矩矩不带一点私人信息。

  翻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他们现在的联系方式,苏沐秋悻悻地上传了一个名为“点这里”的txt才退出来。

  苏沐秋决定玩散人,那么方向就很明确,首先就是要再制出一把千机伞。制作千机伞并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后面的升级,如果五十级之后千机伞无法跟着升级,那散人也只有继续被淘汰的命运。不过苏沐秋挺自信,即便散人方案最后不可行,五十级之前的制霸和千机伞这构思也足够让各大公会注意到他,只要能够见到叶修和苏沐橙,其他一切好说。

  总之,他就是想试试。

  仿佛又回到了刚收到荣耀联赛邀请函的那段日子,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干劲,苏沐秋兴致勃勃地做了一夜新手任务下了几个副本还觉得收获颇丰。

  看着首杀榜和等级榜,苏沐秋又有了另一种思路。此时各个公会的开荒队也在招揽高手,他大可不必拘泥于嘉王朝,能遇上些老对手也是好的。比如拿到几个首杀的蓝溪阁就不错,听说魏琛那家伙退役了,指不定也在他家公会里窝着,能碰上他就最好了。

  想到索克萨尔大骂他俩无耻的样子,苏沐秋就忍不住乐了,不过转念想到如今索克萨尔的操作者已经不是魏琛,他心里却又涌起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正想着,巴士悠悠地开了过来,苏沐秋选了个靠窗的座位,用手臂挡着阳光靠在窗上闭目养神。脑袋磕在玻璃上随着车的一震一震的,不过只要不遇上大坑,磕着不疼反而麻麻的晃得挺舒服,苏沐秋眯着眼,晃着晃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回到萧山体育馆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苏沐秋例行围着嘉世绕了一圈,见那保安还没下岗才不甘不愿地离开嘉世去到兴欣网吧。

  走的时候就说过今天回来值夜班,苏沐秋打着呵欠先进了网吧,泪眼朦胧之中看到阿宁一个人在前台。他随口问了句老板娘呢,阿宁说还没起,苏沐秋惊讶了几秒,请阿宁帮忙跟老板娘打个招呼,就准备直接回去补觉了。

  “现在不用值夜班了,来了个专职夜班的,”阿宁狡黠一笑,往某个方向指了下,“就坐那儿,要不去跟他打声招呼?”夜班可不是什么好活儿,有专门值夜班的他们也轻松许多。

  苏沐秋顺着那方向往那边一看,是烟雾缭绕的吸烟区,那儿都快坐满了,只见密密麻麻的人头。吸了一夜二手烟,苏沐秋是一看到那袅袅青烟就脑壳疼,短时间内不想再闻到烟味,他摆摆手:“算了吧,起来再认识认识,也不急于一时。”

  说着又打了个呵欠,用袖子擦了把眼泪跟阿宁道声谢就回去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梦里他化身散人在神之领域跟顶着叶修脸的一叶之秋兴风作浪,最后一统神之领域,睁开眼时才五点十分,洗漱之后就往兴欣走去,边走边回忆那个梦。

  梦里还为了什么事跟叶修打了几架,把一叶之秋踩在脚下的感觉实在酸爽。

  真是个奇葩的梦。

  到网吧正好在点盒饭,小妹笑他来得真是时候,苏沐秋只笑笑。往旁边一看,就瞧见老板娘沉着脸坐在附近,一副心情不大好的样子,他低声问小妹她怎么了,小妹只答不太清楚,是嘉世荣耀什么的,她不打游戏对这些也只是听了个囫囵。

  苏沐秋识相地没过问这事,嘉世目前的积分是有点难看,因为这事心情不好也没办法替她抒解抒解。

  “就这些了?”小妹埋头写着,把记菜目的本子扬了扬问道。

  陈果看了他们一眼,忽然想起什么的:“去看看楼上那个起了没。”

  “小唐回来了?”苏沐秋问,唐柔比他身份证上的年纪要小,于是他也跟着叫小唐。

  “不是,新招的夜班网管。”另一个同事说着,开了一听可乐。

  “哦,”苏沐秋想着还没认识这人便自告奋勇地站起来,“我去吧。”

