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坑0

================================

 

阳光透过纱帘射进房间,在床上洒上些许暖意,青年轻轻皱了皱眉,从梦中醒来,本能地用右手挡住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许久,青年移开手偏过头看向身侧——床上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凹陷。

 

 

 

他将睡衣系好,踱步到客厅,果然见到了本该在床上的那个人。那人仍然穿着睡衣,随性地靠在餐桌旁,右手把玩着一只空杯子,左手扶着手机,听见脚步声他微微偏过头,露出一个微笑,对电话里的人说:“我是没什么问题,正好杰希醒了,你问问他吧。”说着把手机递给王杰希。

 

 

 

王杰希接过手机,用疑惑的眼神看了方士谦一眼,方士谦冲他眨了眨眼,却没有解释。

 

 

 

两人自认识到如今已有二十多年,自然是默契十足,普通事务一般都能够直接替对方做出决定,方士谦这时让王杰希接电话实在有些奇怪,然而看他的表情似乎又不是什么非常严重的事。

 

 

 

疑惑也只是一闪而过,王杰希微微清了清嗓子,说道:“您好,我是王杰希,请问……”

 

 

 

对方一声轻笑,非常没有礼貌地打断他说:“我说大眼,这么多年你还是这死板的接电话方式,真是一点没变啊。”

 

 

 

熟悉的外号,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腔调,只是这份熟悉已经近十年没有出现过了。王杰希再次看向方士谦,方士谦勾着嘴角点了点头,他的眼中也是有些温柔与怀念。

 

 

 

王杰希慢慢走到方士谦对面坐下,回道:“叶修?什么事?”

 

 

 

叶修的声音透过手机有些失真,常年抽烟也让他的声音比年轻时沙哑许多,但多年的了解还是让王杰希一听便认出了他。

 

 

 

只听叶修说:“是我。我们近期准备回国,恰好他的生日要到了,他一直很想再回舞台,所以这次我想为他开一场演唱会。大眼,‘奇迹’要回来了,就等你了。”

 

 

 

王杰希没有直接答应,而是问:“他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能承受一场演唱会这种强度吗?”

 

 

 

叶修似乎是感叹了一下,回答:“比从前好多了,不过完整的一场可能还是有些勉强。”

 

 

 

王杰希右手轻轻扣着桌子,停了几秒,说:“或许我们可以请几个嘉宾,这样能减轻他的负担。”

 

 

 

叶修笑笑:“也好,不如索性多请一些,这样他也轻松许多。”

 

 

 

王杰希有些无奈,请一个、两个算是嘉宾,多请一些就像是个联欢会了,怎么想都觉得不像是个正式演唱会。王杰希虽然能理解叶修这种又想要惊喜又舍不得人劳累的矛盾心情,但是提出这种要求实施起来难度不小,叶修此时在国外,主要的事务还是会由他与方士谦负责。

 

 

 

“奇迹”已经十年没有出现在乐坛了,王杰希和方士谦虽然还在娱乐圈活动,但他俩一直都比较低调,身边留下的人手也不多。办一场演出会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如今他们也没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处理这些杂事,再者请嘉宾安排出场次序也是个问题,一时间想要策划会相当麻烦。

 

 

 

王杰希把手机稍稍挪开,询问方士谦意见:“他想多请些嘉宾。”

 

 

 

方士谦了然地点点头,说:“这个想法不错。”

 

 

 

王杰希闭了闭眼,皱眉想了几秒,又问:““那好,你心里有人选吗?”

 

 

 

叶修说:“就请请从前的朋友吧,不必纠结现在的人气,做成一场老歌会也挺有意思的。”

 

 

 

叶修这是不在乎这场演唱会的票房,纯粹为博人一笑的意思了。不过方士谦和王杰希也是过了在意人气的年纪,为了庆祝朋友回归办一场演唱会对他们来说也是不无不可,王杰希也只是觉得时间有些仓促,但既然不是那么正式的演出,也就不需要想刚刚那样计较那么多。

 

 

 

他在自己脑子里搜索了一番,提了几个名字:“韩文清?方锐?黄少天?”

 

 

 

叶修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说:“请黄少天他一个人直接就能把这演唱会给唱完了……”

 

 

 

王杰希也微微扬起了嘴角,撑着脑袋说:“那就不要黄少天?”

 

 

 

叶修忙回答:“不不不,他到时候要是知道了我不请他一定能把我烦死,必须请他,不过你可要跟他说清楚了,这是我们‘奇迹’主场。”

 

 

 

既然决定疯一场,王杰希也不再有任何顾忌,船到桥头自然直,一直考虑太多他们也走不到今天。这时候王杰希倒有心情跟叶修开玩笑,故意曲解叶修嘴里的嘲讽——“大眼”可不是什么好听的外号,也只有叶修一叫叫了十几年。

 

 

 

两人在电话中大致商量了一下嘉宾的人选,王杰希便把手机还给了方士谦。方士谦一直在一旁,把对话听了个七七八八,与叶修闲扯了几句之后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两个人对视着,又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微笑——今天天气可真好。

 

 

 

方士谦拉起王杰希的手,仔细观察他掌心的纹路:“不是不想再出风头?”这双手从没有离开过贝斯,但十年来却没有任何公开表演。

 

 

 

掌心传来的熟悉的温度,王杰希任着那人的指腹描绘着生命线、事业线的轨迹,带来微微的酥麻,低低感叹:“是啊,可是我还是‘奇迹’的一员,队长说要上只能上了。”

 

 

 

两人掌心相接,他们知道奇迹会再临。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