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九品芝麻官

兴欣衙门日常,又名县令去哪儿,非考据党,就是个脑洞

 
 
 

县令叶,师爷苏,员外爱女果,游历公主柔,仵作安,捕快方、魏、包,衙役罗、乔、莫,百工关

 
 
 

=======+=======

 
 
 

“怎么回事,外面这么吵?”叶县令打了个呵欠问道,毫无形象地用官服擦了擦困出来的眼泪。

 
 
 

“好像是有人击鼓鸣冤。”罗辑够着脑袋瞧了瞧回答。

 
 
 

包子一拍大腿,怒道:“谁敢在午休时间击鼓鸣冤打扰老大休息,我去揍他!”

 
 
 

眼看着包子就要冲出去,叶修忙喊:“且慢!”他四下望了望,眼珠子一转,问:“师爷呢?”

 
 
 

“百工探亲归来,师爷去迎接他,顺便商讨要事。”乔一帆如实相告,师爷交代的事他应该是都牢牢记下了。

 
 
 

“简直……不守妇道!”叶修瞪眼,他剿匪回来苏沐秋都没这么屁颠屁颠地迎接。

 
 
 

“无子,犯了七出,可休。”包子不知从哪里翻出来本册子,煞有介事地分析。

 
 
 

“善妒也是七出之一,要我说,老苏早该休了你。”方锐叼着根小树枝在地上画圈圈。

 
 
 

魏琛翘着二郎腿,不以为然:“休什么休,又没嫁又没娶的。”

 
 
 

“对了,师爷还说,晚饭不在衙门用了。”乔一帆补充道。

 
 
 

魏琛一听,顿时脸色大变:“大人是该好好教训教训师爷了,这绿帽子都要戴到眼睛上了,必须重振夫纲。”就算衙门经费紧张,嘴巴里能淡出个鸟来,有吃的总比没吃的好,整个衙门就只有师爷会做饭,这下可怎生得好?

 
 
 

“罢了罢了,大人我可是很大方的,”叶县令摆摆手,“外面怎么还在敲?”

 
 
 

罗辑一直心系外面,犹犹豫豫地说:“说不定……真有冤情?”

 
 
 

“嗯,”下属这样体恤百姓,叶县令无比欣慰,“那老魏、点心,你们去把人带上来。”

 
 
 

魏琛放下腿严肃道:“叶修,老夫告诉你,老夫我是捕快,不是普通衙役,捕快也是有尊严的。”

 
 
 

“对对对,我们身兼二职,劳苦功高,必须加俸禄。”方锐连连点头。

 
 
 

“这个……让师爷找陈姑娘说说,”叶修摸着下巴说,“唐姑娘也是可以的。”

 
 
 

“你去和师爷说。”方锐不上当,谁不知道师爷擅长打太极,和他说一准被绕回来。

 
 
 

叶县令立刻给出另一个方案:“不如你们去同苏姑娘说,再让苏姑娘跟师爷说?”

 
 
 

魏琛乜斜着叶修,幽幽说道:“老夫认识大人和师爷,也有将近十年了……”言下之意,你们二人互推责任的把戏哥已经看了十年,别想让哥上当。

 
 
 

叶修无奈:“好好好,我去说我去说,快把人带上来。”

 
 
 


 
 
 

“升堂。”县令一声令下,水火棍敲起来,众人齐声喊道:“威~武~”

 
 
 

“堂下何人,因何击鼓?”叶修问话。

 
 
 

“小人赵钱,要……要告当铺老板孙李!两月前小人家中周转不灵,只好将传家之宝金克拉拿去典当,两个月之后方可赎回,谁知孙李竟将金克拉卖予他人。小人上有老父,为此事已卧床两天……”孙李说着说着,呜呜哭了起来。

 
 
 

县令刚想扭头问问饱读诗书的师爷这个“金克拉”是个什么奇珍异宝,方想起来师爷不在,只好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问道:“孙李,赵钱之话可属实?”

 
 
 

孙李“扑通”一声跪下,大哭:“冤枉啊大人!”

 
 
 

两个络腮胡大男人哭得梨花带雨,叶县令也是头疼,惊堂木一拍,“肃静!”

 
 
 

赵钱、孙李俱是一震,不敢多言。

 
 
 

“赵钱所说是否属实?”叶修问。

 
 
 

“小人也是没有办法啊,”孙李一抹眼泪,“前几日小人回乡,想这金克拉价值连城,便带在身上以防丢失,谁知回来时遇上荒野镖客,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他们抢走,小人听说他们还要在这个山头呆上月余,现在是连门都不敢迈出一步……”

 
 
 

“也就是说并非你故意卖出,而是被抢了因而无法还给赵钱?”叶修总结。

 
 
 

“大人英明!”孙李高声喊道。

 
 
 

叶修又问:“你说荒野镖客还在附近?”

 
 
 

衙门内三人不约而同地露出微笑,荒野镖客,这可是头肥羊,兴欣衙门已经三月未识肉味,这下总算能改善生活。

 
 
 

被这么一问,孙李也不太确定,只答:“这……小人也只是碰巧听到他们说要在这里找什么白什么毫……”

 
 
 

“若你所言属实,兴欣衙门绝不会坐视百姓受欺,”叶修说道,“赵钱,你先回去好生安慰你父亲,本官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

 
 
 

“谢大人。”

 
 
 


 
 
 

“肉来了。”方锐大喜,是让师爷做东坡肉呢,还是做扣肉呢?

 
 
 

“罗辑,去吧师爷叫回来。”叶修说,剿匪一事该和苏沐秋商量商量从长计议。

 
 
 

罗辑面露难色。

 
 
 

“啧,老苏和老关小别胜新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你这不是为难罗辑吗?”方锐摇头,人罗辑就是太善良,给衙门增加了工作量,这会儿就被报复上了,当县令的心果真脏。

 
 
 

“……”叶县令眉毛一挑,“那你去?”

 
 
 

“快,罗辑,把师爷弄回来,”方锐正色,“就说大人喊他回来吃饭。”

 
 
 

“去去去,别听他的,告诉师爷大捞一笔的机会来了,速归。”叶修想了想,觉得方锐说的很有道理,便叫住罗辑,“包子也一起去,事急从权。”

 
 
 

“……”好衙役乔一帆沉默了。

 
 
 

“……”好捕快方锐沉默了。

 
 
 

“……”路过的安仵作沉默了。

 
 
 

“……”莫凡不仅肉体上沉默了,他丰富的内心也沉默了。

 
 
 

魏琛暴躁:“靠,老叶你今晚不想进房睡觉,我们还想吃饭啊!”

 
 
 

包子的从权,那是多半是把苏师爷绑着扛回来了,师爷不高兴,他们吃什么?

 
 
 

看来今晚又是鸡飞狗跳的一晚了。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