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Animal Instinct

假设我们都知道了这是一个没有肉的abo,我还是觉得这个球砸过来的姿势,跟想的有点出入咳……全是瞎扯,还有一点。

========+========

“如果各位没有其他问题了的话,我有件事需要宣布一下。”苏沐秋脸色苍白,却还是带着礼貌的微笑,仿佛刚刚被百般责难的人不是他一样。


收拾东西的动作停下,所有人的视线再次集中到苏沐秋身上,相机等等设备又对准了他。


“首先,非常抱歉,由于我的问题,嘉世战队止步八强,”苏沐秋扫视着整个记者招待会的场面,视线在离开通道停了一会儿,“虽然有些遗憾,但是现在的我不能陪伴嘉世走下去了。”


台上的其他嘉世队员显然早已经知道这个决定,他们镇定自若地坐着,一言不发,嘴角的笑容或是出于礼貌又或是发自内心,记者们都不在乎,他们的镜头和视线都死死粘在这个,等待他给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在他们看来,苏沐秋真的不至于要退役,他们刚刚的口诛笔伐是出于对嘉世落败的惋惜,言辞激烈也只是恰当地运用了一下夸张的手法。


“嘉世战队的副队长将由暗无天日的操作者刘皓担任,”然而苏沐秋并没有给出记者们想要的理由,而是短短地介绍了身旁敛着笑意的刘皓又谈起嘉世,“即使没有我,下个赛季一叶之秋也能带领嘉世夺得冠军,最后,谢谢各位对嘉世的厚爱与关心。”


比起嘉世,记者们更关心苏沐秋退役的原因,常规赛莫名其妙的轮换,正副队不和的传闻,队友们的无动于衷,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值得深挖的大新闻!然而谁也不愿意当首先提问的人,退役毕竟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更何况他们刚刚将这位要退役的选手当作罪人一样指责。


“请问,你的退役是因为队内不和吗?”终于还是有人起来第一个问了问题。


苏沐秋微微皱了皱眉,很快又舒展开,他回答:“不是,是因为我个人身体原因。”


记者们沉默,他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也没有设想过在记者招待会上遇到这样的情形,即盼望苏沐秋能说解释清楚,又害怕得到太过悲观的答案而陷入尴尬。


“很严重吗,”一位女记者说,“要是不舒服就坐下说吧。”


“谢谢,”苏沐秋朝那位女记者友好地笑了下,然后坐下来继续,“谢谢大家的关心,不是什么大问题,过一段时间就能好。”


敏锐的记者抓住了关键词,他问:“那么,痊愈之后还会复出吗?”


“看情况吧,未来的事谁说得清呢?”苏沐秋笑着反问。


“这种情况一叶之秋都不露面,是队长太不负责任还是如传闻所说的你和一叶之秋之间发生了矛盾呢?”有记者问。


苏沐秋又悄悄瞟了一眼某个方向,说:“一叶之秋从不露面是有原因的;至于我和一叶之秋,最佳搭档不仅是在赛场上有默契,我们一直非常亲密。”说完他用眼神示意新闻官,新闻官心领神会站出来:“没有其他问题的话,记者招待会就到此结束。”


没等记者们说些什么,苏沐秋率先向离开通道走去——那里有人在等他。


“还好吗?”那人问,这是从比赛结束就一直蹲在墙边抽烟的叶修,见人出来了,他把烟捻熄起身扶苏沐秋。


“不给个拥抱吗?”苏沐秋顺势轻轻揽住叶修,看地上的烟头数量就能知道他在台上被刁难的时候叶修心里有多么烦躁,这个拥抱不仅是为了调解自己身上的不适,也稍微安抚了这个快要暴走了的男人。


叶修理了理怀里人的鬓角,叹道:“你真是……”


没等叶修感慨完,苏沐秋就揪着叶修的衣服说:“诶,我说,老叶你不管用了……咱们可能得去趟医院。”


到了医院又是一番折腾,苏沐秋进去检查,叶修则被医生狠狠数落了一顿,他安安静静地听完又问了问注意事项就坐在一旁等着。手指情不自禁地摸着口袋里的打火机,叶修试着让自己想些别的——苏沐秋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他——只是无论是嘉世的失利,还是苏沐秋的退役,都让愧疚、自责等情绪盘踞在他心头。


