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纯情原始人

14年的坑,别跳了,雷文共赏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他妈写的什么鬼

---


       叶修的意识慢慢清醒,性别觉醒带来的高热渐渐褪去,但是烧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消耗格外大,他现在急需些食物和水,嗓子已经快要冒烟了,希望苏沐秋能给他多准备些肉。

       艰难地睁开眼睛,山洞里没有光,大概已经是夜晚了,叶修环视一圈没见到苏沐秋的人影,他只能喊了声:“苏沐秋?”声音艰涩沙哑,像是两根树枝摩擦的声音。

       没有人回应,叶修又喊了几声,确定苏沐秋不在,他闭上眼睛躺了一会儿便摸索着站起来,才发现身下的草堆湿乎乎的,苏沐秋回来肯定不高兴,不过这时候他管不了那么多,水和食物才是最重要的。

       水缸里的水不多了,旁边锅里的肉汤倒是满满的一锅,而苏沐秋不在,这太奇怪了。叶修生了火,吃饱喝足,蹲着休息了一会儿,刚刚改造完的肌肉还有些酸痛,但是想到不知所踪的苏沐秋,他没有回去睡觉——夜晚的森林可不安全,苏沐秋到底去哪儿了呢?

       往外面走了一段路,叶修就听到某个方向传来特别的声音,很有规律,应该是有人在干什么事。

       走过去果然是苏沐秋,叶修纳闷地问:“你在干什么?”成熟的猎人可不会大晚上还在森林里晃悠。

       苏沐秋放下手里的石铲,惊讶地站起来, “你活过来了?”

       月光下苏沐秋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叶修走近,低头瞧他的脸,奇怪地问道:“你在哭吗?”

       “没、没有!”苏沐秋手忙脚乱地擦脸,泥土都粘到脸上了。

       叶修一只手抓住他到处乱擦的手,一只手帮他把脸上的土粒擦掉,擦完在他的眼睛那里摸了摸,然后盯着自己的手指,无比确定地总结:“你哭了。”

       苏沐秋没有说话,漂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以为我死了?”叶修想起他刚刚那句话。

       苏沐秋有点不敢相信,他抽出手探了探叶修的脸颊,暖的,但是不烫,才有些犹豫地问:“你真的没死?”

       叶修说:“当然没有,你为什么觉得我要死了?”

       说到这个苏沐秋的眼睛又红了,泪珠子扑簌簌落下来,“你睡着了,怎么喊都不回话,身上又那么烫,我用了很多水,可是怎么样都降不下去,他们都说你要死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忽然想到花上的露珠,兴许露珠就是这么落下来的吧。

        见叶修只是楞楞地看着自己,苏沐秋从要失去朋友的悲伤中回过神,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抱怨道:“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可是你刚刚在干什么?”叶修眨眨眼,担心的话不是该陪在他身边吗?

       苏沐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我在给你挖坑。”

       叶修越过他看过去,果然有个小土坑,他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问:“你挖了多久了?”

       “从傍晚到现在,”苏沐秋说,“你怎么了,为什么又活过来了?”

       叶修摇摇头,说道:“我不是要死了,只是性别分化。他们怎么跟你说的?”

       苏沐秋想了想,回答:“我以为你发高烧了,医生不在,他们就让我想办法给你降温,说降不下去就活不下去了。”

       叶修揉揉他的脑袋,说道:“你都不知道性别觉醒会发热吗?”

       “是吗?”苏沐秋无辜地看着他,呆呆的,他在某些方面确实缺乏常识。

       “笨蛋。”叶修说。

       “你才是笨蛋!”苏沐秋迅速反驳,这时他才发现叶修有些不同了,退后一步说道:“你长高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应该是alpha吧。”叶修伸了个懒腰,舒服地叹了口气。

       苏沐秋笑起来,“你没事就好。”

       “嗯,我没事,回去吧。”叶修说。

       石铲就安安静静地躺在不大的土坑边,目送两人离开,反正这里偏僻,平时没有人愿意过来,它的主人明天想起它时它一定还在这里。


abo,原始人,alpha的发情期


       早上,该是打猎的时候,苏沐秋却不让叶修一起去,让他在洞里好好休息几天,他说他能打到足够的猎物。

       叶修不解,争辩道:“我现在是alpha,是大人了,为什么不能去打猎?”

