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一个雷 上

苏沐秋面无表情地听完机器人的诊断,花了三十七秒分辨那个长着叶修脸的机器人刚刚用叶修的声音说了些什么,又在打爆它和打爆它之间矛盾了十秒,最终冲实验室的方向大喊了一声:“老叶,小叶坏了!”


“亲爱的,我没有损坏。”小叶歪着脑袋看苏沐秋,一派天真烂漫样,然而并没有勾起苏沐秋丝毫的同情心,他的脸仍然黑如锅底,欲把小叶拆之后快,于是能检测人类情绪的小叶也把脸板起来。


叶修恰好同步完最新的疾病库,闻言便拿着芯片走了出来,见一人一机剑拔弩张,他挑了挑眉,走到他们中间,托起小叶的下巴细细查看他脸色,研究了两分钟才转身捏捏苏沐秋板起来的脸,说:“正常的,没坏呀?”


“我说坏了就是坏了。”苏沐秋非常不高兴,捏脸没有用。


“那好吧,换小苏的芯片卡,”叶修眨了眨眼,“正好试试刚更新的数据库。”


苏沐秋紧抿的唇终于松了些许,看着叶修手里的芯片,有点心动:“这就是你说的更为细致全面的数据库,可以投影的那个?”


“是啊,”叶修笑,“改天给小叶也更新一下,你先试试。”


苏沐秋摇头,眼睛却盯着叶修手里的芯片,跃跃欲试的样子,“算了吧,小苏那边主要是你的数据,我过几天就好了。”


“普通的病症他们都一样的,就试试。”叶修说着,不由分说地在小叶的胸口点了一下,芯片盒弹出来,他熟练地把芯片卡插进去,将小叶的芯片随手放在实验服口袋里。


食指再轻轻一推,芯片盒弹了回去。


小叶重启还要几分钟,叶修闲着无聊,捧着苏沐秋少见的严肃脸左看看右看看,忽然大拇指和食指捏住脸颊上的软肉往外一拉,强行帮他摆出微笑的表情,“来,笑一个。”


“幼稚!”苏沐秋嫌弃地打开他的手,不过还是绷不住脸笑了。


“他刚刚说什么了,你情绪这么大?”见他情绪好转,叶修就好奇地发问。


“没什么,他就是疯了。”


苏沐秋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叶修却还是看出来他其实很在意,或者说还有点……惊恐?


“叶修,你好,我是苏小秋,你的私人健康顾问。”


小叶重新启动完毕,然而顶着叶修脸的机器人发出的是苏沐秋的声音,还做了一个叶修特意设定出的开机卖萌表情,苏沐秋见了抽抽嘴角一阵恶寒:“你的品味怎么这么可怕。”


叶修也囧了一下,明明在小苏身上就挺可爱的。他尴尬地笑笑,把苏沐秋推到小叶跟前:“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最新型的机器人很快得出了结论,先报了一遍苏沐秋身体的基本数据,说是一切正常,然后放了个大招:“初步判断怀孕九周,请将我的手放在您的腹部,让我做更细致的检查,不过更加细致的检查还得由您自己的健康顾问......”


“小苏也坏了。”苏沐秋半天才憋出句话来,他瞪了叶修一眼,怒气冲冲地回到自己的实验室。


叶修愣了几秒,刚刚它说的是怀孕……他没听错吧?


回过神时药品实验室的门已经关上,叶修神色复杂地看着小叶脸上呈现的苏沐秋独有的委屈表情,叹着气捏捏小叶的脸,没几秒它便如设定好的一样笑了起来。


叶修把芯片卡取出来,小叶的表情凝固,他盯着手里的东西,又看看药品实验室里紧密的门,叹着气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




苏沐秋和叶修都是荣耀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算上同住一间宿舍的日子,已经同居十余年。他们俩一见如故,感情水到渠成,从初见到谈恋爱只花了一个月,从牵手到上床只花了十三个小时,偶尔也会吵吵架,但都不是什么大事,很快就能和好。


“十几年都处在热恋期和发情期”,这是魏琛对他们夫夫的评价,机器人还要特意做成对方的样子,编辑些没用的表情程序,简直肉麻到了骨髓里,让人牙疼。


其实两人进校的时候都梦想着当全科医生,驰骋手术室,然而现实相当残酷,他们虽然各门都学得不错,但是毕竟精力有限,苏沐秋最后选了药学,而叶修则专注于外科,各自都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到顶尖,如今还在荣耀研究所兼任研究员。


