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金丝雀03

入狱的第五天,叶修见到了目标人物白旗冰。

 

老大当然不可能专程到医务室探望一个素未谋面的未来小弟,他们能这么快碰头是因为叶修提前离开了医务室。

 

虽然苏沐秋手下留情,但是毕竟是见了血缝过针的伤口,修养一段时间没什么坏处,任务虽然紧急,但也不至于到修养几天就要失败的地步。

 

监狱的医务室几乎没有访客,护士和医生只有在有工作时才出现,谁也不知道他们平时在干些什么。整整一个下午,医务室里只有叶修一个人,眼睛里是微微泛黄的白色墙壁,脑子里是微微泛黄的回忆,参杂点不太清晰的信息。

 

太阳只在早上十点左右露了个脸,接着一整天都不见踪影,仿佛前几天的艳阳高照都只是梦境。春天像个娇羞的小姑娘回眸一笑然后跑开,仅留下一阵若有若无的清香。下午天空悠悠飘来几朵云,饱满而厚重,颜色并不太白,说不出来的压抑;傍晚时分开始刮风,接着风雨雷电哀泣了一整夜。

 

这样的雨夜里,叶修却睡得相当沉。职业原因,他们一向浅眠,任务中更是不会放松警惕。叶修从未这样混乱,或许是伤口发炎有些发烧,从而脑子不大清楚,他还是费力地从一团乱麻中找出一点点线头,艰难地理顺它们,不知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叶修做了一个梦,大概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他作为一位纯粹的观影者,看了一场称得上浪漫的老电影,却只能记下不太完整的画面——两个少年在夜幕下笨拙地接吻,天空中五彩缤纷的烟花绚丽而疯狂地盛开,一朵又一朵,最终化作尘埃。

 

“如果有一天我必须死,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去死,而在那之前,我只想好好活着,尽我最大的努力活着。”

 

“没人不想活着,你也不会死。”

 

雨过天晴,又是一天。

 

睡过一觉精神不少,叶修一早就表示自己已经痊愈可以回去了。在医务室躺着绝对是监狱里最舒服的一件事了,换做其他犯人多半能赖多久就赖多久,而叶修却只在这里躺了两个晚上就离开,连护士小姐都不由得好奇地多看了他两眼。

 

风笛监狱医务室里从来没有无辜病人,医务人员很难对这些人表露出同情,检查、问询都只是例行公事,该履行的职责他们会一丝不苟地完成,但是也只是仅此而已,绝不会再多一分。

 

既然他有自知之明,决定早点回去工作赎清自己的罪孽,那就让他回去工作——年轻的狱医先生漫不经心地用笔尖敲着桌面这样说道,护士小姐却本能地觉得狱医对这个犯人不大满意,或许那个有意思的传闻是真的……不过上司的八卦默默想想就好,护士小姐脑子里浮现出狱医怒发冲冠时的样子,她摇摇头远离这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一场大雨让一些人免去了室外劳动,室内便显得格外拥挤,不仅湿气闷在屋子里,各种体味混杂在一起,组合成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警卫们都尽量往门口站,脸朝着外面,时不时回头看几眼。

 

工厂里的工作大多没什么技术含量,不过是生产流水线中的某一环,所有的犯人都能胜任,所有人都必须工作,白旗冰亦不例外。从这点看,那位随身带着小帕子的典狱长并不是一无是处,虚荣不过是个无伤大雅的缺陷。

 

叶修一眼就看到了他未来的老大,和照片中的区别并不太大,只是皮肤更苍白了一些。白旗冰长得不太起眼,中等身材,他穿着干净合身的囚服,像其他所有人一样做着重复的动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位老大甚至比其他人还要认真,他一直专心致志地低着头,绝不观察其他地方,仿佛他是位做着精妙化学实验的科学家,而不是《摩登时代》里停不下来的工人。

 

