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讨厌鬼和万人迷

第一章

我们狗仔界的传奇人物苏哥一改往日勤俭节约的形象,视全勤奖金如粪土,大手一挥请了一个星期事假去度假,顺带参加个小胡鸭奖颁奖典礼,临走之前还对同僚们说让他们多多注意颁奖典礼,苏哥这次扬眉吐气就要上电视、上头条了。苏沐秋坐在黄少天的私人飞机绿树号上,前面黄少天和喻文州正在谈最近的电影,顺便打个情骂个俏瞎下观众的眼,出于狗仔的本能他控制不住地抚摸自己心爱的相机。喻文州一个眼刀飞过来,苏沐秋讪讪地笑了笑,从相机袋里摸出一盒巧克力,业务熟练程度五颗星,欲盖弥彰地问:“你们吃不吃巧克力?”

 

黄少天一脸黑线:“苏导,苏大导演,艺人不容易艺人也要有生活也要谈恋爱啊,你坐着我的飞机还拍拍拍,再拍就不带你飞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忠厚如林敬言也拒绝带苏导一起飞,他黄少天就是太纯真,他就是太善良,他就是想着苏沐秋是叶修的好朋友,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所以热心地带了他一程,结果短短三个小时内,苏沐秋已经成功偷拍数十张照片。此人屡教不改,拍拍复删删,删删复拍拍,天知道他们平时忙得晕头转向的,好不容易能和喻文州聊会天还得时时刻刻提防着这位自降身价尚不自知的乘客。


“不拍不拍,我保证不拍。”苏沐秋双手举起,以他狗仔的职业道德向天发誓,这就是职业病,改不过来了,苏沐秋也陷入忧伤。八年前他刚刚起死回生遍被告知种种禁制,正手足无措时便被《樱花报》的老总捡回去,糊里糊涂地就当了狗仔,凭着他惊人的直觉,挖得一手好八卦。不知不觉这行就干了十一年,如今他已经是小有名气的导演,小胡鸭奖之后或许就是家喻户晓的大导演了,可他还是放不下这点爱好。

 


 

偷拍讲究技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眼疾、手快外加不要脸,对苏沐秋来说都是小意思,好歹他也是在道上混了十来年的人。可是苏沐秋是一个有节操的狗仔,苏沐秋是一个特立独行的狗仔,他拒绝捕风捉影,绝不编造不实消息,仅凭借其特别的偷拍技巧、出色的撰文风格以及超乎常人的联想能力便从荣耀大学表演系早逝的天才演员摇身一变成为狗仔界的一代宗师,有了他的加入原本快倒闭的《樱花报》销量蒸蒸日上,三年后撂倒业界原老大《石楠报》,五年后一跃成为娱乐传媒界龙头老大。在众艺人眼中,他是少有的不惹人讨厌的狗仔,就是因为苏沐秋无比正直的娱乐精神,艺人们也乐意接受《樱花报》采访。特别是苏沐秋当了导演之后,有的人更是送上门让他拍,对于这种人我们传奇苏狗仔向来是极其鄙视的,狗仔再正直那也是狗仔,其精髓在于偷拍,这种送上门的一点意思也没有!

 


 

不过,只有一个人,要是送上门拍的话我们苏导肯定是不会拒绝的,没错,那个人就是叶修。叶修,八年前因不明原因被陷害随即消失、自组工作室卷土重来的前影帝,今年最有潜力夺得小胡鸭奖最佳男主角奖的演员,让苏沐秋复活的大恩人,同时还是苏沐秋的真爱恋人。苏沐秋想到叶修,就想起他丢下自己踏上小孔雀号绝尘而去时决绝的表情,再看着眼前成双成对的某某某和某某某,不禁感慨万千悲从中来无语凝噎,分分钟脑补出一出小三上位富豪抛弃糟糠之妻的狗血大戏,把自己虐得涕泗横流。

 


 

黄少天惊讶地看着脑补帝一秒钟切换到梨花带雨模式,这变脸速度就是他也自愧不如,他都开始怀疑自己作为演员的素质,他转头问喻文州:“不让拍能有这么难过?”

 


 

“不,我觉得他是脑补到了什么伤心的事。”

 


 

喻文州冷静地把手边的抽纸扔给苏沐秋,苏沐秋精准地接住,毫不客气抽出一张擤了鼻涕,抽抽噎噎地说:“不关你们的事,都、都是叶修那个负心汉!”

