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坑

08

====

 

“唔,”方士谦手中的筷子悬在空中,“我的话,只要是喜欢的人,性别无所谓。”

 


 

方士谦这二十多年来,除了他的亲人和鼓,从来没对别的人或事上过心。他的朋友大多是由音乐而来,乐队散了自然就分开,都谈不上感情多深。叶修、苏沐秋和王杰希或许是特例,王杰希又是特例之中的特例,不过现在方士谦也只是隐隐感觉到奇迹与从前的队不同,把对王杰希的关注归结到对乐队的期望上,并未细想,王杰希忽然问起来他确实也无法立刻回答。

 


 

作为普通的beta,没有发情期的威胁,又没有alpha和omega之间的信息素诱惑,方士谦觉得自己非常自由。他不像苏沐秋对自己未来的伴侣早早有了幻想,实际上他们这行的人,无论是alpha、beta甚至是omega都随心而动、随性而行,他们热爱自由,不愿被条条框框所束缚,这样看来苏沐秋才是异类。

 


 

方士谦的声音显得游疑不定,这并不是王杰希期待的答案,然而究竟期待的是怎样的回复王杰希自己也不清楚。他从来不是个爱好八卦的人,或许是傍晚夕阳太美,或许是叶苏之间的气氛暧昧,又或许是领桌情侣十指相扣涌出的幸福感怂恿了他,这个问题就这么脱口而出。

 


 

二人沉默几秒,王杰希忽然笑起来:“我以为你会说你要和你的鼓过一辈子。”

 


 

“目前来说,这话没错,我可是要以事业为重的人,”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的笑容,把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丢开,“后天晚上就上台了,紧张吗?”

 


 

作为一个认真负责的学长,方士谦已经作好了安抚新人的准备,在心里把自己从前克服压力的方法打了个腹稿,洋洋撒撒说上十几分钟也不是问题。

 


 

然而王杰希没领方士谦的情,他细嚼慢咽完口中的东西,放下筷子正视方士谦:“我也能做到。”

 


 

他的眼里是自信,年轻人的张扬这才迫不及待地宣告自己的存在——你和叶修能做到的事,我也能。

 


 

方士谦看着这样的王杰希心中一动,不知是欣慰还是别的什么情绪,让他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地下通道里的那个小男孩,天赋极佳,却只是懵懵懂懂地一个人前行,让他不由自主地一路上带着他,然而不小心松开手就再也找不到了。

 


 

现在,王杰希独自成长为能够并肩同行的伙伴,他们又走到了相同的路上,真是太好了。

 


 

二人吃完一同回了宿舍,感情话题轻飘飘揭过,而种子已经落到土中,日后阳光雨露不断,只等着某个时刻破土而出。

 


 

===

 

王杰希自认为应变能力不比乐队的任何一个人差,但是当他看到苏沐秋拿过来的表演服时,还是忍不住看向方士谦,而一向笑呵呵的方士谦表情也有些诡异,叶修看了一眼白色、黑色绸缎挂着亮片的表演服,心情复杂地决定走出去抽根烟。

 


 

苏沐秋并不觉得自己的选择有任何问题,在他看来摇滚不仅仅是音乐还得加上表演,一场成功的演出不仅要给人视觉上的享受,还应该给人视觉上的享受。这种华丽的穿着风格贯穿了奇迹整个初期阶段,实际上这和他们的音乐风格也非常搭调,后来成为初期奇迹的标志,只是在那个时候这种风格的装束还显得有些浮夸,与主流硬摇风格相去甚远,前辈中只有海伦的眼泪会用这样华丽的服装。

 


 

其他三人就是有不满现在也没有办法反悔,他们对服装不太在意,但也不会穿着普通T恤牛仔裤就上。苏沐秋是学设计的,这方面他是行家,服装的事全权交给他处理,他老早就开始准备这些行头,此时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其他三人,另外三人有什么意见也说不出口了,反正穿着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事,而且不得不说,苏沐秋确实在这些方面都很用心,衣服非常合身,就是……太浮夸。

 


 

更浮夸的是苏沐秋的妆容,他化完妆之后脸叶修都盯了他好久,嘴唇动了半天吐出来几个字:“我再去抽根烟。”

 


 

真是需要冷静一下,方士谦和王杰希深有同感。

 


 

灯光暗下来的同时吉他声响起,不少从前乐队的粉丝也来了夏影,气氛不算太热烈也不那么冷清,他们无疑都喜欢叶修和方士谦,苏沐秋介绍乐队成员的时候,叶修的欢呼声是最为热烈的,其次就是方士谦,而对于新主唱和新贝斯手,粉丝们则抱着审视的态度。

 


 

摇滚乐队里的宠儿必然是吉他手,相对来说掌握低音与节奏的贝斯手就不那么引人注意。王杰希的表现不错,与之前那个贝斯手不同,他的贝斯音符明朗,稳健而自信地托起炫丽的吉他与人声,不抢风头又不会被忽略,自自然然地融入到整首曲子中。夏影的老板作为一个贝斯手是非常看好王杰希的,当然他更看好的是这支名为“奇迹”的乐队,他们有一个成熟的贝斯手,一个杰出的吉他手,一个充满激情的鼓手,还有一个……相当迷人的主唱。

