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坑

09

 

原名the show must go on以后它就叫坑了,有雷。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且写且珍惜。

 

顺便我真的特别好奇日更是怎么做到的。

 

=……=

 

 

 


 

 

 


 

 

 


 

 

 


 

 

 

叶修、苏沐秋和方士谦都已经大三,正是大学里最忙的时候,只有周末有时间,夏影老板也知道他们的情况,便尽量把周末的晚上空出来留给他们。只花了两个月,附近一片的大学生都知道了奇迹这个乐队,他们拥有了数目不小的粉丝。叶修和方士谦从前就在学校小有名气,因此这次更让人关注的他们的新主唱和新贝斯手。

 

熙日大学的学生近水楼台,首先搞到了贝斯手的资料。王杰希,今年经济系的新生,住在五栋603,是个beta,性格比较保守。说王杰希保守,是因为有粉丝向他表白意图献身,被他义正辞严地拒绝了。要知道骨肉皮实在是再常见不过的存在,和粉丝睡一晚又不是损失,也有不少人玩摇滚就是为了性,王杰希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那个长得十分秀气的omega,没给人家留一丝希望。

 

王杰希作为贝斯手,人其实相当低调,在乐队中的存在感并不强,况且这时候他的才能还没有真正表现出来,大家会去八卦他只是因为太无聊。他们倒是想找出那个神秘的主唱,可是跟踪了叶修、方士谦几个星期都找不到可疑目标,他们已经快要绝望了。

 

第一场演出后苏沐秋就被导师临时拖到一个比赛里忙得飞起,除了排练根本没时间来熙日大学,排练完他懒得跑回去就直接跟叶修回宿舍,好在他和叶修的关系不少人都知道,没人把他往主唱这身份上想,就没碰上被堵这种事。

 

叶修的室友们对某床上多一个人都习以为常,他们相当欢迎苏沐秋的到来,因为每次苏沐秋来了叶修就只会撩拨他,其他人就脱离了苦海。而且如果苏同学心情好,早上帮叶修买早餐还会给他们带一份,他出现的415的门口绝对是件喜大普奔的事。

 

等到苏沐秋搞定了自己的参赛作品,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他才知道有人一直想挖出他的真身。不过没被发现,苏沐秋也说不出自己心里是喜是悲,无聊地去打听,却听到他是叶修的骨肉皮的传言,他也是哭笑不得。

 

“叶修大大,我好喜欢你哦!”

 

苏沐秋想到那传言有点愤愤不平,故意想恶心下叶修。

 

叶修只从厚厚的课本间睨了他一眼,说:“有病要吃药。”

 

苏沐秋闲下来往熙日大学跑得也勤了,要不乐呵呵地看叶修被埋在书堆里,要不和王杰希联络联络感情,再不然就和找方士谦聊聊八卦,“骨肉皮”这事儿他还是听方士谦说的。

 

“唉,怎么就没人认出我呢?”苏沐秋说着也有点郁闷。

 

“你就这么想被认出来啊?”叶修这次干脆不看他,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也想体验一下被崇拜的感觉呀。”苏沐秋说,他并不以这种需求为耻,他也是纯粹地热爱摇滚,但是这不代表他不想享受随之而来的名誉与财富。

 

为什么别人认不出来?因为台上的你和台下的你判若两人。

 

叶修停下手中的笔,他想过很多个晚上,得出的结论只有苏沐秋这人很奇妙。

 

苏沐秋生的一副好皮囊,大大方方对人不设防,气质温温和和的,平时文文弱弱的,所以在人群中也不算太亮眼;但一旦到了台上,他就仿佛有了魔性,能轻松地操纵台下人的情绪,叶修多次看到观众随着他的手掌不由自主地站起来,那种时候的他是世界的焦点。

 

就算被他喂下毒药也心甘情愿。

 

“喂,你怎么不说话?”

 

苏沐秋不满地用手肘顶了叶修一下,叶修正想事情,笔尖就在写了一半的纸上划出长长的一道痕迹,他还没回神,苏沐秋一看大事不妙赶紧撤退,说:“算了不跟你说了我下午约了方士谦吃饭先走了拜拜。”

 

“啊?”