 


 

“叶修做了什么?”黄少天目瞪口呆。

 


 

“叶修没做什么。”喻文州镇定自若。

 


 

苏沐秋还沉浸在自己的脑洞里不能自拔,黄少天看着觉得自己也要哭了,这感染力蛮强的,他不禁感慨:“师兄,我觉得苏导挺有当演员的潜力的。”

 


 

“他从前就是表演系的。”喻文州比黄少天敏感,他早就察觉这位苏沐秋或许就是荣耀大学当年早逝的学长,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消失了十几年,一回来还当上了狗仔,但是这位学长当年进校不久和叶修搭的一场戏可是震惊了在场的四位老师。

 


 

“……”黄少天揩掉脑门上没有的冷汗,“他这么哭下去会不会脱水?”

 


 

眼神毒辣的喻文州淡定解释道:“他用的眼药水。”

 


 

“……果真好演技。”已有一个周黑鸭最佳男主角在手的黄少天不得不甘拜下风。

 


 

飞机停下不久黄少天就把苏沐秋这个麻烦打包还给叶修,这一路简直刷新了他对苏沐秋的所有认知,真是够了,有的人果真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像自己和师兄这样表里如一的男人太难得。

 


 

叶修出发得比较早,此时已经在机场等了一个多小时。苏沐秋下了飞机便恢复了翩翩君子的形象,他和叶修还在冷战,所以他高冷地乜斜了叶修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叶修谢过黄、喻二人,追上去强硬地拉住他:“这么大的人了还闹脾气?”

 

                                                                                                                                                                                                                                                                                                                                                                                                                                                                                                                                                                                   

 

“哼!”苏沐秋一甩手。

 


 

“……”

 


 

都冷战三天,创造了新记录。可是叶修觉得自己也没错,任谁在做得兴起的时候爱人说等等我去拿下相机然后就跑了都会生气吧,而且苏沐秋喜欢偷拍的毛病真是让人又爱又恨,不是偷拍他们不会再见面,但是现在他们都在一起了苏沐秋还偷拍别人也太不把他当回事了!

 


 

叶修还不知道他喊苏沐秋上飞机时风太大苏沐秋没听见,以为当时苏沐秋是介意前几天的事,只好退一步:“行行行,你以后想怎么拍怎么拍,不过先说好只能拍我。”

 


 

“真的吗?”苏哥眼睛一亮,要知道他八年前开始偷拍叶修,五年前能正大光明地拍,磨了这么多年终于能随心所欲地拍,不禁飘飘然羽化而登仙,把飞机上的脑补抛到九霄云外,有了叶修还拍什么其他人,他可是大导演了怎么能当狗仔呢?

 


 

叶修签下了一个丧权辱国的合约,他自己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从前他只是没有说过,其实苏沐秋拍他他也不是很介意,口头答应不过是一个形式,但是有时候形式也很重要,例如他即将在颁奖典礼上干的坏事。不过叶修想起前几天的悲催经历,还是补充道:“那什么的时候,不能拍。”

 


 

“好好好。”苏哥的眼睛还是亮晶晶的,就像挂满星星的夜空。

 


 

两人气氛融洽地坐着叶修的专车到了组委会,叶修把邀请函递给迎宾员,揽着苏沐秋的肩膀说道:“这是我助理,我们住一间。”

 


 

这话让苏沐秋回想起自己的狗血脑洞,深觉被包养不是长远之道、男儿当自强,他一巴掌拍下叶修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起了毛边的邀请函递给迎宾员,颇有骨气地说:“哥是有邀请函的!”

 


 

叶修冷静地拿回自己的邀请函揉成一团,对迎宾员说:“嗯,我是他助理,我们住一间。”

 


 

组委会有足够的房间,叶神你不用这么节俭啊!不过好、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迎宾小姐捂住了自己的小心脏。

 


 

颁奖典礼上苏沐秋因电影《君莫笑》获得了最佳导演奖,苏沐秋上台前还是忍不住看向叶修,叶修也在看他,其实隔得太远叶修的表情不太清晰,但苏沐秋就是知道叶修在笑,开心得像是自己获奖一样。好不容易崭露头角的苏导其实有些紧张,他只好死死地盯着台下的叶修,叶修也一直看着他,等他磕磕绊绊地说完获奖感言匆匆下台,才好细细品味这座奖杯的重量。

