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讨厌鬼和万人迷

第二章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昧的时代;

这是信仰的时代,这是怀疑的时代;

这是光明的时代,这是黑暗的时代;*


这是天然的时代,这是人造的时代。


在这个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人类的大脑继战胜了野兽、土地、洪水、风暴等等等等之后,终于让基因也成为了我们的手下败将。整容,让塌鼻子和塌鼻子生出高鼻梁的孩子,让黄皮肤和黄皮肤生出白皮肤的孩子,尽管这之后孩子和隔壁老王的关系更加扑朔迷离起来,但这点小问题完全不妨碍我们得出这是一项伟大的革命这一结论。如今电视机里走的,大荧幕里跑的,小广告里跳的,海报上捂紧裙底的,哪一个不带点非人类的成分?眼睛、鼻子、嘴巴、耳朵、眉毛、牙齿、脸蛋、胸脯、屁股、大腿、小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整不了。这是一场关于美丽的革命,发明这项技术的人必将名留青史、永垂不朽!


然而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就是与众不同,他们就是遗世独立,他们就是特立独行。常言道,好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们偏要反其道而行,不仅压抑自己天性中的爱美之心,还要求别人压抑欲望,仿佛爱美便是肤浅,只有禁欲才是圣贤之道。可怕的是这群人都是文化人,出口成章不在话下,十句话中必有一句在引经据典,古人云永远是他们的坚实后盾,例如这句“君子爱美,取之有道”,便是他们对人造俊男美女宣战的理论依据。


这样的人无处不在,他们并不因作家的作品而欣赏这位作家,他们不因歌手的歌喉而喜爱这位歌手,他们不因演员的演技而崇拜这位演员,他们并不感性也不真的理性,他们的喜好仅仅为能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别人而生,用时髦的话来说,一切能展现高逼格的东西都是他们的挚爱。从这个方面考虑,史上最年轻影帝庞大的粉丝群一夜之间樯橹灰飞烟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当这位年轻的影帝金光闪闪的披风上出现一片灰迹的时候,这些人甚至不会去分辨那片灰色是树荫还是污渍,便迫不及待地拿起一早准备好的包袱溜之大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入原敌对阵营,秒秒钟粉转黑显示自己的大义灭亲、高风亮节。


叶秋粉从前那是趾高气昂、风光无限,走起路来鼻孔朝着天,雨滴都不敢往他们的鼻孔里掉一滴,唯恐惹怒了他们。说回叶秋这个人,他的确有让粉丝自豪的资本,荣耀大学表演系毕业的全才,出道一年便拿到小胡鸭最佳新人奖,两年后拿到小胡鸭最佳男主角奖,三年后再拿一影帝。这个叶秋虽然长得不那么倾国倾城,但贵在纯天然无污染,在满世界的人造俊男美女的现在,着实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有人不服,我们男神也没整过,叶秋粉冷淡地睥睨众生,我们叶神靠演技不靠宣传,从不参加节目不参与访谈,所有人气都是货真价实,你们男神做得到吗?其他粉无言以对,嚷嚷着这也行,叶秋粉说行就行,他们人多势众,拉遍整个粉丝群的仇恨值也不害怕,出门照样横着走。然而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这样的霸道好日子终于在一个星期前化为一团泡沫崩塌:一周前,《石楠报》某记者曝出叶秋被警方从一间小旅馆带走的照片,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刘先生透露,同时被带走的还有一群明显吸嗨了的瘾君子。


不作死就不会死,从前太过嚣张,如今一方受难八方来嘲也只能生受着。可笑的是作的人匆匆逃跑,好不潇洒,边跑边不忘捡起路边的屎往回扔;可怜的是真爱粉,不仅要承受其他粉的恶意,还要承受从前的同伴的恶意。不过这些恶意打不垮他们,他们信任他们的偶像,他们信任叶秋的人品。狗仔是什么?狗仔就是艺人前脚放了个响屁,他后脚能写成这位艺人刚刚向外太空发射了一颗原子弹马上就要引来外星人的强力反击一百万年后地球毁灭都是这个屁的错。所以真爱粉们不相信什么《石楠报》,他们等着自己的偶像出面做个解释,只要叶秋说一句“不是这样的”,他们便能满血复活同其他人大战三百回合。粉丝后援会的会长自然是个真爱粉,他没有再为这一地断壁残垣伤感,从早上就开始盯着电视机,十二点整嘉世娱乐将有新闻发布会为这件事做个了结,距离现在还有半个小时。


与此同时,嘉世娱乐的某办公室剑拔弩张,冲突一触即发。与一周前门庭若市的情形相差万里,此时这间办公室里只有四个人,两个人站着两个人坐着。代表老板来和叶秋交涉的经理坐在桌子前,犹如审判者一般审视着坐在对面的叶秋,而叶秋一直低头看手机没给经理一个眼神。助理小妹唯唯诺诺地站在经理左手边,办公室里的另一个人是与叶秋私交相当好的人气女星苏沐橙,她是在场四人中最为焦急的,站在叶秋右手边,看看叶秋,又看看经理,似乎在考虑应该怎么做才能缓和这紧张的气氛。


