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讨厌鬼和万人迷

第四章

距离影帝叶秋吸毒被捕事件过去37天,距离嘉世娱乐新闻发布会宣布与叶秋解约过去30天,这天早上,近来小有名气的《樱花报》刊登了一篇文章,短短的几百个字配上一张黑白照片,犹如落入滚烫油锅里的一滴水,整个娱乐圈随之爆炸,焦点再次集中到这位史上最年轻影帝身上。


文章提到,嘉世娱乐的死对头奏园娱乐为了狠狠打击竞争对手,买通了嘉世某些工作人员设计陷害叶秋;当天中午,菠萝台的娱乐节目放出一段不太清晰的黑白视频,从中能看出叶秋被人抬出嘉世娱乐的样子;晚上六点半左右,叶秋从前的助理阿青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一篇日志,承认自己因爱生恨成为这次事件的帮凶。


峰回路转闹了这一出,粉转黑的众人纷纷删去当年痛打落水狗的言论,瞬间化身正气凛然的道德卫士谴责奏园娱乐恶意竞争,还有指责嘉世娱乐没用不能还叶秋一个清白的,组团去阿青博客地下叫骂的也大有人在。而在这些跳梁小丑四处蹦跶找存在感的时候,死忠粉们没空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们只要求嘉世娱乐把从前封锁的叶秋的信息还回来,还他一个清白,给他一个公道。


#向叶秋道歉#连续五天称为热门微博,嘉世娱乐不得不迫于压力出面解释:第一,他们自始至终都是信任叶秋的,解约也是缘于叶秋自己的要求,公司方面没有进行任何删除叶秋信息的操作;第二,目前没有人知道叶秋在哪里,公司会尽快联系叶秋本人,向他表明大家的歉意。


一时间,叶秋成为热门话题。


记者采访其他艺人的时候都会连带着问问对这个事件的想法,而艺人们的回答则充分展示了其情商,仅表达遗憾的未免显得不够正义,若表达愤慨则又有些虚伪,大多数的人都会选择巧妙地绕过这个话题,公司安排的新闻官也会见机行事帮助那些不太会说话的新人。


不过也有些人不屑于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叶秋昔日圈内好友黄少天终于能把那篇写了一个多月的长微博发出来,他一连用了140个感叹号表达自己被迫闭嘴的不满;叶秋的老对手、霸图娱乐的韩文清则扔出“没出息”这三个字,大有怒其不争的意味;而叶秋绯闻女友苏沐橙的态度则相当微妙,当初唯一一个不顾公司劝阻直言力挺叶秋的艺人苏女神面对镜头讽刺一笑,问道:“叶秋,是谁?”


叶秋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给这场由他引起的腥风血雨一丁点反应,直到事件升级为新一轮骂战他也没有出现。奏园娱乐因为这种不正当的竞争手段而遭到抵制,同样被千夫所指的嘉世娱乐为了找到叶秋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没有人能联系到叶秋,苏沐橙颇为幸灾乐祸地看着当初看叶秋笑话的人着急,她没有能力为叶秋做什么,现在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虽然叶修自己不会在乎这些,她却感到格外高兴。


嘉世的大股东陶轩不得不亲自出面找到苏沐橙打听叶秋的下落,苏沐橙早就做好准备,她打印了自己这一个多月来的通话记录、社交账号聊天记录,以证明叶秋没有联系过她。陶轩仔仔细细地看过这些纸张,有些怀疑地盯着一脸轻松的苏沐橙,问道:“叶秋照顾你这么多年,你就不担心他的安危?”


“他在嘉世这么多年,你们不也是和我一样?”苏沐橙反唇相讥。


“沐橙,你不要有这么大的敌意,我只想知道叶秋现在是不是安全的。”陶轩略作思考,决定打感情牌。


苏沐橙无所谓地笑笑,说:“他现在和我哥哥在一起,一定过得很好。”


苏沐橙的哥哥苏沐秋是陶轩在荣耀大学最先相中的演员,意外车祸已经死了十几年了,“和哥哥在一起”,叶秋会为了这点事自杀他陶轩的名字能倒过来写!苏沐橙的回答成功让陶轩拂袖而去。


