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同学少年都不贱

发生在讨厌鬼之前的事,每天就只能用手机摸摸鱼(我觉得 日更 就是个flag,一旦想到它事儿就多起来了…)没逻辑,没专业知识,纯YY
—————————
谈起荣耀戏剧学院表演系的苏沐秋,评价是褒贬不一,玫瑰花与臭鸡蛋齐飞,就连本系教授内部都意见不同。

有人觉得他长得好又努力堪称男神,也有人觉得他太会来事是对表演艺术的亵渎,有捧杀有嫉妒有偏爱有崇拜,但不管别人怎么说,苏沐秋的大学四年就在粉粉黑黑之中势不可挡地一路向前。

实际上苏沐秋刚进学校的时候不是什么名人,不过是万千想当明星学生中的一员,还是相当贫困的一员,前途可以说是黯淡无光,而他硬是在这片混沌中射出了一束光,不仅照亮了自己的人生,还为后来的人点出一条生路,单就这一点来说教授们都很欣赏他。

能在荣耀闯出一片天地,证明苏沐秋确实有两把刷子,要知道荣耀戏剧学院表演系国内排名第一,在国际上也小有地位,近年来发展渐入佳境,每年有上万人为这寥寥几十个招生名额挤破了头。

荣耀有全国最好的生源,论长相,苏沐秋排不到前三,但是比他长得好的没他演得好,比他演得好的没他长得好,颜值、演技与他旗鼓相当的没他会来事,也难怪他作为一个大一新生就能荣登校园风云人物之首。

按理说,他这样一个人在同学间关系肯定不怎么样,人难免有点自己的小心思,人红是非多,就学校论坛上他的黑能碾压粉。不过事实是,真正有实力的人不会把心思放在掐架上,当大三的苏沐秋决定参加一个微电影大赛时,他轻而易举地就在本系搜罗到十几位杰出演员,并且其中几位还是荣耀的风云人物,包括未来史上最年轻的影帝叶修。这演员表上的阵容放几年后几乎能用豪华来形容。

《同学少年都不贱》只来得及拍完上部就送去参赛,轻轻松松拿了第一名,片子还被投资商看中准备投资下部,众新人都喜出望外,虽然他们都自信能在娱乐圈争到一席之地,但第一个机会来得这么容易让人很难不激动。

至于奖金问题,导编演剪一体的苏沐秋最后也没按他嘴上说的“奖金我一半剩下你们分”,而是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平均分打到大家账户,说这样利人利己的人会人缘不好,特么是在逗我?

所以说感情如何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别人说的都作不得数 ,叶修与苏沐秋之间更是如此。


叶修和苏沐秋是一个宿舍的,梨园3栋407室,四人间,空间热水独立卫生间,床下面是书柜和衣橱,宿舍整体环境不错,还幸运地带了个小阳台。

另外两位室友一个是转系留级一年的魏琛,一个是同龄新生韩文清。四个人平时相处得不错,虽然会互相吐槽,但实际上一直和和气气,开玩笑能把握度,必要时两肋插刀也无甚不可,这是叶修刚走进407时完全没想到的。

叶修是偷偷收拾行李溜出来的,他的家人非常反对他进娱乐圈,高三的时候甚至没收了他的身份证不让他参加荣耀的自主招生。幸好他事先长了点心眼,报名自招时给弟弟叶秋也报了名,自己身份证被收就偷了叶秋的身份证去参加考试,顺利通过。

高考填报志愿时,兄弟二人分数差不多,叶修自己的志愿被盯着,他也不着急,骗到叶秋的密码把他的志愿copy到自己那儿,又把叶秋的第一志愿改成荣耀戏剧学院。

直到录取通知书下来,叶父叶母才发现叶修玩了这么一招移花接木。叶父当然是大发雷霆,狠狠揍了叶修一顿不说,把人关在家里联系复读的学校。可叶修就是死不悔改,叶秋看着“叶修”录取通知书上自己想报却没胆报的专业,一时心软便把自己的身份证给叶修帮他跑了。

荣耀学院的开学时间比其他学校早一点,这一耽搁叶修就成了407最后一个报道的,他拿着楼管大妈给的钥匙打开宿舍门的时候就看见令他难忘的一幕:

一脸黑社会老大样的男人抱臂站在一个人身旁,另一个胡子拉碴年龄颇大的男人则半蹲在旁边,二人专心志致地盯着中间那人的脚趾,而中间那人只露出一头杂毛,跷着腿用脚趾头夹着支笔,嘴里嘟囔些什么。

叶修愣了十几秒,退出去关门,抬眼看看门牌号,407没错啊?想到未来四年要和这些人一起生活,叶修的心里有点失落……

随着门关上,宿舍里传来“嘭”的一声响,一个男人笑骂了句,另一个人懒散地答什么“没关门”之类的话,又有人说“写字”什么的,隔着门也听不真切。

随后有人打开门,他和叶修眼睛对着眼睛,互相打量了一会儿,那人忽然一笑,扭头回去喊:“我就说宝哥哥来了,你们还不信。”又对叶修说:“快进来,就等你了。”

叶修仍不明就里,迷迷糊糊就被他拉进去了,心里头琢磨着“宝哥哥”是什么意思,还没想明白就被按到一张凳子上坐定,行李被推到一边,一回神就发现四人围成了一个圈,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长得较为严肃的男人清了清嗓子,说:“开始吧。”

看起来稍微年长点的男人挑眉看看左右,率先开口:“我叫魏琛,比你们大一届,转专业重读大一,算半个新生吧,你们有什么问题尽管找我,我道上有人。”

“我叫韩文清,这届新生,喜欢演电影。”韩文清板着张脸,说话也言简意赅。

原来是自我介绍,搞得这么正式,叶修正想着,便发现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三份目光叠加像是要把衣服烧出个窟窿,叶修下意识看看自己的领口,眨巴眨巴眼说:“我叫叶……秋,是要成为影帝的男人。”

四人静默了几秒,刚开门的那位“噗”的笑出声,又捂着肚子笑了许久,就要喘不过气来似的,魏琛象征性地拍了拍他的背,说道:“你宝哥哥不要木石前盟,要投身二次元要和汉库克好了,你还有心情笑?”