       “不行,我记得其他人性别分化后都会休息几天,你也要休息。”苏沐秋相当坚定。

       叶修瞪着苏沐秋,苏沐秋毫不退让地回瞪叶修。

       “你连性别觉醒会发热都不知道!”叶修鄙视道,他显然不相信苏沐秋的说辞。

       苏沐秋涨红了脸,说道:“我现在知道了,不管,你今天要是出去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苏沐秋……”叶修瞪了苏沐秋一会儿,别开眼,他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吃这一套。

       “你不要生气,我问清楚了性别觉醒要怎么办,你再出去好不好?”苏沐秋放软语气,又补上一句:“现在医生不在,你要是出事了我会很担心的。”

       “……”苏沐秋都这样说了,叶修只好丧气地躺到土堆上,闷闷地答道:“好吧,那你一个人不要去太危险的地方,就算没有打到猎物天黑前也要回来。”

       苏沐秋开心地露出他的大白牙,说:“我可是嘉世部落最好的猎人,怎么会打不到猎物?”

       “快去快回。”叶修背对他说道。

       “嗯嗯,我中午去问问就不回来了,锅里还有些肉你自己吃吧,那我走啦。”苏沐秋的声音越来越远。

       吃过午饭,叶修再度躺回去,分化成alpha身体变得更强壮,有用不完的精力,只待在洞里太无聊了,可是他又不能出去。

       叶修有些烦躁地翻了翻身子,苏沐秋不知道,他是知道的,性别觉醒之后不久就是发情期,只有beta没有。虽然alpha的发情期不像omega的那样不可控制,靠自己就能度过,但是具体会是什么情况叶修也不知道,他只是想和苏沐秋一起打猎而已。

       alpha必须跟omega结合,这是这片大陆的规矩,就像性别分化前非亲属不能住在一起一样,人死后要埋葬在最亲的人身边,一旦违反,将被部落永久驱逐。苏沐秋的山洞非常偏僻,因此这三年来没有人知道他们住在一起,除了部落里集体的狩猎活动,他们俩几乎都是双人行动的,叶修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一起储水,一起打猎,一起研究石块、树枝的用法,但是现在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苏沐秋总是说着“这个洞是婆婆的”,和叶修一起住也不算是违反规定,但是叶修提前分化后苏沐秋肯定不会再这样收留他了。不管怎么说,性别分化意味着能够组建自己的家庭,身为alpha的叶修没理由再被苏沐秋收留,他该离开父母去找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山洞了,部落里的人一定会这么说。

       叶修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会饿晕在树林里的小孩了,可是他不想,不想离开这个舒服的草堆,不想离开这个温暖的山洞,最不想离开苏沐秋。

       但是苏沐秋多半是个alpha,他们多多少少对自己第二性别有些预感,苏沐秋就一直是这么认为的,而两个alpha绝对不可能在一起,alpha会极端排斥其他alpha的味道,偶然遇见都会忍不住打一架,内斗不合规矩,这也是部落里的人都住得较远的原因之一。

       苏沐秋长得漂亮,他一定是部落里最好看的人,不,他说不定是整个大陆上最好看的人,叶修闭着眼睛想。苏沐秋就像是森林里遍地的黄花,又美丽又顽强,他是那么优秀,如果他是alpha,所有的omega都会倾心于他,他和他的omega一定是部落里最令人羡慕的一对伴侣……

       要是、要是苏沐秋是个omega就好了,那样他们就是一对了,他们能在一起生很多很多宝宝,这样苏沐秋就不会害怕孤独,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过,但是叶修知道他有多渴望一个完整的家。第一个孩子出生之后,再过两年他们能拥有第二个孩子,说不定神明保佑,他们第二年就能有第二个孩子,孩子太多就要更多的食物,猎物肯可能不太够,但是他一定会找出养活他们的法子。

       想着想着,叶修情不自禁脸上发热,渐渐地全身都热起来,温度高得就要把草堆点燃,叶修脑子里是一团岩浆,红艳艳的一片,热气腾腾的液体翻滚着、冒着泡,空间开始扭曲,只有苏沐秋的脸还是清晰的。叶修本能地蜷缩起身体,手不由自主地抚慰着身下的硬起来的地方……


评论(7)

热度(56)