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投降

手机不能艾特,好像跑题了,不好意思设定的是关注一段时间才能评论,不是拉黑

《全职猎人》Paro
-------------------
天空竞技场,150层
  苏沐秋气喘吁吁地站在竞技场的一角,汗水从他的额角滑下,顺着浓密的睫毛落下,他的眼睛紧紧盯着这一轮的对手,那个少年的体力也消耗得厉害,嘴角却还勾着轻浅的弧度,就像是在嘲笑他一样。
  纯肉搏可能无法轻易战胜他,要不要……苏沐秋被自己本能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甩甩头把精力集中到现下的战斗中来。
  比赛还是采用3分钟3回合击倒制,两分钟过去两个人比分8:9,苏沐秋打出2个Critical Hit和4个Clean Hit,而对手打出了4个Critical Hit和一个Down。这是升到150层来第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必须近身才能得分,他很难给对方以致命的打击,对方却似乎能轻易地打出Critical Hit获得两分,这么看近身对他来说实在太不利了,可是又没有其他方法。
  最后一次交手,足以定胜负。
  “这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哦。”苏沐秋往中间挪了两步,虚张声势。
  少年无所谓地笑了笑,也靠近了一点,动作却仍然没有留下一丝破绽,“我看你还是乖乖认输吧。”
  苏沐秋哪里是会乖乖认输的人,可这是他在天空竞技场呆的最后一天,他不想受伤,也不想输,真是太难办了。
  不等他考虑好,对方已经率先发动攻击,他的速度极快,冲过来的时候带着一种逼人的杀气,苏沐秋觉得自己的血液也沸腾起来——这次是要动真格的了,两个人都是。
  
  “等等我认输我投降!”苏沐秋一屁股坐到瓷砖上大喊。
  “……”
  少年的脚停在苏沐秋头顶,如果不坐下来击中的就是他的脖子,这一下至少能让他躺十天,观众席上一片嘘声,苏沐秋看了要干脆整个人躺了下来,像是个耍赖的小鬼一样。
  “起来,再来。”少年放下脚,退后几步。
  “不要。”
  “为什么?”
  “我很累了,不想打了。”
  那边裁判也判定少年的胜利,并宣布他可以进入160层,围观的人也都陆续散了。
  “刚刚你还是有机会攻击我的,”少年蹲下来歪了歪脑袋看他,“是因为那个姿势不好看么?”他观察他几周了,觉得他是个厉害的对手,而且不是会轻易认输的样子,有时候甚至能在最后一击反杀对手,绝对不能因为他跟自己一般大就掉以轻心。唯一的缺点大概是这人似乎对于动作的美观性有不低的要求,导致自身的潜力无法完全施展,想来想去就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了。
  苏沐秋气结,闭上眼不理他,什么好不好看,千钧一发的时候哪有心情是注意打哪里比较好看,他可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出那几个字的,这家伙怎么净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少年又站起来,看了呈大字型躺开的人十几秒,脚尖点了几下地板,问:“那为什么不继续?”
  “……”继续下去划不来啊,但苏沐秋又翻了个白眼,他真的不想再继续胜负这个话题。
  “这种程度死不了的。”少年说。
  苏沐秋轻哼一声。
  少年见他不回话,也没有呆下去没意思,跳下竞技场准备回房。
  “喂喂,你要去哪儿?”苏沐秋够着脖子喊他,这人可真不按剧本来,一般不都该先把对手扶起来吗?
  “我也不知道,”少年随口答,“先去一百六十层吧。”这一场他赢了,两百层以前是十层十层向上升的,两百层以后就都是顶尖高手了。
  “你就不怕死吗?两百层以上的可不是普通人诶!”苏沐秋跳起来,好奇地跟过去。
  少年停下来思考了几秒,摇摇头又点点头,“我只是想来这里赚点钱。”结果发现能顺便练练身手就干脆留下来了,至于死不死,他其实没有想过。
  “两百层以上就没有奖金了哦。”苏沐秋凑过去说。
  “这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
  “什么都不重要。”
  “你这是什么意思?”
  “有高手就行。”
  “你这人可真奇怪。”
  “唔……”少年考虑了一下,转过身面对这个一直跟着他碎碎念的人:“你跟着我干什么?”刚刚明明还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
  苏沐秋专心说话,停下的时候两个人的鼻间都要碰到一起了,真是太不小心了!他的脸热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个,我是想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里尔城?”
  “里尔城?”
  “嗯!”苏沐秋重重地点头,“猎人测试就要开始了。”
  “猎人测试……”少年再度陷入思考。
  “对,通过测试的人才能获得猎人执照, è¿™å¼ æ‰§ç…§å¯æ˜¯ä»·å€¼è¿žåŸŽï¼Œå‡­å®ƒèƒ½å…è´¹ä¹˜åä¸–界上大部分的交通工具,还能去很多普通人不允许去的地方,甚至有人愿意花上亿戒尼买一张……”
  “可是……”我并不想得到什么猎人执照。
  “只有极少数的人能成为猎人,而真正合格的猎人屈指可数,那些星级猎人的名誉、地位和工资……”苏沐秋仍自顾自地说着。
  “嗯……”
  “综上所述,当上猎人是百赚而无一亏啊!”
  “……”
  “好吧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中午12点在你房间门口见,”苏沐秋开心地拍一下他的肩膀,“那我先回去休息啦,疼死了你下手可真重!”
  你都不问问我叫什么吗,叶修看着他伸着懒腰往回走,也不知要不要叫住他。
  
  第二天中午,离十二点还有五分钟,叶修已经在房间里坐了十几分钟,想来想去还是拿好东西——其实也只有一个背包和一柄武器——去找那个据说要来找他的人,那人还在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个房间?”苏沐秋咬着面包口齿不清地问,“我昨天回来才想起来没问你房间号啊哈哈。”
  叶修抚额,“这种事随便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啊,是你啊!”苏沐秋看着他,忽然恍然大悟。
  “?”
  “你这家伙还是这么欠扁。”
  “这都什么跟什么……”
  “算了,对了你叫什么来?”
  “叶……修。”
  “我叫苏沐秋,很高兴再见到你,之前欠我的一百万戒尼就当是见面礼好啦。”心情有点复杂,不过好不容易拐到一个同伴,苏沐秋可不会轻易地放他离开。
  叶修握住新伙伴的手,看着这人阳光灿烂的笑脸,心想要是竞技场比的是自说自话,恐怕投降的该是他了。

评论(1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