一般来说,从一个人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在这里呆了多久,长期过着牢狱生活的人眼神与外面的人有明显的差异,这也是犯人们分辨新人与老鸟的依据。当一个人习惯了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吃饭睡觉永远定时定点、上厕所必须向警卫们打报告的日子,他的思维将变得僵硬而迟钝,他会懊悔、失望、绝望直至麻木,而这一切都能从眼睛里读出来。

 

白旗冰入狱一年多,规规矩矩,没有任何不良记录,但从他的眼神能看出,他并没有把自己当作囚犯,安安分分也不是因为习惯了监狱里的生活。白老大被逮着纯粹是个意外,他人虽然进来了,却还是能牢牢地掌控他的帝国,外面自然有人帮他打点一切。

 

只是再固若金汤的城堡,主人离开一年多还是会有一定负面影响,据说憋了许久的老部下正在策划夺权,想来也正常,人心在变,没人不想当那个唯一的人上人。白旗冰的越狱有了动机,荣耀联盟方才同意派人潜入监狱,不过潜入是有时限的,两个月,他们的精英不能在这里浪费更多时间。

 

叶修没有详细的计划,上头也没有明确的指示,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越狱必然蓄谋已久,白旗冰绝对不会把这样重要的一件事告诉刚进来的小弟,叶修对此没抱希望,他只是需要一个接近白旗冰的机会,然后再从蛛丝马迹中找到线索。

 

小弟为了得到老大赏识,迫不及待提前出院,却也不敢贸贸然上前献殷勤,而是先找了熟人阿力,在阿力的引荐下,晚餐时间叶修终于坐在了白旗冰对面。

 

白老大显然没把新小弟放在眼里,要不是这位小弟睡在C区47号,他都不会有兴趣见这个人,里面的人手足够,外面才让他头痛。如今他无比后悔一年前招惹了那只金丝雀,埋下一颗拆不掉的定时炸弹,它在耳边滴滴答答计着时,让人心脏紧缩,黑暗中却又看不清剩下的时间。

 

普通犯人可不敢去招惹金丝雀,他们或多或少存着些越狱的想法,没人愿意在牢笼里呆一辈子,为了性欲去惹一个懂得不少越狱方案的人可不明智。即使是新人,被狠狠教训过一次之后,见到金丝雀也会自觉绕道,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得手,其中除了威慑,绝对的实力也是必须的。

 

想到这里,白旗冰捏紧了手里的塑料勺子,深深地看了眼前唯唯诺诺的年轻人一眼。

 

警卫们不会坐视监狱里拉帮结派,即使是吃饭时间过多的交流也是不允许的。阿力的一句介绍之后,白旗冰点头示意听到了,没有再说话。

 

兴许这位老大食不言寝不语,叶修表现出欲言又止的样子,不时用期待的眼神看向白旗冰。

 

实际上,叶修也不确定自己此时该如何表现才显得合情合理,淋浴间的意外让他有些把握不住自己的形象,他没有料到苏沐秋在这里的地位这么特殊,而且这件事传播得这么快,早上还有人趁着警卫们聊天的空档凑到他身边问他苏沐秋紧不紧爽不爽,不止一个。

 

爽不爽?当然不爽,和八年没见的爱人做个爱搞得像强奸,被不知名的东西捅了不说,回想起来还有可能真是强奸,怎么个爽法?

 

冲动,太冲动了,叶修一边重新琢磨自己的形象,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叹息。

 

“跟紧你的新室友。”白旗冰慢条斯理地吃完晚餐,终于发话。

 

叶修一愣,跟着苏沐秋可是个美差,他求之不得,但是与他原本的打算相去甚远。用脚趾头想就知道苏沐秋和白旗冰的交集不多,更何况他也不可能跟得紧苏沐秋,这人有特权,一整天都没有出现的工厂。

 

如果白旗冰不想收下他这个小弟,又何必大费周章呢?

 

阿力拍拍叶修肩膀,安慰地说道:“放心,这只是老大给你的一个考验,你跟个几天就会有新指示了。”

 

“但愿如此吧。”叶修苦笑。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