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漫长的白日梦

修伞,一个脑洞

关键词:抽屉

===========

苏沐秋家的房东是个谜一般的男人。

据苏沐橙描述,这个男人有两米高,却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有二次元萌妹的大眼睛,却成天板着张脸,戴着顶能包裹住大半个头顶的蓝色帽子,看起来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这间房子收房租的时间极不稳定,往往是房东冷不丁出现在家里,这时苏沐秋就自觉地把藏在床缝里的房租拿出来给他。

对这位房东神出鬼没的行为,苏沐秋和苏沐橙早已习以为常,倒是叶修第一次碰上收房租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主要是因为心虚。按理说再添个住户该跟房东交代一下,至少该口头上说一声,苏沐秋却摆摆手表示不用,导致叶修一直觉得自己处于黑户状态,十分不安。

不过就如苏沐秋所料,房东也就多看了叶修两眼,再次叮嘱他们不要开主卧里的那个抽屉就从窗户跳出去了。

是的,跳出去了。

虽然二楼直接跳出去也死不了,但叶修却忍不住在心里为这个剽悍的男人鼓起掌。


十五、六岁的少年多多少少有些叛逆,房东说过之后,叶修就情不自禁去观察这个抽屉,再普通不过的抽屉,用一把锈迹斑斑的挂锁锁着,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里面有什么玄机。

而苏沐秋显然是被警告过很多次,他把这个警告传递给自家妹妹苏沐橙,叶修从前就听到过他和苏沐橙有这样的对话:

“哥,那个抽屉真的不能用吗?”

“不行不行。”

“那让我看看里面有什么?”

“有……一堆蟑螂!”

“……哥,咱家只有你怕蟑螂。”

“总之,不能看!”

然而就是因为这么蹩脚的借口,兄妹俩住在这里这么些年都没有打开过这个抽屉。


叶修住下的第二年,两个哥哥一起搞代练养家,三人更像是一家人,再没有借住的拘谨。

十月的某天,天气热得不行,风扇都拯救不了快糊了的主机,空调遥控器又神秘失踪,二人汗流浃背翻遍了整个家仍然一无所获。

空调太过老旧,金属外壳有点漏电,爬上去开会有危险,他们就只能在热浪中干瞪眼。

苏沐秋吹着电风扇,边摇着蒲扇边死死地盯着那台空调。

“你说,抽屉里会不会有备用遥控器。”叶修说,其实比起遥控器,他更好奇抽屉里有什么。

“不会。”

“你怎么知道不会?”

“不能开。”

然而在同居人的怂恿兼激将法下,道上混过几年的开锁小王子苏沐秋纠结了十几分钟,就用不知从哪里拉来的根细铁丝麻溜地开了锁,但他没把抽屉打开,退后一步,做了一个极为绅士的“lady first”的动作,说:“你来。”

叶修斜了他一眼,大大方方地拧开了锁,拉开抽屉。


二人噗通一声掉到一台机器里。

机器里有几个旋钮,苏沐秋随便扭了几下,按下旁边红色的键。

运作起来的机器发出嗡嗡嗡的声音,剧烈的震动让叶修以为它下一秒就要爆炸,在弥留之际他一脸卧槽地冲身边的罪魁祸首吼:“靠苏沐秋你能知道那是什么吗你就敢按了?”

“……”手贱少年表示他真的只是控制不住了一下而已。


就在二人以为自己要和这台诡异的机器同归于尽的时候,震动停了下来,他们推开机器的门,看到了熟悉的真实风景。

“嘉世网吧?”苏沐秋抬头念道,他转头问叶修,“你有印象吗?”

“没有。”叶修摇摇头。

“进去看看?”苏沐秋建议。

叶修点头,和苏沐秋一起走进去。

网吧里的大部分人都在打同一款游戏,需要插卡,偶然路过竞技场的画面,大大的“荣耀”二字闪瞎了叶修的眼。

“荣耀!”苏沐秋相当激动,“我就知道它会火!”

“好了我知道,前途无限,难得一遇的网游嘛,你可以停下来了。”叶修漫不经心地回答。

叶修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看着看着就看见——

“卧槽,苏沐秋你看……”

“嗯,啊……卧槽?”

“我是眼花了吗?”

“应该没有……”

“是巧合……”

“我觉得……那机子,搞不好是时光机。”

“我……同意。”

“那……再来?”