“叶秋,我们在等你解释。”经理看了看手表,敲敲桌子耐着性子说道。


叶秋是嘉世娱乐最大牌的明星,真正台柱一样的人物,如今嘉世已经不再是靠他一个人撑起来的公司,但是即便是正值人气爆棚时期的苏沐橙都无法同他相提并论,叶秋就是人气、票房、金钱的保证,有他参演的电影一定叫好又叫座。然而上一部电影《八》杀青不久还未上映,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在公众与投资方的压力之下,嘉世给叶秋争取到一星期时间证明自己清白已经仁至义尽。


“我说过了,我喝醉了,后来不知道被谁带到了那里。”叶秋的手指没有离开手机屏幕。


“有证据吗?”经理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喝醉喝醉,无缘无故醉倒不省人事,多好的借口!


半个月前嘉世有几个艺人聚众赌博,因其性质恶劣几个人现在还在派出所里没能保出来,公司好不容易压下去,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叶秋不比那几只小鱼小虾,出了这样的事整间公司都焦头烂额,唯独当事人叶秋却像没事人一样。他一直是这样,没心没肺,仗着自己有天份拿乔,采访、宣传一概不参加,一脸举世皆浊我独清的样子,公司一直包容他这个鬼脾气,在投资人和媒体间周旋,以保全他的好名声,他不知感恩不说还不说公司浪费人力资源,他有什么资格?


听了经理的问话,叶秋终于抬头,说:“没有。你们……”


“叶秋!”苏沐橙尖叫着打断他,她知道叶秋想说什么,但是事情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呢?经理被这高分贝的声音吓了一跳,他看向苏沐橙,沐橙勉强地对他笑了笑,然后对叶秋说:“你再想想,那天发生了什么事,你喝醉前都见过哪些人,说不定有线索。”


看着着急的苏沐橙,叶修轻轻叹了口气,说:“那天我在《却邪》的剧本,贺铭他们过来聊了一会儿就走了,阿青进……”这话他不是第一遍说,既然第一遍没有作用,那么这次想必也没有什么作用,但是为了苏沐橙他不厌其烦地回忆起那一天,谁给他的咖啡动了手脚他已经清楚,只是不明白动机,也没有证据。


“叶秋我对你太失望了!”这次是助理尖叫打断叶秋,她拿起桌上叶秋常用的烟灰缸向他砸去,强韧的玻璃没有碎,她还不甘心,拿起桌上摆得不太整齐的一叠叠剧本、信件,拿起所有能拿起来的东西,一件件往叶秋身上砸,边砸边喊:“我真是瞎了眼了才喜欢你当你的助理,没想到你是个这样的东西,这是违法的,违法你知道吗?你辜负了多少爱你的人,你这个没有一点感情的怪物!”说完她崩溃似地逃出了这间办公室。


叶秋没有闪躲,助理摔门而去的同时最后一张纸落下,是不知道从哪里寄过来的一封手写感谢信,漂亮的行楷似乎在嘲笑他这些年来的一切。叶秋自嘲地笑了笑,用眼神安慰不知所措的苏沐橙,又对经理说:“想必你们已经有了方案,说吧,我都接受。”


“叶秋,实话说吧,你这次问题太大,嘉世正值多事之秋,保不住你。”经理早料到他会这么说,他从公文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摊在叶秋面前。


“是保不住还是不想保?”一向温柔和善的苏沐橙也咄咄逼人起来。


高层们多少了解叶秋的性格,所以对叶秋的处理方法其实早已经敲定,包括给新闻官的两份发言稿都只是走走过场。不过苏沐橙和叶秋是出了名的关系好,哪天他们忽然曝出了结婚了都不会有人感到惊讶,经理有些头疼地看着现在嘉世最值钱的一棵摇钱树失去理智,还得想法子安抚苏沐橙:“没有证据的话,即使我们信,别人也不会信的。”


苏沐橙咬着嘴唇,然后有些茫然地低下头,沉默了几秒,看着手指上的戒指她想到什么,说道:“等等,说不定我能找到证据。”


“哦?”经理觉得苏沐橙只是在拖延时间,做无谓的挣扎,但是他还是很给面子装作惊喜的样子,大模大样看看时间,说:“还有十七分钟,先拿出来让我看看这个证据。”


“我……要先去打个电话。”苏沐橙脸色苍白,拿着手机匆匆走出去。


办公室只剩下两个人,经理看着叶秋,忽然心里生出一股无法言语的快意,他恶劣地笑了起来,轻声说:“叶秋,你知道吧,嘉世保不住也不想保你,你不会恨嘉世吧,哈哈,你当然不恨,你早知道你有这种下场……”


叶秋无所谓地看着眼前这个看了几年的脸,等到他说得口干舌燥也没有发表任何回复,不难过亦不生气,无情到让人心里郁结,恨不得在他心口戳上百把上千个窟窿看他还能不能这样淡定冷静。


经理自讨没趣,喝了口水不再继续,他想起在外面打电话的那个女人,学着叶秋无所谓的表情,说:“你是无所谓,外面那个呢?你不会无耻到让她陪你一起解约吧?”


