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Good old fashioned lover boy

上,迟到的生贺,番外,接jealousy。

=============

 

“喝水吗?”叶修把杯子放到苏沐秋左手边,脑袋凑过去,问:“你在干什么?”

苏沐秋专心致志地低着头,灵活的手指转着半截铅笔,摊在键盘上的日历上写满了字,几个日期附近已经被涂满标记。

叶修默默琢磨了半天也没能弄清楚他在干什么,苏沐秋这都研究了半个多小时了,光滑的纸面被他画得坑坑洼洼,有几处都快要被擦破了。

“算了,你在这几天里选一天。”苏沐秋轻轻圈了几个日期,然后啪的一声把笔放下,把日历稍稍往左移了点,方便叶修选择。

叶修眨眨眼,脑内努力找了找这几个日期间的关联,无果,最后点中那个被涂得看不太清的日子。

“好吧就它了,”苏沐秋左颊浮现出一个小小的酒窝,他拿起笔重重地在这个数字上画了个圈,又感慨道:“想不到你也这么浪漫。”

“浪漫?”叶修疑惑地重复。

“那天是七夕啊,”苏沐秋说,“你不知道还选它干什么?”

“因为你想选它呀。”叶修答,都被重点关注过这么多次还没被排除,苏沐秋一定对那一天有特殊的好感。

“……好吧,我确实比较中意那天。”苏沐秋用右手撑住脑袋嘟囔。

“有中意的还纠结这么久?”叶修不明白了,苏沐秋从前做决定都挺果断的。

“因为是七夕啊!”苏沐秋一脸无奈。

“七夕怎么了?”叶修问。

“荣耀肯定有活动。”

“然后呢?”

“那天不打荣耀,我们去约……咳,去做点别的。”

“做点什么?”

“……不知道。唉,你怎么这么烦,快走开,我现在想静静。”苏沐秋双手抱头。

“……”


苏沐橙今年放假参加完社会实践后就拒绝了同学友好的邀请直接回了家。

哥哥说七月份要和名义上的伴侣做个了断,非常不幸的是哥哥其实很喜欢这个名义上的伴侣,虽然不太明白他的脑袋怎么长的,但是贴心好妹妹已经做好准备安慰因失恋而嘤嘤哭泣的哥哥了。

七月份到家时比赛还没打完,苏沐秋和叶修都比较忙,没行动很正常,苏沐橙这么说服自己;七月中下旬,嘉世四连冠,大家这么高兴,苏沐秋也不好提扫兴的事,苏沐橙这样安慰自己;转眼七月过去,八月都过了几天了,为什么那两个人还是和从前没、有、任、何、区、别?

苏沐橙面上不动声色,实际心急如焚,苏沐秋和叶修又形影不离她都找不到机会问问。这天终于找了个借口把叶修支出去,她忙趴到苏沐秋面前,问:“哥哥,你不是要给我当榜样吗?”

苏沐秋好不容易找到个队下副本,闻言看了对面妹妹不知在期待什么的脸,又把视线转回屏幕,问:“嗯,怎么了?”

“你和叶修的事解决了吗?”苏沐橙睁大眼瞧着自家哥哥的表情。

苏沐秋手抖了一下,回答:“解决了。”

“是吗?”苏沐橙觉得自家哥哥的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是、是幻觉吧!

“呃,是的。”苏沐秋一脸严肃地盯着屏幕,俨然比打比赛时还要专注。

“怎么解决的,我怎么不知道?”苏沐橙惊讶,她觉得哥哥的表情和他悲伤的心情不太一致,但还是掩住惊讶努力做出“哥哥难过的话就来我怀里哭吧”的表情。

“咳,就是你高中同学聚会去酒酒家住的第二天,我说去民政局解决一下,他说不用了……然后就解决了。”苏沐秋语速飞快,像是后面有只猴子在追他一样。

“不用了是什么意思?”苏沐橙不解。

“就是……”话没说完,叶修提着袋面粉开门进来,苏沐秋听到门响立刻站起来喊:“叶修快过来把这个副本打完,我去睡个午觉。”喊完苏家哥哥马不停蹄奔向房间。

“……”叶修无语,走过来都要一点时间呢,又不是上厕所用得着这么急吗?想归想,他还是赶紧过来坐下,苏沐秋这会儿是随便组的队,在旁边站着不动也没人发觉。

“不用了是什么意思……”苏沐橙幽幽地重复,玻璃似的眼珠子直直地对着不知道什么方向。

“什么?”叶修问,苏沐橙这么盯着感觉怪渗人的。

苏沐橙缓缓吐出一口气,眨眨瞪得有些干涩的眼,说:“没什么,我也去睡午觉了。”