  储物间空间狭小,十分昏暗,只能隐约看到一团人影蜷缩着,那样子看起来跟流浪汉没什么两样。这地方从前就是堆杂物的,苏沐秋还记得上次过来拿个键盘走一步就沾一层灰,在这逼仄的地方住着,充其量就是个有地方遮风挡雨的流浪汉吧,苏沐秋不免心生同情,又暗自庆幸自己来得早还有床位。

  想喊他一声,苏沐秋才想起来还不知道这人名字,他叫了几声“这位朋友”,回应他的是一个转身和轻微的鼾声。值夜班是很累,苏沐秋思索了几秒决定不强行叫醒他了。

  吃过饭后,到了晚上八九点苏沐秋才知道陈果心情不好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本赛季嘉世表现不佳,而是因为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叶秋,在今天中午宣布退役了。

  今晚不是比赛日,网吧里却也放起投影,播放的是一叶之秋大家都下到一楼来,没位子坐的就靠在墙边站在走道里,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静静目送他们的斗神离场。

  两百英寸的投影幕布上播放着一叶之秋职业生涯的片断,配上他所取得的成就和煽情的台词,渲染了一种美人白头英雄迟暮的悲凉气氛。

  画面里只有英姿飒爽的战斗法师,那个人连退役这么大的事都是由俱乐部代为发布的。到最后这人还是没有露脸,保密措施做得可真好,苏沐秋觉得好笑,却笑不出来。

  其实他一直没有什么感觉,他的经历可能是穿越,也可能是到平行时空还是什么的,这些在他确认过自己的存在以及和叶修沐橙的关系后都不重要了,对他来说不过是人民币换了一版,吃一顿的价格更贵而已。

  叶修的退役让他猛然意识到,七年时光于他只是一睁眼再一闭眼的事,而对于叶修和沐橙来说却是实打实的两千多个日夜,如今沐橙是联盟女神,叶修也退役了。

  这些年他们过得怎么样?对他们来说他是失踪还是......死了?想到这个问题就手心冒汗,攥着的拳心湿滑黏腻。

  周围隐隐发出抽泣的声音,苏沐秋也忍不住眼眶发热,不久前还说好一起拿冠军,杀得霸图蓝雨片甲不留的,转眼他就退役了,苏沐秋难免有一些惆怅。叶修这一走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了,他人那么懒,让去买桶泡面都要猜拳决定谁去,没什么理由能让他从遥远的B市赶过来,不过以后还有机会飞去B市打比赛,到时约一下这家伙他应该会来的吧,苏沐秋这么想着,感觉稍微好了一点。

  老板娘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眼睛还是红红的,明显是哭过。苏沐秋看到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作为嘉世的死忠粉,一叶之秋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听说我们不用值夜班了?”只能没话找话说。

  “招了个专职夜班的,”陈果说,声音瓮瓮的,“人还不错。”

  苏沐秋哦了一声,又说:“我今晚还是夜班吧,之前说好的。”睡了一天又来了这么一出晚上是肯定睡不着了,不如值个班。

  “不用了那家伙今晚正式上班。”陈果说。

  “说好的。”苏沐秋坚持。

  “......那你去和他商量吧,他就在外面。”陈果说,“顺便教下他要干什么。”

  “好,等下。”苏沐秋此时心里不大爽快,还得缓缓才能去认识新朋友。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陈果忽然说:“他怎么就这么走了呢?”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叶修。

  苏沐秋点点头:“是啊,我都没见见他呢。”

  “你这人......都什么时候了还要装。”陈果笑了,过了一阵又停下,“对啊,我还没拿到他的签名。”

  “......以后我帮你要一个。”苏沐秋承诺,又打趣:“原来你只要想要他签名啊。”

  老板娘怒了,居然有人质疑她对一叶之秋的感情,苏沐秋连连讨饶,自觉坐到角落里打荣耀去了。

  苏沐秋算着时间下了几个本,差不多快到十一点就退下来。小妹十一点下班,他还没走到前台就见她站了起来,正想笑她消极怠工,就见她跟旁边一个男人说了些什么,那人点头后坐在了前台唯一一台电脑前。

  那是......传说中的新来的网管???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