叶秋正准备说话,苏沐橙打开门,她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不像是找到了证据,却也不是刚刚那样悲伤。


“怎么样?”经理问道。


“没有。”她没有看经理,而是用一种异常坚定的眼神看着叶秋,用眼神告诉叶秋她没事,她会好好照顾自己。


“既然这样,那我们来谈谈公司的决定吧,”经理笑笑,早知如此,他拿起文件的副本说道:“出了这种事,出资人已经同意将《却邪》交接给孙翔,《八》的出资方要求赔偿,这个你得自己负责。看在这么多年感情份上,永久雪藏还是直接解约你自己选吧,雪藏的话最多就是基本工资吧;你要选解约的话公司也不要你的违约费,只需要你还了赔偿就和公司两不相欠,你的决定是?”


“密码阿青知道,里面的钱足够,用完了就给沐橙,”叶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毫不留恋地扔给经理,“那么,解约吧。”


“爽快,”经理说,“签个字吧。”


叶秋唰唰签下自己的名字,起身离开,经理满意地看着叶秋签过的文件,得意地看着叶秋落魄的背影,欣赏够了才打电话给新闻官说“按原定计划来”。十二点整,叶秋没有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电视机屏幕上只有一张例行公事的冰冷的脸,嘉世象征性地提到“叶秋不会做这种事”,但“解约”这一决定实则给出了充分的暗示,整个娱乐圈哗然。


电视机前的会长两行清泪流下,始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看着自己一手建立的论坛变得乌烟瘴气,被所谓痛改前非的前粉和叶秋黑占领,他虽然舍不得这里的一切,但还是用颤抖着的手指点了“永远删除”。他忘不了叶秋在电影里带给他的感动,他依然相信叶秋,只是这一周来的战斗得到这样一个结果真的让人精疲力竭,如今只希望来生能与叶秋再不相逢。


只有苏沐橙送叶秋。她希望电梯出点故障能让他们多呆一会儿,然而电梯运行状况良好;她故意走得很慢很慢,但还是很快到了门口。她想了很久,终于问出来:“你打算怎么办?”


这样一个黑历史之后不会再有人让他参演任何一部戏,连龙套角色都不会要他。《八》是一部重资制作的电影,不允许上映的赔款必然是巨额,叶秋把自己唯一一张卡用来付赔偿,剩下的零头没必要回来拿,所以他才说“还给沐橙”。


“我会回来的,”叶秋笑笑,然后摆摆手,“我看着你上去。”


“我看着你上去”,当年她第一次试镜时叶秋也是这么说,现在自己却不能给他一个依靠的肩膀,想到这里苏沐橙鼻子一酸,她忍着眼泪看了一眼远方,然后对叶秋微笑:“好。”转身,回去。我还是不如你们坚强,但是我会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让你们在疲倦的时候能够依靠,沐橙暗暗下定决心,没有再回头。


叶秋目送苏沐橙上电梯才慢慢吞吞离开,他像个散步的老头子一样不徐不疾向前走,一直走,冬天的寒冷还没有褪去,即使是中午十二点多也让人冷得直哆嗦。他走着走着,打开手机,看了几个网页,然后按下那个他从前不忍心按的键,随即拿出电话卡连带着嘉世配备的手机一同扔进垃圾桶。做完这一切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垃圾桶边远远看着嘉世娱乐的大楼。叶秋最多就算是一个明白人,远非草木,他当然会伤心,只是他习惯带着伤心一起前进。


树倒猢狲散,飞鸟各投林,此乃人之常情。大部分的人会有什么反应叶秋能理解,或许还会有其他人相信他,对那些人叶秋是真的感到非常抱歉,可惜已经没有机会道歉。道歉并不是因为叶秋真的在那间小旅馆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而是因为他们喜欢了这么久的、真的不能再真的世上最年轻影帝叶秋,是假的,他根本不叫叶秋。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好一出大戏!


叶修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从某个角落刮了刮,接着揭下一层磁化膜扔到垃圾桶里,随着这张身份证上的名字终于能够重见天日,他也不由得轻松起来。


“卡擦”,快门的声音。


当了八年艺人叶修对快门的声音格外敏感,他们这行对狗仔都是深恶痛绝的,他从前非常反感媒体,这两年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强烈的厌恶,他向来神出鬼没,能找到他的狗仔不多,能拍出什么绯闻的更是屈指可数。不过在这个当口被偷拍,叶修不得不在意,他下意识顺着声音看过去,那个狗仔就站在离他两三米的地方,叶秋脑子里却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双城记

**红楼梦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