喂喂,你们兄妹现在睡一张床是不是不太好……

苏沐秋是真的有些困了,春困夏乏秋无力冬正好眠,正是让人全身懒洋洋的午后,原本他就打算睡午觉的,只是叶修要出门买东西,当时副本没打完他只好接手。荣耀综合症症状之一就是一打起游戏完全停不下来,苏沐秋就无意识地继续其他副本,叶修回来他才放心地去睡觉。

苏沐橙拧开房门时,苏沐秋正闭着眼睛单手揽着枕头,舒舒服服躺着,床边的小电扇嘎嘎吱吱地响,听到开门的声音他只是微微睁眼看了看,整个人昏昏欲睡,打了个呵欠转身对着墙壁,把半个脑袋埋在枕头上继续闭目养神。

“哥哥,你还没说清楚呢!”苏沐橙一屁股坐下,软软的床垫被砸出一个小坑,床单皱成一团。

“说什么?”苏沐秋迷迷糊糊地问,人一躺下就越发倦了。

“就是你和叶修什么情况啊?”苏沐橙哼哧哼哧爬到苏沐秋身上,试图看清他每一个表情。

“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我们在一起了呗,”身上忽然一沉,苏沐秋只匆匆见了周公一面就睁开了眼,“沐橙你快下去,我要呼吸困难了。”

“就这样?”苏沐橙改为用手肘支撑自己,不再整个人都压在哥哥身上,“那你们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

“要什么变化?”苏沐秋不解,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

“你们现在在谈恋爱吧,怎么能和从前一样?”苏沐橙皱眉。

这个姿势好像有哪里不对,苏沐秋默默往后缩了缩,慢慢挪到墙壁边坐起来,回道:“我觉得这样很好啊。”

“可是谈恋爱要有谈恋爱的样子啊,我完全看不出来你们在一起了!”苏沐橙抱怨道,枉她观察了这么多天。

“这个……也许是因为我们四年前就直接结婚了。”苏沐秋解释道。

苏沐橙被噎了几秒,换上一副沉痛的表情,“哥哥,你都不享受一下爱情的美好就直接进入婚姻的坟墓了吗?”

“……”苏沐秋无语。

“当你老了,都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甜蜜故事,人生都是不完整的!”苏沐橙继续道。

“和叶修一起打比赛就很开心了,等我老了看看这些视频就够啦。”苏沐秋笑着拍拍一脸严肃的妹妹的肩膀,让她放轻松。

“……”这时候换作苏沐橙无语,她幽怨地叹了口气,问道:“哥哥,你真的觉得这些就够了?”

“我觉得够了。”苏沐秋慎重地想了想才回答。

苏沐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感慨道:“既然哥哥你是这样得到幸福的,我觉得我也应该现在就找个人结婚,以后再再慢慢培养感情,毕竟这年头找到真爱多不容易呀,什么正常的程序根本不重要……”

“……别说了,告诉我正常的程序是怎样的?”苏沐秋满脸黑线地打断妹妹,虽然知道她在开玩笑,但是万一她真去实践了可怎么办,能遇上叶修这样的好人几率太小了。

“表白,约会,求婚,结婚,生崽崽!”终于听到哥哥这话,苏沐橙眼睛一亮。

“第一个和第三、四个都做了,最后一个暂时还不考虑,”苏沐秋说,“所以我们走的是正常程序。沐橙,对婚姻要严肃一点,千万不要草率做决定。”

“好的好的。”苏沐橙连连点头。

其实苏沐橙觉得哥哥和叶修在一起很很合适,他们相处起来就像是家人一样,因此她从前从来没有对他们的关系产生怀疑。如此他们真的在一起了,苏沐橙却又有些担忧,这两位的生活里只有荣耀,感情方面迟钝得让人不忍心看。

想不到他们也懂谈恋爱,沐橙心里小小的八卦之火燃起来,她兴致勃勃地问道:“你们真的表白过吗?什么时候?谁先表白的?”

