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10

<<<<<<<<<<<<<<<<<<<<<>>>>>>>>>>>>>>>>>>>>


“你好烦啊。”


苏沐秋扔下一句话,飞快地从叶修手里拿下几本书,目不斜视径直上了楼。


叶修看着那人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又看看手里剩下的一本书,轻轻掂了掂,才勾着唇角慢慢悠悠地晃上去。


算上小时候第一次见面,和苏沐秋认识也有十来年了,他似乎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自来熟,有一点爱面子,却又不记仇,偶然会钻牛角尖,就像现在,虽然这并不会影响他们太久,但是叶修不想让他在这种无聊的事上耗时间。


正想着,就见苏沐秋懒懒地靠在门旁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瞥了他一眼,说:“你走得可真快。”


叶修面上不动声色,默默拿出钥匙开门,说:“进来吧。”


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不过苏沐秋早就预料到叶修不会给什么有趣的反应,他耸了耸肩走进这间宿舍,看着某人略显凌乱的书柜,他随手把手上的书放到桌子上空着的地方——叶修自己有手有脚能够收拾,就让他自己来好了。


叶修见状只是挑了挑眉,拖开椅子坐下,直接问道:“你在心虚什么?”


“谁心虚了?”苏沐秋反问。


“不心虚的话,你跑什么?”叶修问。


苏沐秋思考了一下,答:“我只是出来考虑考虑晚上去哪里吃。”


“你这么好养的人还介意去哪里吃?”叶修笑。


“喂喂,我可是很在意生活质量的好吗?”苏沐秋说着,沉默几秒,又叹了口气,决定直面惨淡的现实,“好吧,不小心毁了你的论文很抱歉,不过你们教授那么严格,我也不能帮你写呀,唉我说,做人不能这么小气……”


“我不是在说这个。”叶修打断他,站起来走到他跟前,表情严肃。


“那你在说什么?”苏沐秋看着他,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Groupie,你是我的Groupie吗?”叶修问,直视他的眼睛。


苏沐秋听得火起,绷着张脸,抿着嘴唇,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人。他的心里翻江倒海,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说,毕竟人在只想反驳的时候容易口不择言,他希望能稍微冷静点再开口,或者说完全了解叶修的意图再开口。


“我们都知道,你不是。可你因为这些流言蜚语就准备和我保持距离,”叶修自顾自地说下去,“如果这么轻易就被无关紧要的人影响,我真的很怀疑你是不是适合玩乐队。”


“我……”


“别说你没有这种想法。”叶修打断他。


苏沐秋闭了嘴,二人对视许久,直到叶修移开视线,走到他身边,一转身一撑手,跳到自己的书桌上坐下来,“以后还会有这样那样的绯闻,苏沐秋同志啊,这革命尚未开始,你就先被离间了吗?”


闻言,苏沐秋低头笑了声,转身面对叶修,又颇为郑重地向后退了几步,清了清嗓子,说:“叶修,我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关心我啊。”


果然没有生气。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叶修还是为那短暂的停顿悬了心,他暗自舒了口气,两条长腿随意晃了晃,又抬头看了苏沐秋一眼示意他继续。


“这么不想我疏远你啊?”苏沐秋有点小得意,声音里都透着几分愉悦,眉眼弯弯,歪着脑袋,似乎在认真地等待叶修的回答。


“咳,你是我们乐队的一员,我当然有责任关注你的身心健康。”叶修说着,不断点头试图给自己的话增加说服力。


这可不是真话,也不是他期待的答案,苏沐秋抱着手臂想了想,说:“听起来有点道理,不过这么认真负责,好像不太符合你从前的画风啊?”


“不,你从前不了解我,我一向如此。”叶修说。


“你不是向来坚持‘走者不留’吗?”苏沐秋说,“之前贝斯手走的时候也没见你给什么反应啊,这次这么早就打预防针了……”


“你想太多了……”叶修目不斜视,“再说才找了不久的新主唱跑了,我会很头疼的。”


“我要是走了,你不得哭死,上哪儿去找我这么好的主唱?”苏沐秋笑。


“哭到不至于,就可能有点难过吧。”叶修说。


“咦,你会很难过?”