“好,这次换我来。”

“一人一次。”

“成交。”


框框框框 框框 框框

同样是嘉世网吧,两个少年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手上动作不停,过来几分钟,二人同时停手,说着说着似乎掐了起来,苏沐秋气冲冲地在个本子上写了些什么把笔一丢,别过头不理叶修,没过多久,二人就又和好了,玩了一会儿,勾肩搭背一起出去。

“真是没骨气……”苏沐秋看着自己,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看表情就是你输了,习惯了嘛,嘿嘿。”叶修偷笑。

“少年你可不要想当然!”苏沐秋不满。

“那咱们去看看?”叶修提议。

趁二人去吃饭,叶修和苏沐秋走进网吧,老板也认识他们俩自然给他们放行。

苏沐秋拿起摊在桌子上的本子,叶修也凑过来看,苏沐秋毫不犹豫地一巴掌拍飞叶修,“隐私懂不懂,我先看看,要是日记可不能给你看。”

叶修等了几分钟,问:“是什么?输了几次?”

只见苏沐秋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变青青过又变红,他把本子反摊过去,拉住叶修往外走,“吵死了!走走走,这里不好玩,我们到未来去。”

“……”


框框框框 框框 框框

“怎么一个人躲起来哭,怕我看见?”苏沐秋用手肘顶了顶叶修,坏笑。

吃了瘪的叶修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想说。


框框框框 框框 框框

“那个是我们队!”

“肯定不是。”

“你看这队服颜色,一看就是我选的。”

“真的不是。”

“你怎么确定?”

“因为我刚刚看到我自己往他们的对手席去了。”

“……”


框框框框 框框 框框

“我跟你说清楚,家里不许抽烟!”

“我现在又不会。”

“以后也不许。”

“唉,你们小孩子不懂,男人抽烟都是有原因的。”

“滚。”


……


框框框框 框框 框框

“年纪轻轻就手抖,老了可怎么办!”

“你就是嫉妒哥又拿了一个冠军。”


框框框框 框框 框框

“我是不是在做梦?”苏沐秋看着湛蓝的天空喃喃自语。

即使H市的环境在国内来说一直处于不错的行列,这样的蓝天却也很难见到,空气清新,山明水秀,每一次呼吸都仿佛荡涤了心灵,全身细胞都焕然一新。

叶修则四处看看,转悠几圈,忽然一把拉住还在感慨个不停的苏沐秋躲到树后,“嘘,我们出来了。”

苏沐秋看过去,一群穿着队服的人说说笑笑从一间餐厅走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个矮个子青年,他神气活现地倒着走,一张嘴动个不停,他身后的男人脸上没有一丝不耐烦,时不时微笑答上几句。他们走得很乱,中间挤作一堆,不知在聊些什么,叶修则走在队伍靠后的地方,苏沐橙又跟在叶修身后,和身边的长发女子聊天,他们后面还有两个人。

“不对啊,我在哪儿呢?”苏沐秋皱起眉,他才发现这一路过来,他似乎都不见踪影。

叶修似乎抓住了什么线索,那东西一闪而过,他需要好好想想。

这边苏沐秋气势汹汹地登上时光机,把时间又往前调了几格,伸手拉叶修,“叶修,快上来。”

叶修正想拉住他的手,左手却在空中一遍,握拳作出个咳嗽的动作,同时用眼神示意苏沐秋看身后,苏沐秋虽然正激动着,但直觉也告诉他似乎大事不妙,他立刻闭了嘴,转身。

“哈哈,”苏沐秋干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有很多套房。”自然也有很多个抽屉,有很多个时光机。

房东面无表情地像提小猫一样把两位不听话的少年提溜起来,扔到已经设定好目的地的时光机上,没给他们任何挣扎的机会跳上时光机按下启动。


叶修和苏沐秋或许是被房东扔垃圾一样扔出来的,他们俩直直落到家里的地板上,砰砰两声,听起来就肉疼,二人却像没有痛感一样面无表情。

刚刚经历的一切就像一场白日梦,他们看向对方,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才好。

一条金线彻底封住那能窥见未来的缝隙,不再是不堪一击的挂锁,,抽屉彻底被锁死,他们再也打不开这个神奇的抽屉了。

仔细看还能看到,抽屉被刻上了一句话: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