 

叶修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眼看着苏沐秋就这么没有任何预兆地溜了也没给啥反应,等他回过神来看手机,发现离晚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再低头看自己写论文的纸,那一条跨了三行的黑线碍眼至极,他的额角不由得跳了跳,给苏沐秋所谓的饭友打了个电话。

 

方士谦也在复习,刚接完苏沐秋的电话又收到叶修的电话,心里吐槽这两人明明在一起还要分开打来真是烦,不过想归想他还是接了,“又怎么了?”

 

“老方啊,沐秋去找你了?”叶修问。

 

“…没啊,你俩不在一起吗?”方士谦奇怪。

 

叶修含含糊糊地应了句,有问:“听说你今晚请他吃饭?”

 

“屁,我们AA。”方士谦强烈谴责苏沐秋的异想天开。

 

“你们约的哪里,带我一个。”叶修说道。

 

“咦,你不是要赶论文?”方士谦问。

 

考试周将至,目前他们都在水深火热地磨论文,叶修有门专业课的老师是全校出了名的事多,要求手写万字论文,必须字迹工整,一页涂改超过三处就扣十分,他们专业的叫苦不迭,还是只能老老实实地按要求来,叶修这些天就一门心思扑在这个论文上了,吃饭都是叫外卖。

 

“快写完了,我找苏沐秋有点事。”叶修说。

 

“哈哈哈,他又干什么了?”方士谦笑问。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叶修答。

 

“好吧,我们约了五点半门口见,你直接来就行了。”方士谦说。

 

“嗯,到时候见。”叶修挂断电话。

 

叶修也不是想找苏沐秋算账,但是苏沐秋这么一走估计要神隐几天等“风头”过去才会出现在他眼前,他得和苏沐秋好好聊聊避免出现这种情况,是男人就要有担当,做错了事就要补偿,至少帮他买几天饭安慰他快写断的手是必须的。

 

一个人写论文太无聊,有苏沐秋在旁边叽里呱啦叶修才能思如泉涌。

 


 

十二月底还没有下雪,气温也低得让人觉得受不了。正是下午三点多钟,虽然还有阳光照着会暖和一点,但冷风还是吹得人头一阵一阵地疼。

 

苏沐秋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来缓缓,这才发现已经不知道走到哪儿了,周身是高大的树木,脚下是湿漉漉软塌塌的烂叶子和泥土,他四处转了转试图自救,无果,只好停下来靠着树掏出手机。

 

通讯录停在叶修的名字上两分钟,苏沐秋看看天,叹了口气改拨了王杰希的号。

 

“杰希啊,在忙吗?”

 

王杰希接电话挺干脆,他答:“不忙,怎么了?”

 

“呃,”即使四周没人,苏沐秋也觉得不太好意思,“不忙的话,能来找我吗?我似乎……迷路了。”

 

王杰希忍不住笑了声,说:“行啊,你在哪儿?”

 

“我也不太清楚,”苏沐秋又看了眼周边,“刚从擎天楼走出来的,这里好像是个树林。”

 

擎天楼、树林?

 

王杰希黑线,“你都走出学校了……”

 

“我不知道啊,”苏沐秋望天,“那我试试往回走?”

 

“算了,你就在原地等着,我过来接你。”王杰希说。

 

“好。”

 

 

 

宿舍在最北边,而擎天楼在最南边,步行到苏沐秋所在的小树林要半个多小时,王杰希在电话里听到苏沐秋的嗓子有点哑,就找隔壁同学借了自行车,这样能快一些。

 

王杰希找着苏沐秋的时候,苏沐秋觉得自己的脑浆都要冻结了。

 

他打完电话后不久,天上就飘来朵讨厌的云,挡住了阳光,唯一能当作慰借的热源就这样消失,他的心也凉了。苏沐秋虽然不太记方向,但他也知道这里离五栋有点小远,王杰希过来还要一段时间,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打扰叶修,蹦蹦跳跳自己取暖。