苏沐秋顿时来了兴致,以他对叶修的了解,这个人除了他自己的摇滚梦什么都不在乎,至少嘴巴上不会说出在乎什么人,至于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谁知道呢?之前主唱和别人签约,叶修也只是以队友的身份为找新主唱烦恼了一会儿,至于私人关系里的伤心倒没怎么表现,这会儿他用了“难过”一词,足够让人生出探究的欲望了。


果然哥的才华不同寻常,连叶修这么嘴硬的家伙都无法抑制地要吐露心迹了。苏沐秋愈发得意地想着。


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叶修只能艰难地吐出两个字:“也许。”


苏沐秋追问:“哦,有多难过?”


叶修答:“一般难过。”


苏沐秋瞪他:“……喂,承认我的地位举足轻重有这么难吗?”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看着他的脸缓缓说:“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话。”


“怎么就昧着良心了,没哥你们能搞什么,纯音乐?”苏沐秋不满。


叶修竟配合地思考了一番,说:“这个,也不是不可以啊。”


“……你狠。”


“ åæ­£çŽ°åœ¨å¤§å®¶å…¬è®¤çš„是摇滚的灵魂是吉他,嗯,就是这样!”


苏沐秋狠狠地捶了叶修一下,然后像他一样跳到桌子上坐着,拍着他的肩膀,咬牙切齿地说:“呵呵,你等着,未来注定是主唱的天下!”


叶修憋不住笑,肩膀抖得像筛糠似的,“你还当真了啊?”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你们吉他手不都这熊样,觉得全天下就自己最牛逼,管你嘴里说的是真是假,你敢说你没有一点点这种想法?”


叶修笑完,澄清道:“我得声明,我和他们不同,我一直认为做一个顶尖的乐队,所有成员都要是顶尖的。”


“这个我知道,不过除此之外,你还要承认,我要比你重要一点点,”苏沐秋用拇指与食指比划了一小段距离,又说:“就这么一点点,咱们乐队未来的核心肯定是我。”


“喂,你就这么在乎核心不核心啊?”叶修有点无语,他试图扭转这人的想法,“你想啊,只要做出了好的音乐就足够了,其他都是身外之物了。”


“梦想我想要,名誉我也想要,不行吗?”苏沐秋说,他微微仰起头,眯起眼睛,模样真是嚣张极了。


叶修原本想刺他两句,让他正视圈内淋漓的鲜血,打消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偏头去看他时却瞧到他嘴角那抹自信的微笑,从他的眼睛里溢出来的坚定感染了周围的一切,连叶修也受到了蛊惑,仿佛他口中所说就是现实,现实理当如此,正是如此。


叶修忽然就生出一个想法:苏沐秋能做到——只要他认定的事,就不会做不到。




校门口一向人来人往,不少游客停在门口和牌坊合影。


牌坊背后有不少历史,合影效果与“到此一游”差不多,逗留的人多了,这一块儿就显得格外热闹,住在家属区的老教授们也常常把孙子、孙女带到门口玩,牌坊附近男女老少都集齐了。


“像是找到了糖的蚂蚁群”,苏沐秋曾经这么形容熙日大学校门口的人群。


作为熙日大学的学生,在校四年为情侣们在牌坊这里拍张照片几乎是无法避免的经历,叶苏二人到校门口的时候王杰希正在给人拍照。那是一对情侣,手牵手笑得甜蜜蜜,摆了几个造型拍了几张就去拿回相机,询问过附近的公交车站才道谢离开。


“好了,走吧。”王杰希小跑过来。




如果是苏沐秋和方士谦两人的聚餐,多半就唠唠嗑聊聊八卦,变成乐队四人的聚餐后,话题自然而然地拐到了下次演出以及乐队未来发展上。


苏沐秋仿佛几十年没说过话,话唠附体叽里呱啦完全停不下来,是签经纪公司还是唱片公司,是回归硬摇还是走华丽摇滚,未来市场的走向如何,那叫一个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方士谦和叶修都自动打开屏蔽模式安心吃菜,只有王杰希偶尔应几声,参与讨论。


服务员终于送上了热饮,叶修赶紧给苏沐秋倒了一杯,说:“喝水。”这些话不知听他说了多少遍,喝水的时候消停一会儿,少叨叨几分钟是几分钟。


“谢了。”苏沐秋豪爽地一口干。


“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学设计而是学营销的?”方士谦说。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提前做好准备。”苏沐秋说。


“……”


