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红沙滩

yigeduanzi,meijicuodehuazhelijiao


Kokkini Beach


<<<<<<<<<<>>>>>>>>>


圣托里尼岛南段,爱琴海,红沙滩。




一只人字拖好好地套在脚上,另一只则孤独地躺在五十米开外的草堆上,苏沐秋穿着大花裤衩,翘着二郎腿,躺在草堆上,戴着买一送一弄来的墨镜,把巨大的雨伞当作阳伞用。


兴许是来这边度假吃得太好,他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看起来圆滚滚的一团,特别好摸。


叶修躺着苏沐秋身旁,一只手搭在他的肚子上,时不时揉揉他肚子上的软肉,苏沐秋懒懒地躺着,被揉得舒服了还哼哼两声,意思是“朕觉得好舒服,爱卿继续”。


不过这声音在叶修耳朵里变了味,像是根小羽毛,一下一下挠着他的心脏,让心脏也随着他的声音跳动。


叶修舔了舔嘴唇,这里的风景都看了一个星期了,还没有苏沐秋游吸引力,瞧着苏沐秋还惬意地闭着眼,他默默把手往下移。裤衩本来就比较宽松,苏沐秋现下不修边幅,也就随便系着,叶修早就拉开了那根细细的带子,手哼哧哼哧就摸到苏哥的命觲根子。


苏沐秋反应也很快,迅速抓住那只不规矩的手,问:“干嘛你?”


一只手被抓住,叶修也就不再遮遮掩掩了,直接翻个身压到他身上,另一只伸进他的T恤拧了拧他的乳觲尖,答:“干觲你。”


苏沐秋抽了口气,瞪眼:“……大庭广众耍流氓,要不得啊!”


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实在躺得太舒服,他都懒得把叶修给弄下去,压着就压着吧,也不重,想着叶修应该有分寸,他只是象征性地说了一句,便不再理叶修。


“好几天没做了,我想做。”


叶修是决定把不要脸进行到底了,手被按着还轻轻撩觲拨苏哥的小弟弟,大拇指来回抚摸小弟弟的头部,很快它就背叛了主人的意志,高兴地立起来感谢叶修的款待。


这样理智气壮地邀请他打野觲战,着实让苏沐秋无言,不过叶修太了解他的身体,轻而易举就撩起了火。


“这里没人。”叶修又补充道。


“冲浪的不是人?”苏沐秋陷入矛盾。


“咱们用伞挡着?”叶修提议。


“……你真想在这里做?”苏沐秋有点担心。


“是的,我晚上陪你吃Mousaka?”叶修抛出一个诱饵。


Mousaka是当地的特色美食,他俩第一天到的时候一人点了一份尝鲜,吃了不到一半就腻得不行,苏沐秋用“自己点的单就是跪着也要吃完”的毅力吃掉了四分之三,阵亡。结果第二天他回忆起那味道,竟是十分的想念,开始缠着叶修陪他一起吃。


对此叶修一直是拒绝的,那东西实在是太腻人,短期内他是一口不想碰了,但苏沐秋节俭成性,没人一起吃他就不点,每天馋得不行,不断在叶修耳边念叨。


想到Mousaka,苏沐秋心动了,他挪开伞瞟了周围一眼,确实没人,只有远处的海上有比基尼女郎和穿着泳裤的汉子。


他只考虑了几秒,小声说:“成交。”


得到允许,叶修愈发肆无忌惮了。他没想到苏沐秋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不仅答应了,还没提上下的事,只是这次实在是心血来潮,什么都没准备,前觲戏就要弄好久,他一只手圈着着伞,另一只手猴急地给苏沐秋扩觲张。


没有润觲滑剂,一根手指进去时苏沐秋就皱起了眉毛,叶修亲了亲他的眉心,让他适应了一下才开始抽动。苏沐秋没说话,只是仰了仰头,叶修识相地亲了亲他的嘴,安慰:“什么都没带,你忍忍。”


“哼!”苏沐秋轻轻咬了咬他的嘴唇,“还不是你的技术太烂了。”


“是是是,我技术不行,苏大大多陪我练练呗。”


叶修嘴里敷衍着,手上动作也不停,觉得差不多了就再加了一根手指,温温软软的内觲壁还是很欢迎他的到来的,欢快地迎合着他的动作,而两根手指能做的动作比一根手指多得多,自然也让人更舒服。