苏沐秋不该一个人承受这些,作为嘉世的队长,作为苏沐秋的恋人,他都应该站在他的身边,而不是窝在角落里听着别人用不属于他的过错来谴责他。然而苏沐秋拦住了他,语气温柔而坚定:“现在不是时候,我一个人能解决这些,老地方等我。”苏沐秋勾着叶修的脖子吻住了想要说话的他,然后趁着他没反应过来跟着其他人走上台……


检查完出来,苏沐秋一眼就看见叶修坐在长凳上,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眼睛不知道盯着什么方向,脸上是他从没见过的脆弱表情。


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有点疼,有点酸,还有点痒,他很快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和表情,笑眯眯地走过去,倾身伸手,“叶队,去散个步,然后回家?”


“好。”


叶修站起来才握住他的手,两人难得地肉麻起来,像是热恋中的普通情侣一样手拉手,离开医院就一直朝前走,漫无目的地游荡,说说笑笑聊些幼稚无聊的话题。一路上,苏沐秋脸上都没有任何异样,好像二十五岁退役对他来说完全不是个事,但是叶修知道苏沐秋和他一样不想停下,冠军可是个会让他们上瘾的东西。


“不会遗憾吗?”叶修问道。


“如果你说的是今天的比赛结果,我确实觉得很遗憾,”苏沐秋说,“你知道的,我原本设想的是风风光光地拿个冠军,然后哥的传说永远留在荣耀联赛里什么的……”这话说得有些夸张,不过以这样一场比赛给自己的职业生涯作结,确实跟他想象中差得挺远,不是没有不甘心,不过也就仅仅是不甘心而已。


“如果你说的是因为怀孕退役,”苏沐秋微笑,“叶修,这是我的选择,我不会后悔,你也不需要有任何负担,有的事迟早要来。”


三年前两人正式在一起之后,除了多了滚床单这项运动外几乎与从前没有区别。二人把这事告诉陶轩后,出于某些因素考虑,陶轩建议他们不要公开,因此他们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表现得太过亲密,有时候还会故意拉开距离表现得疏离一些,即使是在队友面前也从没有过任何逾矩的动作。记者招待会这个吻是苏沐秋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吻叶修,而主要原因也不是即将退役就无所顾忌,而是打完高强度的比赛后他感到不太舒服,需要叶修缓解自己的不适。


Alpha都多多少少对自己的Omega有些占有欲,叶修亦不能免俗,但是他和苏沐秋之间的了解与信任使他能够克制住无理的要求,他对自家恋人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许在家里堆太多抑制剂。对叶修这个小小的要求,苏沐秋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抑制剂这种东西对身体的副作用未可知,况且卖得也不便宜,有了叶修还要它们做什么?至于叶修是考虑他的身体还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他都不介意满足自家恋人这个要求。


家里同时没有抑制剂和安全套会出大问题,通常苏沐秋都会定期去买几支以防万一,不过今年的比赛打得不太顺利,年后常规赛忙起来他就忘了家里抑制剂没了这回事。二月某个晚上叶修睡得正香,梦中忽然觉得被什么东西缠上,鼻尖满是熟悉的奶香味,然后他就醒了。


苏沐秋大约是只剩下本能,抱着叶修亲亲舔舔摸摸,末了觉得不够就把叶修推平了,准备直接坐上去。叶修好不容易拒绝了热情似火的恋人难得的主动服务,把黏在身上的人扒拉开一会儿,打开床头柜却发现抑制剂和安全套都没了。没有抑制剂,没有安全套,面对完全不受控制的恋人,叶修只好在心里安慰自己不射进去就好了,然而做起来之后两人就什么都忘了。


发情期过去后,苏沐秋任命地吞了几颗避孕药,算是亡羊补牢,不过那时候他真不认为他会这么“幸运”一次就中。苏沐秋高估了自己的幸运值,三月中旬,他开始常常感觉到困倦,撑了十几天被叶修强行带到医院,看着化验结果,他理解了“整个人都不好了”是怎样一种心情。


“可以不要吗?”叶修问,这个孩子来得太突然,它将对苏沐秋的职业生涯造成巨大的打击。


医生有些难以置信,很少有Alpha会不想要孩子,他问苏沐秋:“这是你的Alpha吗?”