 


 

接着是最佳女主角,最后是最佳男主角,叶修不负众望,凭借其在电影《君莫笑》众的精湛演技获得小胡鸭奖的影帝。

 


 

“获得最佳男主角的奖的是,叶修!”荧屏上放出《君莫笑》的片段,掌声响起来,叶修走上台,意味深长地看了傻笑着的苏导一眼。叶影帝游刃有余地背完准备好的获奖感言,漂亮的主持人刚准备接过话茬,只见叶修露齿一笑,眼神温柔如水盯着台下某个地方,继续道:“最后,我要特别感谢我的爱人,苏沐秋导演,没有他一直的支持,我可能还得花上很长的时间才能再次站上这个舞台。”

 


 

“我们分别了八年,再次见面的时候我却不记得他了,为了我他放下了从前最爱的事业,然后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回到了我的身边,帮助我、鼓励我,即使在我眼中他可能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甚至有些讨厌的人。现在,我想就这个机会,对他说几句话。”叶修看着苏沐秋顿了顿,他们的故事比他演过的任何一部戏都要复杂,他不知道该如何正确表达他的心情。如果他是个作家,他能用最华丽的句子描述他们的感情,如果他是个画家,他能用最斑斓的色彩绘出他们的生活,可是他是一个演员,他不想把这件事当作表演,所以他说:

 


 

“沐秋,谢谢你,还有,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最简单的词汇,最简朴的句子,最真挚的情感。

 


 

聚光灯准确地捕捉到了刚下台不久的苏导,然而苏导获奖的笑容裂了,脑子里闪出的第一想法是:妈蛋,哥的头条!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已经过了需要甜言蜜语的年纪,两人不需要这些口头承诺,特别是这样对叶修的未来影响深远的几十个字其实并不是必要的,但是他们现在不想去考虑那些复杂、麻烦的事情。这件事从叶修恢复记忆就一直被列在他的计划中,并不理智,只是纯粹想要做。苏导没有抬杠也没有拆台,他尊重叶修的选择,只郑重地站起来点点头回答“好”。

 


 

不过站起来之前苏沐秋不忘大爆手速发了一条短信给老总:用最佳导演当头条,不然我就辞职不干了!老总果断无视掉这条短信,该下印的报纸照样下印,他们报社怎么可能用这种没有爆点的事当头条,“影帝当众出柜求婚”多么简洁大方,这才是我们报社的风格,你丫就是过河拆桥想辞职了。

 


 

专心致志看直播的报社众人心领神会地点头:哦哦哦,原来苏哥是这样上头条的,果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炮冲天,无法效仿。

 


 

第二天看到报纸的苏沐秋冷冷地给老总发了条短信然后拉黑了他:你被炒了。

 


 

老总:……

 


 

远在地球另一边旅行的苏沐橙也发来贺电。八年前再见到哥哥的时候她吓了一跳,听完那个离奇的故事之后她又是着急又是心疼,她一边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份上天落下的幸福,一边又为幸福的不完整而难过,人总是贪心的。失去苏沐秋的叶修多么痛苦她还能想起来,叶修是以怎样的心情将已经死去八年的苏沐秋称作自己“最爱的人”的呢?后来叶修忘记了一切,不能继续自己梦想的哥哥又是以怎样一种心情远远地看着叶修的呢?

 


 

一个站在事业巅峰俯瞰着他的对手,一个不得不保持距离的朋友,一个记忆中没有了自己存在的恋人,这样过了三年,苏沐秋还是在叶修最落寞的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他就装作一个陌生人,一个真正的脑残粉,用过分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的偶像。

 


 

沐橙偶尔会想起高中暑假时候他们三人一起在家里看《还珠格格》重播的时光,她还记得紫薇眼中含泪这样描述夏雨荷的爱情:“等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却仍然感激上苍,让她有这个可等、可恨、可想、可怨的人,否则,生命会像一口枯井,了无生趣。”他们的生命已经过去了近一半,真正在一起的时光其实不多,其中还有一场生离死别,多少日夜的痛彻心扉,却仍不后悔爱着这样一个人。

 


 

幸好这一切都过去了,就像他的哥哥说的,不过是从头再来。

 


 

只要人还在,希望就在那里,八年前的叶修心中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评论(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