“你不觉得他这副表情很逗?”那人止住笑,说道:“我叫苏沐秋,新生,也是要成为海贼王……呸,成为影帝的男人。”

韩文清也忍不住笑了笑,魏琛来劲了,“敢情你夫唱妇随啊?”

“滚!”苏沐秋丢给他一个白眼。

“我能问问你们在说什么吗?”叶修问道。

“啧,”魏琛摇头,看着苏沐秋道:“人家都把你给忘了。”

叶修盯着苏沐秋,这人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构造看着是有几分眼熟,不过人类不都长这样吗?还是说他是什么名人,或者是……楼管?想破了脑袋也没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苏沐秋凑到他眼前,从各个角度给他展示了一番,小声问:“你真不记得我了?”

叶修艰难地点了点头,苏沐秋靠到椅背上跷起腿,问:“你还记得……”似乎在找合适的关键词,他余音末了,手指在膝盖上划去。

“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魏琛顺口接道。

苏沐秋、叶修、韩文清三人俱是一头黑线,韩文清终忍不了了,开口问:“你自主招生的题目是《林黛玉进贾府》吗?”

“是,”叶修想了想,说:“你怎么知……”

“他就是大明湖畔的林妹妹啊!”魏琛一拍苏沐秋的大腿,苏沐秋吓了一跳一巴掌拍飞魏琛的手,说:“我当时和你搭档,石头剪刀布你耍赖赢了于是我演林黛玉。”

“谁耍赖了,那叫兵不厌诈!”叶修下意识反驳,又一惊,抬头看看苏沐秋,“噢,是你啊。”

当时要和人搭档演一段,叶修排在后面,姑娘们都走完了,就剩几个男人,抽的又是《林黛玉进贾府》,缺个黛玉死活没人愿意跟他搭档,最后还是学长给找了个刚出来的人才给解决了。

苏沐秋沉痛地点头,“我这辈子就没见过你这么玩石头剪刀布的,所以记下你了。”

“好吧,”叶修挠了挠后脑,又问:“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你不记得我了?”魏琛学着苏沐秋刚刚的样子,还真有几分神似,至于形嘛,只能说形这东西不是想仿就能仿的。

苏沐秋阴沉着脸缓缓扭头看魏琛,看得魏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摸了摸露在苏沐秋视线下的膀子,说:“我是帮你找着搭档顺便说服他演黛玉的那个人啊。”

叶修这下子完全想起来了,当时那个男孩子,也就是苏沐秋,被忽悠着当叶修的搭档,一拿到题目,立马说:“我宝玉你黛玉就这么定了。”

“不行,我宝玉你黛玉。”叶修不让。

“那我不陪你演了,”苏沐秋撩担子要走人,“反正我自己的题目搞完了。”

“你怎么能这样,都答应了!”叶修瞪大眼,然后咬着嘴唇,认命般地说:“要不我们石头剪刀布?”

苏沐秋狐疑地看着叶修,终究还是没忍心直接走,这人是有多倒霉到没妹子了的时候抽到了这题目,其他人又各自有搭档,出于本能的善良他想帮帮他,不过要演体弱多病敏感多疑的林黛玉实在是……

“你就帮帮我呗,就当攒人品。”叶修说。

苏沐秋考虑了几秒,说:“那行吧,一局定胜负,不许耍赖。”

说完二人便一局定胜负,不过叶修用《全职猎人》里学到的那个小技巧变石头为剪刀赢了,换作苏沐秋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布和对方突变的剪刀说不出话来。

“同学,你就帮人帮到底演了黛玉呗,”为了和新老师搞好关系过来帮忙的魏琛说道,“况且你比他长得好看些……”

苏沐秋瞪过去。

“我是说你比较帅,没他那么违合,”魏琛想了想,说:“难道你的水平演不了这么高难度的角色所以怕了,要不我去和老师报告报告……”

“你说吧,他给了你多少钱!”苏沐秋咬牙切齿,明知道是激将法,他还是忍不住中计,“演就演,谁怕谁?”

叶修自己恭敬不如从命,不过进去前他还问了句:“你不会故意拆台吧?”

苏沐秋面无表情,也不回话,叶修心里有些忐忑。不过幸好,苏沐秋只是刚开始别扭了几秒钟,后来就放开了,虽然他演不出病弱,但表现出了敏感谨慎又有些好奇的样子,场面也没那么诡异,老师们对二人都赞赏有加。

围观全程的魏琛乐呵呵地拍着叶修的肩膀送他出去,边走边说:“你欠我一顿,记得还哈!”

以后能不能再见还是问题,而且回去后还要经历一场腥风血雨,叶修便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还欠我顿饭,这就给忘了?”此时魏琛痛心疾首。

“要欠也是欠我的。”苏沐秋说。

“我是当时苏沐秋的搭档。”韩文清摸着鼻子补充了一句。

“那还真是巧啊,哈哈。”叶修干笑两声。

评论(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