闲暇时间两人除了腻歪腻歪,还会研究研究医学机器人,这是如今最前沿、最尖端的技术,他们都很感兴趣,也颇有天赋,家里的叶小修和苏小秋就是他们的手笔。按道理说它们不可能出错,整个国家除了皇帝身边的那台机器,就数小叶小苏最权威,从前也从没有出错过,这三个月叶修在升级系统,他们才把每月一次的全身检查停下,没想到再检查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男人怀孕,怎么可能嘛,一定是叶修搞错了……


苏沐秋坐在实验台前,双眼无神地看着眼前的瓶瓶罐罐,他不断地告诉自己是误诊,但是内心却难以抑制地感觉到恐慌,然而这并不是不可能,他无疑是最清楚的。


前两年,让男人生孩子的药已经研制出来,他领导的团队还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君莫笑——男人生子是个大笑话,他们就要让别人不笑。君莫笑不是简单的化学药品的集合,更准确来说它是一群着特定药品的微型机器人携带,在受到特定的刺激时会协助改造人体内部构造,帮助受精卵的生成,创造适合胚胎发育的场所。


实验已经在动物身上取得了成功,就要转到临床阶段的时候,皇帝Z发现了这件事,他立刻下令销毁所有的实验药品及数据,这个打击对整个团队来说都是致命的,研究了几年的项目就这样说取消就取消、说销毁就销毁,甚至有人直接离开了研究所不再做这一行。


这件事对苏沐秋的打击不可谓不大,叶修都担心得寸步不离了几天,不过好在苏沐秋一向懂得开解自己,没几天就恢复了正常,不过叶修不知道的是,苏沐秋之所以这么快恢复正常是因为他把成品偷了几颗带了出来,私藏在自己的实验室里,瓶子上没贴标签。


苏沐秋默默想一会儿,站了起来走到药品柜,把那个瓶子拿出来,他的手有点抖,眯着眼数了数,一、二、三,还剩三颗,真的少了一颗……


所谓特定刺激就是在服用之后二十四小时内和人性(霙)交并被内(霙)射,苏沐秋和叶修出于安全考虑,做之前都会精心准备,而且很少不带、戴套,但是有时候情欲来得太突然就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那天苏沐秋有点感冒,脑子昏昏沉沉的,恰好千机散四十的配置走到了最后一步,他不愿意起来,就让叶修去给他拿了些感冒药吃,自己坐在实验台前继续。


叶修一直看着他专心致志地工作,认真的男人最帅,怎么也看不腻,结果看得太入神眼前那人挑起桌上的东西吃了一口他都没来得及阻止。


“喂喂,这还没通过实验不能吃吧?”叶修问,他不是药学方向的,但这种常识还是知道,不过苏沐秋这个人常常做些不同寻常的事,自己试药这种事也做过……


“我在吃感冒药啊,”苏沐秋眨眨眼。


“你那不是千机散吗?”叶修汗颜。


“啊,是吗?”苏沐秋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茫然,“怎么回事,好热……”


千机散不小心配成了春药,苏沐秋开始自己脱衣服,迷迷糊糊地喊热,却又使劲往叶修身上蹭,亲亲他的唇,声音软软地说:“老叶,来做吧。”


叶修艰难地拒绝他,“你怎么了?”


“我想做……”苏沐秋说着,把叶修推倒在桌上,很快扒了他的裤子,右手握住那微微硬起来的东西,五指并用让它变得更加坚硬。


“……这,不太好吧,”叶修握住他乱点火的手,毫无说服力地阻止他的动作。


“不要紧,好像是配方弄错了,做一次就好了。”苏沐秋的脸很红,也不知道是病的还是刚刚那药的效果,但他的神情非常认真,叶修无法再拒绝,他相信苏沐秋的判断,于是两人就理所当然地在实验室里做了,没戴套,内(霙)射。


应该,不至于那么巧吧。


苏沐秋抱着一丝侥幸去隔壁叶修的实验室,领他过来指着药架上的一排问:“感冒药是哪一瓶?”


叶修回忆了一下,拿起来一个玻璃瓶,对自己时隔几个月还能记得它的位置感到十分自豪。


苏沐秋则有点抓狂,“我擦,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叶修显得非常无辜,“你跟我说的,要最少的一瓶啊。”


苏沐秋深深吸了一口气,扯了扯嘴角,“这是君莫笑。”


“……”君莫笑,苏沐秋为之奋斗了几年的东西,他当然知道,“你疯了吗把君莫笑带回家?”


“还有更疯的,我怀疑我真的怀孕了。”


“……”


如果真是怀孕,这事还不能去医院检查,要是被Z知道了必死无疑,两人面面相觑,一阵无言。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