实际上,一支什么作品都没有、刚刚成立不过几个月的乐队要谈未来为时过早,苏沐秋是有点热情过头,然而他并不是一个人,同样热情过头的还有夏影的老板。


老板早早请来各种专业人士评估奇迹,堪称他们的脑残粉。


他自己是个贝斯手,年轻的时候也有玩过乐队,可惜没能激起什么大浪花,后来结婚有了孩子不得不安定下来,心里却还是有些不甘心,干脆开了间酒吧,退居幕后,也能算是没离开音乐。


他见证了布鲁斯到硬摇的转变,中间经历各种混战,“糟粕”势不可挡地成为主流,老人们感慨“长江后来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年轻人们对从前的音乐不屑一顾只觉得老土,光荣岁月不再。他一直觉得这些想法矫情得很,音乐这东西,能让人喜欢就行了,分了那么多的流派,听首歌还要细数是什么风格,又不是研究型学者。


从前也有不少乐队从夏影走出去,大多混得不好不坏,撑死就是城内小有名气,没能送出一个红遍全国的乐队让夏影老板特别遗憾,他们A市如今都被称为“没落的贵族”,海伦的眼泪之后再没有什么知名的乐队,不过奇迹让他看到了希望,他决定倾尽全力。


有好友劝他:“这么新的一支乐队你也敢推,就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还是观望一年再说吧。”


虽然碰壁无数,老板仍然满腔热血。


开酒吧这么多年,他认识了不少人,对唱片那一套也有所了解,主要是要有作品,再就是宣传,也不是多复杂的事。


作品方面他倒并不担心,从前编曲作词的是叶修和方士谦,听起来也有点意思,那些歌曲版权都在他们手上。不过它们并不完全适合现在的奇迹,当时考虑到乐手的能力有限,很多想法都没能表达出来,如今有了合适的队友,写出更好的作品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宣传,老板从前是有些担心的。叶修这个人太过纯粹,真真正正的一心音乐,虽然从没在明面上反对商业化,心底里却也没有多赞同,跟他提这些他总会巧妙地把话题绕回音乐本身,这让老板觉得有些有力无处使,而方士谦也不在意这个,都随叶修,好在现在他们队里有个懂事又说得上话的人。


结识苏沐秋之后,老板觉得他实在是个人才,不仅台风特别,想法也很特别。于是他经常找他聊聊,跟他讨论发展方向,两人一拍即合,眉飞色舞唾沫横飞,聊得好不愉快。


“对了,老板提的那个公司,是什么情况?”苏沐秋忽然想起来找方士谦的目的。唱片公司一般很难在纯新人身上投资,所以老板向他们推荐了另一种方案,方士谦之间有跟那间公司来往过,他想了解了解情况,不过一个没把持住就先到叶修那边晃悠去了。


“啊,你说金三角吗?”方士谦想了一会儿,说:“就是和他们签约,我们只负责创作,后续的事都交给他们,不过跟他们合作版权方面有些不清不清楚的,前段时间就有几个乐队解约了。”


“那这就不用考虑了吧?”苏沐秋下了结论,“没想到老板坑我啊!”


“他也不全是在坑你,”方士谦说,“金三角包吃包住还发工资,对一穷二白的乐手来说待遇是不错的,说不定挺适合我们,你说呢老叶?”以苏沐秋和叶修的经济状况,乐队前期生活压力比较大,因此签这间公司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你也知道那家公司?”苏沐秋问。


叶修点点头,说:“最重要的是,他们有录音室。”


“我们之前那张CD就是在那间录音室,设备还不错,就是太难借了,安排完他们内部的人才能轮到我们。”方士谦解释道,提起那段时间他不得不摇头苦笑,空闲的时候多是凌晨,有时候他们干脆在录音室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直接去上课,一个个的都困成狗。


“那版权是什么问题?”王杰希忽然出声。


方士谦答:“具体合同我不了解,听说主要问题是收益分成不一致,而且乐队成员无法掌控自己做的曲子,当然这也只是听他们的一面之词。”


“你们怎么看?”苏沐秋问。


“目前只是个提议而已,具体的以后再说吧。”叶修说。


“我也觉得,版权归属要先搞清楚才能。”王杰希喝了口温热的绿豆汁说道。


苏沐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准备去仔细了解了解金三角再和老板详谈。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