 


 

主唱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呢?有些人说,主唱是乐队中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人,任何唱歌不跑调的人都能当主唱,进入门槛格外低。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一支好乐队必然会有一个表现力非常强的主唱,好的主唱甚至能够盖过吉他手的风头。毕竟是经验不足,苏沐秋暂时还不做不到和叶修抢风头,况且今天来的多是叶修的粉丝比风头也没有什么意义。

 


 

当然苏沐秋在唱歌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他还是有些紧张,开场时不自觉地往后退,还不小心踩了叶修一脚。不过过了一会儿放得开了,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脸上妖异的妆容再不让人感觉到违和,似乎这才是真正的他,放荡而妩媚。

 


 

苏沐秋的声音非常清澈,纯真而又充满诱惑力,听他唱歌就像是在喝着一杯醇香的酒,让人不由自主陷入一个幻境之中,摇摇晃晃不能自拔。而夏影老板更在意的是苏沐秋与听众的互动,苏沐秋在用另一种方式改变着现场的气氛,隐晦而微妙,听众们没有意识到,或许连歌者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种吸引与信息素造成的吸引相似,却又不完全一样,像是某种特殊的魔力,只是还没有完全成熟。老板忽然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这支乐队成熟起来的样子,这四个年轻人说不定能改变整个世界。

 


 

奇迹表演了三首从前乐队写的歌,其他全部都是些摇滚名曲,但是能把酒吧里的人都带入他们的音乐世界,第一场演出算是成功地结束。一下台老板把叶修叫走说事情,苏沐秋忙着卸妆,方士谦很快换好衣服,兴奋地拍着王杰希的肩膀说要请他吃宵夜,王杰希还沉浸在刚刚的表演之中没有回神,苏沐秋就打趣方士谦:“只请杰希啊,真是没有队友情。”

 


 

“都请都请。”方士谦是真的很高兴,这种所有人融为一体的感觉,还有台下听众们为他们疯狂的感觉,是从前没有体验过的,他忽然也有了莫名其妙的自信。

 


 

不久叶修也回来了,他没有提老板找他干什么,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苏沐秋,苏沐秋被瞧得毛骨悚然,问:“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他们在一间屋子换衣服也不会尴尬,只是被人这样盯着就感觉有些诡异。

 


 

“你跟我想象中……”叶修顿了顿,说:“很不一样。”

 


 

听了这话方士谦点头应和,换好衣服的王杰希也看着苏沐秋,他也感受到台上、台下的苏沐秋气场不太一样,有些疑惑不过不太熟悉便没有提问。

 


 

苏沐秋笑:“怎么,这样不好吗?”

 


 

“不是,只是有些惊讶吧。”王杰希说。

 


 

叶修“嗯”了一声便开始换衣服。

 


 

苏沐秋想了想,说:“毕竟对我来说,表演和生活是不一样的。”

 


 

“哪个才是真正的你呢?”叶修忽然问。

 


 

“……”苏沐秋犹豫。

 


 

在奔向哲学问题一去不复返之前,方士谦及时把话题拉回来,就宵夜这个极富有生活气息的问题向叶修征询意见,校内的馆子他和王杰希吃得差不多了,校外的馆子还是四处打过工的叶修比较有发言权。

 


 

“宵夜啊,”叶修想了想,说:“还是先想想要怎么把沐秋带出去吧。”

 


 

“……什么叫怎么把我带出去?”苏沐秋问。

 


 

“老板说,有几个人找他问过你的电话号码了。”叶修说。

 


 

苏沐秋无语,老板也没有他的手机号,他不担心手机号码泄漏,外面准备堵他的人他也没放在眼里,倒是叶修这种态度让他有点不对高兴,不过膈应了几秒也就没再多想。

 


 

“老板就找你说这?”方士谦问。

 


 

“不是,他主要找我谈了一下以后表演的问题,他希望我们在夏影常驻,而且说会帮我们找经纪公司。”叶修顺便把老板的话告诉大家。

 


 

就一场表演便做下这种决定,夏影的老板真心是相当豪爽,也充分表明了他对这支乐队抱着多大的期待。

 


 

宵夜最终没吃成,压抑不住请客心情的方士谦同志没有带钱包,又坚决不让别人付账,四人便决定今天先各自散了,来日再战。苏沐秋没跟叶修回宿舍,一个人先走打了个车回学校,出门时也没人认出他来,他大摇大摆地从新粉丝之间穿过,到了宿舍后给叶修他们发了信息报平安。方士谦和另外两人不住一栋宿舍,提前就和他们分手。叶修和王杰希又聊了些创作方面的问题,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快转钟了。

 


 

叶修一个躺着床上,想着今晚台上的苏沐秋,有些失眠。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