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同学少年都不贱

满脑子 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没专业知识,不考据,没逻辑,放学回家手机码着玩,不深究不约。

—————————

谁欠谁顿饭这事最后不了了之。苏沐秋和魏琛就半年前的事开始互喷,韩文清不屑与这两个无聊的家伙为伍,至于叶修这个被家里经济制裁、连手机都没带出来的穷孩子明智地选择沉默。



魏琛果真是根老油条,对宿舍生活了解得清清楚楚,在他的带领下407率先搞定水电空调杂费,407室在满是新生的三栋最先享受到夏日里的清凉。

空调吸引了不少人来串门,不仅有各个系的新生,还有和魏琛同届的吴雪峰。

原本老生是不必来这么早报道的,不过吴雪峰暑假受到老师的嘱托,帮忙排一个要在文化节上表演的话剧,于是就提前十天到校看剧本。等他拖着行李到了宿舍,才发现空调卡里没钱,卡又锁在室友的抽屉里无法充值,吴雪峰汗流浃背地躺了两个晚上,听说魏琛也到校了,终于忍不住收拾东西投奔他来了。

其他三人不怎么介意宿舍里多了一个人,毕竟和他挤一张床的魏琛都不介意,他们又有什么好介意的呢?而且吴雪峰人挺和善,又比魏琛靠谱,没几天他们就混熟了,吴雪峰还热情地拉他们进自己的剧组。

“《青春禁忌游戏》。”吴雪峰又把剧本的名字重复了一遍。

刚刚发问的三人此时都默不作声,用诡异的眼神看着吴雪峰,韩文清的脸还可疑地红了一下,像是联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怎么想起排这个?”魏琛收起搭在桌子上的脚,转过身来问。

“要求的,有领导要来看,”吴雪峰无奈地耸耸肩,“这不,老师们抓阄抓到我了,让我来组织。”

魏琛想了想,拍拍吴雪峰的肩说:“我觉得这剧挺好的,好好干哈!”

“仔细看了之后我也挺喜欢的,”吴雪峰点头,“不过估计一听是演给领导们看的就没人来演了,我已经能预料到老郭冲我摇头,边摇边退后的表情了。”

“给你点支蜡烛,”魏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又问新室友们:“小朋友们真不来一发吗?”

“……”

“还可以在老师们面前混个脸熟,百利而无一害哟!”魏琛继续诱惑着。

“听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有阴谋……”苏沐秋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魏琛。

“……你不信我就算了,老吴你也不信?”魏琛指指对面的吴雪峰,“看着他那张老实的脸说,你不信他?”

“没阴谋没阴谋,我拿我的人品保证!”吴雪峰向天发誓,同时换上无比诚恳的笑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苏沐秋,“来试试吧!”

“其实我觉得你挺适合演这戏的主角的。”魏琛坏笑道。

苏沐秋不得不承认,听到魏琛这话他心里有点小高兴,他们这年纪的学生多多少少会有一种主角偏好,觉得只有演主角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于是他也来了点兴趣,问:“哦,主角是个什么人?”

“这……你恐怕不能演主角,”吴雪峰有些为难地瞅着他,“主角是一位女数学老师。”他特意加重了“女”这个字来解释。

苏沐秋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坐在吴雪峰后面桌子上的人笑出了声,他无语地瞟了叶修一眼,又恶狠狠地瞪着魏琛,“你,大,爷!”

“那个禁忌……尺度多大?”韩文清倒是比较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才发问。

“尺度?”吴雪峰一下子没想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问题。

魏琛一听,秒懂,他笑:“你们在想什么,这是个很正经的话剧,前苏联那个谁谁谁谁写的。”

“是柳德米拉·拉苏莫夫斯卡雅,”吴雪峰接口,他想到自己确实忘了介绍这部戏的内容了,便概括了一下:“讲的四个学生为了拿到放着数学考卷保险箱的钥匙,结伴到女老师家里,以为她庆祝生日为理由,精心策划了一场……游戏?能让人反思些关于教育、人性这方面的东西。”说着他抬眼看三人反应,肯定地总结:“是部老少皆宜的剧!”

三人闹了个大红脸,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他们都是才高考完,从前就算有心接触戏剧也没有足够时间了解到各方各面,没听说过这部话剧也正常,“青春”加上“禁忌”确实容易想歪。

“怎么样?”吴雪峰又问。

“我们要军训一个月,估计没太多时间参加排练。”叶修说,他注意到吴雪峰之前提到的时间,才出言提醒,现在答应下来到时候做不到更麻烦。

吴雪峰一愣,看着叶修,一拍脑袋说:“啊对哦,我给忘了。”

他这是实在找不到人才来拉完全没有了解过的新人,荣耀戏剧学院里的老生多是清高派,一听说是特地为上级视察而演就非常不屑,别说挑到合适的演员了,路边随便拉一个普普通通的都难。

“老魏……”吴雪峰的眼睛乱瞟,又瞄准魏琛。

“别看我,你看我这气质,有合适的角色吗?”魏琛顿了顿,到底没把话说绝,“你要实在实在实在找不到人了再来考虑我。”

“好!”吴雪峰感动,他想了想,又对小学弟们说:“你们要是觉得军训不累也能来啊,排练时间咱可以协调协调,挤一挤总能凑一块儿的。”