苏沐秋不在状态,回答了一句“是”就低头继续研究手里这张纸。


“拿掉的话,”叶修问,“对他身体的伤害大吗?”


医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伤害是肯定有的,但是我们医院能将伤害降到最低。不过您的Omega有长期使用抑制剂的历史,对他来说未来怀孕可能会非常困难,确定不要吗?”


“确定不要。”叶修没有任何犹豫。


“什么?”苏沐秋回神,凶巴巴地瞪着叶修,“你说不要什么?”


“你们自己商量一下再来吧。”医生无奈。


“你什么都不要说,让我自己考虑几天。”回家后苏沐秋这么说,叶修很合作地没有再提这事,又过了几天苏沐秋给出了他的答案,他说:“叶修,我准备打完这个赛季就退役。”


“没必要这样,孩子以后还会有的……”叶修先是一愣,很快地在脑内酝酿劝说词。


“你就当我一孕傻三年吧。”苏沐秋打断叶修,他也觉得自己或许是疯了,但是想到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完全下不了手。这些年不仅是叶修被他影响,他也被叶修影响着,荣耀早就不是一个赚钱养家的工具了。他知道叶修是关心他,所以他说“退役一年然后回来”,他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退役的事需要提前跟老板交待,苏沐秋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陶轩听完,摸着手上的戒指沉默许久,问:“那你退役之后……还研究银装吗?”


苏沐秋愣了愣,过了一分钟才领会陶轩话里的意思,他似笑非笑地说:“陶老板不必担心,我只给自家人做武器。”


“那就好,忘了恭喜你们啊。”陶轩强笑着拍拍苏沐秋的肩膀。


“谢谢。”苏沐秋回答。


实际上是不欢而散。


陶轩的第一反应证实了苏沐秋的一些想法——即使不是因为这个意外的孩子,他们迟早也要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提前离开嘉世——叶修应该也能感觉得到,他们只是一直不愿意去想,把队员的不听指挥当作单纯的队内矛盾处理。


只要嘉世还需要他们,他们就绝不会放弃嘉世。


那么如果陶轩要放弃他们呢?


第五赛季新人周泽楷的商业潜力让陶轩意识到苏沐秋的价值没有被充分开发,同是Omega,同样有一张让人羡慕的脸,同样有顶尖的实力,周泽楷能让联盟有把他推上神坛的欲望,而苏沐秋这么多年来不过就是“斗神的最佳搭档”。而另一颗摇钱树,联盟的斗神,七年来从不露面,不接任何广告,劝说无效,商业价值为零,叶修就是嘉世的毒瘤!


他们的矛盾说穿了不过就是一个“钱”字,然而陶轩忽略了,如果没有叶修,苏沐秋甚至不能参加第一赛季的比赛,而叶修的不露面是为了他的家人,这是和苏沐秋一同做下的决定,苏沐秋坚持认为胜负之外的事不必妥协——既然叶修的父母已经退了一步,他们就不该得寸进尺。


按照陶轩的意思,其实只是想要赶走叶修,但是却是苏沐秋先退役,叶修接下来的处境可想而知,想到这里苏沐秋忍不住提醒道:“以后你多注意一下刘皓他们。”


“我知道的,你不用担心。”叶修明白苏沐秋的意思。


“是吗?”苏沐秋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话只需要说一遍,接下来各自加油,尽在不言中。谈完心两人又逛了一会儿,苏沐秋忽然停下来,说:“走累了,叶队。”尾音拖得长长的,像是在撒娇。


“哦,那咱们打个车回家吧。”叶修说。


“按照剧本你不是应该说’我背你’吗?”苏沐秋不满,看人家前面那对多甜蜜!


“亲爱的,不是我说,你比那个Omega重多了。”叶修当然也看见了前面的情侣,男性Alpha抱着他的女性Omega,公主抱,那个女性Omega小小的一只,在自己身边这个大大的一只,还带球,出于安全考虑还是算了吧……


“……背不起自己的Omega,叶修作为Alpha你羞不羞!”苏沐秋怒。


“我错了,以后一定加油。”叶修诚恳道歉,心想医生说得有道理,怀孕的人就是任性。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