“信不信由你,他确实和哥哥在一起。”苏沐橙小声说着,她没有在开玩笑,这就是事实。


嘉世娱乐最终决定冷处理,反正错不在他们,风头过去大众就会忘记这件事。不过关于信息删除的问题,嘉世设法联系到叶秋粉丝后援会会长,会长发微博澄清粉丝论坛是他亲手删掉的,并非嘉世娱乐要求,这让嘉世娱乐不再站在风口浪尖。


各大网站上叶秋见面会视频、枪版电影通通消失,新闻消息只有从《樱花报》的报道开始的部分,图片也只有《樱花报》上那张叶秋看着嘉世大楼抽烟的背影照这一张,如果不是没舍得扔掉的影碟、海报还在,粉丝们简直都要怀疑叶秋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存在过,他怎么就能消失得这样彻底呢?


《樱花报》为此名声大噪,那期纸质报纸更是被炒到天价,从这个角度看来,这次事件或许是一个机遇。既然叶秋是清白的,那么他消失前最后一部电影《八》过审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没过几天,《八》在全国各大影院上映,就着粉丝们的歉意与怀念,投资方赚得盆满钵满。


叶秋之前给的赔偿悉数返还回去,公司找不到叶秋人那就还给苏沐橙,没人愿意冒风险收下这笔钱,苏沐橙没推拒,像十几年前一样,为这笔钱开了个新户头,不打算动里面的一分一毫,当初存着算是个念想,如今却是不着急,下次见面的时候再给叶修就好。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粉丝们对叶秋的怀念并没有随着叶秋的消失而减少,反倒愈演愈烈,叶秋留在嘉世的衣物被清洁工投出来网上拍卖赚到不少养老金,影院放映叶秋从前的电影都场场满座,投资方重新评估叶秋的身价,不禁为他的消失而惋惜不已。


机遇就在眼前,有准备的聪明人才能抓住它。


不少人想起了这个时代的天才创造,他们用高科技把自己整成叶秋的样子,满心期待哪个星探能把伤心得性情大变的影帝带回去,有的娱乐公司甚至暗示自己的艺人去整容,投资方也表现得对长得像叶秋的演员格外有兴趣。


就在外面因为叶秋而闹得天翻地覆的时候,这位神隐的前影帝只穿着条裤衩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他的助理则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边看书边监督,气喘吁吁的叶修偶然一抬头就能看见苏沐秋气定神闲的样子,不禁感慨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这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苏沐秋是个怪人,而且来头不小,叶修回忆这两个月里发生的事分散注意力,越想越觉得苏沐秋不简单。


苏沐秋住的地方不在繁华路段,但是小区整体环境很好。春天将至,小区里各处已经有稀稀疏疏的绿意,走着走着就能看到一个小湖,湖水看起来很干净,住户多是些上了年纪的人,平时都清清静静的,也没什么人关心娱乐圈,叶修也能随心所欲地四处走走。苏沐秋的房子大概一百来平米,三室一厅,两间卧室一间书房,装修风格简约为主,只是几个室内健身器材摆得不太和谐,像是硬塞进来的。从房子里的各种细节看来主人颇有生活情趣,而且还有些不拘小节。


一个偷拍到叶秋都发不了新闻的狗仔能有财力买这样一套房子吗?叶修表示怀疑。不过不管这套房子怎么来的,叶修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在这里住下不久,叶修就发觉苏沐秋对他确实没有恶意,全能助理包吃包住包娱乐,普通人被这么供着,奋斗的意志恐怕会消磨殆尽。不过即便叶修愿意提前进入养老模式,苏沐秋也不会允许。苏沐秋对叶修的态度非常自来熟,不像助理或者金主,倒像个亲密的朋友,一些比较私人的事他也会提提意见,例如健康问题,又例如身材问题。


叶修跟着苏沐秋回家那天,他还没来得及观察未来的住处就被赶去洗澡。出了那事之后,叶修一直没机会洗个澡,离开嘉世也没时间换件衣服,整个人也就比天桥底下蹲了一个月的流浪汉看起来好一点,确实需要好好洗个澡打理一下自己。


打开浴霸,热水流了一会儿之后,浴室里也就没那么冷。热水温暖了他的身体,舒适得头皮发麻,叶修放松下来,脑子里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连门锁开了都没有注意到。


苏沐秋抱着准备好的睡衣,看着叶修一脸惬意的样子,说道:“你心也是蛮宽的啊。”


叶修一惊,肥皂都掉到地上,关掉水一抹脸,说:“我记得我锁了门。”


“这是我家,”苏沐秋盯着地上的肥皂,“我有钥匙。”


叶修顺着他的视线看着地上的肥皂,不捡也不是,捡也不是,他憋了半天,问:“……那你进来干什么?”


