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Animal Instinct

不知道还有没有,自娱自乐,用手机不走心,感觉有点腻。
========+========
苏沐秋常常觉得伴侣太了解自己不是件好事,偶尔撒个小谎会被一眼看穿,做点坏事分分钟原形毕露,装装可怜只能得到一个“我已经看穿一切”的鄙视眼神。又或者他不那么了解叶修也行,那么他就能愉快地装傻充愣揭过一切,看不出来坐在对面专心看视频的人不太高兴,也就不必这么苦恼。

在一起越久,叶修越是难忽悠。他不会拆穿苏沐秋分散人注意力的小把戏,晚上和苏沐秋碰头,苏沐秋热情地扑到他怀里时他稳稳当当地接住人,苏沐秋吻他时他也很配合地回应,但是接受了狗腿的讨好过后,该算的帐还是要算,该塞的心还是塞着。

准确来说,叶修不是真的生气,不过就是有些心塞。他的本意不是杜绝苏沐秋碰电脑,只是希望苏沐秋能有所节制,以苏沐秋的年纪,如果真的打算一年之后再回来就需要好好保养,偏偏苏沐秋做起装备来就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一个人在家时更是如此。

苏沐秋默默反省了一会儿,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叶修,估计自己在叶修心里的信用值已经降到谷低,在心里叹了口气——真是愁死人了。

“求助,媳妇闹别扭了怎么破?”苏沐秋戳开职业选手群,打了几个字发出去。

总决赛结束不久,又正是晚上,群里不少人冒泡,不过职业选手里单身汉居多,刷了十几条都是向他问好的,也有和他关系比较好的询问他的病情。苏沐秋挺感动的,干脆就不隐瞒了,直接回答:“其实不是生病,我怀孕了。”

嘻嘻哈哈插科打诨的QQ群瞬间被省略号刷屏,原本潜水看热闹的也被炸了出来,还是江波涛先破坏了整齐的队形,发了句“恭喜前辈”,接下来又是排队恭喜。

“谢谢大家啊,不过有没有人能回答我的问题啊,在线等有点急。”苏沐秋打道。

“我媳妇生气时一般让我跪键盘,”有家室的方明华说,过了几秒又补上一句,“不过我生气时也不会让我媳妇怎么样,没啥参考价值。”

“老苏你太过分了啊枉我们这么担心你有对象这么多年也不透露一下怀孕了打我们蓝雨还那么生猛对了你对象会打荣耀吗会吗会吗快叫他出来PK输了就把喜酒给我们补上抚慰一下我们被伤害的心灵……”黄少天打了一大段难得有点价值的发言都刷过去了。

“有道理,喜酒是必须补上的。”有人起哄附合。

“黄少心也变脏了啊,这样欺负普通玩家真的好吗?”也有人这么说,职业选手就那么多,要是苏沐秋和职业圈的人在一起他们早该听说了。

“老苏人呢人呢人呢人呢放心我不会欺负普通玩家的要他赢了我给你们封个大红包啊大不了我让让他开场让他十秒怎么样?”黄少天这会儿正兴奋着,蓝雨今年拿了冠军,这时候高兴劲还没下去。

“少天,还是别为难他们了。”喻文州说道。

“竞技场3188,密码12345,进来。”一叶之秋忽然冒泡。

“找老苏他对象呢老叶你瞎掺和什么?”黄少天不满,和叶修打的机会多了去了,他今天就想调戏苏沐秋那藏了七年之久的宝贝对象。

“我就是他对象,记得让让我,十秒有点不好意思就让八秒吧,选个好看点的红包啊沐秋喜欢漂亮的东西。”叶修说。

“!!!!!!!!!!!!!!!!!!!!!!!!!!!!!!!!!!!!!!!!!”只有一排感叹号能表达黄少天此时的心情。

“真的假的啊?”

“跪求分享恋爱攻略!”

“老实交待是怎么回事啊!”