“十几天前的早上,我说去民政局离婚,叶修说离了婚还有再结,让我不要浪费九块钱。”苏沐秋回答。

“哥哥,是什么让你对表白这个词产生的这样大的误解?”苏沐橙汗颜。

“他似乎说了……喜欢我来着,记不清了。”想起当时的场景,苏沐秋不禁老脸一红。

“那……求婚呢?刚刚那句算是求婚了?”苏沐橙问。

“求婚啊,求婚好像是我求的,就是他来咱们家的前几天,我让他帮我个忙,他到H市那天我们就领证了。”苏沐秋说。

“兄弟,江湖救急,我们去结个婚,这样?”苏沐橙说道。

苏沐秋欣慰地看着妹妹,说:“沐橙,你真是我亲妹子!”

这两个异类,居然就这么在一起了……

苏沐橙简直无力吐槽,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问道:“约会,那约会呢?”说不定哥哥的恋爱观还能抢救一下。

“这个不需要吧……”苏沐秋说,与其和叶修去约会还不如到竞技场PK。

“约会是人类求偶活动其中一环,借相处交谈而了解对方,找出配合度,用作考验及选择出一位作为配偶,过程中亦同时培养巩固爱情。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唉,我很喜欢啊,可是我未来的另一半说不定会觉得烦,说’你看你哥哥从没有约会也很幸福’这样的话……”

“好了,我明白了,我会找时间去约会的。”苏沐秋无奈,他忽然有点好奇沐橙在学校都学了些什么,想法够奇怪的。

“这样才完整嘛!”苏沐橙满意地扑到苏沐秋怀里,在他胸前蹭了蹭。

苏沐秋轻轻理了理妹妹的头发,斟酌用词,问道:“沐橙你好像很懂啊,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没有啦,我都是从百度上背下来的。”苏沐橙说。拥抱这种动作真的能让人感到非常满足,就像是被时时刻刻保护着、关爱着,充满了安全感。

“你没事背那些做什么?”苏沐秋再次黑线。

“因为我希望你幸福呀。”苏沐橙懒懒地窝在苏沐秋怀里说道。

没有人是完美的,你也会有不懂的事情,就像这么多年来你教会我一样,让我帮你接触到这些生命中最美好的事,你不会错过它们。

“我也希望你幸福。”苏沐秋呢喃。

他抚摸着妹妹的长发,才发觉跟在他身后的小妹妹长大了,沐橙一直是个坚强懂事的姑娘,他们兄妹也很久没有这样亲密地拥抱。

然而安宁的气氛没能持续多久,苏沐橙忽然抬起头来,险些撞到苏沐秋的下巴,只听她说:“对了,哥哥,我该什么时候再去酒酒家住几天啊?”

“好不容易放假在家里多呆几天吧。”苏沐秋建议道。

“不是啊,哥哥!”苏沐橙试图用眼神传达自己的意思。

“怎么?”苏沐秋问。

“发情期啊,你们不需要点空间吗?”苏沐橙笑。

“什、什、什么发情期……”妹妹果真长大了,居然能面不改色地和哥哥谈论发情期,苏沐秋觉得自己有点不好了,或许是天气太热了导致脸都变烫了心脏跳得各外快。

“你们都在一起了就没必要用抑制剂了吧。放心放心,我会给你们独处的空间的。”换作苏沐橙安慰地拍拍语无伦次的哥哥的肩膀。

“……”

“什么时候呀,我提前跟酒酒说一声。”苏沐橙问道。

“……”

“这是很正常的事,哥哥你不要害羞。”苏沐橙熟练地换了个严肃的表情,就像她是在做正经的问卷调查而不是趁机调侃自家哥哥一样。

“七夕过后几天吧。”看出沐橙眼里的促狭,苏沐秋使劲儿揉揉妹妹头发才回答。

沐橙貌似委屈地把头发理成原来的样子,说道:“真不甘心,我唯一的哥哥是别人的了,这会儿就不喜欢我了,居然毁我发型。”

“你也可以认为叶修是我的了,这样你就多了个哥哥了。”苏沐秋笑道。

“啊,对了,不想要孩子的话记得买好避孕药,听说发情期的受孕率很高。”

“是吗……”

“记得约会啊,最好在发情期之前!”

“好……”

“有什么不懂的要来问我吧,我是专家。”

“你真的不是想看热闹?”

“哈哈,是有点啦,不过我确实专门研究过的。”

“……沐橙,我怎么觉得你学坏了。”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