苏沐秋把睡衣挂到门后,又把一条新内裤塞进睡衣口袋里,顺便指指水池下的抽屉,说:“你的衣服我洗了,今天先穿我的睡衣,抽屉里有吹风机和一次性的剃须刀,弄清爽了再出来。”


“谢谢,”叶修说,“你可以出去啦。”


苏沐秋上下打量了一下赤果果的叶修,点点头走出去,带上门之前又皱着眉毛回头,语重心长地说:“老叶啊,要加强锻炼了,看看你肚子上的肥肉,我都觉得不忍直视。”


“你、可、以、走、了。”叶修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叶修洗完澡刮完胡子吹完头发走出去,苏沐秋正坐在餐桌前和人打电话,见叶修出来了,他对那边的人说“行了,先这样,有问题再联系我”便干净利落挂断电话。叶修正想着要不要聊点什么,苏沐秋就示意叶修跟着他,二人走进卧室,苏沐秋把遥控器递到叶修手里,说:“你睡这里,被子可能不够厚,要是冷就把空调打开。”


“哦。”叶修接过遥控器,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好。


苏沐秋找了把椅子坐下,说:“你坐,我们来聊聊。”


“行。”卧室里的唯一一把椅子在苏沐秋屁股低下,叶修看了看只好坐到床上,这样谈话不太礼貌,但是苏沐秋让他坐下他就坐下。


苏沐秋没再逗弄叶修,开门见山表示他知道叶修就是叶秋,他想要知道出事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叶秋和什么人接触过,叶修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苏沐秋没有发表评论,只高深莫测地盯着不断扯开话题的人,等他扯完然后淡定地把话题拉回来。气氛僵持一会儿,叶修苦笑着把那段重复了无数次的话再次重复了一次,苏沐秋听得极为认真,表情相当严肃,叶修想到阿青可能在参与其中,心情有些沉重。


“我知道了,”苏沐秋沉吟片刻,“这段时间你注意别被媒体逮到,好好待着家里锻炼身体。”


大概没人证明他的清白,叶修没有对“真相”抱任何期待,但是发现苏沐秋是相信他的,他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不被媒体逮到是必须的,而且这是他的专长,不过……


“为什么要锻炼身体?”叶修问。


“你不觉得我家的健身器材只当摆设很浪费吗?”苏沐秋答。


这些东西根本不能算摆设,它们破坏了整个房子的美感,叶修忍住吐槽的冲动,问道:“你不用买它们干什么?”


“不是我买的,”苏沐秋笑得甜蜜蜜,“我妹妹买的。”


“你自己练。”叶修拒绝。


“你不想吃饭了?”椅子原本就比床要高,苏沐秋稍稍仰起头,倒像是居高临下在威胁了。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叶修问。


“你长得又没我帅,总要有点什么养眼点让我心甘情愿养你吧?”苏沐秋说。


“……”


“开玩笑的,”苏沐秋笑笑,“你都多久没锻炼了腹肌都没了,这段时间又不能出门,练下肌肉为自己准备些东山再起的资本吧。”


“……”


叶修还是听了苏沐秋的话,倒不是想要肌肉,只是风头没过不宜出门,一个人呆在家里又很无聊。苏沐秋不知在忙些什么,在电脑前捣鼓了半个月,四处奔波半个月,闲下来才有时间端着果汁监督叶修。搞定一桩大事,回来看叶修也被健身器材虐,着实是件赏心乐事。


看看时间,距离结束还剩两分钟,已经累成狗的叶修今天决定作个弊,提早两分钟结束这个坑爹的体能训练。他抬头看看苏沐秋,后者正专心地读书,他按下停止,走下来。


“下个星期出趟门吧。”苏沐秋扔给叶修一条干净毛巾,说道。


叶修一愣,问:“干什么?”


“试镜。”


评论(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