 

不过真的好冷啊,苏沐秋盯着王杰希看起来热乎乎的脖颈就要把持不住,这要是叶修他一定毫不犹豫地把冰凉的手伸到他衣服里……

 

矜持,矜持一点!苏沐秋默念着。

 

等人走近,王杰希从背包里拿出顶毛茸茸的帽子和一条围巾,说:“先戴上吧,有点冷。”

 

“你真是太体贴了!”苏沐秋感动得眼泪汪汪,没客气就戴上。

 

王杰希笑了笑,没接这话,问道:“叶修就在擎天楼,怎么不找他?”

 

“他要写论文,”苏沐秋说着,又有些不确定,问:“你现在真没事吧?”

 

“真没事,你接下来去哪儿?”王杰希等苏沐秋坐好,蹬起踏板。

 

“只要找个密闭的、暖和点的地方就行了。”苏沐秋答。

 

王杰希想了会儿,说:“那去我宿舍坐会儿吧,正好我那儿有感冒药。”

 

“也行,”苏沐秋说,又问道:“下午去找方士谦请吃饭你去吗?”

 

“我…… â€

 

还没等王杰希回答,他就补上一句:“他请客,不去白不去,一起来吧。”

 

“那好吧。”王杰希笑,最近方士谦比较忙,他们也好几天没见面了,正好能见见。

 

能坑方士谦一顿,苏沐秋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周围的景色飞快的落在身后,苏沐秋侧坐在后座上,忽然想到什么,他拍了拍王杰希的背,感慨起来:“我觉得有点浪漫啊。”

 

“……你的浪漫标准可真低。”

 

苏沐秋往王杰希身上靠了靠,说:“标准的校园爱情故事啊,‘你的单车只载我一个人’,要是天气不这么冷就好了。”

 

王杰希失笑,说:“至少得是情侣才能用浪漫来形容吧。”

 

“差不多啦。”苏沐秋无所谓,他只是觉得这个场景很像电影里的桥段而已。

 

他们闲聊着回到宿舍,王杰希把钥匙还给同学的时候顺便借了杯热水给苏沐秋冲感冒药。苏沐秋看着王杰希递给他的水心情复杂,他很讨厌和这种冲剂,但是王杰希的好意又不能拒绝,都这么大人了还任性……

 

“真是太难喝了!”苏沐秋苦着脸喝完说道。

 

“嗯,没有小儿感冒颗粒是我准备不周。”王杰希说。

 

苏沐秋瞪着王杰希,只见王杰希还是一本正经,他不由先败下阵来,抱怨道:“真是的,跟着方士谦你也学坏了。”

 

“有吗?”王杰希憋不住还是笑了。

 

“有啊!”苏沐秋强调,“你不知不觉跟他学了些坏习惯,这是不好的。”

 

王杰希回忆了一下,说:“其实我们有几天没见了。”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苏沐秋饱含感情地念起来。

 

王杰希若有所思的看了苏沐秋一眼,问:“就像你和叶修一样?”

 

苏沐秋抓了抓头发,没有回话。

 

他不是很喜欢这个话题,从前开开玩笑没关系,他自己偶尔都会这么说,但是现在他对骨肉皮这种说法格外在意起来。他和叶修是队友,他觉得他们俩应该是平等的,也希望在外人眼中他们能平等。

 

不过他也知道纠结这个没意思,在外人的眼中他和奇迹的主唱也不是一个人。

 

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呢?苏沐秋忽然想起叶修问过的这句话来。

 

见苏沐秋沉默,王杰希便换了个话题,问道:“你好像不喜欢回自己宿舍?”

 

“我室友和我有时差,那群设计狗们日夜颠倒,我回去了也是一个人,还不如在这里呆着。”苏沐秋答,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他不知道该干什么,便问:“你这儿有什么能打发时间的东西吗?”