苏弟弟越来越精神,而苏沐秋的眼睛越来越迷离。


折腾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加到四根手指,进出之间多了水润的声音,苏沐秋的喘息里也带上了点甜蜜的味道,不得不说,这让叶修很有成就感。


应该够了——不过叶修觉得这个姿势不好进去,他刚抬起手准备换个方便又隐秘的姿势直捣黄龙,结果一阵海风吹来,没有一丝丝防备,伞一下子被卷走,在空中打了几个圈儿,落到了火红的山崖后面。


忽然暴露在温暖的阳光下,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有些不知所措。


然后不知是哪里戳中了这位爷的笑点,苏沐秋开始笑,笑得打起了滚,滚得身上都是草,湿乎乎的草还黏在他的头发上,脏兮兮的样子,这要是被人看到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流浪汉。


“快快快,去捡回来。”苏沐秋边笑边说,还坏心地用膝盖顶了顶叶修某个胀得发疼的部位。


他这一笑,气氛都没了,叶修僵硬了一会儿——扩张都做完了不让做了也太不人道了吧?他硬邦邦回答:“不去。”


“伞很贵的!”看叶修那委屈样儿,苏沐秋笑得形象全无。


叶修再次无声地拒绝。


“乖啦,晚上陪我吃Mousaka,回去再做。”苏沐秋拍拍他的头,像是在哄使小性子的宠物。


叶修真的很郁闷,苏沐秋的笑点也太歪了吧?笑得他都没了兴致,恹恹地不想说话,更不想去捡那把不争气的伞——连点风都承受不住,有损伞的尊严!


“捡回来我再帮你解决。”苏沐秋催促着,叶修的反应实在有趣,他都忍不住再逗逗他。


气愤地趴在苏沐秋身上,脸埋在他的颈间,下觲身还不满足地轻轻蹭着他的腿。苏沐秋又开始笑,笑了一阵子才拍拍恋人的背,“反正你是我的Alpha,想打野战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这话取悦了叶修,但他不想表现得这么容易被取悦,于是咬了苏沐秋的肩膀一口,才无奈地穿好裤子,起身去捡伞。


一路小跑过去小跑回来,把伞收起来,扔到苏沐秋脚边,叶修指了指自己尚在活跃状态的小弟弟,说:“你说的,解决。”


苏沐秋瞥了眼伞,拍拍身旁的草,大方地说:“躺下。”


叶修躺下,苏沐秋开始用手上下套觲弄。


“就用手啊?”叶修憋了半天,可怜兮兮地问。


“现在将就一下,晚上回去再说嘛。”苏沐秋打着呵欠答。


实际上他这会儿连手都不想动,手上动作也不卖力,软绵绵的,像是中了软筋散,这头叶修生理需求都没解决完,他就又闭眼见周公去了。


叶修盯着他无语了一阵,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却又不忍叫醒他,只好苦逼地拉着他的手自行解决。




“啊,不想走了。”苏沐秋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伸了个懒腰。


“都呆了一个星期了,你不腻啊?”


叶修简直想去抽根烟静静,苏沐秋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其他地方都不去了,每天就跑到这里来晒太阳,他也不是正经地想晒出古铜色的皮肤什么的,而是纯粹瘫在这里睡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久没休息过幕天席地地就睡了起来。


下次巡演肯定有人要寄防晒油给他了,叶修想着,这晒得一层一层的,他都觉得不忍直视。想起之前苏沐秋心血来潮留了半年络腮胡,粉丝们给他寄了一堆剃须工具,光是刀片的数量都吓得经纪人以为他们要有血光之灾,画面真是太美。


“不腻,以后结婚还要到这里来。”苏沐秋答,又在草堆滚了一圈,一脸“我要在这里生根发芽开花”的样子。


“我是不想来了。”叶修摸着鼻子抱怨。


“哼,你不来我找愿意来的人结婚。”苏沐秋说。


“……来!下次再陪你来,满意了吧?”叶修特无奈。


“这才对嘛。”苏沐秋嘿嘿笑。


又消磨了不知多长时间,叶修百无聊赖,眼见着太阳要落山了,他起身问:“我说,还回不回伊亚看日落了?”


“啊不去不去不去,让我死在这里。”苏沐秋捂住眼睛作无赖状。


“你这家伙……”


叶修围着他走了几圈,只好又躺下。


看来还得在这里呆几天,谁让苏沐秋喜欢这里,而他又喜欢苏沐秋呢?


至于陪他的工资福利,晚上回去了床上再慢慢算。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