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金丝雀01

小白,雷多,无逻辑

================

风笛的音色嘹亮而柔美,演奏出的曲调往往振奋人心,古时候就有国家将其作为特殊武器用于战场,然而风笛监狱却与它那高亢明亮的名字恰恰相反,这里只有低沉、嘶哑的哀嚎。

犯人们的未来如同这里永远不见晴好的天气一般,他们带着死亡的暮气,他们注定长眠在此——这种句子给上级们无限的愉悦与自豪,就像是在跃动的音符下品尝香酩,他们享受着这样的赞誉。

风笛监狱是全国最安全的监狱,与其他监狱不同,这里关押的多是原本该死却又不被死刑束缚的犯人。当然,无论你在外面是多么响当当的人物,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这个监狱里不过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犯人,必须吃着冷硬的食物,麻木而机械地工作,任由双眼渐渐空洞。

“十年来,风笛监狱没有一个犯人成功越狱。”上个星期典狱长在接受采访时说道,镜头前的他淡定而祥和地笑着,仿佛已经将所有犯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观众们绝对想不到实际上那一刻他的心正因为一张小小的纸条而恐慌不已。

纸是从图书室的一本旧读者文摘里撕下来的,三年内没有任何犯人借阅过这本泛着霉气的杂志,这本书的一角在周一的早晨静静地躺在典狱长办公室的地板上,上面用标准的印刷体写着一个名字——白旗冰。

这是半年来光临典狱长办公室的第四张纸条,前三张上写着的名字都在两个月内变成了通缉名单里的一分子,他们成功地逃离了风笛监狱,幸好这三个人都是监狱里为数不多的小虾米,典狱长仍是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把事情压下来。

上一次这样频繁的越狱行为还是发生在七年前,那时候逃走的犯人也都不是什么大人物。白旗冰显然与那些人不同,光是为逮着他就牺牲了三名警员,运送途中更是差点被他的部下劫走。即使到了监狱里,这位臭名昭著的毒枭一样过得逍遥自在,进来一个星期俨然成了一区老大。

白旗冰绝对是最有能力越狱又最不允许越狱成功的犯人之一,经过两天的煎熬,典狱长不得不向其他部门求助,就在那个周四,风笛监狱多了一个犯人。


“老叶啊,别说哥哥不提醒你,记得多带点钱进去,”魏琛笑眯眯地拍着叶修的肩膀说,“菊花有多大你就塞多少,保管没错。”

“瞎说什么呢?”陈果白了魏琛一眼。

“老魏说的很有道理,”叶修竟然赞同地点头,“毕竟这是他牺牲自己的节操多次实验得出的结论,应该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滚!”魏琛愤怒地对叶修竖起中指,这话着实戳中了他的痛楚,因为他年纪更大而且自带些痞气,上头常常把混进监狱跟犯人打交道的任务交给他,监狱里也是自成体系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却是到哪里都不变的道理。

叶修用了几秒钟考虑魏琛的建议,这次任务他要做的只是盯住白旗冰,在白旗冰成功越狱前弄清楚他越狱的方法然后摧毁它就行了,钱对这次任务没什么影响,他想了想,把重要的物品扔进保险箱就举起双手准备被捕。

“啊,你这就走了?”陈果急问。

叶修完成上个任务才休息了两天,原定的下一个任务“千机”应该是半个月后才开始,这些天叶修也一直在看“千机”的资料,手头这个任务不过是草草扫了一遍,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上任不久的兴欣警局局长难免有些忧虑。

“局长,任务紧急啊。”叶修哭笑不得地看着陈果。

陈果脸一红,挥手说:“你去吧去吧,注意安全,搞不定就回来。”

“嘿嘿,”方锐直接铐上叶修,丝毫没有犹豫,“这感觉有点爽啊。”

“赶紧出发吧。”叶修说,他想早点回来开始“千机”。

负责运送叶修的是乔一帆和方锐,三人走后大家就散了做自己的事,兴欣警局是从零开始,有很多工作需要做,人人都忙得不可开交。他们警局目前还没有和荣耀联盟讨价还价的资格,上头派下来的任务只能接下,叶修就是累成狗也要硬着头皮上。

“……你们都这么讨厌他吗?”莫凡忽然开口。

正在研究另一个案子的苏沐橙听了,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冲莫凡笑笑,解释道:“不是的,他们关系好所以开得起玩笑,如果真出现危险他们都不会轻易抛弃对方的。”


监狱里的生活不太好过,为了更容易接近白旗冰那伙人,叶修的身份必须保密。

对于警卫们来说,刚进来的这个中等身材、形容邋遢的男人只是个连环强奸杀人犯,富有正义感的年轻警卫甚至觉得有些可惜,以叶修的体格,只要稍微收拾下自己,在这里一定能很受“欢迎”,让他也体验一把被强奸的女人们的感受最好。

叶修对监狱里的生活质量没什么反应,训练的时候比这苦得多的情形都体验过,那时候他们就学会了苦中作乐。进来之前典狱长含含糊糊地给他介绍了监狱里拉帮结派的情况,经过美化的介绍还是起了点作用,至少他入狱第三天就“偶遇”上C区白旗冰的小弟就多亏了典狱长的介绍。

“力哥好,我叫叶修,”午餐时候叶修拖着餐盘自然地在阿力对面坐下,他用余光警惕地瞟着餐厅门口的警卫,小声说:“我想见见白老大。”

阿力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兀自吃着凉掉的炒鸡蛋。

叶修颇有毅力地自言自语了十几分钟,直到阿力吃完走出去他还跟在阿力身边在絮絮叨叨地说着。

“兄弟,消停下吧,你这种货色白老大看不上。”阿力的耐心终于耗尽,这种刚进来不久、用各种理由打听到监狱势力分布、明面上效忠白旗冰实际上寻求庇护的人他见得多了,但像叶修这样一点姿色没有还这么不要脸地贴上来的真不多,要不是看在他身材瘦小老大最近又吩咐他们要低调点阿力早就一拳头打过去了。

阿力干脆说得更清楚些,他可不想被烦得搞出事来,“老大暖床的够多了,现在需要的是有能力的人。”

“我说了,我是准备追随白老大,真的追随。”叶修非常坚定。

阿力停下,背靠淋浴间的门抱臂,有些鄙视地俯视叶修,问:“你犯什么事进来的?”

“强奸,”叶修舔舔嘴唇,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你不知道她们尖叫的时候声音有多美美妙,鲜血喷出来……”

“借过。”一个犯人拎着衣服说,他的声音冷漠而平静,仿佛之前那声嗤笑不是他发出来的一样。

叶修看过去,不禁愣了愣。

阿力低声咒骂了几句,翻着白眼让开,他想了想,又不怀好意地对叶修笑:“啧,看不出来你还有那能耐,这样吧,给哥哥我表演一场我就去白老大面前跟你说句好话。”

“这个监狱里没女人,怎么演?”叶修还没有完全回过神,心不在焉地问。

“监狱里没女人有男人啊,”阿力用眼神示意着淋浴间,“里面那个,保证不必女人差。”

“那人是谁?”叶修问。

“一个普通犯人而已。”阿力漫不经心地回答。

“现在不是淋浴时间吧?”叶修问。

“我们的金丝雀一向有特权,”阿力笑,“上不上,不上我走了。”

“上了他你带我见白老大。”叶修说着,走进淋浴间,里面已经响起哗哗的水声,那人开始洗澡了。

阿力站在门口,听着水声想进又不太敢进,敷衍道:“你在前面走,我跟着。”




评论(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