 

“……书?”王杰希犹豫,他这里的书苏沐秋都看得差不多了。

 

苏沐秋扭头看了眼书柜,拒绝把这些书再看一遍的提议,眼睛四处瞄试图给自己找点乐子,很快他就选定了目标:“不如你教我弹贝斯吧。”

 

王杰希的视线也转向墙角靠着的贝斯,他略作思考便答应了。

 


 

王杰希或许是个尽职尽责的老师,但苏沐秋实在不是个听话的学生,闲话多得不行,却又不都是和贝斯相关的,王杰希无语了几次便也习惯了,反正他们现在是打发时间,又不是正经的教学,以后真要教学生一定不能选个苏沐秋这样的!

 

苏沐秋百无聊赖地拿拨片拨弦,只是发出些声音,不成调子,他问:“你从前是弹吉他的,怎么改弹贝斯了?”

 

“那时候乐队需要贝斯手,我就去学了。”王杰希说。

 

苏沐秋放下拨片,问道:“你就不想出风头吗?”

 

王杰希笑笑,说:“最开始当然想,但是后来意识到,整支乐队不行的话有再优秀的吉他手都没有用,只要能做出满意的音乐,当贝斯手也没问题。”

 

苏沐秋点点头算是认同他的话,过了一会儿,他又问:“可是队友很受欢迎,只有你没有名气的话不会郁闷吗?”

 

王杰希有些惊讶地看着苏沐秋,说:“我以为你和叶修不会有这种问题。”

 

苏沐秋眨眨眼,解释道:“我只是想到了而已,再说以后叶修肯定没我受欢迎,他这人我了解,不会嫉妒我的。”

 

王杰希被苏沐秋语气里的自大给震惊了,不过转念一想,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话从苏沐秋自己嘴巴里说出来总感觉怪怪的。

 

“说起来我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了。”苏沐秋继续道。

 

“什么意思?”王杰希还没转过来。

 

“你从前来看过他们的演出是吧?那天我还请你喝了杯饮料。”苏沐秋把贝斯放到一旁。

 

王杰希也想起高中时偷偷来看方士谦的事,有点窘迫,说道:“那人是你?这么久之前的事你都记得啊……”

 

苏沐秋咧嘴笑,他从前看王杰希认真的样子就觉得很熟悉,那时那个男孩的看法很特别,他一直有点印象,这些天“骨肉皮”这个关键词加上王杰希说的一些相似的言论,他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我觉得我们很投缘。”苏沐秋说道。

 

“投缘?”王杰希琢磨着这个词。

 

“比如你很不喜欢他们的贝斯手,而我很嫌弃之前那个主唱。”苏沐秋笑。

 

“……”

 

当时他们的心都蠢蠢欲动,却按捺住躁动的心,只当个单纯的观众,而现在他们选择站到台上,谁想得到呢?

 

“又比如我很欣赏他们的鼓手,而你很喜欢他们的吉他手?”王杰希打趣道,他也想起来了,在酒吧里遇上的“吉他手的朋友”。

 

苏沐秋摆出一副严肃脸,“我不喜欢他们的吉他手,只是朋友之间的捧场而已。”

 

王杰希也不拆穿他,看了看表,问:“你和方士谦约的几点?”

 

“五点半,”苏沐秋也看了看手表,“现在出发吧?”

 


 

二人一出门,就遇上了个熟人。

 

叶修抱着课本上楼,抬头看见苏沐秋和王杰希一起下楼,他冲二人一笑,换作单手拿书,另一只手勾住苏沐秋的肩膀,在他耳边说:“好巧,我们聊聊?”

 

苏沐秋先是一僵,叶修的气息吹在耳边有些痒,他躲了一下,说:“没什么聊的,我要吃饭去了。”

 

叶修又低声说了什么,苏沐秋合作地转过身,叶修对王杰希说:“你先去吧,老方已经在校门口了,我们一会儿就到。”

 

王杰希点头先离开。

 

 ç›®é€çŽ‹æ°å¸Œèµ°è¿œï¼Œå¶ä¿®å¼€å£ï¼šâ€œçœŸä¸èŠèŠï¼Ÿâ€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