一串疑问跳出来,他们八卦时也猜测过苏沐秋对象的身份,不过叶苏二人平时表现得太过正直,甚至比其他队的正副队还要疏离一些,而且叶修又是一副心中只有荣耀再无其他的样子,让他们否决了这个猜想。再结合嘉世队员辗转放出的各种信息,大家的最终结论是苏沐秋像韩文清一样办了个假证参赛,实际上是单身。

“有图有真相。”叶修直接把身份证明上的伴侣信息截个图发出去。

“你们藏得够深的啊。”连很少八卦的王杰希都感慨了一句。

“还打不打,你不是怕了吧?”叶修问。

“打打打打打!”

夜雨声烦爽快地进了房间,爽快地开场十秒定住不动,然后爽快地输了。高手之间对战原本就是一个失误就能影响胜负,更何况黄少天让了叶修十秒,群里根本没把这局胜负当回事,一致认为黄少真汉子,叶修不要脸。

“咦,老苏人呢?”张佳乐注意到苏沐秋既没有再在群里发言,也没有去围观这场PK。

“不是真去跪键盘了吧,叶神你太狠心了。”有人说。

“我们去做正事了。”叶修发出几个字,也没理群里众人八卦的心,火速下线。

他一抬头,见苏沐秋正若有所思地盯着键盘,忍不住问:“你不会真打算跪键盘吧?”

“有这个想法。”苏沐秋撑着脑袋回答,也没有看叶修。

“……真不需要。”叶修汗,苏沐秋有时的想法奇葩得可以,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omega跪键盘。

“我也觉得,画个键盘放在床上坐着意思意思就行了,”苏沐秋说,过了一会又抬头看叶修,“心情变好了?”

“还行吧……”叶修说,在好友面前公布了他们的关系确实让他挺高兴的。

“我去兴欣不是要和你对着干,是因为一个人在家里没有网太无聊了,你明白吧?”苏沐秋说。

“我明白。”叶修答。

“兴欣挺安全,老板娘人也很好,我不会一整天都对着电脑,大家吃饭时我也吃饭,准时准点,所以我想继续在网吧呆着,可以吗?”苏沐秋继续。

叶修不说话。

“坐在那里抬抬头就能看见嘉世,离你很近,我……会觉得心情很好。不过如果你真不喜欢,不去也行,”苏沐秋补充道,“但是你要把家里的网线还给我。”

“我同不同意对你有影响吗?”叶修关掉电脑,起身走到苏沐秋身后,“而且你明知道你这么说我不会不答应你。”

“当然有影响,你不知道我很在乎你吗?就和你对我是一样的,”苏沐秋笑,“听说叶队最近在加强锻炼,是想试试看背我吗?”

叶修难得的有些脸红,其实背苏沐秋不是个大问题,他之前也能做到,只是对自己不太自信,担心把人摔着了。如果是从前,一起摔倒说不定两个人会更高兴,现在不一样了。

见苏沐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叶修背对他蹲下,说:“来吧。”

苏沐秋轻轻笑了声,拍拍叶修的肩说:“起来,最近长了啤酒肚,不能背了。”

“不能背能抱吧,我抱你回房间。”叶修站起来转身把苏沐秋抱起来,不得不说,还真是有点重。

“偶而肉麻一下感觉真不错。”反正是在家里,怎么个抱法苏沐秋也不介意,他闭着眼睛感慨,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如果你能真肉麻,而不是做了什么事肉麻着讨好我就更好了,”叶修说,“我都快成条件反射了,每次你吻我我都得好好想想你最近干了些什么。”

“这种小事就别在意了,你不也挺享受的?”苏沐秋说。

他们的家不大,走了一小会儿两人就安全抵达卧室了,叶修把苏沐秋轻轻放下,苏沐秋勾着他的脖子把他拉下来咬住他的嘴唇,叶修愣了愣,随即躺下搂住苏沐秋的腰略显粗暴地加深这个吻。

“这次是专心肉麻。”苏沐秋推开叶修,气息尚不稳。

“你不加这句更好。”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