三人点头。



报道后的第五天,学校发了统一的军训服,上衣、裤子、皮带、鞋子和帽子,下周一正式开始军训。

军训服一到手,苏沐秋拿起贝雷帽左看看右看看,思索着怎么个戴法。其他东西都熟的,就这顶帽子挺新奇,感觉戴上了整个人气场都会不一样,苏沐秋同学跃跃欲试。

魏琛就看着他笑而不语,等到苏沐秋调来调去在帽顶和硬衬之间选择把帽顶转到正中间,魏琛“咔嚓”一声把他那得意的小样儿照了下来,摇摇手机:“嘿嘿,黑历史到手,苏沐秋你以后再跟我呛我就把它发校内论坛上。”

“什么意思?”苏沐秋不解。

“贝雷帽在佩戴时帽徽应处于左眼框范围的正上方位置,帽徽不应处于正中或太靠左的位置;帽子左侧最下方应同左耳保持一寸左右的距离,右帽沿自然下垂不能碰到右耳,应同右耳保持1厘米左右的距离。”这段话魏琛背得可顺溜,隔了一年还没忘。

同样跃跃欲试的叶修同学和韩文清同学默默放下了手中那顶看起来略高端的帽子,果然耍帅什么的是技术活,也要有文化啊。

苏沐秋脸上的热度一直漫延到耳后,心里最后一点对魏琛“学长”身份的敬意灰飞烟灭。

吴雪峰看不下去了,“老魏你不厚道啊,你当年军训前不也是这么戴的?”

“你怎么知道的?”魏琛一愣,他明明用武力封锁了这事。

吴雪峰笑:“你那会儿还觉得自己帅得不行,自拍还不够,非让人方世镜给你拍一张,你那张玉照我们这届都见过。”

魏琛一进学校就出了次小名,他是个报错专业等进了学校拿到学生证才发现自己手滑了的奇人。那时大家不怎么熟,无聊八卦,问到方世镜的时候方世镜就会拿出手机里的照片以“喏,就这傻冒”开头讲故事,因此那张照片很多人都见过。

“靠,不是让他删了吗?”魏琛一拍桌子,又骂道:“等下次见到弄死他!”

这么一打岔,苏沐秋也就没那么尴尬,心里琢磨着去结交一下这位方世镜学长弄到照片好扳回一城。



周末过得格外快,听几场新生讲座就没了,转眼就是周一。集合时间是早上七点二十,有人的闹钟六点就响了,三个人乒乒乓乓起来洗漱,魏琛揉了揉被不明物糊住的眼睛,看看表才六点四十,估摸着这会儿也睡不了,就够着头看下面的动静。

叶修正努力地和皮带奋斗,学校发给他的那根质量格外差,孔分布得不合理,他想自己打个合适的孔还得注意不把这根细带子给戳烂了。这边的韩文清已经弄好了一切,抱臂靠着楼梯看苏沐秋问:“这么多程序啊?”

“你可以去道乎上查一下,晒脱皮是怎样一种体验,”苏沐秋边往身上所有露在外面的地方涂防晒霜边说,想了想又把它扔给对面的韩文清,“还有时间,你也摸点。”

“有这么夸张吗?”叶修好不容易搞定皮带,抬头问。

韩文清看着手里的小瓶子没说话。

“就这件事上,我觉得苏沐秋同志说得很有道理。”魏琛拿过来人的语气说,这边夏天的太阳毒辣,军训又喜欢折腾人把人放太阳底下暴晒,用了防晒霜都不一定有用。

叶修和韩文清听了建议,花了点时间在脸和脖子上抹了些,没苏沐秋那么夸张。三人都穿得整整齐齐才出门。

“对了,你们哪位小兄弟行行好床让我躺会儿,这床太小了!”魏琛作尸体状把手伸到蚊帐外边招了招。

关门的苏沐秋回了句:“你随意。”

等他们走干净了,魏琛懒懒地躺着没挪窝,吴雪峰用手肘捅了捅他,问:“你不用军训吗?”

“当然不用。”魏琛闭着眼回。

“你不是也大一吗?”吴雪峰笑。

魏琛白了他一眼:“老夫军训四个学分是和你一起到手的!”起身下床跑爬到苏沐秋的床位,“再睡会儿,中饭时叫我。”

魏琛没真睡到中午,十点多就起来了,吴雪峰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床的,这时正在看打印出来的剧本。魏琛洗漱完凑过去跟着看了会儿,问:“吃了没?”

“还没。”吴雪峰头也没抬。

魏琛抽出他手里的纸,道:“吃饭去。”

这么一提,吴雪峰也觉得有点饿了,便放下手头的事去吃早餐,吃完两人顺着军训的操场走回去。

“青春啊!”吃饱喝足的魏琛站在树下搓着手感慨,他抬头看了眼太阳,拉住吴雪峰:“走,买根冰棍去。”

吴雪峰以为他这是要换条路回去,谁知这家伙买完冰棍又绕回操场,冲着表演系新生方阵边举着冰棍招手边喊:

“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一脸正直。

方阵原本在站军姿,有认出他的憋不住笑了,教官喝斥了一声,一回头见魏琛还在那装模作样地视察,也绷不住脸笑了。

教官都是本校国防生,魏琛这校园名人他们也有认识,认出来是他也就没那么严肃,不过心里觉得这人搞笑嘴上还是得让学生们“严肃”。

走在旁边的吴雪峰囧着脸踹了魏琛一脚,“方世镜诚不欺我,有时候真不好意思说我认识你。”

魏琛挺得意。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